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昔日誓约今日兑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跟随父母同修得法的,那时只有八岁。如今一路走来,在大法中成长,沐浴法光,已经十多年了。磕磕绊绊中,师尊一直抓着我的手,使我在三界这个大染缸中不至于迷失。浩荡佛恩中,我的生命散发着幸福的光芒。

一、情海中几经浮沉,洗尽铅华现真性

虽然从小有大法相伴,但在上学期间总是混于常人,没有从理性上认识修炼的严肃性和大法的殊胜。在十几年的上学期间造了很多男女情方面的思想业,把本应该是同化大法的生命人为的污染。后来知道是执着于人世间所谓的美好导致的,可每每不精進时,邪恶的情魔烂鬼就没完没了的干扰,再加上共产邪党的邪灵因素,死死的抓住我的思想漏洞,千方百计的要毁了我。承蒙师尊慈悲,一次又一次的在关键时刻点醒我。而今年看了神韵晚会的“修道人”,更深刻的明白,要不是我修炼的是宇宙大法,又是主佛亲自传度,我早就没有机会修炼了。

写到这里更为我平时承认情的因素在我空间场内存在而惭愧。从法理上明确的知道,情根本就是我下到三界内时,旧宇宙的神强行灌输给我的败物。而且理由也冠冕堂皇,没有它就不能在这里生存。但高层次的理是选择,我不能承认情是先天之真我。在看明慧编辑的“修心断欲”小册子时,通过同修清晰的法理交流和亲身的修炼体会,我知道了一种不被情制约的超然状态存在。可每每放到自己身上,总觉得绕不出来。

后来明慧又交流现阶段大法弟子和不和常人或新学员结婚的问题,又把这个问题提高到了一个高度。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也就变成我需要好好把握的一个问题。亲人同修也总是和我交流这方面的事情,由于掺着亲情,效果总是不太明显。表现上就是我嘴上答应的很好,心里不一定这么想。现在的常人都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我们身边看到听到的都是这些变异的生命的变异思想。师尊在多次讲法中明确提出:“特别是年轻的大法弟子,没结婚一定不能有两性行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这当然是绝对不能有的。可是难道对于一个在大法中成长学法十多年的弟子来说,在这个问题的认识就只有这一点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相当于在这个问题上没修。对照还不是修炼人的神传文化中的古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男女授受不亲,结婚之前双方不见面,这都是有道理的。诚然,现在社会很难有这种环境,那其实是要求更高了。在正常的日常交往中可以做到大大方方的坦然对待而不生邪念才是修的最扎实。从前我总觉得对自己来说,不谈恋爱就可以了。再学法发现,所谓的玩得好的异性都是不该存在的(这一点是我在睡梦中梦到曾经玩得好的异性时才猛然醒悟的)。

前几天,在一次同龄同修交流会上,专门针对这个问题做了交流。年长的同修举了很多青年同修结婚之前和婚后表现的例子,总的来说把握的比较好的还是少。师尊在讲法中没不让青年同修结婚,对于每个同修而言,情况不同状态自然也就不同。但在下决定时,一定要把法摆在第一位,而不是常人生活。

对于我来说,不是为了逃避责任或怕结婚自己掉下去而不结婚,而是真正的修出慈悲,三界内的情自然就制约不了超出三界的修炼人了。到那时,结婚与否已不重要了。其实,我们本就不是三界内的生命,在法理明了的情况下,意志坚定的对待此事,师尊一定会加持我们拿掉败物的。不过说起来容易,当回想起一些这方面的事时,与之相关的黏糊糊的物质就在我体内开始進行干扰。发正念和做救人的项目时的效果大打折扣,直接影响救度众生。这时我的体会是,一定要信师信法,同时明晰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除了向内找之外还有邪恶对正法的干扰。认清它、否定它,运用师尊赋予我的佛法神通把它化掉。不允许这种物质在宇宙中再继续存在。修炼是不断向前進的,每一天师尊对我的要求都更高。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昨天的认识可能达到标准了,但今天再这么认识就不行了。

这几天与一些比我小一些的同修交流,事情的表面上是他们之间出现了这种情的因素,但我回到家后,发正念与学法炼功都受到干扰。自己也明白,若我的空间场没有这种因素也不会让我碰到这种事情,但连续两天都是要调整好久才能正常的進入修炼状态。师尊看我不明白,就安排了一位同修来和我交流。我说出对这个问题的疑惑时,他谈了他的看法,可能师父想让我通过这件事情,走出人,走向神,真正做到“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当时还不是太明白,等到现在写这篇交流时,我才真正感受到师尊的佛恩浩荡!

