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4)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接上文

六、法轮功学员被集体绑架案例

(一)二零零五年西昌川兴镇小花山的集体绑架案

二零零五年六月,伍文秀等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小花山农家乐(老板叫将显军)聚餐,因坏人恶告,还不到中午,川兴派出所曹云华还有其他警察,川兴镇镇政府杨培刚,陶德林等人,市国安大队罗毅,且俊。他们还调动了防暴队,并且调动了将近九辆小车,他们几人架一人,把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拉到了市看守所和拓荒看守所。伍文秀、张永会和王立康被拉到拓荒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一天;赵品霞在拓荒看守所被迫害二十天;董仲秀被拓荒拘留所迫害十天;其余郑其美、宋锋琼、王开美、张显琼、李忠会、林顺华、黄燕云等二十六人当天释放。

(二)二零零五年八位善良人被非法判刑案例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西昌法轮功学员陈启荣、何先群、毛开明等被雷波县法院非法判刑二至四年,何先群、毛开明被秘密劫持到简阳养马河监狱;陈启荣被劫持到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

陈启荣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在雷波被非法抓捕,超期羁押,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雷波法院对八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开庭都因“证据不足”草草收场。最后在十二月六日左右不敢公开开庭,在州“六一零”系统的压力下荒唐的非法秘判了八人二至四年刑(其中五人缓刑),而且判了以后,没给陈启荣、何先群、毛开明等三人家属任何形式的通知。雷波法院开庭都没通知家属,开庭时还不许当事人说话,这不是明摆着“做贼心虚”吗?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么多来历经各种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都是始终平和的讲真相和劝善,没有任何暴力举动,那么雷波“六一零”和法院等在怕什么呢?不是怕它们见不得人的罪恶被曝光吗?怕它们参与迫害善良的行径被人们见证吗?参与了迫害怎么逃脱得了罪责呢?在即将到来的正义清算面前,这些人该怎样去面对自己的结局啊!欺骗和谎言能持续多久呢?

(三)二零零七年发生在赖玉文老人家的集体绑架案

赖玉文,女,六十多岁,原住西昌市布拖干休所。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 西昌市西城派出所, 西昌市长安派出所和西昌市国安大队刘国强, 郭健和三个女的警察强行破门而入,赖玉文家被非法查抄(抄走金戒指二只,金项链一条(二十六克)玉镯一只,手表一块,手机一部,现金六千一百二十元,被子二床,大法书籍多本),将在法轮功学员赖玉文家的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其中三名法轮功学员赖玉文,汤琼和吴世莲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后来,西昌“六一零”系统(国安大队,市公安局法制科,凉山州劳教委,州法制处等部门)对三位法轮功学员赖玉文,吴世莲,汤琼非法劳教一年半,并以此要挟家属,榨取钱财。

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遭受迫害期间,因长期关押,吴世莲已不能行走,汤琼身体出现很不好的状态。后来,赖玉文和吴世莲被劫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

(四)二零零八年一群善良老人被非法刑拘案例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下午,西昌市国安大队和北城派出所的众多警察,团团围住三衙街物资局的张少惠的家,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被包围的又是什么人呢?

原来屋内有十几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还有两位八十多岁了),他们都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其中除了魏仪(六十四岁)是男的,另一位不太识字的吴才莲(四十多岁)稍年轻些,其余全是老太太,其中有个老太太行走都需要人搀扶。

他们象往常一样在一起念书,听书(因为许多老太太不识字),交流着如何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如何在这多灾多难的时刻帮助世人脱离险境。这时,国安人员却闯进来,不许他们离开。后来,州公路局的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张翼来了,也被非法扣留。市“六一零”(维稳办)主任陈琪,邀功心切,四处打电话,主张抓人。就这样,善良的人们被抓至北城派出所;过程中,张翼还被该所的一张姓警察打耳光。

第二天天刚亮,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在拓荒看守所的有: 张天玉、李秀英、苏德芳、魏仪、杨家惠、张少惠、张朋敏、邓利君、毛素玉、秦秀芳、陈先静、杨晓玲;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的有张翼、吴才莲、魏会荣。杨家惠、张朋敏、邓利君、毛素玉、秦秀芳、陈先静、杨晓玲被非法关押在拓荒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放回;魏会荣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看守所四十天后放回家;李秀英被非法关押在拓荒看守所一个月后转押到布拖看守所非法关押;苏德芳被非法关押在拓荒看守所一个月后转押到德昌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一年。

张翼、吴才莲、张天玉、魏仪、张少惠五位却遭到非法起诉。后来张翼被非法关押十一个月,吴才莲被非法关押五十天,张少惠被非法关押五个月,并被勒索三千元钱。张天玉、魏仪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左右被放回家。到二零零九年六月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才全部获得自由。

参与者:西昌市“六一零”主任陈琪(主使);市国安大队:太刚毅、罗毅、吴洪铁、沙宗全、陈全胜、王永荣、刘国强、北城派出所所长赵洪先及副所长李兵等。

七、被非法关押、抄家的法轮功学员

凉山州西昌市

凉山州西昌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抄家分别达三百人次以上,被拘留的学员大多数没有任何手续,绝大多数被勒索钱财。以下是部分案例:

冉云华,杨开敏夫妇,四川省西昌市西溪乡上乡村一组村民。二零零二年八月,汉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把冉云华和杨开敏非法关押在汉源公安局内的看守所一个月。被勒索四千元保证金,还逼他们给看守所交了伙食费,一天六元近贰百元。因为两口受迫害,家里耕牛被迫卖掉,家里又被贼偷。连保证金及间接经济损失近一万元(家里一万元的存折全部取出用完)。回来后汉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又指使西溪派出所经常来骚扰冉云华和杨开敏。
王琼英,女,四十多岁,个体户(已被迫害破产),西昌市西乡凤凰村二组人,多次被关押、抄家。
杨秀华,女,八十多岁,住西昌市北街133号,多次被非法抄家,勒索四千元.
何秉稷,男,五十多岁,西昌人,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上班时被抓到马坪坝戒毒所的洗脑班。
张育文,女,五十多岁,肢残人,家住四一零,二零零三年九月被绑架到西宁洗脑班三个月。
郑凯英,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二零零四年九月被非法被关在拓荒看守所六至九天。
彭秀英,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二零零四年九月被非法被关在拓荒看守所六至九天。
赵志萍,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二零零四年九月被非法被关在西昌市看守所六至九天。
张阳氏,女,七十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二零零四年九月被非法抄家,关在拓荒看守所二十多天。
曹玉凤,女,七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大约二零零二年六,七月份,被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
王忆莲,女,七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大约二零零二年六,七月份,被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
毛立秀,女,那年和很多同修一起在大坟堆被绑架,罚一千三百元,后退回一千元,扣掉三百元未还。
刘志彬,女,八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大约二零一一年被非法抄了家。
胡天秀,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 ; 去阿七乡发《九评》被恶告,被绑架后转押到长安派出所,被逼写了保证后放回。
王德翠,女,五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去阿七乡发《九评》被恶告,被绑架后转押到长安派出所,被逼写了保证后放回。

葛沙丽,女,五十四岁,西昌烟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单位受西昌市公安局指使强行将葛沙丽绑架到西昌市马平坝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期间单位扣发每月补贴三百元。

黄彪,男,五十五岁,凉山州劳动就业局职工。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并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看守所三十一天。

陈世荣,女,七十六岁,家住下西街(市粮食局)二零零三年七,八月,在盐源和高德玉,梅比辉一同被非法抓捕,在盐源关了一个星期,回家后一个月又被抓到洗脑班关了五十八天,并勒索钱。陪伴人员的钱也要他们出。(单位上也参与了)

罗明春,女,四十岁,西昌市樟木乡两河村六组。二零一一年正月十五下午三点在海河边讲真相,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被西昌市西郊乡派出所的三个恶警和一个保安绑架到西郊乡派出所。下午五点多回家,当时包里的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被抢走,警察还强迫她签了字。

汪祖蓉,女,七十二岁,西昌市粮食局职工,二零零五年和王尚敏,冯远芳在高草乡街上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学生恶告,当地派出所用手铐铐住她们,把她们绑架到高草乡,下午送西昌市公安局,照了像,签了字。主要参与的恶警有:且俊,刘国祥。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在河东街讲真相时,亦遭河东街一治安室恶人将眼睛打肿。

罗勤珍,女,四零四地质队,二零零八年六月讲真相被非法关押。

秦秀芳,女,七十岁,家住西昌市北街。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被绑架,非法关押到西昌市拓荒看守所一个月。

唐忠秀,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二零零一年邪党十六大前夕,被非法抄家,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抄家,三月一日被绑架,非法关押二十四天,勒索家人二千元(至今未退还)。二零零二年六月六日,又被非法拘留十八天,并勒索其家人交一百元生活费和一千元。二零零二年年底和二零零三年两次被绑架进西宁洗脑班,六一零叫单位请所谓的“陪伴”人员来配合迫害,陪伴人员的工资,生活费全部叫唐忠秀出。

魏会荣,女,西昌市海南乡村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西昌市张绍惠家被绑架非法关押四十天,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在德昌阿七乡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一年多。

杨家惠,女,西昌市海南乡村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西昌市张绍惠家被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

赵学秀,女,六十七岁,西昌市海南乡村民,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被西昌市海南乡乡长王泽荣等,伙同海南乡派出所何京福,蔡加燕,沙德胜等一共十余人非法抄家,抄走了赵学秀家中的法轮功书籍等资料,并在赵学秀家中多处非法摄像。

吴才莲,女,今年四十五岁,二零零四年被市国安大队关进了市看守所四天并抄了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五十天。

杨晓玲,女,西昌市州百货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八日被关进了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西宁马平坝洗脑班关押了几个月。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 杨晓玲再次被西昌市国安绑架,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放出,但未过两天,又将她绑架。

张友芬,女,五十四岁,家住西昌市长安村五组。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在刁家湾砖厂发真相资料时被诬告,被西昌市国安罗毅,马林绑架到西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董仲秀,女,西昌市大兴乡人,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六日被恶警王玉兵,胡仲筠绑架到拓荒,非法拘留七天,转到马坪坝学习班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二月初八讲真相,受恶人举报,被卢德林为首的几个恶警绑架到州看守所非法拘留八天,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在农家乐吃饭,被非法关押在拓荒拘留所十天。

郑其美,女,西昌市大兴乡人,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我因讲真相被恶警王永荣,刘国祥伙同几人抄家,绑架;二零零五年到农家乐吃饭,被恶警刘国祥,且俊,罗毅,胡仲筠,张光荣等绑架。

