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的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我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修炼路上每一步都见证了师父的慈悲苦度,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与伟大。我越来越体会到:我们修炼的过程就是助师的过程,如何在宇宙成、住、坏、灭的最后关键时刻助师世间行,这是大法弟子的伟大责任与神圣使命,只有真正起到“助师”的作用,才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

(一)把学法放在首位

通过学法和实修,师父讲的“大法是根本”(《洪吟》〈求正法门〉)与“真、善、忍是法”(《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深深的溶進我的生命里,构成了我生命的本源。每当我在修炼中遇到困惑或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遇到难关时,我想到师父这两句法时就会给我巨大的正念。正如师父所说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所以,这十几年来,我深刻的认识到,大法才是一切的根本,只有学好法才能修炼好自己,才能正念正行。把学法放在首位,多数时候学法能静下心来,而且对师父讲的许多法过目不忘,真的打到自己心里去了,特别是在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我对师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惜字如金,对师父的讲法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正是这种认真的学法才使我遇到问题在法中思考,在法中成熟。回想起来,那几年已经成就了一切,然而这一切都源于大法的洪大法理。我个人体悟:学法,我不去追求数量、速度,关键一点就是要入心,在遇到证实法中的新问题时用法来对照,思考问题,这样提高起来非常快。

(二)走上天安门,捍卫宇宙的法

我先后三次進京上访,一九九九年八、九月份,记的当时天气还很热,我到北京,当时不知道如何做,在同修的带领下,我来到了北京的郊区,当时很多大法弟子都在郊区,大家都睡在地上,有些女弟子还带着孩子,还碰到好多大学生,大家在一起交流如何助师正法。我被同修们的对大法的坚定深深的震撼,回来后我把这些告诉当地的同修,鼓励更多的同修走出来。

最后一次進京是在二零零零年底,师父刚刚讲完《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我爱人还有另外一个同修和我一共三人進京,当时我的孩子才六岁,临走前叫孩子自己放学回家找爷爷奶奶。由于之前我们夫妻二人同时被抓,孩子受到很多伤害,此次進京,其实我最放不下的是孩子,但是想到大法被诬蔑诽谤,作为弟子的我怎么能坐的住呢?!于是我们三人买了当晚的火车票,临行前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简单的吃了饭,我说:我们三人同去同回,其实这只是我们的共同心愿,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那个时候真是只有放弃一切才能走出来的啊。

在火车上乘警对每个乘客進行盘查,我们当时不为所动,我们心里知道:我们是到北京证实法的,不能被他们在车上抓,所以邪恶没有得逞。整整一晚上我没有合眼,我坚定的一念就是不能被邪恶抓同时又能证实大法。在车上我就一直在想怎么既证实法又不被邪恶抓,连路线都想好了,那时师父还没有讲“发正念”。到北京后,联系到了在那儿的同修,拿到了横幅,在那里还碰到很多外地同修,联系的同修善意的对我们讲:到天安门打横幅基本上都被抓,要我们把证件给他保管,当时我心情很沉重,我看到同修们纷纷把身份证、钱给联系的同修时,我坚决的想:我不能被邪恶抓,所以我只把证件给他保管,钱,我还要留着做回家的路费呢!

到了天安门,同修们呼喊“法轮大法好!”的洪音震荡天宇,我们被同修们的壮举感动的热泪盈眶,我和妻子手挽着手,同来的另一同修在我们后面跟着,妻子看到广场同修此起彼伏的打横幅的同修,准备要打横幅,我说:不急!既然我们来了就是证实法的!我们到金水桥前来回走,周围有很多警察,我不停的念:“谁也不配考验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我想让周围的很多警察走开,这样我们好准备打横幅,我这样平静的念着法,过了大约十分钟,说来神奇,真的看到周围大概有二十多名警察全部撤离,妻子说他们走了可以打横幅了,我说那个柱子那儿还有一个,让他走!等我们回头的时候,那个警察也不见了,妻子准备抽出横幅,我说:别急呀!那个地下道口站着一个,等他走了再打。我们还是来回踱着步,念着大法:“谁也不配考验大法”,不一会儿工夫,那个地下道口站着的警察也不见了。我们打出“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大横幅,当我们打出横幅时,一位游客正在身旁给他的孩子照相,他们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打完横幅后我们把横幅挂在柱子上,然后我们不惊不慌的走向地下通道,过一会另一同修打完横幅也安全的撤离。

