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 生活才幸福、充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一九九七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去公园散步,正巧十多名大法弟子围成一圈,在灯光下轮流读法,我和在圈里的丈夫打招呼时,他们与我搭话,我这才发现他们远离尘世的喧嚣,是那样的宁静、祥和,这里没有高低、贵贱、尊卑之分,顿觉这才是人间唯一的一块净土,心目中的世外桃源。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我舍不得离去,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和他们一起拜读师父的《精進要旨》。

作为在法中修炼多年、受益无穷的我早就应该写出自己的体会,却因为总觉得自己修的不精進、事迹平平、各种人心障碍未能成文,在法轮大法传世二十年之际,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向师父和同修做一汇报,同时也希望世人能分享,见证大法的美好。

一、修炼前身心俱苦

我家兄弟姐妹多,我又是老小,父母疼爱,哥哥姐姐爱护,而且我从小就懂事、比较聪明,考上了学,毕业后有了正式工作,村里人都刮目相看,出嫁到非农业家庭,别人更夸我有福(因八十年代农村日子很苦,当时都羡慕非农业)。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结婚前,婆婆很会说话,我还以为她会体贴人,谁知结婚后,她却一反常态,对我这般要求,那般不满, 结婚十几天,就开始每月和我要三十元的生活费(当时我每月的工资只有五十六元),婆婆偏爱女儿,出嫁的女儿、女婿、孩子们天天回家吃饭,但他们却一分不花,吃的还硬气,日久天长,矛盾越积越多。我有心和他们干架,还怕家里生气,旁人笑话,又怕娘家惦记,尽管心里满是怨气,表面还是维持平静。特别是我临产时,丈夫招呼婆婆和我们一起上医院,婆婆竟冷冰冰的丢出一句话:“我一晚睡不好觉就头疼,让她妈去吧。”数九寒天坐月子,婆婆没陪护我一晚,都是自己照顾孩子,产后受风落下个腰疼病根,弯腰洗衣服、刷洗碗筷都直不起腰来,骑几里地的自行车腰都疼的受不了。

几年后为了逃避家庭矛盾,我调离家乡,来到县城工作,我当时的想法就是“眼不见心不烦”,用这种方式缓解心里的痛苦。

大家知道,现在的工作单位就是人们追名逐利的场所,我从小就要强、爱面子,我的工作单位又是年年按业绩排队,我唯恐工作落后,事事争先,很苦很累,甚至领导不好的眼神、不善的语气,都会令我非常入心、寝食难安。

长期的家庭矛盾、紧张的工作环境使我身心疲惫不堪,年纪轻轻就患上多种疾病,严重的神经衰弱、头痛、肠胃炎、妇科病、腰痛、低血糖,睡觉时身子、脑袋经常麻木,需要起来走走才行,牙痛病更是常犯,记忆力严重减退。我曾自问:我才三十几岁呀!身体真的就这样完了吗?

二、修炼后身轻心宽

一九九六年丈夫早晨锻炼时接触了法轮功,几天后他在饭桌上激动的说:“这回我可找到了,返本归真!返本归真!”

我不懂他说的是啥意思,就觉得他很兴奋,他又请来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有空就听录音,我当时不知道修炼的严肃性,也不知道敬师敬法,边干活边听听,晚上常常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感觉挺好,这下不用吃安神药就可正常入睡了,牙疼了一整天就再也不疼了,其实师父这时已经管我了,帮我净化了身体。这期间还发生过两件神奇事儿:

一次吃鱼,鱼刺卡在我嗓子上,想了各种办法也没管事,又难受又害怕,坐立不安,晚上睡不着,心想:就是上医院取刺也得明天哪,这一夜怎么熬啊!丈夫说:你睡不着觉,就读《转法轮》吧。我认真读着《转法轮》,越读越爱读,越读声音越大,读了二十几页,我惊奇地说:“哎,我嗓子的鱼刺下去了。”真是无求而自得。

还有一次,丈夫骑摩托车带着我,由于雪后结冰、路滑,在马路的拐弯处,我被甩出去很远,一点儿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我迅速起身,发现一点儿皮儿都没擦破,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从此我更支持丈夫修炼了。

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超常,也聆听了师父的讲法,知道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就是人心太重,放不下:自己想评高级职称,又想看管孩子学习,使其出人头地,自己的惰性又大,不愿早起炼功。这些人心使我迟迟不能真正走入大法中修炼。

直到一九九七年春天那个晚上,我正式走進大法修炼。同修们鼓励我,让我多读些,其中的《真修》、《悟》、《退休再炼》等许多经文,启悟了我的佛性,我懂得了修炼机缘的难得,从此我正式走入大法中修炼。

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我的名利心放淡了许多,心理压力小了,心情格外舒畅,只是按照法中的要求做好人,努力干好本职工作,对单位的排名、评优不再关注,而我该得的一样没丢。

我不再怨恨婆婆,知道那是因缘关系所致,也许我哪生欠过她老人家呢,这世还了,况且我是修炼人,要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要善待她、宽容她、理解她。自从公公去世后,我们就叫婆婆来我家楼房住,十多年了,我们和睦相处,邻里皆知,我们用大法中修出来的善心感化了她,与其他和孩子住在一起的老人相比,她由衷的感到轻松自在,婆婆也越来越体贴我们,成了我们真正的帮手。是法轮大法溶化了我们婆媳之间的坚冰。

师父帮我净化了身体,各种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从此真心向善,心性不断升华。无病一身轻,心底无私天地宽,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

