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清过往 再谈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前一阵做了这样一个梦,十分真实清晰,也让我几天平静不下来。

梦里和母亲、姨妈(均是同修)一起要去火车站,我就非得要去小卖店买点吃的东西,母亲说我们很赶时间,不要买吃的了。我也不听,坚持進到小卖店里。母亲和姨妈气的说要走了,不等我了。我还在那想:你们先走能走多远,我一会儿就追上你们。所以也没在乎她们是不是走了。小卖店很破旧,东西也少,我要买巧克力,一般的还看不上眼,要买最好的德芙巧克力,但是那个巧克力拿在手里总感觉象超过保质期了似的,上面脏兮兮的,落满了灰尘。我挑来捡去觉得什么都不好,最后什么也没买走了。等到外面母亲和姨妈已经走的不见人影了,我才开始着急,想使劲快跑却跑不动,两条腿不听使唤,只能象小孩子跳马那样一跳一跳的才能前行。而且周围的环境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认识去火车站的路,问一个路边的老太太,她告诉我就在前面,但是我再往前走,根本也没有火车站的影子,都是建筑工地,到处都在拆楼。最后我就坐在地上开始哭,既找不到母亲她们,又找不到要去的地方,连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这个梦对我的影响很大,因为我能够真实的感受到,梦里这个过程,就象我所走过的二十几年的人生道路,就象我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一样。都要走了还要买吃的,买没买成呢?挑来挑去最后并没买。这样看来,其实我们现在抓住放不下的一切执着人心、常人中的名利情,都象我要买的吃的东西一样,是不实的,最后也是带不走的。我觉得母亲她们即使先走了我也能追上,实际上就象我多年来的修炼状态,不知道抓紧,总感觉还来得及,总觉得师父还在给机会,哪怕到了最后一刻,师父也在给我机会。其实就是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师父确实是在一直给机会,但是我们能一次次的不珍惜这样的机会抓紧修炼吗?能不踏踏实实的坚定实修、一点一滴的做好,却去等着要最后一次机会吗?

这样想来,我也就开始真正的理顺自己这些年至今的修炼过程了,而且发现冷静的去剖析,存在的问题还确实不简单。

一、学法、炼功、发正念既例行公事又心中不稳

我长期以来学法的状态就不好,能够学的很快,甚至能读的一字不错,但是真正入心的时候很少,就是耽误了大量的时间,看似学法了,其实没有得法。因为对这个问题一直没重视,学法中出现的干扰也越来越花样繁多,很多常人中的事、手边亟待解决的问题、很久以前聊天的内容、看过的电影情节……最常出现的干扰就是犯困,本来精神状态很好的开始学法,读一会儿就开始困,很难控制,迷糊过去后似乎做梦一样的场景都很清晰。但是这时候如果放下书,马上就不困了。明显表现出很不正常,自己也知道,但是就这么拖拉着很多年。

这个犯困在清晨炼功时表现也很突出,最严重的时候做冲灌动作,手臂一直在动着人都能睡着。炼静功就更不用说,清醒的完整炼完的时候几乎没有。嘴上一直在保证,心里也着急,但就是没有归正过来,每天炼功时间一过就开始后悔的不行。同修说我在这个问题上是根本没有真正认识,没有真正想做好,开始我还觉得委屈,后来想想的确是的,所表现出来的犯困也好、受干扰也好,不都是自己不去主宰自己所带来的吗?而且持续这么长时间总也改不好,就是象师父在《转法轮》关于过色关的部份讲到的“如果有的人没过去,也不在乎,以后就更难守了”,虽然针对的问题不同,但道理是一样的。

发正念的状态也是一直跟学法差不多,走神和犯迷糊是常有的事。只是发正念这件事不得不做,做起来还真是特别勉强,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很少有完全做好的,半夜十二点的正念几乎发不了,困得闹钟响了都听不到。平时有空也会在整点发正念,如果是自己主动发的效果还会好一点,如果是同修叫我“该发正念了”,就十分不情愿甚至抵触,这时的正念怎么能发好呢?