这次在北京证实法的神奇经历给我今后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在任何时候都要冷静理智,二)我们是来证实法的,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现在回想起来,在那邪恶的环境下,我想到的是法,同时不承认迫害,这一念符合了大法,大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了,在天安门这个邪恶的地方三次让邪恶走开,这证实了大法的无边威力!

走上天安门证实法,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步,他让我懂得:作为大法弟子,捍卫宇宙的法是责无旁贷的,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证实法是觉悟了的本性的体现。

(三)大法弟子三件事都要做好,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来

师父在二零零零年讲法就要求弟子走出来证实法,讲真相。在二零零一年我们这儿资料点很少,很多做资料的同修被抓,那个时候我们开始向世人散发传单,开始发传单还很害怕,我们有时一家三口出去,有时我上楼发,她们在下面掩护,或者她们上楼发我在下面看着。没有资料,我们就在外面复印,有一次我在外面复印资料,警察到我家找我,恰好当时复印机出了故障(其实没有故障,那个人出去喊来另外的人可以复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师父时时在看着弟子保护弟子。

一直到二零零二年,我就想证实法是自己的事,我不能被动的去做,我和妻子商量,买个复印机,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帮了我们,同修建议我买个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更合适。尽管当时对电脑一窍不通,连硬盘和内存都分不清。我还是自己到电脑城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同修给了一台激光打印机。我开始自己摸索做真相资料,周围没有同修教我,证实大法的坚定信念主导了我,慢慢的这些技术问题都不是问题。我开始自己编辑传单,然后打印出来,到了晚上骑着自行车出去发。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的学法,遇到问题对照法,从编辑选材到打印过程还有出去发资料都需要很强的正念,当时做的最多的是天安门自焚真相,传单洒遍了周边的城市乡村,大专院校。发传单前发正念,发完传单后再发正念,这样效果很好。

随着正法的推進,我们做真相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只在居民区发,到菜场买菜也发真相资料,我先后到周边的很多菜场发真相资料,生活中接触的人给他们讲真相,给真相光盘他们看,尽量不错过机缘。后来我们这儿换了片警,一次片警到我家来,我就给他分析天安门自焚真相,片警听后说我讲的有道理,从此后,该警察不但不迫害我们,而且还经常给我们“通风报信”,关键时刻多次保护大法弟子。邪恶总想把我爱人抓去洗脑班,街道催促片警,该片警以各种理由就是不动,我主动的到居委会人的家里,向他们说明不要参与迫害,后来在上面的压力下,他们避开了片警,街道书记(此人已遭报)亲自带一帮人,通过小孩学校领导以谈孩子学习为名把我妻子骗出来在途中绑架,后来我了解到通过我讲真相的其中一些人没有参与迫害。后来我到孩子学校通过这件事情向他们老师讲真相,她们都很气愤,当我指问学校校长为何这么做时,他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只以配合政府工作为自己开脱,同时表示再不参与这种事,我还把这种见不得人的迫害手段告诉校长的妻子,他的妻子明白真相后也很震惊。

