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邪恶的展版出现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今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到学校财务室报帐,路经办公大楼时忽然看见一块诽谤大法、丑化师父的邪恶展板摆在主要通道上,心一惊,顿时感觉沉重起来,我一边发着正念铲除这邪板,一边進财务室办事。

办完事后,我站在邪恶展板旁发了一会儿正念,这时,学校副主任路过,我拉住他问:“这是谁干的?法轮功的真相不是这样的。”副主任很慌,他说是校长弄的,就急匆匆的开溜了。

尊敬的师父被恶毒的诽谤,神圣的大法被污蔑,作为大法弟子的我该怎么办呢?更糟的是,今天上午全校师生集中开早会要路过这里,会有多少生命受到这邪恶展板的毒害,这不是增加了救度他们的难度吗?正法走到今天,还出现这种事,是不是我们有什么漏?

放早学回到家做完家务事后,我就请出大法书来学法,心静不下来,学不了,我就盘腿发了一会儿正念,虽然头脑有点乱,总在想:怎么会这样呢?但是有一点我是十分清楚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坚定的维护法、救度众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想这事不是偶然的,既然邪恶来了,我就铲除它,并利用这事向有关人员讲真相。我拨通了校长的电话,说我下午有事要找他汇报,可否有空见我,校长答应了。

下午去校长办公室的路上,很巧碰到了一同修,我就把邪恶展板的事和她讲了,我说:“我们总是怕怕怕,总是走不出来和周围的人讲真相,这不,旧势力操纵着邪灵恶党向大法弟子示威来了,目地是要毁灭众生啊,我现在要去和校长讲真相。”听到这消息,同修很震惊,也很无奈,叹气说:“我们这里同修太少了,走出来讲真相的就一、两个,形不成整体啊。”

我坚定的鼓励她:“不要叹气,你还记得师父讲过的‘真的有一个修成,我就叫他当宇宙’(《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的法吗?既然邪恶敢来,大法弟子就灭掉它。”同修眼睛一亮说:“我马上回家(她家在校区内)发正念加持你。”

一路上,我头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要和校长说什么。我发着正念并请求师父的加持和众正神的帮助,顿时,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包围着,浑身暖洋洋的。

来到校长室,正副校长两人都在。开始我有些顾虑,但一想,救度众生讲真相来了,还怕人多吗?坐下之后寒暄两句工作的事后,我直奔主题,开门见山的说:“今早来报帐,看见展板,我哭了。您在会上经常教育我们要讲真话,可是展板全是假话。”(校长看过一些真相资料,也明白大法在我心中的地位)校长低下了头说:“没办法,是上边叫弄的,全县就通知咱们学校和某某学校弄。”我问上边是谁?是政法委和“610”吗?校长叫我别问了。我一边发着正念想要跟他再一次面对面讲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洪扬世界等)和想办法劝他三退。可他都已明白,他以在国外见过为理由挡住不让我说话,并大声劝我:“吃共产党的饭就得听共产党的话。”我明白了他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太深,同时对副校长在身边有顾虑,我迅速的调整讲真相的内容,既然他说到邪党我就说邪党。

我对他说:“共产党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它想迫害谁,不超过三个月那些人就不存在了,您想想,法轮功已经被迫害了十三年了,不但不倒,反而在全世界洪扬,你知道为什么吗?”校长若有所思:“为什么?”我大声的说:“因为他是伟大的佛法,任何参与诽谤佛法的人都是有罪的。”接下来我列举了在他前任的几位学校领导或善待大法、大法弟子,或参加迫害,分别得到善报和恶报的真实的例子,并指出这块诽谤佛法的邪恶展板必须撤掉,它会害了咱们学校,害了学生,害了他自己。

校长微笑的听我说。期间找他的电话不停的打進来,于是他跟我说他很忙,改天再和我探讨。我知道他确实很忙,就起身告辞,这时,副校长已走出去了,我趁机从包里拿出《信仰自由,迫害有罪》的小册子双手捧给他:“这是小区保安得到交给我的,给您看看吧。”校长微笑的接受了,我突然意识到他应该看《九评》就说:“上个学期大法弟子来我校发资料,我办公室得到一本《九评共产党》,我把他‘上交’给你吧。” 校长说好。

从校长室出来,我一路发着正念铲除那块邪恶展板,放晚学的时候,那块邪恶展板已经被撤走了……

“撤走也不行,一定要它在常人社会中彻底消失。”我发出了将它击毁、彻底铲除的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