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去执著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前一段时间自己陷入了单位的矛盾之中,近半个多月的时间,一直走不出人来,自己所有不好的心,不服气,争斗,妒嫉,愤愤不平,自大,高傲,不能让人说,赌气等,几乎所有负面的东西全部来了个大曝光,怎么衡量心里都是愤愤不平,最后在师父的一段法的指点下,几乎是瞬间就过了这一关,想在此谈一谈用法来指导修炼的重要性。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单位的老板是以前的同学,一天,老板突然把我叫去,劈头盖脸的把我批评了一通,说了一些瞧不起自己的话。自己当时忍住了,但是觉的很“伤心”,觉的太丢人了,在别人的眼里自己几乎成了一个没用的人。

打坐中心里老是想着那些个“伤心”的话。自己心里开始愤愤不平,自己开始数落老板对自己的不公,和单位里同级别的主管相比,自己工作没有少干,但是工资却比别人低,还得不到别人的一句好评。

接下来心神不定,一段时间自己比较清醒,能够找自己的不足,但是找找就去找老板对我的“不公”,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那颗高傲的心,从来都不愿意别人说自己半个不字,那种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自负,人中有句话叫“士可杀,不可辱”在自己的观念中根深蒂固。

在此期间自己反反复复,一会儿想辞职,脱离这个环境,同时又在工作中比平时加倍的努力,想借此来证明自己有两下子,有才能,来证明老板说的是错的。其实后来想想无论是一走了之,还是想证明自己,其实都是为了自己那个面子,都是在保护自己或者为自己辩白。

但是事与愿违,你越想证明自己,你越想让老板说你好,可是老板在大会小会是就是看不到你的成绩,就是能够看到你的不足,并当着众人的面“羞辱”我,客观的讲是指出我的不足,但是自己那个心被折腾的上下翻腾,寝食不安,恨不得自己马上从这个环境中消失,并不断的找老板的不是来平衡自己被别人说的心,好象找了很多老板的错误就可以减轻自己的过失,就可以证明自己的正确。

回家后看看师父讲的法,也知道要向内找,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也找到了自己争强好胜的心,看不上别人的心,妒嫉心等等等等不足,但是晚上一打坐,马上心又不静了,觉的自己几乎是天底下最委屈的人了,怎么样想心里都不平衡,明知道自己不对,但是就是不服气,想想就气鼓鼓的。

来回折腾,半个多月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师父在2006年《曼哈顿讲法》中说道:

“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鼓掌)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笑)(众笑,鼓掌)咱们今天就说到这儿。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鼓掌)”

看到这儿,我的心一下子就豁然开朗,心里对师父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师父在利用矛盾把自己的不足暴露出来,为的是让我早点去掉它,而自己一直在往外推,那些刺激我的话实际上不就是在点我吗,而自己还想尽一切人的办法在往外推。相由心生,当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心里的委屈、不平衡一下子烟消云散,看谁都很顺眼,再看看矛盾的过程,每一个矛盾都是针对自己的人心或者不足来的,不都是为了自己而演化出来的嘛!

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这半个月的折腾,其实就是一直用人的理来衡量遇到的事情,所以迟迟的过不去;但是当你真正的明白的法理的时候,那一瞬间就过去了。真是神奇,可见大法的威力,可见学法的重要性。

写到这儿想起来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道“有很多人想往高层次上修炼,有这样的想法,有这样的愿望,但是修炼不得法,结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还出现了许多问题。”

学法不得要领,不能用法来指导自己,那就是盲修瞎炼,所以才会出现种种麻烦和困难,而这些麻烦和困难都因为自己的人心促成的,人心不去,拖的时间越长,也许这个矛盾越尖锐,越难解开。自己过的这一关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大道至简至易,难的是人心不肯放,难的是不能够真正的在法上修。所有的矛盾可能都是冲着自己的心来的,如果用人的办法躲闪、逃避,或者掩盖或指责矛盾的对方,那都会是矛盾越演越烈,就象那个病一样,你不去根,那么这个病过一段时间还会返出来;你那个心不去,那么过一段时间那个矛盾还会再来。

所以真正用法来衡量,找到让你难受、高兴、气恨的执着心,把这个心去掉,那么所有的麻烦和是非才会迎刃而解,这才是正解!

以上是自己最近过关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