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寒亭区国保大队是明目张胆的绑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小时候,听我爷爷讲,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社会动乱,土匪横行乡里,绑票现象时有发生,土匪一般都是晚上夜深人静时到村里绑票,村里都有牵线人探好了门子,再做接应,这些牵线人大多都是地痞、无赖、贪婪之人,绑票成功后便分得一点绑金。

现在这种丑恶的现象在中共邪党统治的大陆频频发生。不同的是,中共邪党人员想绑谁就绑谁,不用黑天偷着绑,家里不交钱就不放人。每次绑了票,就像榨油一样,看家庭收入,能榨出多少是多少,看实在交不出绑匪要的数,就自动往下降,一点交不出就劳教你。绑匪曾叫嚣:“我想叫你回家,你就回家,我想劳教你就劳教你,我想判你刑就判你刑!”中共是抄家抢劫党、绑票党、砸杠子党。

现在绑匪绑票的借口很简单,家里不能有大法书籍、大法真相材料、电脑、打印机、VCD等等,法轮功学员在街上碰到不能说话,更不能互相串门。说话、串门被绑匪安排监视的线人看见,就会遭到绑票,每个法轮功学员的住处或工作单位都有几个线人盯梢,一旦绑票成功,这些可耻的线人都会得到200——500元不等的“好处费”。则敲诈的绑金大多都被绑匪警察私分或挥霍。这就是中共邪党说的“人权”最好的时代。

下面是发生在潍坊市寒亭区的部份绑匪绑票事件:

2007年4月18日,潍城区公安绑架一法轮功学员,抢走两辆汽车后撬开仓库门,把仓库中价值百万元的物资全部抢光(其任职公司的财物)。在这之前,寒亭区法轮功学员韩某被绑架时,河滩镇派出所所长恶人徐德胜带领恶警,开着两辆卡车,把韩某的小卖部抢劫一空(价值六千多元),还抢走了现金三千七百五十多元。韩的儿子、女儿上前阻拦,被打成重伤。随后又勒逼韩的丈夫再交三千元。韩某前后被勒逼抢劫一万多元。

2008年11月20日,老年法轮功学员孟德一,男,60多岁,被国保大队恶警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价值一万元。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20多天后被勒索绑金一万七千元钱才放回家,经济损失两万多。

2008年11月27日,法轮功学员杨光波在寒亭防疫站工作,被恶警绑架,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电脑一台,一辆私人汽车,5万元,家中现金3000元,被关押在海龙宾馆。他妻子去要人,把他妻子也抓起来,关押一周后勒索家人绑金2万才放人,经济损失9万元。

2008年12月2日,法轮功学员隋洪昌71岁,孙桂英66岁,都是农民,夫妇同时被绑架,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和所有的大法物品价值2万元。隋洪昌在海龙宾馆幽禁3天放回。孙桂英继续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敲诈家人交上2万元绑金,人10天后放回家,还抢走录音机,被迫卖地的钱4万,共计9万多元,还有其它物品。农民一生辛劳攒了这点血汗钱、养老钱,就被这些中共绑匪洗劫一空!真狠呀!

2008年12月2日,法轮功学员袁青霞在工作单位被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及所有的大法用品,价值1万5千元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勒索家人1万元绑金。经济损失2.5万元。

法轮功学员张瑞荣12月2日被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所有大法用品价值1万元,勒索家人1万元绑金。经济损失2万元。

12月2日,法轮功学员刘化吉,男、75岁,被绑匪晚上翻墙入室非法抢走小孙子学习用的电脑、打印机等价值1万元,勒索家人2万元绑金。经济损失3万元。

2008年12月7日,寒亭国保、公安专案组七、八个恶警(其中有一个女的)窜到原棉油厂法轮功学员张兆萍(女,50多岁)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用万能钥匙打开门,非法抄家。抢走很多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电脑、影碟机等物品,300元现金。当天晚上有恶警在张兆萍楼下蹲坑,妄想绑架她,未遂。

2008年12月9日,法轮功学员周美峰被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及所有大法物品价值1万元。还有手机、收音机、录音机、100元钱的钢笔、家中现金1千3百元。还有其它物品。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勒索家人绑金1万元。共损失2万多元。

2009年1月法轮功学员崔淑兰被绑架,抄家,家人被勒索绑金1万元,经济损失2万元。

2009年3月3日,寒亭电缆厂法轮功学员刘英兰被绑架,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勒索绑金1万元。

2009年3月,恶警抄了法轮功学员樊庆清家,抢走了VCD、钱,把她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同时她也被海龙公司开除。

2009年8月,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兆春、王汉勇,对他们每人勒索一万多元绑金才放人。

2009年10月,张兴花孩子中午放学回家,恶警们就在楼下等着,跟着闯入抄家绑架,最后勒索绑金1万多元才放人。他们连张兴花婆婆家也抄了,对70多岁的老人勒索5千元。

