找回修炼的热情 精進实修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一九九五年十月的一天,我在念中专的时候,在电影院售票亭旁看到一张海报,校内法轮功辅导站办学习班,其中“义务教功,不收任何费用”一句话让我当时就决定要参加。听了师父讲的第一堂课,我感觉茅塞顿开,明白了许多不解之谜。整个学习班结束后,我知道这就是一直在找的,现在终于找到了。

一、初期得法的喜悦

得法的喜悦是难以言表的。从小到大,我就在思考,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我到底是谁?应该怎么活着?小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人睡着了就不再醒来,那不就死了吗?为此,我甚至不敢睡着。

长期以来困扰我的疑问,师父都给解开了,我从此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人来到世上,就是要返本归真,通过修炼返回去。

我炼功没几天,有一次炼第二套功法做头前抱轮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当时很激动,因为以前练别的气功(自己照着杂志练),一段时间了也没有任何感觉。这种现象后来越来越多,我修炼的信心也越来越强。有一天早上,课间休息时,听到同学们议论纷纷,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有个关系好的同学说,你炼法轮功不得了啦,某某同学昨天夜里醒来看见你的头放光呢。

星期六或星期天,我们经常到公园里集体炼功,洪扬大法,有时到野外,走很远的路,连老年同修们也一点不累,走起来非常轻松。有一次炼功,竟然拍到了清晰的法轮,还有强大的能量场。

假期里,有一天下午在家中打坐的时候,一下子觉得入静了,感觉双脚没有了,双手也没有了,只有很大的头和身子,后来只有一整个头了,大约有一个房间那么大,再炼呢,头也没有了,只有思维了。姐姐带着儿子回来,我(在楼上)听到开门声,她儿子的哭闹,什么都清清楚楚的,可是什么也不想,美妙极了。开学以后,这样的感觉也常常有,所以当时学法,炼功的积极性非常高。心性也守得住,处处表现出大法修炼人的善。

这些幸福的时光,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回忆起来,还是那么亲切,记忆犹新。

二、加倍弥补,精進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操控所有的电视、报纸、电台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各级邪党书记们也使足了劲的执行着中共的邪恶政策。单位领导三天两头找我谈话,那些方方面面的“好心人”也来劝说,最后以下岗要挟。二零零零年初,我和几位同修到北京上访,后来被邪党劳教迫害。在那种以折磨人为目地的黑窝里,白天是繁忙、沉重的奴役劳动,晚上是不间断的洗脑、谈话,因为自己承受不住,后来顺水推舟似的所谓“转化”了。回到单位工作不久,我的身体渐渐不对劲,肚子胀得难受,咕隆隆的响,一天要上好几次厕所,觉得很累,没有精神。上班也是苦苦的支撑着,痛苦不堪。

那段时间里,我的生活是灰暗的,没有生气,我甚至想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不如死了算了。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开始修炼了,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病的症状很快就不见了,身体也轻松了,有使不完的劲,精力充沛。我知道是师父在管我了,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但是由于我对大法的认识还不够深入,还在用人心认识法,心里始终有一种怕,怕被中共邪党迫害,又走向了邪悟。二~三年之后,有一次在同修家看到师尊的教功录像,我第一感觉就是自己应该修炼大法了,说不清为什么,一看到师父,就感到心里踏实了。在这之前,同修们也一直在唤醒我,坚持为我发正念清除那些邪恶因素。

经过几年的常人生活,我终于明白, 那不是我要的。而在修炼中,我远远的掉队了。怎么办?只有加倍努力,才有可能跟得上。有一段时间,我早上三点五十参加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晨炼。闹钟一响就爬起来,坚持得很好。每天早上到店里学《转法轮》二讲。那时生意也不怎么忙,我也没有担心,就想着,修炼人的一切是师父安排的,生意不忙正好多学学法。晚上发正念的时候,往往一打坐就定下来了,感觉身体很高大,思想很静,一点不乱,念力强大。

有一天,省里的几位同修来到我家。早上炼完功后,还有些时间,他们开始谈论一些事,我没有兴趣,没有说什么,坐那儿就发正念了。当时我想告诉他们不要到处走动,就在心里请师父加持,帮帮我。一坐下来我就入静了,身体巨大,念力也很集中、强大,我静静的发了四十分钟。后来他们其中一位同修说:看到别人这么好的修炼状态,我感到很惭愧。另外几位同修也有同感,因为他们一个小时的静功也没有坚持下来(只有那位同修勉强炼完)。和同修比学比修,给他们一个促進,他们当时就说,以后不再出来(到处走动)了。

