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迫害让我看清中共面目 更坚定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

一、从军官、警察成为大法弟子

我出生在五十年代末,很不幸的一个时代:挨饿、文革、改革开放、各种政治运动。更不幸的是当兵、提干、加入中共,转业后当了警察的过程中,年纪轻轻被彻底洗了脑,残酷无情的把我从小的单纯善良变的自私狭隘、多疑和明争暗斗。精神、行为的不健康也导致一身病:慢性前列腺炎、十二指肠溃疡、胃炎、腿关节炎、颈椎增生、低血压、耳鸣、神经衰弱等。活的很苦很累,内心很空虚。

(一)修炼前是顽固的无神论者

从小到大我没上过一次传统文化教育课,上小学时,就开始背“老三篇”、还停课留级“闹革命”。小学、中学、大学直到现在中共高压政治、斗争思想,恶魔般如影随形。教育我的都是没人味儿的党文化,乌烟瘴气想躲都躲不掉。

无论上学、上班一概邪恶的政治化;特别军队、警察队伍更甚,“假大空”的思维和口号习以为常;文革前到处寻找“阶级敌人”,文革后“反党、反华、敌对势力”经常喊叫;愚民的信息封锁、剥夺知情权,灌输假恶斗思维,破坏、割断传统文化;就连日常生活中的小说、电影电视、歌曲等都摆脱不了为中共歌功颂德。中共说的和做的是两码事,台上是人台下是鬼。说的好听,整起人来毫无人性,这又令我很困惑。

从小我是一个和颜悦色的人,后来被改造成了能争善斗、连在外面说话都大嗓门的人,思想很顽固,加上大学里我学的是理科,造成我满脑子无神论思想。思维充斥着“假大空”,行为几乎是“假恶斗”。但骨子里向往美好生活,想摆脱这一切,希望恢复小时候的我,希望国家没有邪恶的政治运动,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可是希望不断破灭,不知道原因在哪。不自觉的去探索人生、追求真理,结果钻到中共头子的理论里研究,把“假恶斗”的坏思想装進脑子里,我思想变得更狭隘顽固和专制,谁说有神我就觉得太愚昧可笑。

(二)修大法 破除无神论

九六年四月份,通过别人介绍我幸得大法。当拜读完《转法轮》后,师尊说佛是“通过修炼觉悟了的人”(《转法轮》),并用现代科学论述其中道理;师尊还用现代科学和人体科学论述了空间、时间、宇宙、生命等等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许多问题。

我是理科生,干过三种技术工作,自然科学懂不少,在《转法轮》字里行间找不到任何我认为的“迷信”。我的思想象是被打开了一扇窗户春风扑面,解开了思想中的许多困惑。同时“真、善、忍”也是我的向往,朦胧中觉得《转法轮》是父辈常说的天书,其实是“佛法”,我的无神论开始动摇了。

可是,上中共“假大空”、说一套做一套的当太多了,还用这种思维对待“佛法”。抱着怀疑、试试看的心理想:“嗯!理论很好,我得炼炼看”。

一天晚上,一个人在屋里一边看书中的炼功图解、一边做着动作,觉的挺简单,象书中说的“大道至简至易”。虽然动作不准,也没用力,却感觉身体很快发热,手掌更热。体育锻炼得有一定运动量才能发热,这么简单柔和的动作身体却出奇的热,觉的功法不一般。接着我看第五套功法要打坐,我想起了电影电视里的和尚打坐镜头,因为着急体验就没细看图解。心想:不就是胳膊平端盘坐吗?先试试。坐在沙发上象我平时盘腿一样,只是胳膊平直两侧伸出,动作根本就不对,可是不到两分钟从我脑门的两眉中间连续飞出了蓝色的法轮,当时也不知道是法轮。心想可能是幻觉,但睁开眼睛,还是能不断看到,这就不是幻觉了,我觉得很震惊,放下手臂呆呆的愣了半天,觉的这功法不可思议。决定明天起,我就开始找炼功的地方,進行晨炼。

不料,当晚我突然发起高烧,爬起来吃两片“解热止痛片”,稍好点。后半夜和第二天还发烧,又吃两遍药也没用。以前,我感冒吃一次药就见效,吃两次药就好。这次吃药不管用,但不影响食欲,我似有所悟,可能是书中讲的净化身体的反应。不过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没底,在心里矛盾中,高烧渐渐的越来越弱,第五天就彻底好了,其间因身体难受也没找炼功地方。高烧过后自己一身轻松,象换了个身体。这下子我有点大梦初醒感觉,这功太好了,我一定要找到集体炼功的晨练地方,看看怎么样炼合适。

没几天我就找到了一处炼功的环境,但不是我认为的只炼动作的晨炼,还要学法按“真善忍”标准做人修心,不断提高思想道德境界,否则炼也没用。这使我很高兴,我很希望生活中人们都互相尊重,没有勾心斗角,恢复小时候的我。至此我走入了修炼,走進了这片净土。