2010年1月31日上午,法轮功学员石秀琴被寒亭国保大队绑架。恶警将石秀琴家中翻得乱七八糟,抢走挂在墙上的真相年历和法轮大法好等,电话通知其家人拿两万元,家人说没那么多,国保人员说:一万五也行。家人凑了三千元,绑匪嫌少。

2010年大年初五,“610”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王少丹的母亲家蹲坑,抓走回家为老人过生日的王少丹,绑匪对王少丹用尽酷刑,逼她供出同修,王少丹非常坚定,坚决不配合邪恶,被关在潍坊看守所,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工(看守所对外包的活),手指被磨出血。2010年底,被非法判刑7年。

2010年4月,恶警抓走了有家不能回在外边以打工为生的法轮功学员孙天鹏、王素平、季建林,他们用车把人拉到一个地方大打出手,逼迫说出还有谁往来、学法轮功,再去抄家,以得到钱财物等好处。2010年底,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非法判刑8年、9年、7年,现被关在山东省监狱。

潍坊市寒亭区法轮功学员肖霞,于2010年6月上旬跟同事到寒亭公安局办事,被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抄家。 恶警抢走电脑一台,MP3、MP5五个,师父法像,《转法轮》两本和一些真相资料。后又被绑架到寒亭南孙洗脑班进行迫害。刘作保就向肖霞的家人勒索五百元钱。在洗脑班上肖霞遭受迫害近二个月,最后国保大队勒索她家人绑金三万元钱。

2010年7月28日,法轮功学员齐红梅在街上摆摊被恶警绑架并抄家,被关在南孙洗脑班,后勒索家人1万元绑金。

2010年9月16日,法轮功学员许静波在家被恶警绑架并抄家,抢走一台电脑,大法书,勒索三千元绑金才放人,事后还不停受到电话骚扰。

2010年11月10日,法轮功学员任宪荣在杨家埠盖楼小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诬告,上午十点左右来一辆警车,下来三个穿便衣的人,拉着任宪荣搜身,将其硬推到车上,拉到寒亭城区派出所,给戴上手铐坐在铁椅子上,抢走了她的钥匙。大约十一点左右,国保大队的闫峰山、于建政、张强等四人,就去抄家,抢走大法书、MP3、钱八百元、工资卡、身份证。

2011年12月上旬的一天,寒亭六中副校长冯廷海、政教主任王延曾伙同国保大队、城区派出所五名便衣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刘明芳抓走,关进南村洗脑班。此时刘八十五岁高龄的老母亲正在生病住院。中午还等她送饭,晚上还要她看护。抢去她的钥匙,随后抄家抢劫,抄办公室,抄去笔记本电脑一台,喷墨打印机一台等,勒索了家人两万元绑金,才把刘放回家。

2011年3月18日中午,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于春英,关进南孙洗脑班,十几天不让睡觉,勒索家人三万元绑金,才把人放回家。

2011年3月31日下午,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寒亭外国语学校徐建华。徐建华,原寒亭职业中专教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屡次遭学校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备受人身和精神的折磨。二零零三年回到职业中专上班,二零零八年调入寒亭外国语学校,工作尽职尽责,深受学校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徐建华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被寒亭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没有任何的法律手续,从口袋里搜去了家里的钥匙、钱包、身份证、银行卡、mp5,然后就利用钥匙,抢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之后被劫持到寒亭南孙的转化班,说转化班,其实就是一座小型的私设监狱,一道密闭的铁门把外面的世界与里面严格的分隔开来,两层院落,监控,高墙,监控,铁窗。在这里他们可以折磨你,他们可以恐吓、逼迫你,也可以对你大打出手,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之后他们把徐关进了潍坊市看守所。徐的妻子也遭到恐吓和勒索,被逼交了两万元钱绑金。

2011年7月20日,潍坊市寒亭区政法委、国保大队恶警,在寒亭镇前仉庄村委配合下,把前仉庄法轮功学员崔淑玲绑架到南孙洗脑班。 在这之前,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腊月二十五),寒亭区国保大队以于建政为首的恶警曾绑架过崔淑玲一次,向家人勒索了一万多元绑金。

山东潍坊寒亭法轮功学员陈美珍,是一名退休教师,已年近七旬,是公认的好人,2012年6月19日上午,被寒亭国保大队恶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了陈美珍,勒索绑金一万元钱。

潍坊寒亭区国保大队的闫峰山、于建政、张强、张龙寿、黄绍辉、魏芙蓉等,在光天化日之下,采取入室抢劫、敲诈勒索等劫匪手段,抢劫法轮功学员家财物不计其数,表面上看他们是政府官员,可干的事是见不得人的,当打手、土匪,抢劫老百姓的钱财不择手段,治得老百姓没有活路,倾家荡产,有家不能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