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返本真 惜仙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在中国古代,人们敬天信神,追寻大道,虔诚地相信人是能够修炼得道成仙的,传统文化重伦理、道德并传承着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如晋代陶弘景少年时即志向不凡,他读了有关佛道经典和一些神仙故事后,感叹地说:“读了这些书,便使人产生壮志凌云的胸怀,有修仙学道的志气”,并告诉身边的人说:“现在仰望青天白云和太阳,就不觉的象原来那样遥不可及了。”意思是修成神仙,便能飞升天界。古籍中点化人修道和劝人向道的故事非常多,以下举几个例子。

妙乐天尊点化真武

真武又称玄武,神话记载中天宫中的北方玄帝,曾降生为古时候西霞国国王。当时妙乐天尊见真武在西霞国自十五岁登基后,治太平基业又有十五年了,恐其迷失本来面目,自思若不去点化,度他修行,则难还原,于是化身道士前来。

这日国王正外出,摆驾经过西霞国城外,道士便站在路旁,前官喝去不动,回奏国王。国王说:“若不惧孤者,莫非是一有道德者?待孤驾至一观。”驾到道人身旁,道人亦不动身。国王吩咐手下住驾出辇,来与道士施礼。道士动身回礼毕。国王问道:“道士何人也?”道士回答:“天中人也。”国王又问:“何以至此?”道士答:“为君至矣。”国王又问:“为孤何事?”道士说:“臣见陛下走错路头,欲来指陛下迷路。”国王说:“寡人有前官引路,何曾有错,要卿指示?”道士说:“前官只能指阳间今生之路不错,臣来指陛下阴间来世之路。”国王说:“卿何以知来世?”道士说:“夫知今生即知来世,知乐极即知生悲,知聚会即知离别。莫言来世,虽百世可知也。且问我主原是甚人降生?”国王说:“吾不知之,汝知之乎?”道士说:“贫道安有不知?”国王说:“将何以证?”道士说:“可命人取水一盆,照之便见。”

国王闻言,即命人取水一盆,道士请国王去照。国王一照,见一仙与玄帝对镜讲话。道士问道:“陛下见到什么?”国王说:“无他,只有一仙与玄帝讲话。”道士说:“请王再照。”国王又照见小盆有一头牛,在田耕锄。道士又问:“此回见到什么?”国王说:“亦无他,只见一头牛,在田中耕锄。”道士说:“陛下省得否?”国王说:“不知。” 道士说:“天宫中北方玄帝乃陛下前身。仙人乃陛下今生可修者。陛下今生不修,来世即为牛矣。此现三世之形容。”国王听罢,心中疑道士使用妖术,传旨令侍卫擒拿。道士见侍卫近前,即驾云腾起半空中。国王一见道士腾空,悔之不及,望空下拜,欲求赦前罪过。道士在半空微笑吟云:“昔日梁武帝曾有诗云:‘名利虚花水上鸥,酒色财气似牵牛;眼前逍遥容易过,久后终是一枯骸’,富贵谁不欲,贫穷谁所受?贫修而能富,富迷终受穷。泰极终遇否,否极有泰来。”

国王听罢伏地告道:“寡人愿从仙长修行。”道士在空中答之:“真心归佛道,早入灵鹫山。”国王依命,对群臣道:“孤今弃国出家,去灵鹫山,汝等众臣,不必随驾,可回朝立孤太子即位,各以忠心扶国。”众臣纷纷劝阻,国王道:“寡人去心难留,卿等不必多言。”众臣只得从旨,又奏道:“陛下此去,当用数百人为保驾,臣等方才放心。”国王笑道:“孤今求真访道,虔心修行,何用保驾?”众臣只得眼送国王,至望不见处,众臣回朝。

国王一人入在山中,妙乐天尊已先在石岩壁下坐定。国王一见拜道:“请师父指引弟子迷路。”妙乐天尊即为其讲经说法,又将其本来面目说了一遍,并叮嘱其“学道之法严谨,天地无私,定要精進不止,切勿怠惰。”说完驾云上天而去。国王修炼数载后,道成正果,由妙乐天尊引入仙班,仍复旧职。后来真武几次降凡,扫荡妖魔,救护天下苍生。

东华帝君点化钟离

钟离名权,汉代人,相传其出生第七日,跃然而言曰:“身逐紫府,名书玉京。”后来仕汉为大将。

一次,吐蕃入侵,钟离奉诏出征。权臣梁冀妒嫉,怕他立了头功,就给他老弱残兵二万,军至前防扎营未稳,敌人乘机劫营,军士尽散。钟离败走独骑逃往山谷,迷失道路,无人家可问,只得纵马前行数十余里,不觉天晚。正立马踌躇,进退不定,忽见山中转出一个胡僧,身披草结之衣,手执竹篱之杖,大步前来,有忻忻自得之气象。钟离见其不凡,下马拱手问道:“鄙人为汉将,因征北蕃失利,迷道至此,伏望祖师指引宿处,感谢非浅!”胡僧于是引他至数里外,见一村庄道:“此东华先生成道处,将军可以歇息矣。”说完揖别而去。