时间進入到二零零五年,随着《九评》的发表,只发传单已不适应正法的要求,因为《九评》做成光盘比较好,我和妻子商量能不能买个台式机,这样刻录方便些,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们的经济一直很紧张,在犹豫之际,妻子果断的决定拿出她的“私房钱”买电脑,我很感动,我们到电脑城配了一台电脑,这台电脑配的太好了,一直用到现在从没出现毛病,兼容性非常好,可是我们当时对电脑不懂呀,我悟到师父只看我们的心,其实一切为我们准备最好的了。后来又配了彩打,其中的故事也感受到师父时时无微不至的看护。在这期间,我们主要做《九评》光盘,也覆盖了很大面积,随着正法的推進和大法弟子不懈的讲真相,世间的环境也在悄悄的发生变化。我从机关被迫害到基层做工人,尽管我干的又脏又累的活,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从未感到失落,反而感到心里很充实,我的平静的表现也赢得了同事的称赞,他们佩服我的平和、大忍。我一到基层,单位书记就找我谈话,我一开始就和他讲大法的真相,后来把光盘和师父的讲法给他看,他很认同,说:“你在家怎么炼,都没人管你”对共产党迫害很反感,他要我保护好自己,说现在的坏人很多。

刚开始到基层,看到工人们一天到晚的埋头苦干,开始还觉的他们任劳任怨真好,后来才发现,这是邪党和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人的结果,使他们一天到晚只顾干活而没有时间思考问题,我开始在法理上否定这种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种对众生的迫害,发正念同时向他们揭露邪党的罪恶,工人们和我慢慢的都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加上我电脑技术越来越好,我给他们修电脑,同时给他们讲真相。记的有一段时间,工人们在做活前,大家聚在一起每天第一件事情就是大骂邪党,骂完了再去干活,每天都如此,有一次,一个工人在班组里大声喊:“法轮功万岁!”人心大变啊。有一部份人退出了邪党,但也有一部份人受无神论影响没退,多数人对邪党有了认识。现在工人们自己的环境也宽松多了,与前几年不可同日而语。正如师父所说:“大法弟子啊,你们分布的范围很大,(做手势)已经在这个世上各管一方,你思想的变化就能使你周围的环境发生变化。你们这个地区人的状态就是你讲真相做的成度。环境是人心造成的,环境不好那是你们让它这样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回想起来,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虽然环境很严酷,却过的很充实,只要拿起书就能看到法,感觉到大法的法理直往脑子里打。我体会到:面对邪恶的旧势力,大法弟子就是要闯出一条自己证实法的路来,三件事必须同时做才行。

(四)心怀慈悲讲真相

面对面讲真相,我做不好,我认识到这还是修炼的问题。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总想用道理说服别人,甚至压倒对方,体现不出大法弟子的善,讲真相效果当然不好。现在我认识到,讲真相要心怀救度众生的慈悲再加上道理才能救了人。对自己的亲人也一样,在我和妻子遭受邪恶的迫害时,我的亲人也承受了巨大的苦难,我也想救他们,我母亲也得法了,但在对待我父亲讲真相方面遇到魔难,开始时我用恶的一面想使他改变,想用道理说服他,这使他对真相更加反感。我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对待我父亲的问题上,我是站在情上而没有真正站在法上真正的去救度他。我感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很可能自己的不符合法的言行毁了他。首先要找自己,要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然后清除了他房屋里的邪党的所有书籍,处处用善对待他,无论他对我什么态度,我只有一念,就是用善心救他,不动其它不好的念头。前几天我再将真相小册子递给他,他没有反对。

(五)我常常思考的一个问题

我经常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是大法弟子,那么大法弟子在宇宙中到底是什么样的生命啊?曾经模糊的问题有了清晰的答案: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大法弟子” 啊,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这是第一称号,第一伟大的生命。你只管你自己得度,那能行吗?那怎么能是“大法弟子”啊?什么叫“正法时期弟子”啊?你证实法了吗?大法给你好处你来了,大法蒙难你却躲起来不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你连一个普通的人都不如,还谈什么在家学法?迫害中众生都被毒害着,你还躲的住?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去讲清真相、为什么要救度众生?因为这就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李洪志要的就是这样的生命,大法弟子就是这样的修炼人。”

在宇宙成、住、坏、灭的最后时刻,师父要造就这样的一批宇宙中特殊的生命,这样的生命要能够舍尽一切坚定的捍卫宇宙的法、能够圆容法,在宇宙走向坏灭的关键时刻能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父这样造就着我们,我们就是这样的生命----圆容大法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