二、不重视修心性,名利情的执着反复纠结

师父在讲法中已经把心性的含义讲的很明了,对于如何修好心性,也是修大法最基本的方面,还有很多我们自己要去悟的地方。我在常人中算是那种“聪明人”吧,看问题会比较透彻,找事情的因由会头头是道,但那毕竟是常人,这在修炼中就很不好,修炼需要遇到问题找自己,我的眼睛却从来都是向外看的。至于师父讲的“忍”、“悟”、“舍”、“吃苦”等方面更是做的很差,偶尔在哪一方面去微乎其微的用点心了,还要表现给别人看看,让人知道我是在修了,其实又是给谁修的呢?

而对于名利的执着,随着年龄的增长暴露的越来越多。自己无论是修炼中做大法的事还是常人中做事,总有求名的心表露出来,让别人认可自己;听到夸赞时表面谦虚,心里也是沾沾自喜;听到批评指责,哪怕没有十分动气,也要说几句为自己辩解……利益之心更是几乎无所不在,乘车、做家务、买东西、吃东西、用钱…… 各种各样的方面自己都不能吃亏,起码不能吃太大的亏,完全不象个修炼人的样子,简直在给大法抹黑!

情的执着也很严重,我从小就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没修炼之前,还觉得作为女孩子这种细腻的性格挺好的,所以对生活中什么东西有感慨时就会自己反复去加大那种情绪,还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有滋有味,喜欢、兴奋、怨恨、悲痛、激动……这些东西即使修炼以后也很容易影响我。而“情”中派生出的“色”更表现的似乎总也甩不掉,反复纠结。看过的很多小说、电影的情节,有些甚至很变异的会动不动的就出现在脑海中,而如果正是赶在学法、炼功或者发正念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重视去正念解体,却还觉得对那些东西比较怀念,想再多回想一番。

色心也表现在对于吃、穿、打扮、享受生活等等方面的执着,其实就是对这个“色身”的执着,这些方面我都存在明显的问题。而男女之间的情色就更不用说,很多次梦里过色关,甚至和男同修过色关,都表现的不好。我没有男朋友,也没有交朋友的想法和精力,觉得很麻烦。但是这方面的心并没有去干净,“色”的物质在我空间场还是有很多。所以现在我发正念前清理自己也解体这方面的东西,解体所有我看过、听过、接触过的常人中不好的东西、色情变异的那些东西产生的物质因素。

三、仅仅将“助师正法”当作事业

在常人中我是比较会写文章的,但我写的交流稿很少在明慧网发表,我也找自己,除了求名,还把写文章证实法当成工作,觉得只有发表了我的文章,才算是参与到了“助师正法”当中,才更有动力在这方面用心。带着这样的执着,我的文章写出来就不纯净,也发挥不了应起的作用,即使文笔还可以,那也是常人角度的评价,说严重些其实是偏离了法。

发神韵光盘、寄真相信、面对面劝三退……很多时候都不情愿,当作不得不做的事,虽然也认识到那个“不情愿”的感觉不是自己,但是还没做到好好归正。而配合同修到小区去发真相或者集体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这样的事,我会热情高涨的去做,其实也是当作一项“事业”了,沉迷于做事的那种“热情高涨”本来就不是大法弟子该有的表现。

更多的执着心也在与同修配合做事时暴露出来,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等等等等。对于自己感兴趣的细节夸夸其谈,反复的强调自我,抬高自我。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

因为我就总是这样,实修方面做得很差,在常人中都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修炼十多年来,现在自己身上还能很轻易的发现这些不好的特点和执着。有时候我甚至问自己:“到底哪里像个大法弟子呢?”除了每天例行公事般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哪里还像个大法弟子呢?

师父讲过修炼“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转法轮》),“大法弟子要在宇宙中救度众生,要在最后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救度众生,大家想想有多难?你们要看到了、要真的看到了,那太可怕了。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什么是大法弟子》)

一天两天不用心,师父还会等,可现在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甚至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十年八年都已经过去了,还是保持在这个状态,而这个状态再拖十年八年也有可能,但是正法这件事怎么能等我呢?现在想想都觉得可怕,如果我继续这么下去,很可能什么也做不成,自己也修不成,轰轰烈烈的当了一回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最后什么也没有,别说助师正法,甚至都对师父正法起到干扰阻碍的作用!师父不止一次的利用各种事物点化我,而我到现在才悟到这一点!

现在认识到了,也是师父在给我机会。理清过往,重审实修的问题,在这几乎要乱到极点的乱世中,真正做到坚定实修、金刚不动,不负师父所望,不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之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