钟离见其处清幽寂静,迥别尘凡,异草奇花,桂馥兰芬,一派流泉,两行松柏,未审人间天上,于是系马于庄前,未敢高声惊动庄中人,忽闻庄内有人吟诗曰:“自乐平生道,烟萝古洞间,松竹年年秀,身伴白云间”。见一老人披白袍裘,扶青藜杖,一派仙风道骨,启门拱袖而言曰:“来者汉大将军钟离权耶?”钟离闻言大惊,知其人为异人,向前揖而答道:“是也。”老人问:“何不寄宿山僧之所?”钟离说:“不才受命征蕃,因兵失利,遍寻客舍僧房,则尽草茅荆棘。沿路询问,饥馁不堪。幸遇一僧引至庄所,得睹尊颜。乞望容留,自当报答。”老人引其入庄,饮以麻姑之酒,食以胡麻之饭,对他说:“功名富贵,总是浮云,战斗攻围者,为凶器也。况汉之收功自有其人。君曾见万古以来,江山有何常主,富贵有何定数?转眼异形犹之黄粱一梦耳。若贫道看破世情,闲居自在,远脱樊笼,不为尘世所羁矣。将军何不出迷路而超仙界,入道超凡?”钟离想其言意味深长,因请问养生之诀。老人说:“心为一身之主,修道之根本在于修心,除去欲望妄念,达到心地清静,则身在凡尘而心已在圣境,则老者可童,少者可寿;可以身游紫府,可以名书玉册,岂曰仅仅养生已哉。”钟离闻其言,顿时醒悟说:“若非仙翁提醒迷途,几于一身终陷尘网!”即以师事老人,老人授以至道。次日钟离辞归,老人指以路途,钟离回顾庄房,不见其处,感叹道:“真神仙也!”

这位老人乃是东华帝君化身点化钟离。钟离开始一心向道、修道,并云游各地,劝化世人,扶危济困,后成为民间传说中的八仙之一。

钟离、吕洞宾点化王重阳

王重阳,宋代陕西咸阳大魏村人,为人仗义疏财,习文练武,才华出众,中得武魁,人称王孝廉。

一日天降大雪,天气寒冷,王重阳正与家人在堂前围炉烤火,忽听门外有人喊求周济,他忙走出门外见是两个乞丐正边喊边往前行。王重阳见风大雪紧,两乞丐衣裳单薄,怎挡此严寒,便起了恻隐之心,对二人说道:“这大雪天两位还往哪里走?我这门楼侧边有间房子,不如二位请到里头避一避雪?”二人道:“这般最好。”王孝廉即打开房门,让二人入内住下,又让家童拿了些饭食出来与二人吃。

两日后,天气转晴,两乞丐告辞要走。王重阳便让家童捧来酒食并说道:“在下连日有事,少来奉陪。今日闲暇,欲与二位同饮一杯叙叙寒温如何?”两乞丐连声称好。王重阳问道:“二位姓甚名谁?平生会做些什么生意?”一人答道:“我们两个并不会做啥,他叫金重,我叫无心昌。”王重阳道:“我意欲与二位凑点资本,做点小生意岂不强于乞讨,未知二位意下如何?”金重听罢忙摆摆手说道:“我平生散淡惯了,不能做此绊手绊脚之事。”王重阳又问无心昌:“不知吴兄意下如何?”无心昌道:“我之散淡更甚!若向蝇头求微利,此身焉能得逍遥?”王重阳叹道:“闻两位之言,足见高风亮节。然而如今世道重的是衣冠,喜的是银钱,若二位这样清淡,世人怎能理解?”无心昌道:“我们不求世人理解。若要求世人理解,自是不会这般乞讨。”

王重阳回房思量两乞丐所言,越想越觉得其出言不凡。到了次日,两乞丐起身告辞,王重阳送出村外,正深感恋恋不舍之际,忽听到金重拍手歌道:“钱财聚复散,衣冠终究坏。怎如我二人,置身于世外。常存凌云志,一心游上界。我有无穷理,使他千年在。”又听到无心昌喊道:“孝廉公快来!”王重阳抬头见二人已坐在桥头,于是趋步上桥,无心昌说:“孝廉远送,当酬一酒。”说罢,即于袖中取出一小锡壶,上覆酒杯,取而斟之,满贮佳酿,递与王重阳,王重阳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竟连饮三杯,而后醉倒在桥上,无心昌一手拉起,说:“休睡,可同我们去观一观景致。”行不数步,见一座高山峻极,挡在路前,王重阳惊道:“如此高山,怎得上去?”金重说:“跟我来,自可上升。”王重阳跟着他走,果然毫不费力,顷刻走上山顶,见顶上非常平坦,有一个大池,满贮清水,水内开放七朵金色莲花,花大如盘,艳丽非常,王重阳连声赞道:“好莲花!好莲花!怎能摘朵与我?”话未说完,只见无心昌跳入池中,将七朵金色莲花,一齐摘来,交与王重阳道:“一并与你,要好好护持这七朵莲花。有七位主者,邱、刘、谭、马、郝、王、孙是也,汝与此七人有度化之缘,他日相遇善为开化,才不负我付汝莲花之意也。”王重阳将莲花接过来抱在怀中,金重笑说道:“岂止如此,将有万朵玉莲啊。”王重阳临行又问无心昌几时再会?无心昌道:“会期原不远,只有两个三,仍从离处遇,桥边了万缘。”王重阳抱着七朵莲花,移步下山。一不小心被绊了一脚,他猛然惊醒,睁眼看时,却见自己已卧在家中书房内,家人告知因其醉倒桥头,被人看见送回家来。