宋锋琼,女,四十多岁,西昌市大兴乡建新七组人,二零零四年邪悟者肖礼芬和本村队长赵祖发举报。派出所卢德林和乡政府干部杨松柏到家中骚扰,恐吓家人。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在小花山农家乐被恶人蒋显军举报 ,西昌市六一零,国安大队刘国祥,且俊,罗毅,胡仲筠为首的众多西昌警力出动,九辆警车对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市看守所迫害。

李忠兰,女,六十多岁,西昌市大兴乡建新七组人,二零零四年邪悟者肖礼芬,赵普英,崔文珍恶告,川兴派出所和乡干部到家中骚扰恐吓家人,最后迫害得神志不清。

王开美,女,家住西昌市大兴乡建新十三组,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马坪坝戒毒所四个多月,在戒毒所内被绑在太阳下暴晒,第一次一个半小时,第二次两,三个钟头,第三次又是近一个半时,逼每人每月交贰百元生活费。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因到小花山农家乐耍被绑架。

张显琼,女,家住西昌市大兴乡建新村八组,二零零二年黄历五月被绑架到马坪坝戒毒所迫害,勒索近五千元后才放回家。同年黄历冬月初四,又被一科的恶警绑架至马坪坝戒毒所再次关押迫害,被勒索一千元后才准保外就医,而且每次的生活费按每月两百元计算,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二零零五年六月份因到小花山农家乐耍被绑架。

张天荣,女,家住西昌市大兴乡建新八组,二零零二年黄历五月被市公安局一科恶警周兴等人绑架至马坪坝戒毒所内迫害。

赵泽美,女,家住大兴乡建新十三组,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晚上被绑架到马坪坝戒毒所迫害,在戒毒所内遭邪恶洗脑一日后,非法劳教一年。转到拓荒,在拓荒被折磨十五天后,将赵泽美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被分到邪恶的五中队。

李玲惠,女,家住建新村七组,二零零四年三月份被川兴派出所恶警卢德林伙同公安局的且俊等恶警绑架至川兴派出所逼供,然后劫持到州看守所迫害,八天之后才放回家。

赵品霞,女,五十多岁,住西昌市大兴乡建新村二组, 二零零一年七月九日被大兴乡政府仲机朋骗到政府,被市公安局一科的人绑架到市公安局,就在公安局场坝关了一晚上。第二天劫持到马坪坝戒毒所迫害。强迫交保证金贰千元。交伙食费一百五十元,罚款贰百元才释放回家。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到小花山游乐场开法会,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刘国祥、武警胡仲筠绑架到拓荒看守所迫害二十天才释放回家。

史英,女,六十多岁,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劫持到马平坝第二戒毒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到 “洗脑学习班” 三个月。

段品琼,女,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非法抄家,后被劫持到马平坝洗脑班关押八十五天,还强迫付生活费七百五十元,罚款贰千元才放回家,卢德林还经常到家骚扰。

胡成美,女,现年八十多岁,家住西昌北门六组,农民。二零零二年六月份被西昌市六一零组织和国安大队要非法抓捕审讯并抄家,抄走收录机,大法师父法像和炼功带,并罚款贰千元才叫其儿子把胡成美接回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被绑架。

唐昌芬,女,六十多岁,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五组,二零零一年农历五月被非法关押一天,被非法抄家,被勒索五百元,交李荣家注明六百元,另外贰百元﹙有条子)。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八日,派出所王玉彬,国安大队李玉旭,陈利等人来抄家,拿走现金九百多元,二零零二年二月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绑架到江坡收容所,迫害五天,交生活费五十元才放回家。

王立康,女,六十多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五组,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到小花山游乐场被绑架,非法关押到拓荒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一天。

王开存,七十多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九组,二零零一年六月被乡干部,鲁天才,史光辉,国安大队李玉旭,抄家拿走大法两本,磁带四盘,绑架到马平坝迫害三个月,罚款贰百元,交伙食费四百五十元,另交保释金一千元,才释放回家。

王仕敏,今年六十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十组,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等人抄家,绑架到马平坝迫害一百天,勒索贰仟零五十元。二零零二年二月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国安大队李玉旭,周兴毒打,绑架到江坡戒毒所迫害五天,勒索五十元。

杨国美,八十多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五组,二零零一年六月绑架到马平坝拘留所非法关押1个月,勒索一千五百元。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四日去开法会,被国安大队李玉旭,周兴等人绑架到川兴迫害十五天,勒索五十元,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伙同国安大队刘国祥,周兴,王永荣等人绑架到拓荒迫害二十八天,勒索一百元。二零零三年二月,王玉彬和乡政府朱利来轮换砸门抄家,二零零五年七月去小花山开法会,被绑架到拓荒戒毒所迫害一天。

徐品珍,七十多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石安六组,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李玉旭,陈利等人翻墙抄家,绑架到乡政府,送公安局迫害一夜,勒索五百元。

严素琼,女,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毛开明同伍文秀,严素琼在冕宁县发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劫持到冕宁白山办拘留所。五月三十一日严素琼被保释。

刘天珍,女,二零零六年五月五日在马道镇被马道铁路派出所六名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马道看守所。

曾照媛,女,家住西昌市281,二零零六年五月五日在马道镇被马道铁路派出所六名警察绑架,并非法抄了家。被非法关押在马道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在一同修家学法被西昌市国安大队的太刚毅等五人绑架到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当天被放回。后被逼签字。

卜仙秀,女,家住州建筑公司家属院。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在家学法被西昌市国安大队的太刚毅等五人绑架到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当天被放回。后被逼签字。