不久,医院治不好的一身病都没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这其间师父还给我开两次天目让我至今历历在目:一次礼拜天,白天炼第五套功法,刚盘腿坐下,也就五分钟吧,对面一下子出现了另外空间的我,也坐在那里打坐。身体皮肤极其细腻、漂亮,那个空间象没有空气一样的透明,就象近视眼突然戴上了眼镜的感觉,比那感觉还好上不知多少倍;还有一次是晚上我躺在床上,忽然看见了另外空间的山和树,就象都照在玻璃下,睁眼、闭眼都能看见。

从理论到实践我都亲身尝试了,无神论思想被推翻了。感觉自己以前思想境界极端狭隘、愚蠢,象在“高压锅”里活着,都不如坐井观天的青蛙,很可怜。至此我找到了人生目标,心中的迷茫没了,心也安定了,心情可想而知,这才是真理啊。

二、迫害让我看清了中共真面目 更坚定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国大地阴云密布、邪气冲天,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妒嫉,把信仰“真善忍”的人视为敌人。自上而下的法西斯和文革式的行径不可一世。

国家所有舆论工具开足马力造谣污蔑法轮功;社会所有组织机构、民间团体、“宗教”团体齐上阵。不许法轮功说话、株连九族、无视法律、公检法司及信访都不受理法轮功投诉、国家安全局工作重点转向国内等等等等;肆无忌惮、自相矛盾给法轮功定的“罪名”一个比一个大,漫天谎言使许多不明真相的世人协同作恶,破坏佛法。

其中,中共荒谬的说法轮功学员受到“精神控制”。我走入修炼这块净土后,想学就学,不想学就走,连个名册都没有,没人逼我信。没人给开工资和任何好处,是自己心甘情愿信,因为法轮大法告诉我为什么要做好人,怎样才能真心向善、不断提高自己道德水准做真正的好人,这是真理的力量唤醒了我的本性,而且医院治不好的病,通过炼功全好了。

中共所有舆论工具拼命灌输人们左一套右一套谎言来洗脑,还专门组织学习,用处分、开除工职、扣工资、劳教、判刑等等迫害反对者;恶首出书要各级中共组织层层推销,报纸要强制订阅。相形之下,可见一斑。

上述邪恶迫害和以下的一些较为深层见闻更让我感觉中共的邪恶,更坚信大法。

(一)在六一零办公室所见所闻 深层见证中共的邪恶

中共中央“六一零办”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各地很快跟着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五日,要是解决民生问题,绝对不会这么快。当时除中央外,各地都叫“六一五办”,约一年半后,统称“六一零办”,全名曰“处理法轮功问题办公室”,但就这名字外面也看不到,全国所有“六一零办”都偷偷摸摸的不公开挂牌和办公地点,外面好象没这部门。它是凌驾于法律之上无法无天的黑帮组织,各级“六一零办”都有党委常委副职领导分管,还规定县以上“六一零办”主任必须由政法委副书记兼任,增强迫害力度。我的工作与政法委及“六一零办”有接触,略述邪恶的冰山一角。

1、为防留下罪证由开始的直接下达文件变为后来的口头传达

一年的疯狂迫害甚嚣尘上,迫害之前的所有污蔑“定性”都没找到丝毫证据,无法向全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交代,于是导演了人类历史上漏洞百出的天安门广场“自焚”闹剧,为迫害寻找借口。

“自焚”真相被揭露前,很多迫害命令是红头文件下发到地方各级组织,这些文件内容极尽污蔑本事,其实是用于煽动欺骗包括下级在内一切人对大法的仇视,维持迫害。可是随着“自焚”真相全世界曝光,中共杀人害命、政府栽赃法轮功邪恶嘴脸的显现,红头文件就极少下达,改由各级“六一零办”的头目到上级集中开会传达,个人记录传达后收回。随着中共厄运的不断出现,到后来连会议都不允许记录了,只是口头传达。

这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中共及各级头目知道迫害的是好人,只好偷偷摸摸進行,不留下罪证;第二,所有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你说执行的是上级领导命令,你说是你的工作,上级领导可不会认账替你承担责任,因为他们会说:我们没有签署过这类文件,我没让你这么做,是你个人行为。这在文革结束后有过秘密枪毙一批迫害老干部的警察的实例。

2、如出一辙的“六一零办”相关领导的流氓手段

中共当时表面宣传要“春风化雨”、“教育转化”,还写到红头文件上给人看,暗地布置公安、国安、武警什么邪恶手段都用,酷刑法轮功学员成了正常,直到打死算自杀。对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单位实行株连政策,对单位的一票否决制(只要单位出现了法轮功学员上访,年终不能参加任何评比),逼迫各单位迫害法轮功学员,保安竟然都能绑架羁押本单位法轮功学员。