写到这里我想和还在上学的同修交流,千万要在这个问题上把握好自己,不要人为的给自己的修炼制造麻烦。在这个时期我们当这个年龄的弟子是来同化大法的。生生世世的轮回不就是为了今天嘛。看似美好的感受其实都是过眼云烟,都是挡着我们返本归真的魔。只要我们还想修,我们造的这些业,大部份都是师父在替我们承受。我们怎么能一次又一次的拿着师父的慈悲开玩笑呢?!

二、主佛慈悲,赋我法器救众生

“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迷,济世度人而功自丰。”(《精進要旨》〈圣者〉)从前背这段讲法时只是觉得很好,从来没有从理性上与自己的修炼联系起来。一直到了现在,从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角度去体悟师尊的这段法,又有了新的认识。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只是限于给同学和能接触到的部份人讲真相,从来没有正规的参与证实大法的项目去救人。师父看我在救人方面没用心,就通过看似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开始了手机救人之旅。每一步都凝聚着师尊的呵护与技术同修们的辛苦的付出。整个过程就是不断的放下自我,圆容整体与救度世人的过程。

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们和外地同修形成整体,有了新的技术互相交流互相切磋,修炼上互相鼓励。我也在我应该在的位置来圆容师父所要的。感受最深的是,如果没有个人的私心和执着,无条件圆容师父的安排,那路就越走越顺,修炼路上的提高也突飞猛進。在这个过程中,我前進一点点,师尊就给我好多。有的时候能真真切切的感到做项目的压力,但只要我放下自我,不断的扩大自己的容量,迈过去就是又一层天。

有一次一批手机到货,我挨个检查。刚开始的时候,心情很急躁,没有做到把它当成救人的项目,而纯粹常人的干事。结果是平时好用的都不能用了,新的手机也出现了我看似解决不了的故障。当时意识到自己太急躁了,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就开始试着调整心态。慢慢的,随着心态越来越平和,手机也越来越好用,并且在短时间内就达到了长时间的效果。还有好多整体配合显神迹的例子,真的就如同修所说,当我们个体遇到什么问题时,放到整体之中,还没想出具体方案就解决了。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真切的感受到心性多高功多高。刚开始做的时候,掺着好奇新鲜的人心,没有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这个项目。时间一长,各项進展都比较顺利的时候,欢喜、安逸等各种人心就开始往外冒。若不能时时分清它们,就拖了师父救人的后腿。像师尊最近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有这么一段话:“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

救人,不是一腔热血,而是真正从法理上认识到,效果才会好,项目才会正常运转,更加稳定。其实,手机在这个项目中,就是我们的法器,同样是为正法而来的生命,与哪个大法弟子接触,就是我们之间的缘份,都值得珍惜。看过神韵演员的一些采访,感触很深的有几点:一位同修说要专注。我自己的理解是,这里的专注只有心无杂念,放下人心才能做到。人心越少,越专注,救人的力度越大。还有一位同修说放下自我,整体配合。放下自我,说说容易,真正触及到个人的利益的时候,才能看的出来。在项目中,遇到看似有风险的事情,有没有去承担的勇气,有没有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未来宇宙的保卫者,主动的迈出这一步。当然,不是常人式的逞英雄,而是当成是扩大自己容量的好机会,圆容师尊所要的,补充同修不完善的,共同烘托这个救人的项目。

十几年的修炼路,从跟着家长、同修学到我自己真正的修炼,是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从尘世的喧嚣与诱惑中唤醒,开启我层层尘封的记忆。没有什么人类的语言能表达我对师尊的无限感恩,只有精進再精進。昔日誓约,今日兑现。履行誓约,救度众生。在旧宇宙的最后时刻,我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请宇宙正神作证,定不负众望,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