毛素玉,女,现年六十七岁,川兴镇工商所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学法被迫害,十三日劫持到西昌市拓荒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由本单位接回家。

张绍惠,女,现年六十一岁,家住三衙街,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家学法被迫害,十三日劫持到西昌市拓荒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二十五日送德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月三日又被送回拓荒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月二十五日放回家,被勒索钱财三千元(罚款贰仟元,保证金一千元),至今未还。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法院通知拿传票,是儿媳去拿的,之后被迫流离失所。

邓利君,女,家住西昌市市政府,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学法被迫害,十三日劫持到西昌市拓荒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张朋敏,女,原住盐源县,现住西昌,退休教师,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学法被迫害,十三日劫持到西昌市拓荒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郑孃,女,七十岁左右,家住西昌市市政府,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学法被迫害,当晚被放回家。

冯冬梅,女,四十岁左右,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邹春霞,女,六十多岁,被非法抄家,绑架。被勒索钱财。

李修婵,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昭觉县近一年(详情待查)

周英志,男,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

陆启珍,女,八十多岁,被非法关押二次。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

田东,男,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

巫明菊 ,女,四十多岁,西昌学院老师。一九九九年七月被劫持到仙客来宾馆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在金阳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

李天明,男,六十岁左右,一九九九年七月被劫持到仙客来宾馆非法关押十五天。

李德芬,女,六十多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

李德藻,男,六十多岁,西昌市电力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五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徐绍琼,女,二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等。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被迫害,当晚被放回家。

赵玉林,女,六十多岁,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六月在成都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左右;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关押二个月左右。被勒索一千二百元。

魏培芳,女,六十八岁,家住北街,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在西昌市月城广场被抓到西郊乡派出所关押到下午两点,被强迫照相和按手印。

高红梅,女,六十多岁,家住西郊乡北门村五组,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在西昌市月城广场被抓到西郊乡派出所关押到下午两点,被强迫照相和按手印。

雷凤英,女,州食品公厂职工,讲真相被宁远桥派出所非法关押五个小时。

罗运捷,西昌烟厂, 一九九九年被非法拘留的三十多名中的其中一名。

黄映芬,女,家住布拖干休所,讲真相被非法关押。

秦兴荣,女,八十多岁,自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大法以来,被非法关押。

边仕德,男,七十多岁,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非法抓捕.边仕德的家被国安抄,边仕德的妻子杨秀英也受到牵连,被国安叫到公安局非法提审,儿媳妇也被叫去非法提审。

周吉贵,女,二零零三年二月被市国安非法提审。

张小兵,男,四十多岁,西昌新客站职工,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在西昌市新汽车站,被西昌市国安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一个月左右。被非法抄家,掠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师父法像一张,大法书籍等。

李道兰、熊兴朋,家住四一零生活区,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上午九点左右,俩人在西昌市太和铁矿附近讲真相,被恶徒绑架,非法拘留至下午五点。(太和派出所电0834-3650110,指导员陈明军,所长且俊,原所长银辉电话0834-2920909)。

凉山州会理县

凉山州会理县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人次被非法拘留关押,一百多家被非法查抄并勒索钱财。

周国顺,男,会理镍矿退休工人,家住老街乡老街村。二零零四年六月,被会理公安局副局长卢建荣,国保大队长杨绍亮,国保警察任建红,温晓红,红旗派出所所长马越等几个警察到家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会理县拘留所。国保大队要他子女用五千元钱“取保候审”。在放他那天,任建红,马建林二人还企图要他照像和签字。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被公安局的俞明刚、杨绍亮、刘剑平、唐国强、温晓红、城北派出所的胡启平绑架到城北派出所,强行搜身,抢走两个MP3。后被非法关押在会理县看守所,被绍亮等抢走两本《九评》和一些真相资料。当天,周国顺被绑架到拘留所。

赵国伟,男,五十多岁,会理车站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被国保大队科长恶警杨绍亮,任建红,江光照等绑架到公安局一科,逼问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过了几天,又被公安一科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并被广播局的录像。过了几天,会理有线电视台播出了经过剪接拼凑的录像内容,把赵国伟说法轮大法好的内容全部删除了。播出的内容变成了“和中央保持一致”的话。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国保大队俞明刚,任建红把他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七天。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被绑架到会理拘留所关押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七日十一点左右,赵国伟被国保大队的恶警马建林和任建红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了两个月。在拘留所里,恶警熊志祥加重对他的迫害,把他关押在整天不见天日的黑屋里七天。 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赵国伟被国保大队警察刘健平,江峰良非法抄家,抢走一个mp3和mp4后,后被非法关押在会理县看守所二十多天。车站站长倪常扣他的工资和奖金共计五千多元。(倪常平因迫害好人遭恶报,二零零七年因贪污被判刑五年)。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上午,张思卫等十多个恶警把他从家中强行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迫害五十天。

周廷秀,女,六十多岁, 会理县南阁乡中河一组村民。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九日被南阁乡武装部长王定军,南阁村邪党书记彭定荣等人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周廷秀被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李永坤,俞明刚等五人非法抄家,抄走十四盒讲法磁带和真相资料,后被绑架到公安局,李永坤用手铐把她铐在公安局大门栏杆上两个半小时,并威胁,恐吓她。下午三点过,又把她绑架到城北派出所进行轮番恐吓,威胁她,不准炼法轮功,直到下半夜两点,杨绍亮让她打电话给她家儿子去接她回家。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以会理县六一零的谌洪安为首的一伙人,将南阁乡六十多岁的周廷秀绑架到凉山州西宁洗脑班迫害。