各级领导上行下效,当有关文件下发或法轮功学员家属上访信件,或下级向上级打的报告等签署意见时,经常这样签署:“要认真贯彻上级指示精神,不能因为他们是炼法轮功的就歧视他们,要以教育为主,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所接触文件的领导接着层层签发:“要认真贯彻落实某某某领导的指示精神”等字样在纸上摆着。

但在开大会或电话会议动员迫害时,喊声震天,要求各级组织尤其公安要“密切注意法轮功的动向”、“坚决打击”、“严惩不贷”,否则“坚决追究领导责任”。一时间成了大小有关领导讲话的术语。

这些具体头目许多都是中共官场历练出来的老滑头,即使年轻的也老于世故,对中共历史耳濡目染的也很清楚,他们同样怕自己留下把柄,将来遭到清算。不象下面具体实施迫害的人,不学无术盲目跟着中共,特别是警察去倒霉吧!我是“不倒翁”。我让你去管他们我签署的意见是以教育为主,我大会上是说要“坚决打击”、“严惩不贷”,那我没让你违背法律,更没让你迫害,我从来都是维护国家形象的,那是你个人行为。

这些头目私下里标榜自己的行为是策略,其实是十足的流氓行径,在玩弄具体实施迫害的人。那些恶警因为没有良知,根本看不清中共的面目、领导的流氓,成了邪恶工具。

3、各级“六一零办”领导和职员多数是渣滓

组成“六一零办”是各单位临时抽调的人员,不能说一个好人没有,但多数是人品、人格、作风、素质、人缘等等不好的。很多人都希望有权,“六一零办”管什么啊!他不明真相可明白那里没权,都不愿意去。没见到“六一零办”的领导是法官、律师出身或有什么威望的。这些人不学无术,更不懂法律,也不需要懂。他们随意对下级发号施令,正好是流氓政党需要的邪劲,就象中共当初起家靠流氓痞子无赖支持一样。

4、各级“六一零办”榨取不進京上访的“保证金”

法轮功学员反迫害進京和平上访行动,震慑了邪恶。中共很害怕,各省都有“驻京办事处”,用于拦截法轮功学员上访、负责协调本省各地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遣送。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要向“六一零办”交“保证金”,保证以后不進京上访。各地金额不等,少则在五千元左右,依据地区经济状况。“保证金”都是各单位在法轮功学员工资里非法扣除,没职业的由片警和居委会到家强制收取,许多片区不交钱就绑架人,包括绑架不炼功的亲属。我就见过一个农村女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她丈夫被逼迫借高利贷给“六一零办”交五千元“保证金”。这些“保证金”都是肉包子打狗,即使不進京也不给退还。

5、所有涉及法轮功问题都需“六一零办”“把关”

新闻记者有写污蔑大法文章的任务,但要“六一零办”领导签字才能发;各单位和公安掌握的法轮功学员名单要如数报给“六一零办”存档;看守所和劳教所因病提前放人要经“六一零办”批准;各单位“法轮功重点人”外出须“六一零办”批准;军队转业或外籍调入的法轮功学员须交接备案;监督各单位的“帮教队伍”“转化”法轮功学员,或亲自上阵搞“帮教转化”,“帮教转化”不成就通知警察绑架,等等等等。这些流氓所谓把关,就是让法轮功学员没有立足之地和生存空间。这些流氓人性皆无。

6、警察是迫害者,也是被迫害者

六一零的绝大多数迫害都是通过警察干的,警察是它们的打手和利用工具。中共的各级领导层层耍流氓,即使不明真相替中共卖命的基层组织领导,他们的所作所为最终都通过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绑架。

在迫害程序上的签字都是警察,酷刑折磨、谋财害命、非法抄家、非法掠夺钱财等等都是警察干的。许多警察善恶不分,甚至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为一己之私也与中共沆瀣一气。淋漓尽致的表现出“警匪一家、党匪一家、官匪一家”。因为失掉了正义和良知才能被利用,不然总能有办法避开作恶。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的警察找借口换工作或称病不参与迫害;还有的派出所统计法轮功学员数量瞒报;还有个别暗中通知法轮功学员躲避迫害,但开始这种情况还占少数。

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正信都将受到天惩。过去说给修炼小法小道的和尚一口饭,都功德无量,那迫害正法大道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其罪恶之大如不挽回将无法偿还,各地遭报的警察比比皆是,所以警察也是被迫害者。

(二)看清真相、分清善恶,三退自救

被迫害的法轮功群体一直是和平理性的,并在迫害中慈悲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众生。相反中共不择手段毫无人性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全国实行“经济截断、名誉搞臭、肉体消灭”邪恶政策;用“活摘器官”出售赚钱“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天理难容。谁善谁恶是明显的。

《九评共产党》揭示了中共的历史和现在,让人在理性上看清了中共的邪恶。中共的邪恶理论和行径必被天灭,否则绝无天理。愿世人分清善恶,希望象我这样的无神论者赶快清醒,看清真相。用化名、笔名、小名退出中共以自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