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六年修炼 讲真相苦中有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得法的,刚得法时心情非常的激动,真是相见恨晚,一進来就参与了讲真相项目,由于学法不深,感性认识法,操之过急,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迫害三年,在狱中由于对法的坚信,在师父的加持下,多次运用正念使行恶的恶人遭到现报(明慧已报道),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有的犯人当时就走入修炼

我走出冤狱后,去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从此便走上了一条在异地他乡修炼的路,今天我就把这六年中在外地讲真相、救众生的情况向师父和同修们做一个简单的汇报。

道高一丈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并且这一地区也很邪恶的,这里的同修也很少,大片的人群也没听到过真相,当时我很想找到当地的同修,不知道因为什么心,使我一直没有与当地的同修联系上。刚一来,邪恶就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一次出火车站时,警察要检查我的行李,就在开箱时,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把他叫走了;再一次就是第一次向当地的人讲真相时,那人就恶狠狠的说:“在这里宣传法轮功是要被杀头的。”当时我就想,要在这里救这大片的人,实在难啊,急啊!怎么办?静下心来学法,慢慢的怕心少了,压力小了,正念越来越强了,既然来到这里,什么事情也不是偶然的,这条路就是我要走的,也许这就是我的历史使命,这里的众生就是我要救的对像,有师在,有法在,怕啥?!

痛苦过关

我的修炼路很特别,我是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后得法的,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并行。个人修炼,痛苦消业,心性过关,接踵而来。首先是苦,我的工作是运输,要求特别,责任重大,把四个月的任务三个月做完,再休息一个月,几乎是没白天黑夜的干,再加上每天还要做“三件事”,就没多少休息时间了,而一个月休息对我来说就更忙了。

由于三个人住一个房间,为了不影响别人休息,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冬天,我只有去室外炼功,有时手脚冻的象刀割一样。即使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从来也没间断过炼功学法,还用了三年的时间背完了《转法轮》一书。随着心性的提高,矛盾也变得尖锐,情关、利益关、心性关轮番上阵,且来的很猛。《转法轮》中讲的大关,我几乎都经历过。工作中给我制造各种矛盾的人,也是在常人中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尖”人,有很多次别人都为我抱不平,我还是用修炼人的慈悲和宽容,坦然面对走过来了。

我在得法前后反差很大,得法前,我是开厂做生意的老板,在常人中,我是属于那种很奸猾的人,不容易吃亏的人,得法后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时做好人。我也明白要赶上正法進程,要尽快提高上来,是师父在推我,所以我要多吃苦,要多付出,难也来的很猛,但是在过关中,有的过的好,有的没过去,但我坚信自己最终一定能够以法为师闯过去。

从零开始

在当地讲真相,我以发资料为主。开始时,资料是从老家带来的,数量不多,路上还要经过火车、汽车的安检,途中还偶尔有警察开箱抽查,很不方便,于是我就心生一念:自己做资料。在老家到同修那里学了几次,便硬着头皮买了各种设备,我这个门外汉,从未摸过电脑的人,但是相信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一定能行。

第一次做资料,把纸放反了,打出的字是反的,经过一次次摸索,终于会做真相小册子、《九评》,刻光碟了。随后在当地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上明慧网,一直坚持上明慧网。就在我急需帮手的时候,家里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母亲、妻子、女儿也相继得法,女儿上大学后,妻子就到了我这里,她也学会了做真相资料,这样资料来源就有了保障。这几年前后用了三个打印机。随后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也遇到了各种事情。

有惊无险

首先是在单位附近的两楼里发真相资料,发完后才发现装着摄像头,怎么办?别无选择,只有求师父和发正念。就在当天,这家单位就忙于处理突发事故,顾不上监控录像这件事;另一次,天刚亮,我计划将真相资料从车上投放到下面的施工点,真相资料刚发出,才发现下面已经有很多人,并且有几个人当时就去抢那包真相资料,在一旁还站着他们的领导,这时如果被人恶意举报,毫无疑问知道是我发的,这次也是在师父的加持下逢凶化吉了;再一次,我去一个县城发真相资料,汽车刚進县城,就听一妇女大叫:“我的手机被盗,谁也不准下车,我要报警。”这时,我已经看到前面有警车停在路边,还站着十几个警察。我赶紧发正念:你说的不算,我必须下车。车一直朝前开着,她再也没嚷嚷。等车一停,我就机智的提着两袋资料离开了。

急中生智

有一次去一个较远的县城发真相资料,妻子也陪我去了,既帮我提资料,也配合发正念,发了一半真相资料的时候,看到妻子向我示意,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跟踪,我迅速進了一个胡同里面,谁知是一个死胡同,走不出去,这时急中生智,我把资料藏起来,把上衣脱掉后,光着身子回头往外走,那人还在巷口守着,我经过那人身旁时,他认不准是不是我,离开后,那人在胡同里找了很长时间,最后,妻子進去把我藏的资料取回,我们继续散发,直到把全部资料发完后才回去。

从这以后,我外出发资料时,总是带上一件颜色不同的衣服,果然又派上了用场了。这次是真相资料快发完时,我正准备把最后一本《九评》放在一辆公务车上后就回家,不巧被人发现,那人来追我,我進入一小巷,迅速换了衣服,安全离开。我和妻子坐车回来,在回家途中,我拿手机看时间,准备整点发正念,这时发现手机信息栏显示五个字:“一定会回来。”后面还有个句号,当时就给妻子看了,她也感到很惊奇,因为半小时之前我发过信息,之后再没用过手机,我们马上明白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苦中有乐

我们去外地发资料,都是当天返回,时间很紧,有时顾不上吃饭,有时鞋子被雪水浸透,有时脚磨出泡,有时被狗咬,还有的时候正赶上全城戒严。有一次用了两个小时发完了九栋楼,每栋楼六层三个单元,那是冬天零下十几度,发完后全身汗湿透了,回家后,两腿疼的下不了床。

这些年虽然是艰苦,但是每次我看到这里的人,能够有缘看到真相资料,有了得救的希望,心里总是乐融融的。每次发真相资料都请师父加持,也对真相资料发正念,就这样把真相资料发到这个边陲省份的九个县、市、乡镇,其中有的县基本覆盖,有的只发了一部份。

现在因为工作变动,我已经离开了这个地区,更希望与同修们一道用各种办法,让这里和所有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