许世开,男,沙坝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会理县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查抄他家,强行抢走《转法轮》两本,师父法像,介绍法轮大法特点的横幅一幅,并威胁许世开及家人不准再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七月,会理县国保大队恶警和区,乡政府有关人员又非法查抄他家,抢走了师父法像,《转法轮》一本,又一次威胁许世开不准炼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国保大队恶警刘剑平等七人,又到他家非法查抄,抢走他家收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的接收器,电视机一台,电脑一台,把他绑架到公安局,逼问是谁调出的节目等等,许世开的儿子知道此事后,到公安局说是他调出的节目,与老人无关,才放他回家。然而,许世开的儿子却被他们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了三十六天。

王发敏,女,四十岁,会理县太平镇大村二组村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被公安局副局长卢建荣,李永坤等十几名警察非法查抄了她的店铺,抢走了大法书籍和法轮功资料共计二十七件。并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三十多天,国保队大队长杨绍亮,卢建荣,温晓红,吴燕等恶警多次威胁,恐吓她。并勒索了她家二千元现金,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才放她回家。回家一个多月后,杨绍亮,温晓红又把她绑架到车上,强迫她签字。后来,城南派出所,社区经常有人来骚扰她。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社区不断有人去恐吓威胁、骚扰她。二零一一年七月遭六一零主任张思卫、城关镇社区莫定琼、王琼英、余会琼、徐某、赫某等人恐吓威胁要送她到西宁洗脑班。

沈玉芬,女 ,会理红旗镇南阁乡南阁村村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被会理公安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李永坤,俞明刚等五人勒索一百元。九九年九月沈玉芬被绑架到拘留所关押十五天,还威胁家属:要没收她们的承包土地。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杨绍良等六个警察闯抢去大法书籍六本,又把她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了二十二天,勒索了五百元钱。又强迫她丈夫李明华写“转化认识”,同时又勒索他八十元钱。 二零零二年六月,杨绍亮又带警察来非法抄家,抢走她的大法书籍四本,两张师父法像。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江丰良带了九个警察开了两辆小车到她家,抢走一张师父法像,大法书一本,四盒炼功带,两个录放机。

付雅会,女,岁,会理车站职工。二零零二年,被国保队的二个恶警非法抄了她的打字复印店,抢走现金,电脑,复印机,两箱复印纸等物品。又查抄她家,把她和她丈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一个月,勒索了她一千元现金,回家后,车站负责人曹荣生把她叫到办公室,拿了一张表格,并威胁她谈对法轮功的认识。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社区恶人威胁,恐吓她:再说法轮功好,就把她经营的门市关掉,逼迫她放弃修炼,剥夺她的信仰自由权。

廖玉珍,女,会理车站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车站领导倪长平威胁她把法轮功的资料交出来,并威胁不准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恶警余明刚伙同城南派出所警察到她家非法查抄,并把她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又转到拘留所迫害一个月。

罗吉金,男,四川省会理果园九腾村村民。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非法查抄,抢走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并威胁他不准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又逼迫他到公安局,勒索了他二百元现金,并威胁不准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每逢邪党“敏感日”,国保大队,六一零等恶人都要去骚扰他,并威胁他不准外出。二零零八年八月,国保大队恶警以开“奥运会”为名,又威胁他,不准出远门,不准到北京上访。侵犯他的人身自由权。

赵开友,男,七十五岁,会理县果元乡积水村四组村民。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号被会理县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李永坤,温晓红等四人非法抄家,抢走大法资料两份。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晚上被会理县国保大队李永坤,卢洪友等十几名恶警非法抄家,并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一百一十四天。十一月的一天温晓红等四、五个恶警到拘留所叫他按手印,脚印。二零零二年一月份,恶警张德会等人把他叫去非法审讯,没有达到目的,就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才把他放回家。

刘得珍,女,果园乡村民。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五日在果园乡大花桥刘天厚家被国保大队的警察温晓红,吴燕绑架,搜身并被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她三天,才放她回家。

韩孟,女,四十岁,会理汽车站职工。二零零零年上半年被国保大队的俞明刚,任建红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四年八月四日下午被城北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抄搜走了大法书籍,讲法光碟,八月五日被红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二十二天。二零零八年八月韩孟在回西昌的路上被“六一零”的张思卫,国保大队的黄丽萍、江丰良、普茂华等拦下车,不许她回西昌。二零一零年五月,她又被六一零的陈义祥,张思卫,社区和城关镇的李超坤,李雅丽,周××等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迫害了二十多天。

许德均,男,五十九岁,会理车站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他被国保大队的俞明刚,任建红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二零一零年五月,他又被“六一零”的陈义祥、张思卫;社区和城关镇的李超坤,李雅丽,周××等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迫害了二十多天。

吴敦琼,女,六十七岁,会理县益门区云甸乡云河四组村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被云甸乡警务处的孟利等四个警察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磁带、讲法光碟、炼功带、MP3、真相资料等。将吴敦琼绑架到云甸警务处。后被国保大队的王紫发,庄明清,温晓红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月二十日,警察王紫发,庄明清把她戴上脚镣加重迫害,又用车把她拉到云甸乡的白云村,云田村贴有真相资料的地方照相。 六月八日晚,吴敦琼被迫害的无法起床了。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被会理县国保大队警察王紫发,庄明清非法抄家。