王重阳开始反复琢磨金重、无心昌之言,忽然醒悟金重二字,合拢起来是个“钟”字,吴心昌作无心昌,昌字无心,是个“吕”字。想到明明是钟吕二仙前来度我,我今无缘,当面错过,不觉失声叹道:“可惜啊,可惜!”猛又想起临别之言;会期原不远,不远就是近;只有两个三,就是三月三;仍从离处遇,就是分离之处再相遇;桥边了万缘,就是万法皆归之意啊!想到此,不觉高兴起来。

过了新年,到了三月初三这天,王重阳还由旧路而至桥前,等候多时,不见到来,但他坚信今日必能见到二仙,正东张西望,忽闻背后有人喊道:“孝廉公来得真早啊!”王重阳回头一看,正是无心昌同金重,二人到桥头坐下,王重阳跪下道:“弟子王重阳,肉眼凡胎,不识上仙下降,多有亵渎,望乞原谅。今日重睹仙颜,真乃三生有幸,愿求指示迷途,使得大道,弟子感恩不浅。”只见二人呵呵大笑,俯仰之间,二人改变形容,左边一人身披敞衣,头挽双髻,耳厚眉长,手持宝扇;右边一人身穿黄道袍,面如满月,目似朗星,身佩宝剑一把,果是钟离老祖与吕祖洞宾。王重阳见状只是跪拜,低头不敢仰视。吕洞宾上前扶起王重阳道:“孝廉请起,我等授你大道。”于是钟吕二仙向王重阳传授了大道之理与修道之法,吕洞宾又道:“汝成道之后,速往山东,度化七真。七真者,乃囊昔所言七朵金莲之主者也。”叮咛已毕,即与钟离腾云而去,王重阳望空拜谢。

王重阳默记师尊所传之道,悟道修真,修了十二年。一日正静心修炼,见有仙官捧玉诏下:“王重阳道果圆满,特封尔为开化真人,速往山东度化七真并劝化世人,功成之后,另加封赠。”他又想起了师尊吕洞宾付与其“七朵金莲”和钟离所言“万朵玉莲”的情景,知道那是师尊告诉他应该到东方去劝化世人。

王重阳往山东而来,走了数千里地,见并无什么七真,世人多为“名利”二字,见无可度之人,仍回陕西。行到终南之地,见一土山绵亘百里,清幽有趣,便运用神通,钻个地洞,遂入内,想等到世上有了修行人,再出来度化不迟。不多时,猛听得哗喇喇一声如天崩地裂之势,土穴口已被震开,上面金光闪烁,王重阳知是师尊驾到,慌忙跳出,俯伏在地,果是钟吕二仙,共坐土台,吕祖笑道:“别人修道上天堂,你今修道入地府,看来你的功程与别人迥异,上违天心,下悖师意,有如是之仙乎?”王重阳稽首谢罪道:“非弟子敢违天意而悖师训,实今山东原无可度之人,故暂为潜藏,以待世上出了修行之人,再去度化不迟。”吕祖道:“修行之人何处无之?只是你不肯用心访察,故不可得也。譬如你当初何曾有心学道,非同祖师屡次前来点化,你终身乃是一孝廉,安得成此大罗金仙?汝今苟图安然,不肯精進,遂谓天下无度化之人,岂不谬哉!天下之大,四海之阔,妙理无穷,至人不少,岂有无人可度之理!今有北七真邱、刘、谭、马、郝、王、孙,屡次叮咛,汝不去度,岂汝之力不及,缘汝之畏难之心矣。”吕祖说罢,王重阳顿开茅塞,惶恐谢罪,愿重到山东度化。钟离老祖叫他起来,站立旁边,说道:“非是汝师尊再三叮咛,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切勿错失时机啊!”钟离老祖说毕,即同吕祖乘云而去。

王重阳于是想方设法以多种方式劝化世人,他度化了邱处机、刘处玄、马丹阳等七位真人。王重阳真人与七位真人一起辗转山东、陕西等地,善于随机施教,广为劝化世人向道、向善,扶危济困,挽救苍生于危难,受到百姓的赞扬,流芳千古。

在物欲横流、道德下滑的今天,法轮大法洪传于世,为人们带来美好和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们修炼大法、证实大法,并向世人讲清真相,广为劝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人们一定要珍惜这善缘、福音和真相资料啊。

(取材自《北游记》、《东游记》、《历代神仙通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