我原来过份谨慎、心细,丈夫、孩子外出,我常牵挂他们,特别是晚回来一点儿我就为他们焦虑、担心,修炼后我不再害怕和担心,因为我们有了无所不能、时时保护我们的伟大师父,我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生活,庆幸自己能走入大法中修炼,摆脱了名、利、情的牵扰,我真正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三、魔难中成就辉煌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和平上访后,我们当地修炼形势变得紧张,一次半夜之后,单位领导给我们几位同修打电话说马上到单位,到那一看,来的是一位副局长,口头传达上级的指令,大意就是恐吓不许再炼法轮功,否则如何如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所在宣传部门成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召集全系统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造假新闻,我们三个同修冲出会议室、拒绝观看,多名局、科级干部追出来责问我们为什么不看,我们给他们讲大法如何好,自己如何身心受益,这都是造假。之后单位让人人表态过关,我们依然证实大法,我们二人被带回单位不准回家,几天后送往全市举办的“学习班”(实为“洗脑班”)。我和本单位的一名同修凭着对法的坚定和对师父的坚信,靠背诵《洪吟》增强正念,闯过了那段艰苦的日子。

两个月后,因为我拒绝放弃修炼,又被调到偏远的山区工作,那里交通不便,没有通往县城的班车,我只能在单位住宿,因为当时的局长叫嚣:让她炼,看她咋回家。晚上我只能背法(当时不敢往单位带大法书)、炼功,一个月后,同事高兴的告诉我:“我们这有通往县城的班车了,这回你可以回家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弟子学法不方便,为弟子开创的条件,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激。

那里众生受蒙蔽太深,根本不知道大法是咋回事,我就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唤起他们的良知与善念。我把大法弟子的真实形像展现在他们面前,处处与人为善,工作上不分份内份外,兢兢业业,做到先人后己,很快周围的同事由原来的“敌视”转为“敬重”,当地的百姓也在传颂我的为人,为后来的面对面讲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以后的日子里,由于不知道如何全盘否定旧势力,只是一味的坚定、承受,家里曾多次被骚扰、抄家、经济勒索,我也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数月,期间吃了很多苦。迫害没有吓倒我,只是使我更理智、成熟,让我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对恶党不再抱任何幻想。

师父时时呵护着弟子,当我们的念头符合法时,奇迹就会展现。师父的洪大慈悲,弟子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述,我们也无法全部知晓。这里略举几例:

一九九九年底,我出现严重病业干扰,嘴歪、面部神经麻痹、眼睛视物不清,大夫说这么严重至少也得扎针四十五天方可好转,我想:我是炼功人,大周天通了,无脉无穴,扎针管啥用啊?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不承认这一切,在家静心观看师父讲法录像,我明显感到法轮在脸部飞速旋转,给我调整,结果四、五天就恢复正常,亲属和周围的同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时,任凭邪恶的高压恐吓、造假宣传,我们拒绝“转化”,洗脑班人员逼我们无休止的体育运动,扫雪、抬雪,妄图用这种方式拖垮我们。我们互相鼓励,利用这个便于接触的机会,将自己会背的法一句一句的教给同修,我们的共同感受是:当时头脑特别静,背法速度出奇的快,都感到师父的加持。同修们饿着肚子,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在外面一天至少十个小时,却没有一个出现病状的,而看管我们的人员却缩在屋里,经常吃药,他们不得不称赞:“大法弟子身体是好!”

我学法悟到,应该回城工作,这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也是向世人证实大法。我发出强大的一念:不许主管人员问我炼功不,必须无条件回城!我克服怕心和虚荣心,发完正念就到局里要求调动工作,期间历经坎坷,出现挫折,我也不灰心,因为我相信大法的威力,师父就在我身边。这样没找任何常人关系,没花一分钱,否定了“進城必须考试的规定”,凭借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强大的正念,三个月后我终于回到县城工作,生活方便了,而且我有了充足的时间可以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修炼前我胆小怕事,有点事就睡不好觉,修炼后虽屡遭邪党迫害,可我却越来越刚强、坚毅,因为我是大法铸就的生命,坚不可摧。我们只是眼下吃点苦,消去的是满身的业力,去掉的是执着,成就的是永久的辉煌,是用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人间的任何事情都无法和正法修炼的殊胜相比,所以我能时刻保持乐观的态度,有同事评价我“善良、豁达、忍耐、心如止水”。其实我距离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还要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四、福益全家

修炼后我们家庭和睦,远离疾病,十五年了没再花一分钱药费。原来我骑几里地的车子,腰疼得受不了,现在骑五十里路一点不累,快五十岁的人扛五十斤大米上四楼不用歇着。孩子身上长蛇盘疮,我就让他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天就痊愈。

我们夫妻炼功,家里能量场强,也帮婆婆调整身体,而且婆婆也经常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肾炎、结肠炎、胃病等多种疾病痊愈,健康状况远远好于同龄人。现在,近八十岁的婆婆主动帮我们做饭,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做证实法的事儿。

大学生就业难已是不争的事实,孩子让我托关系送钱找工作,我与孩子交流:拉关系、走后门、花重金送礼这是道德败坏后的不良现象,大法弟子不能助长这种不正之风,况且大法弟子的资源是有限的,应该用于个人生活和救度众生上,浪费大法弟子资源就是破坏大法,有师尊给咱们做主,还愁找不到工作?基点摆正了,师父就能帮,结果孩子没花一分钱就找到了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

只要我们信师信法,真心修炼,一切师父都能为我们做主。师恩难报,唯有精進。愿世人冲破谎言、了解真相,得到大法的佑护,那时你才不愧为真正幸福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