庄洪蓉,女,四十八岁,会理龙山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家属。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八日被公司保卫科恶人朱彧构陷,庄洪蓉被国保大队队长杨绍亮,伙同益门派出所的段所长黄文荣等十几名恶警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师父法像。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被杨绍亮、普孟华、温晓红、王紫发等恶警强行抢走小锅盖、接收机、大法碟片等。后来庄洪蓉被绑架到会理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了二十四天。

李关秀,女,五十多岁,会理岔河锡矿职工家属。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被国保大队队长杨绍亮,普孟华,江丰良,刘剑平等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铐在看守所的椅子上,照相,审问和强迫按了手印,迫害一个月,勒索家人一千元钱。

二零零七年七月下旬,被会理县城南派出所,社区和国保大队七、八个恶人强行收缴了她的身份证。二零零九年十月,二零一零年“亚运会”前,上述人员又到李关秀家骚扰,并威胁:不准炼功,不准外出讲真相,要她写保证,被拒绝。他们另三个人就去诱骗她的丈夫代写了保证,才离去。

李青秀,卿洪秀,女,四十多岁。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晚,会理县益门镇下村乡卿洪秀,李青秀被当地保安朱彧举报到益门派出所,益门派出所绑架了两位法轮功学员并通知会理县国保,抄了两位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九评》。

周国明,男,会理县望城村四组村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周国明被南阁乡政府和望城村一帮恶人非法抄家,强行抢走《转法轮》二本、《新经文》一本、炼功带一盒、讲法磁带二盒和师父法像。二零零二年,望城村村长周国清,和支书陶开定带一帮红旗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周国明家强行抢走大法书籍,十八岁的女儿周朝芳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四十天,勒索他家二千五百元钱(只开了一千元收据)。二零零三年,红旗派出所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周国明家折腾一天,强迫要他一家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他们坚决不写,只好无奈才走了。 二零零八年,陶开定再次领了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周国明家威胁;强迫不准炼法轮功,还几次把全村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逼迫到村委会进行辱骂,殴打,强迫放弃信仰。

杨帮群,女,五十多岁,外北乡云岩村二组村民。外北乡政府王天有,老街乡政府郭小马等七,八个恶人非法闯入她家查抄,把大法书籍和磁带强行抢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国保大队杨绍亮,温晓红,王紫发,等五、六个恶警非法闯入杨帮群家,抢走《转法轮》书籍,资料和她儿子的身份证。强行把她绑架到红旗派出所非法审问七,八个小时才放回家。一星期后又把杨帮群的儿子骗到公安局非法照相,审问,按手印,接着把她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八天,强迫她家人写“保证”并勒索了一千元钱才。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杨帮群和她的家人被外北乡政府邪党书记货连军,李尚明劫持到建设路一家饭馆里三,四个小时,然后县政府,政法委和红旗派出所十多个恶人强行把她们带回家,非法抄家并逼问了杨帮群三,四个小时。

二零一一年四月下旬,被会理县国保大队王紫发,温晓红,政法委李某,红旗区的李邪党书记等十几个恶人和县“六一零”,外北乡政府李尚明,韦光发村长等六人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她不写。他们就威胁家人说,不签字,不写保证,就送洗脑班,强迫家人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他们才走了。

张永珍,女,会理县外北乡云岩村二组村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下午,被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刘剑平、卢建荣。乡政府的贺连军、李尚明等十多人非法抄家,抢走小锅盖一个、接收机一台、电视机一台。丈夫(同修)被迫流离失所一个月。杨帮群被绑架到公安局,被温晓红,刘剑平,江丰良等恶警非法逼供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后来威胁家人写了“保证”才放她回家。期间被卢建荣等恶警非法照相,逼供。

宋基培,男,南阁乡望城村六组村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宋基培去散发真相资料被望城村五组,不明真相的村民张正伍构陷,被五组队长刘加民敲诈勒索二千元钱。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望城村村长周国军把望城村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村委会,逼迫他们写“不外出,不讲大法真相,不散发真相资料”的“保证”,他们坚决不写。又被周国军勒索三百元钱。

凉山州冕宁县

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凉山州冕宁县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尚庆玲,女,凉山州冕宁县人,被非法关押四十二天,多次被非法抄家,勒索钱财贰千元。
卢晓红,女,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被冕宁县公安局的警察要军,欧少清,幸佳福,刘仕德,刘永霞,还有六一零的邓霞等十来人非法抄家,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逼写“保证书”并勒索数千元。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被非法抄家。

凉山州德昌县

二零零一年一月,四川省凉山州德昌县锦川派出所绑架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姚晓林两姊妹。德昌县公安局的黄科长毒打姚氏姐妹,毒打后又将姚晓林铐起来一连几天晒太阳,直到晒昏死。
同年,黄科长又将西昌市一六十多岁姓王的女法轮功学员用脚踢倒在地,后该法轮功学员大喊打死人了,黄才溜走。

凉山州布拖县

杨志强,男,布拖县皮肤病防治站卫生主管医师。二零零六年二月底,被布拖公安局恶警绑架,其家被抄,家里的电视被掠走。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杨志强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告密,被布拖公安局绑架。

