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我是在二零零二年才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真是满身是病,叫上名来的有脑囊虫、肾病、子宫瘤(并且已扩散)、腿疼等,而且我还有先天的弱视,只有一个眼睛有视力,而且还只有零点一,大白天勉强看见点东西,到了黑天,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由于老伴去世的早,我就一个人供儿子上大学,又没有工作,只靠卖小百货为生,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可是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却在我和我的亲朋好友身上得到验证。

一、一声呼唤,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

记忆中,自己的身体,好象没几天是好的,不是这疼就是那痛,后来发现小腹部位长满了瘤子,并且扩散到肾等内脏上,没钱去医院,只好去看巫医,那巫医说我除了头发是好的,其余没一处好地方。当时真是浑身疼痛,又没有钱。

幸好邻居是医院的,看我黑瘦的脸,知道我活不长了,就帮我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做完B超后,就问我家属在哪,我说我就一个儿子,还上大学呢,不在本地,有什么情况,直接告诉我就行。他就说你小腹部位的瘤子太多,甚至子宫在哪都看不见了。你这病我这小医院看不了,你还是去大医院吧。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公婆,兄弟姐妹也都下岗(失业)了,他们自身都难保,根本管不了我。当时的我,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哪有钱看病啊,所以,有病就只能是等死。

就在这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情况下,在我家租房的房客介绍我炼法轮功。她简单的对我说了共产党只会骗人,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大法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然后,她就劝我炼功。我顺口就说好吧。第二天,体内的肿瘤让我疼痛难忍,我喊门房的大妹子过来,让她教我炼功。

我学的非常快,当炼第三套功法时,一冲灌,就看见我的两手带着一尺长的金光,身体周围也全是金光。晚上,我们开始读宝书《转法轮》,身体的剧痛使我根本就坐不起来,我只好躺着听妹子给我读。可没听两页,我睡过去了,但也听明白了,我心里想着,就学七天,病要是不好,就算是上当了,反正一分钱也不花。

到了第七天, 我躺在自家的土坑上,似睡非睡,此时,看自己已是小孩的模样,躺在地上,还看见有很多穿黑衣服的披头散发、鬼模鬼样的怪物来抓我。它们拽我的头发,踩我的腿,抻我的胳膊,用各种方式打我。我就喊“妹子,救我”,妹子却说:“我救不了你”,还把门关上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就拼命的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声“师父!”当时,就见一个高高个子的男士出现了,他一挥手,那些妖怪就都没了,我想这就是师父了。

师父把我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土坑上。这时,我的身体突然一震,一下猛醒过来。当时就悟到,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了,我已从获新生。也是从那时起,我的身体不再疼痛,感觉吃饭也能吃出饭味来了,以前吃什么都是苦的。

第二天早晨,我的脸上长了几个蛋黄大的水泡,我知道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了。从那以后,九年来,我没吃过一片药,我非常珍惜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所以我义无反顾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突破自身的障碍,学电脑、刻录、写各种体裁文章、发真相资料、面对面对世人讲真相等等。在常人看来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都能做到了,这都是大法赐给我的勇气和智慧。

二、瘫痪的弟弟能走路了

沐浴大法的佛光,我学会怎样做真正的好人,那就是严格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处处事事想着别人。

我有一个弟弟,一直没有成家,整天与社会上的人混,喝酒喝得都中毒了,还常常产生幻觉。一天,他走到荒郊野外,突然发病,全身抽搐,最后身体失去知觉,动弹不得了。幸好过来一个邻村人,认出了他,并把他送到我家。就这样一个大活人,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了,怎么办?我们父母没有了,兄弟姐姐也指不上。我只好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

我家里没多余的地方(空个屋租给学生了,挣点生活费),就在距我家三四里以外给他租个平房。一日三餐,洗洗涮涮,全是我一个人,无论刮风下雨,我都得去照顾他,并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冬天下大雪,我还要给他生炉子,添炉火。每天往返于路上,周围的邻居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以前我这个自身都难保的人竟然能照顾一个植物人一样的人,而且是那样的无怨无悔,他们逐渐的也认同了大法的美好。

大法的超常在我弟弟身上再次得到验证,他天天念“大法好”,后来我就让弟弟读《转法轮》,弟弟慢慢能坐起来,后来能下床了。再后来,他能拄个拐棍走路了。他逢人就讲是大法救了他,并讲大法的真相,现在弟弟生活在养老院里,自自在在的,也不用我来照顾了。