第一次出去面对面发神韵光盘,我是抱着放下生死的心、一咬牙才做到的。以往给别人发真相资料,哪怕是亲戚朋友,我都很害怕。因为妻子知道后,就给我脸色看,或训斥、抱怨。由于自己修得不好,怕心很重,使许多人没有得救。有一天晚上,妻子出去买东西。我一看机会来了,就在我要出门时,女儿一定要跟着去,我想,这么神圣的事,她才四岁也想去,是积大德呀,很高兴的带着她就出去了。这时候,我一点怕心都没有了,就感到很兴奋,把光盘递给别人时,是那么自然,女儿还和我争着递呢。妻子回来时,女儿把事情全说出来了,她没有说什么。

以后来我店里的客户,有时间劝退的,我就给他们讲三退保平安,没时间劝的,就送一张神韵晚会的光盘。面对面发神韵,也没有什么,关键是自己的出发点要对,是救人呢,还是表现自己。我当时想到的是:每一个来到店里的人,都是有缘人,都是师父法身安排才来到这儿的,如果我不救他,那谁救呢?他还会有得救的机会吗?所以一定不要错过。

有一天下午,店里来了一位客户。聊了一会后,我知道他妻子在本地公安局工作,他则在某单位,早上和他一起来的是科长,而那位领导我送过神韵光盘(早上送的,考虑到同时送二人,他们有顾忌,送的时候只有一人在场,知道他下午还要来的)心想,到底给不给他光盘呢?仔细一想,他们的身份特殊,很少有机会接触大法弟子,如果这时候我不送他,也许他就没有下次机会了,也就永远也不知道大法的真相了,怎能不救他呢?就在他接过光盘的时候,突然问道:“怎么这样的东西你们都会有?”我也没有害怕,也没想到他有可能去告发,很坦然的回答:“其实这很多呀,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你知道不知道的问题。”他连声说:“对对对”,很高兴的走了。

我的体会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来自法,法学得好,学得多,正念才会足,才能做好救度世人的事。千万不要把真相资料当作被邪党迫害的证据,真正抱着救人的心态,堂堂正正的做,一定能救了人。

三、多学法,去掉色欲心

我是个老学员了,按理说,这个执著应该早就去掉的了。可是多年以来,这方面做的不好,这个关一直没过去。在没有修炼的日子里,一个人独自生活的极度寂寞苦闷中,这方面犯过大错,一直深深的懊悔。我的工作离不开电脑,现在网络上的东西,污七八糟的太多了。只要一打开电脑,上面色情的电影、游戏、图片无处不在,你不看,它还要自己跳出来呢。有时觉得自己主观上并不怎么想,可是却有一个邪念很强,在支配着自己、在闹心,我很担心,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去掉这个不好的心,才过得了这一关哪?

二零一一年,师尊发表了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里面写道:“讲到思想的来源,有很多人在研究,科学家也在研究,说人的大脑的功能、思想是怎么产生的。我过去跟大家讲过,大脑实际上就是人类这一层的思维结构、表达方式的加工厂,无论你的形体动作、你的语言要表现什么、你的语言讲出来的结构方式,它就是起这个作用——加工成型,有些念头来源于今生今世形成的观念,有些起于喜好的执着,而那些大一点的事情的起念从哪来的?它的起点是哪里?不在这空间。严格的说,关键时根本的自己会起作用。通常一般情况下,加强观念与喜好的思想来源,哪个空间都有,而且会跟人的道德层次有关;有人思想来自高一点境界,有的人思想来自很低的境界,所以人的道德层面不同做事想问题的水平也不一样。”

学了这篇经文后,我终于明白,原来那些不好的想法并不是真正的自我,而来自后天的观念或另外空间的因素。

一次集体学法时,无意中听到一同修说,他每天学二遍新经文,这话触动了我,我也每天学二遍。坚持了几天后,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变了,色欲这方面的心很淡很淡,曾经难以割舍的东西不在了,揪着我的心,让我脑袋疼的因素也解体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我明白了,这是大法的威力,这么大的一部法来熔炼一下人,所以来得快了。多学大法,使我长期以后的执著,不知不觉中放下了。

在以后的路上,我要继续做好三件事。我知道,与修得好的同修比,我在三件事上都做的不够好,老是打不起精神,没有救人的紧迫感,其实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利用了自己的执著。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现在需要的就是找回当初修炼的热情,找到修炼人最好的状态,勇猛精進,救度更多的人。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心得体会,与同修们分享交流,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