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我经历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我是一名年近七十岁的大法弟子。由于当初受邪党流毒比较深,人的观念、常人之心比较重,修的拖泥带水,走的跌跌撞撞,很不争气。但是我真切的感受到师尊精心为我安排修炼的路,并时时刻刻看护着我,呵护着我,拽着我走好、走正修炼的路。下面就将我修炼中亲身经历的几件神奇的事写出来,以此证实大法的玄奥、神奇、超常,证实师尊的慈悲伟大,证实神的存在,同时也是对无神论的有力批驳。

一、神奇的得法

修炼前,我是一个被共产党毒害的顽固无神论者,对气功、修炼一概视为迷信,认为练气功的人愚昧、无知、可笑。单位同事练什么功的都有,都劝我去练他们的功,我都一一谢绝。后来一同事告诉我在省委礼堂办一个“高级”气功学习班,得有一定级别的人参加,让我别失去机会。我想在省委礼堂办的“高级”气功学习班一定不是迷信的,听听也行。可是第二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必须参加,所以没有去成。

后来我去一经常做衣服的服装店做衣服,服装店老板向我介绍法轮功,要我一定去炼,说这功可好了。我勉强的说:“好,我去看看。”她高兴的告诉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炼功。我当时并没有想去炼法轮功,只是应付一下。可是从第二天开始,每天早上五点来钟我就醒了,而且还有一个声音叫我。以往这个时候我的睡眠质量最好,是不会醒的。可连续几天都是这样,我觉得奇怪,难道这是让我去炼法轮功?我索性爬起来走向炼功场,几个教功的同修热情的迎上来,向我介绍功理,演示功法。看着看着,我便跟着比划起来,就这样跟着炼了起来。这天是一九九五年六月九日。

以前睡懒觉、躺在床上是我不可缺少的一种享受。可从这天开始,每天早上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去炼功场晨炼,晚上又与同修去一球场炼第二、五套功法。第五套功法我進步的很快,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增强我炼功信心。同时,听到哪个辅导站办看师尊讲法录像班,无论多远我都去听,哪里有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我都去参加,心情非常兴奋、激动,学法炼功回来一路哼着歌。不去学法炼功在家心里就闹的慌,什么名著、小说也看不下去了。

就这样神奇的在师尊的安排下得了这千载难逢的宇宙大法。我真真切切的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修炼前就已经管我了,安排我得法,使我走上修炼的路。

二、神奇的祛病健身

得法前,我患有增生性肠结核、萎缩性胃炎癌变、血小板减少、低血压、严重的多节颈椎骨质增生,无法医治的神经衰弱等多种顽疾,住院医治、打针、吃药均无效,真是生不如死。脸上土黄二色且布满皱纹,一米六十几的个子体重只有七十几斤,同事说我风一吹就倒,都叫我“林黛玉”。每天我的精神状态都非常不好,死不了,活受罪。

炼功后半个月左右,我开始发烧、拉肚子。有同修说我真好,当时我嘴上没说,心里觉得奇怪,发烧、拉肚子怎么还好呢?我带着这一疑问请教同修,同修说:“师父管你了,开始给你净化身体了。”我没有吃药,每天仍然坚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几天后就好了。

炼功前我患有严重的颈椎骨质增生,使我睡觉时一翻身,头带动脖子一动就会疼醒,炼了一段时间后,我突然想到这么多天脖子怎么不疼了呢?一摸脖子,增生突出的颈椎骨平复了。啊!颈椎骨质增生好了!严重的胃肠病折磨的我吃什么都疼,特别是凉的、硬的更不能吃,夏天吃冰糕、喝凉开水都会拉肚子,炼功后不知不觉的吃什么都行。一次去农村洪法,发现我喝地下井的生水也没问题了,胃肠疾病彻底好了。

学功前我神经衰弱非常严重,外出开会住单间还得吃安眠药,不然隔壁的人睡觉打呼噜也能把我吵醒。夏天一些养鸟的人在我家住的楼前马路边的树上挂鸟笼子放鸟,这么远鸟的叫声吵的我都睡不着,还得去和放鸟人商量,请他们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放。说起来真是好笑,那种长时间失眠的滋味真是苦不堪言。炼功后不知不觉不失眠了,躺下就睡着了。就这样,无法医治的神经衰弱也好了。

同时,我的体重在不断增加,现在一百二十斤左右,浑身是劲,红光满面,脸上的皱纹也消失了。这些无法医治的病不到一个月时间全好了。修炼后,几年不来的例假又来了,补充经血之气来修命。

炼功前,我的一颗牙经常疼,就去医院拔掉了这颗牙。炼功后,拔掉的牙处又长出了一颗新牙。这颗牙很有灵性,我一不修口说不该说的话时,或者吃什么东西执著了,它就刮我的舌头,我便悟到要修正自己。

是师尊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用尽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谢意,决定从今以后紧跟师尊,坚修大法。

我的身体一身轻,走路生风,拿很重的东西也不累,熟悉的人都说我越活越年轻。后来面对面讲真相时,我就利用这张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多岁的脸讲真相,顺着人最关心的“没病”“保命”的执著,用我的亲身体会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延年益寿的奇效,人人接受。大多数人都能退出党团队。

三、一人炼功,亲朋受益

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让我的亲朋好友同事人人服气,都知道电视宣传的是假的。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他们都受益。在此仅举几个例子。

