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修大法 个个见证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从一九九七年父母走入大法修炼到二零一二年婆婆开始学法,全家六口人相继得法,每个人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我们没有见过师父,师父也没要我们一分钱,师父只要我们有这颗修炼的心,就为我们改变了这一切。我们在大法洪传时喜得大法,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师父的浩荡洪恩,我们是多么的幸运和幸福!!

身患顽疾的父母象变了个人

父亲九五年查出食管癌,大手术后又進行了一年半的放疗和化疗治疗,用他话讲总算拣回了半条命,但放、化疗的毒副作用很大,身体被彻底搞垮。在医院治疗期间常看到术后复发的癌症病人最终绝望的离去,父亲思想负担非常重,整天躺在床上闷闷不乐不愿说话。每天还要喝大碗大碗的中药,胃也伤得厉害,不能吃饭,瘦得只剩皮包骨,走路颤颤悠悠。头发一下子也都白了,五十几岁人看上去有七十岁老。父亲还有已经二十多年的慢性关节炎,比天气预报还准,一变天就发,疼得浑身难受。

母亲三十岁时被中共邪党吓出个植物神经紊乱症,那是林彪出事那年,父母在县城干校学习,我那时才几个月没断奶,外婆带着我跟着母亲一起住在招待所,父亲和一个军代表住一间。一天,这个军代表突然神秘的告诉父亲说:“林彪出逃坠机身亡了”(当时消息还没对外公布)。这真是天大的新闻。父亲告诉了母亲,母亲没管住嘴和外婆说了,外婆大字不识也不知利害关系,又告诉了其他人。这下不得了,父亲和母亲连夜被隔离审查。母亲哪见过这阵势,吓得不行,关了一星期要处理时,事件公开了,父母总算逃过一劫。事情虽过去了,母亲却从此吓出个植物神经紊乱症,心慌、失眠、做恶梦、吃不下饭,手抖,严重时安眠药最多吃六颗都睡不着。她常说:“你们无法体验睡不着觉的痛苦,我自杀的心都有了。”时间长了恶性循环,症状越来越重,体质越来越差,隔三差五就感冒发烧,身体弱得不行。

九七年过年时回去一趟。因孩子小长途跋涉坐车不方便,那时也不常回去。最主要的原因是怕回去后给他们添麻烦增加他们的负担,平时都是打电话,常给他们寄一些药。九八年初,我到一个闻名全国的中医那儿又开了一包药给他们寄了回去。哪知,没几天父亲打电话来说:“不要再给我们寄药了,不要担心我们,我和你妈现在炼法轮功了,身体很好,不用再吃药了。”我那时对法轮功不了解,只当是父亲怕我老花钱又怕我总担心他们讲此话安慰我。

九九年初回家过年时,看到父母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是让我大吃一惊。两人脸色红润有光泽还细嫩,特别是我母亲,原来一脸的黄褐斑不见了,都长胖了许多,胃口都好得很,饭量比我还大。母亲说:“你看看我和你爸,我们没有骗你吧,我们身体真的是好了,现在是吃得下、睡得香、精神好。我不但植物神经紊乱病好了,乳腺增生、神经性皮炎、胃炎都好了。我天天在外炼功也不戴手套,用冷水刷锅洗碗做饭反而没再生冻疮。”二十多年了,母亲每年冬天手都生冻疮,肿得象馒头象烂柿子流脓淌血,晚上進被窝一热,痒的钻心,用她话说恨不得拿刀剁了。为了治这双手不知想了多少办法、用尽了多少方法。民间有说法:冬病夏治。于是多年来她夏天用雪水洗、生姜擦、中药泡都无效。年年治年年发,现在不治自愈,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每天他们一早四、五点钟就起床到体育场集体炼功学法,白天骑着自行车走很远的路到乡下洪法,忙碌得很,却没见他们喊累,还整天乐呵呵的。现在想想,那时真是我父母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最充实的美好时光。

法轮在我手心转

父母的巨大变化使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跟他们学了功,并请回了宝书《转法轮》。一看便被书中博大的内涵深深吸引,平时常觉得神秘莫测,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书中都找到了答案。我就象迷途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越看越想看,越看心里越亮堂越踏实,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和生命的真正意义。

刚看书一星期,在一次打坐中我双手结印后,突然明显的感到有法轮在右手心转,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天炼功中转得越来越强烈。记得最后一次,法轮象个吸盘一样在我两臂间旋转,强大的吸力使我两臂都动不了。炼完功后我跪在垫子上激动的大声痛哭,我知道师父已管我了,在为我消去生生世世的业力。后来,象师父在法中说的周天循环,感觉身体变大变小的神奇现象我都真切的体验过。在炼动功时听到银铃声,身体热的象洗桑拿;在打坐时常感觉身体在逆时针旋转并象坐在电梯里不停的向上升高;脑袋里常一胀一胀的。