李秀英,女,五十二岁,家住县皮防站。凉山州布拖县法轮功学员,八月二十六日被非法抓捕并被抄家,参与迫害的恶人有布拖县公安局:李春 梁龙友(政保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在西昌张绍惠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转布拖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杨丽华,女,六十二岁,家住布拖县党校。二零零二年四月份被国安大队长李春,副队长梁龙友带着两名警察强行抄家,抄走了《转法轮》一本,师父法像二张,师父讲法磁带三盒,然后将她绑架到公安局,逼迫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讲法轮功的真相。

张本英,女,六十九岁,家住布拖财政局。二零零二年六月被国安大队队长李春和梁龙友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卷二)》一本。二零一零年六月中旬,张本英被绑架到西昌市西宁洗脑班。此次,凉山州“六一零”每天发给张婆婆五十元钱,以骗取张婆婆的“配合”。

凉山州甘洛县

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一年间,甘洛县有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到了邪恶的非法抄家,有的被抄走了大法宝书,讲法带,师父的大,小佛像,还遭罚款。其中有五人遭到两次非法关押,关押期限二十八天到四个月不等。每次都罚款,罚款金额最低两千元,最高达六千元。几位法轮功学员累计共遭经济迫害四万一千元。其中当时的公安局副局长孙宜俊公开要了三千元,副县长孙子巫午公开要了一千元。

参与迫害人员:甘洛县六一零人员:阿衣法日;公安局副局长:孙宜俊;副县长:孙子巫午;城关镇秘书长:阿衣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几日,甘洛县法轮功学员殷仁芳,罗德香,龙忠香,陈正苹,严国防,龚富兰,李时珍,李正兵,郑玉明等十人一同進北京上访,同时被非法关押,并勒索钱财数千元。

二零零一年九月,甘洛县法轮功学员罗德香,龙忠香,杨桂珍,张华芳,古道月,杨文霞被非法关进甘洛县看守所,罗德香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龙忠香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杨桂珍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张华芳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古道月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杨文霞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全部被甘洛县城关镇勒索四千元,另外罗德香,杨桂珍还多被勒索二千元。之前杨桂珍二零零一年还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左右。

黄胜奎,男,四十五岁左右,三轮车车夫,威远县人,二零零零年四月上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可能被勒索三千元,后来回老家后,又被迫害。

李运兰,女,四十七岁,严国防之妻,死于二零零二年。由于严国防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其妻受惊吓过度而死,甘洛县国安人员才将严国防放回家。

施学兰,女,七十三岁,甘洛县农民,文盲。二零零三年五月,施学群在街上看书,甘洛县六一零办 呷呷克哈把她抓到看守所,随后,法轮功学员施学兰,周光琼,何志玉被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天天逼她们说出资料来源,不配合。回家后,把施学兰儿子(当时在甘洛中学教书)逼到县委,县政府,文教局写检查。

施学群,女,六十多岁。二零零三年五月,施学群在街上看书,甘洛县六一零办 呷呷克哈把她抓到看守所,随后,法轮功学员施学兰,周光琼,何志玉被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天天逼她们说出资料来源。

周光琼,女,六十一岁,甘洛农民,初中文化。二零零三年五月,施学群在街上看书,甘洛县六一零办 呷呷克哈把她抓到看守所,随后,法轮功学员施学兰,周光琼,何志玉被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天天逼她们说出资料来源。

何志玉,女,六十岁左右,二零零三年五月,施学群在街上看书,甘洛县六一零办 呷呷克哈把她抓到看守所,随后,法轮功学员施学兰,周光琼,何志玉被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天天逼她们说出资料来源。不配合邪恶,家人为保何志玉回家,托人情花了三万元钱。二零一一年四月,甘洛县六一零办 呷呷克哈把她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

张建锋,男,四十多岁,甘洛县中医。二零一一年四月,甘洛县六一零办呷呷克哈把他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逼写诽谤大法的保证书,非法关押七天。

吴方清,女,六十多岁,甘洛城关小学退休教师,二零一一年四月甘洛县六一零办呷呷克哈把她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

施立芝,女,一九五五年出生,甘洛县林业局家属,高中文化。二零零二年九月在街上自己的门市上看书,被对面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非法关押四十天,被勒索钱财五千元(未退)。
徐玉兰,女,六十多岁,甘洛县城关一村六组农民,二零零一年在门市上摆摊看书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被勒索钱财(详情待查)。

凉山州越西县

王明琼,女,五十岁左右,凉山州越西县普雄铁路卫生所退养职工法轮功学员

在“攀枝花──北京”的一一八次列车上讲真相,被便衣跟踪绑架。一月二十七日,王明琼在峨嵋的家被抄,参与者有:马道铁路公安处吴晓川,西昌车务段保卫股一人(待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公安局陈刚、石绍先及国安队一伙将法轮功学员陈京西等七人劫持至县戒毒所,非法拘留三至八天(冯素清,陈京西八天),制造恐怖,并胁迫本地区学员交大法书和写保证等,人人过关,个个表态,实施精神迫害。从此,大法学员的电话被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勒索五千元(后来已退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半夜两点,陈京西,冯素清被绑架在国安大队关押一夜,第二天晚上到省政府上访。

二零零零年三月,法轮功学员龙忠秀,王定平,王老四,冯素清四人依法进京上访,四月四日被驻京办软禁,后由越西县撒正荣,石绍先带回,四月十日被国安队木洛罗军为首的恶警非法关押于越西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与此同时,恶警怕法轮功学员上访,于四月四日绑架陈京西,耿德新等三名学员,并非法关押于县看守所至九月三十日。并将龙忠秀非法劳教一年。所有家属被迫每家交纳二千元保证金,至今未退;单位则被罚款三千至五千元不等,给法轮功学员家属及单位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及精神压力。