我的一个亲戚因父母过早离世,工作、生活多由我管,她坚信大法好,师父就保护她。一天晚上,她出去玩,回来的比较晚,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超市时,她突然间感到很害怕,就叫超市老板送她到家门口。他们走以后,服务员看见一男子从超市外一隐蔽处逃走。事后亲戚高兴的说:“是李老师保护了我。不然抢钱是小事,或许会遇到生命危险。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在流离失所时,受到一位常人朋友的保护。她身体不好,我在她家住了很长时间,她的病全好了。她儿子经常感冒,体质十分弱,他对我也特别好,不知不觉他也不感冒了,身体壮了。他们母子二人都知道大法使他们受益,他们都相信大法好,都做了三退,还帮助我给他亲戚讲真相。

四、证实法中的神奇事

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整天播放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胡言乱语,我没有一丝怀疑师父和大法。我从内心发出坚定的一念:无论邪恶怎么疯狂,一定“坚修大法心不动”(《洪吟二》〈见真性〉)。我和同修们去省委、去北京信访办都没有说句真话的机会,于是我决定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喊出我的心里话。我静下心来学法,觉的自己心很纯很稳了,便于二零零零年九月末的一天去北京,顺利的到了天安门广场。

我看见天安门广场提着警棍的警察到处都是,我想:既不被抓,又要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还要喊出我的心里话,大白天恐怕做不到,于是我就先去我的一个学生单位给他讲真相,回来后天已黑了,得先找个住处。住哪呢?这时听到一个旅店的人喊:“到前门住宿的上车。”我灵机一动,对!去前门,这里离天安门广场近,早上升旗时正好做我要做的事。这一夜,我不敢睡实,怕睡过头,错过了升旗的机会。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把横幅折好,放在胸前衣服里边(顺手就能摸到横幅两头打开)。这时,只听旅店的人喊:“看升旗的起床,到点了。”我便跟着看升旗的人一起走向天安门,站在人群中。升旗完毕,警察撤掉围在旗杆周围栏杆上的绳索后,就都撤到广场的最外围(离旗杆处很远)。我随着人流向旗杆底下走去,走到面对天安门城楼时,迎面走来几个外国人,我抓住时机,从怀里拉出横幅,高举过头,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我想:还喊什么呢?这时一位老者说“什么时候了……不怕抓你”,我定了定神,心想:该走了。我把横幅放回怀里,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挂,只好带在身上。然后我乘公共汽车到火车站买了当日的返程车票,按计划三天内回到了家。

五、神奇的脱掉手铐出魔窟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市大法弟子遭受了一场空前邪恶大抓捕,几千名大法弟子非法被抓、被关、被酷刑折磨、被判刑、被迫害致死。三月十一日晚上七、八点钟,一伙恶警用万能钥匙打开了一同修住处的房门,抢走大法书、师尊法像、讲法录音带及大量准备去外地发放的各种真相资料。那天我正在同修这里,也被扣上手铐带到公安分局。当时我很冷静,没有丝毫怕意,心中默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到了分局后,为首的邪恶队长拳脚相加毒打我和同修,然后把我俩分到两个房间开始问话。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打,用手打我的脸,我脸象有东西挡住一样,一点不疼,可他们的手疼,就换成用笔记本打。他们还用脚踩我大腿,用棒子打我大腿,打累了,再问,不说,再打。无论邪恶怎么打,我都不觉的疼,我知道是师尊为我承受了。看打我不说,恶警要去取电棍电,我发正念让他取不来,结果真没取来。恶警就来软招,和我唠家常,用常人的情拉近距离。他们说时,我就背法、发正念。他们说完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我炼功后怎么身心受益、怎么做好人,讲大法在世界洪传形势等等。就这样,经过两夜一天的背法、发正念、讲真相,看我的警察和外来办事的人都了解了真相。为了减轻对同修的迫害,我决定把制作资料的责任承担过来。我对看我的队长说:“让我想想那些资料哪来的。”他以为我害怕了要说,想让他们放我出来。他高兴的说:“想起来和我说,别和别人说。”他还想邀功请赏呢!这个队长把其他三个警察安排回家休息,只剩他一人看我。我知道是师父加持我,安排我闯出魔窟。我发正念让这个队长睡觉,几分钟后,他真的睡着了,呼噜声越来越大,真的达到了熟睡的成度(当时我看到他们为邪党卖命几天几夜不休息,长时间不回家,很可怜他们,他们也是受害者)。扣我的手铐另一端扣在我坐的椅子的把手上。我把椅子动了动,他没有醒,我又把椅子重重的动了动,声音很大,他仍没醒。我请师尊加持为我脱掉手铐,之后,我手指并拢慢慢把手从手铐往外缩,就觉得手变小了,真的从手铐中脱出来了!于是我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从二楼走到一楼,又打开关着的楼门,不慌不忙的走出院外边的大门,走向马路。我刚走到马路边,正好来了一辆出租车,打车就离开了那里。

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神奇的脱掉手铐,走出魔窟。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为我安排的。

六、神奇的法器

我学法炼功用的报时表、手机、电脑等法器都很有灵性,我心里想什么他们都知道,都默默配合。报时表和手机一个定在早五点五十五分叫,一个定在午夜十一点五十五分叫,正常的响一次就完了,我心想:每五分钟叫一次,叫三次就好了。他们就五分钟叫一次,有时叫三次,有时叫五次。我用的电脑如果不先学法,不先看《明慧周刊》,U盘就打不开,学完法,看完周刊,U盘就打开了。当然也有我心性不好时,电脑出现故障的事,这时就需要我向内找,修自己,把坏事变成好事,使自己提高上来。

写上述经历的过程,不是说我做得如何好,只想证实师父的慈悲呵护,证实大法的神奇超常,同时我也体悟到:在魔难中只要心中有法,按照师尊讲的去做,正念对待一切,师尊就帮我们。我深感师恩浩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