迫害发生后,我走了弯路,离开大法多年。为了名利争争斗斗,患得患失。从法中明白做人的良知本份和道德沦丧、世风日下的现实使我的心情总处于矛盾之中,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常将不满的情绪发泄到丈夫和女儿身上,控制不了自己时就对他们大打出手,活得很累很苦。也生了一身的病:常年心脏早搏(最严重一次差点喊救护车),慢性胃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严重的乳腺增生疼得我胳膊都得架起来,长了二十年治了二十年的痤疮非但没好,反而更象火山爆发一样满脸脓浆大疱,密密麻麻。事业挫败、工作不顺、生活糟糕、身体多病。就在我觉得里外无路、苦不堪言的时候,慈善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师父的点悟下,二零零七年我又走了回来,从此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大道上。各种疾病在我从新修炼没几个月便不翼而飞,我又从新找回了刚得法时拥有的那份踏实、充实、快乐、幸福和纯净。

丈夫看见师父法像在动

九九年“七二零”前,丈夫看过《转法轮》,还跟我学过几天功,但受中共邪党毒害。一次我给他讲真相时,他说了一些谤师谤法的话。没几天他突然咳嗽发高烧,打针吃药总不见好,反而越来越重,只好住院治疗。挂了一星期大剂量的抗菌素,症状也没缓解,医生都挠头,直说不应该。我跟他说:“大法书你也看过,你也知道大法好,还称我师父为师父。可你前几天却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这是师父慈悲于你,通过这种方式点悟你,为你消掉造的业。你要向师父请罪、忏悔,求得师父宽恕。”丈夫跪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说:“我犯了谤师谤法的大罪,请师父宽恕,请师父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话刚说完,他突然看见师父的法像在动。这真切的一幕激动的他热泪盈眶,直给师父磕头。当天晚上他出了一身汗,不咳了,烧也退了。见证了神奇的他从此走入大法修炼还非常精進。有时早上他睡过了,师父就喊他的名字叫他起来炼功。

女儿侧弯的脊柱变直了

女儿初一入学体检时发现有点轻度脊柱侧弯,医生建议定期复查。初二复查时发现有所加重,在医院定做了个支具,太硬象个盔甲,夏天天热穿不住就脱了。初三学习紧张,她穿得难受,影响学习也就没再穿。高一暑假到医院复检时,发现侧弯已相当严重,诊断是胸弯十救度,腰弯二十度,脊柱成了S 型。我们带她看遍了省城各大医院,告诉我们的结论都是:孩子已停止了发育,骨骼已定型,再穿支具也没任何用,只能定期复查,等发展到四十度时手术治疗。

我们对女儿说:“你也知道除了将来手术,其它没有任何办法了,手术会很痛苦,创伤大,而且也有很大的风险,手术后活动会受限,影响脊柱的正常功能。你也知道有个罗锅修炼大法后神奇变直的故事。小时候妈妈每晚在你临睡前,都给你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你还会学妈妈的炼功动作,师父一直都在看护着你,也许师父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你得法,你一定不要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啊!现在学校离家近了,你现在早晚有时间可以学法炼功。”女儿说:“好!我现在开始修炼。”

我们告诉女儿不要执着自己的病,要好好修炼,要无所求而自得(让她有个学法认识的过程)。女儿做得很好,每天早上炼功晚上学法,很认真。原来在学校中午都要午休,现在她整天精力充沛,中午也不用休息了,做作业,这样晚上就有时间学法。

女儿腰上出现好多小红点,又痒又痛,我们告诉她这是师父帮她净化身体;腰背酸痛,还说后背常咯咯直响,告诉她这是消业,是在祛病,都是好事。去年九月底女儿洗澡时,我无意中发现她的脊柱直了。十月初学校组织高二年级体检,在体检表上脊柱这栏,医生写的结论是:正常。才学法炼功三个月,女儿侧弯的脊柱就直了。

女儿心性也守得很好。学校各课老师都喜欢她,夸她是个学习好、有修养、素质高的好孩子。我们知道是大法给予了女儿这一切。

婆婆扔了降压药

我婆婆是名退休教师。以前多次和她讲真相,叫她退党,她总不吭声,还给我们脸色看。今年她到我家过年,看到女儿侧弯的脊柱变直了,对她震撼很大。她给自己起了个化名主动要求我们给她退党,主动要求学功、看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临走时我们给她两个mp3,分别录好师父的讲法和炼功音乐。她问丈夫:“这下我的降压药还能不能吃了?”丈夫说:“你认为不需要吃时就不吃。”前几天打电话问她血压啥样,她说:“我天天学法炼功,好的很,药都扔了,不用再吃了。”婆婆吃了降压药都近二十年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