二零零一年,国安队恶警木洛罗军指使其同伙亢德清将法轮功学员龙忠秀等七人劫持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强迫家属写诽谤大法的保证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姜有玉,李林蔚,在同修胡双飞家串门,被县公安局以陈刚为首的恶警四人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在关押期间遭到恶警用警棍等刑具毒打。有的家属被勒索钱财,姜有玉,胡双飞被非法关押一年零八十一天。姜有玉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胡双飞被勒索四千元;杨志芬(胡双飞之妻)被关押六个多月,被勒索生活费一千元左右;李林蔚,被关押十二天,勒索一万元(待查)。

二零零三年“十六大”两会期间县公安局以王志文,李跃平为首的恶警劫持七个学员非法关押于原戒毒所内二十二天,并强化洗脑。二零零三年期间曾多次强迫洗脑,胁迫家属写保证。
耿德新家及其姐姐家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非法抄家,邪恶把门,楼板拗烂。

刘安会,女,六十九岁,越西县商业局职工家属,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越西县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二天。

孟先惠,女,六十八岁,越西县东城社区人,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六个月,被勒索钱财二千元;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越西县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二天。

郭建芬,女,六十多岁,越西县电力公司家属,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被越西县公安局的朱晓虎,冯白曲非法关押十多天;二零零一年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第三次:同修出事受牵连,又被非法关押十多天,期间被恶警强制戴脚镣手铐;第四次,由于同修出走,国安又把郭建芬等八名同修一起关进看守所,三天后被放回。共被迫害四次,被勒索钱财二千元,后退还。

凉山州金阳县

尹亮,男,四十多岁,金阳县水电局职工,二零零零年七月左右被金阳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一月,当时勒索五千元

郭小友,男,四十多岁,金阳县小学教师,九九年以后被非法关押半月。

一法轮功学员被勒索五千元。

当时县公安局局长:石启华,国安大队队长:苦比且

凉山州会东县

李昌伦,女,六十多岁,会东铅锌矿家属,住会东县大桥镇。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李昌伦和法轮功学员白立术去会东县,堵格乡讲真相,被绑架关押到会东看守所,李昌伦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四天,家人被会东公安局非法敲诈了六千元,并逼着写了保证李昌伦不练功的保证,看守所还强行拉李昌伦按手印取指纹,才将李昌伦放出。

凉山州美姑县

王月华,女,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美姑家里被绑架到公安局,公安局长张家(彝族),古者,魏小娟(女)等参与,要王月华放弃修炼,写保证。广播局和魏晓娟来找王,要叫王在广播上说她的病是医生医好的,不是炼好的,王不从。二零零三年,凉山州州国安局依黑,薛文强到王月华西昌的家里非法抄家,并强制给王月华和丈夫照相,录像。

胡桂珍,女,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时,被迫交师父书籍和法像。参与者:美姑公安局公安局长张家(彝族),古者,魏小娟(女)等。

何世江,男,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时,被迫交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并被勒索钱财,交罚款贰千元 ,参与者:美姑公安局公安局长张家(彝族),古者,魏小娟(女)等。
王本秀,女,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时,被迫交大法书籍,被勒索钱财,交罚款贰千元,非法关押三天,生活费每天各三十元。共计被勒索钱财贰仟零九十元。参与者:美姑公安局公安局长张家(彝族),古者,魏小娟(女)等。

孙建淳,男,七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时,被迫交大法书籍,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被迫害到公安局罚款三百元,身上带的一百元也搜走,日本进口录音机一个二百四十元,关了三天,生活费交了三十元整。共计:罚款三千三百七十元。参与者:美姑公安局公安局长张家(彝族),古者,魏小娟(女)等。

后记

文中所例凉山州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十三年的巨大苦难以及迫害者的罪恶难以用一篇综述来承载,但已足以让人见证中共的邪恶和迫害的残酷。

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江氏集团已经完全失去了基本的人性和道义,它们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对人类的人权,信仰自由与基本人性的践踏和摧残!它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建立在江泽民说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基础上的,然而《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是公民基本权利。法轮功学员不论是对“真善忍”的信仰,还是上访,或讲法轮功真相,散发真相资料都是合法的。法律保护信仰自由,信仰是每个人的人权。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事实上也违反了国际法。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所有在中共各级政府机构中追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的人,为了眼前利益泯灭良知,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犯下的各种罪行,在不久必将受到应有的清算。

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灭绝人性的残暴迫害,仅仅是因为他们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仅仅是因为他们要修心向善做好人,这在任何正常的国度都难以想象,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表现拷问着所有人的良知。这场迫害不仅摧毁了中国的法制,更导致了中国大陆道德的全面下滑和沦丧,也使很多人失去了得到这部能使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的机缘,迫害使每一个中国人都成为受害者,包括参与迫害者,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清真相,是对受害者生命的救度,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和全国法轮功学员一样,他们都在维护正义,唤醒良知,大善大忍。

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必将受到天理的惩罚,跟随作恶的都将被历史淘汰。在宇宙末劫危难时洪恩浩荡,愿我们大家都能明辨真伪,善恶,了解法轮功的美好,远离迫害,制止迫害,退出邪党组织,选择正确生命之路,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