三、差等生考上了大学

我照顾弟弟那年,有几个学生在我家租房住,他们在学校打群架,老师根本管不了,他们也破罐破摔,就等混到毕业了。

我想在我家就是与大法有缘,我就用《转法轮》中讲的失与得,业力的转化等法理来教导他们。他们明白了:原来打人,要给人家德呀。看来真是不能打来打去了。后来,这群孩子真的不打架了。

一天,我送给一个孩子一本《九评共产党》,孩子拿到学校给同学看,同学看到了共产党杀人吃人的历史,出于好奇,在老师上课时也看,被老师发现了,就把这个学生叫到办公室,对他说“老师给你五百元钱,你说出这本书是谁给你的。”这个孩子没有说。过后,他找到我,对我说起此事,他说:“我要是给你说出去,他们把你抓起来,谁来照顾你弟弟啊。”看似简单的理由,却呈现出一个孩子对善恶的评判,他们知道谁是真正的好人,谁是坏人。

要高考了,我给孩子们写了一封信,劝其三退并告诉念“法轮大法好”能超常发挥,没准能考上大学呢,有的学生信,有的不信。其中一个信了,还把这封信给他的同学看,并在高考前一天晚上网吧,突破网络封锁上了大纪元网站,用真名退出团队组织。第二天考试的时候,遇到不会的题,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一科考完,他就知道受益了,他已超常发挥了。

中午我去看他们,他们竟然谁也没有午睡,也没看要考的学科,看什么呢,竞相传阅《明慧周报》还有其它真相小册子呢。这个学生边看边说,李大师太好了,他保佑我了。

二十多天后,成绩下来了,这个孩子考了五百八十三分,已進入本科录取线了。他的英语成绩平时最好是七十五分,这次却是一百一十分。以致他的父母都怀疑他是不是抄了别人的了。

学生们毕业了,他们决定在我家多住一天,让我好好讲讲大法真相。有的学生很后悔,说当初也看那封信了,怎么没相信啊,要是信了,不也考上了?这时,他们纷纷把名字写好,交给我,让我帮他们三退。

要走的时候,他们眼含着泪,依依不舍的,还跟我要大法的真相资料。我默默的祝福他们,同时也愿他们的亲人能够得到大法的福音。

四、大法歌曲治好我堂哥的伤

我堂哥六十多岁,有一天,他坐的四轮车翻车了,砸伤了他的胯骨,当时就起了一个又红又紫的大包。第二天,正赶上我的小侄子结婚,我去参加婚礼,就让我的侄女把大法歌曲光盘送给堂哥。堂哥回家就看,并说:这歌听着心都跟着颤,舒服极了,妹妹拿来多少,我帮她发。就这样一想,堂哥只觉的胯骨冒凉风,顺手一摸,发现胯骨的大红包不见了,下地一走,腿也不痛了,也不瘸了。

第二天中午吃过正席,堂哥坐到侄子家,把我拿的大法资料护身符等发给了在场的亲朋好友,边发边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大法呵护的神奇。

五、大姐夫明真相得了福报

我姐夫是全县城出了名的酒鬼,喝多了就骂人,谁也不敢惹他。可是,他看到大法资料却从来不扔,看两遍就放在一个盒子里。二零零五年,我送给他一本《九评共产党》,他边看边喊,咱家谁入过团队呀,快退啊,共产党太坏啦,法轮功太好啦。

到了二零零九年,姐夫已五十二岁了,但还没到退休年龄(退休给发工资),可是早已下岗(失业),也没工资,生活很艰难。有一天,姐姐上街,碰到一个男的,问她:“你给你家老头办病退吗?”当时姐姐以为那人与我熟悉呢,就给那人一千元钱,让他帮着报名,办手续。回头问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姐姐、姐夫都以为上当了,心想一千元肯定是白扔了。可到了体检的日子,通知姐夫去体检,姐夫到那还没下车呢,那位体检的医生就告诉他,你不用下车了,我知道你啥病了。姐姐、姐夫还是将信将疑,到了正式通知那天,姐姐去看名单,还真有姐夫的名字。姐夫提前九年办了退休,开了工资,缓解了家庭的困境。现在姐夫虽然还是喝酒就骂人,但他从来不骂我和大法。也许他明白一面很清楚,是大法给了他福报啊。

结语

在我身边,相信大法好得福报的例子太多了,仅举以上几例,但愿能给世人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如果至今还不能明白大法真相,甚至还在为邪党歌功颂德,那就是被共产邪党骗得太深了。

善良的中国人啊,为什么放着天赐的洪福不要,却要与邪恶为伍,赶快了解大法真相吧,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