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巧安排 无微而不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我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得法,回想起来,在修炼的路上,就象不懂事的孩子渐渐长大成熟,在风雨中摔倒了再爬起来,每一步路,每一件事都溶入了师父的慈悲与呵护!

得法

我得法前患腰椎间盘突出症,非常严重,不能弯腰,失去了一个人正常的劳作功能。不但不能做家务,还需要别人照顾。在这种情况下,又失去了工作。真是生不如死,整日以泪洗面。虽经多方治疗,吃药、打针、按摩全都无效。无奈之下,在医生的建议下,以倒着走路来缓解症状。一天早晨,我正在马路边倒走路时,一位大法弟子(后来才知道)突然而至,象是专为我而来,她告诉我,去练气功吧,不吃药、不打针就好了。

第二天早晨,我就去找气功班。那里很多气功班,学啥功呢?也许是缘份所致,我看到法轮功班上放着师父的照片,还介绍了法轮功的情况。似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吸引着我,使我就在法轮功的炼功点停步,当即就有做动作的冲动。

一开始就是炼头顶抱轮,胳膊正感觉撑不下去的时候,忽然觉得有只手在往上托我的胳膊。我睁眼一看,没有人呀!周围同修正闭着眼睛在炼功呢!后来才悟到,是师父在帮我!

几天后,辅导员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看爱不释手。当时,领悟不了高层次的法理,只觉得好。随着同修们一块学法炼功,渐渐对法有一些认识。十天左右,我身体开始发烧,到这时,我已经能悟到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坚信师父,很快就过去了。这样连续三次,我的腰从此好了,还有伴随我多年的便秘、鼻炎全都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

我越来越相信师父。修炼的信心更大。当时的环境比较宽松,早上晚上在外边炼功,其余时间和同修一起学法洪法,一次也不愿落下。通过不断的学法,深感师父所传大法博大精深。我为自己能成为师父的弟子,感到无比荣幸,真是时时刻刻沐浴在伟大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

佛光普照父母得法得救

二零零二年的农历新年,本来是我和丈夫去丽江旅游,随团的机票已经订好,可到跟前,丈夫因单位值班不能去,就叫我父亲去。我父亲七十多岁了,是多年的气管炎患者,旅行社只顾赚钱,没有告诉我们旅行路线中有一段高原缺氧。一進入大理,我父亲就呼吸困难,心跳加快。这种情况,按我父亲以往的处理方法是住院挂吊瓶。可这半道之上,怎么办呢?

我赶快叫父亲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父亲心很诚,动了真念,不停的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车越走海拔越高,到了玉龙雪山,车上大部份人都有高原反应,就连年轻人都戴上了氧气瓶。可我父亲此刻,凭着对师父坚信的一念,不仅不戴氧气瓶,反而感觉轻飘飘的非常舒服。他说:师父真的管我了。

当我们返回到丽江古城时,我父亲的身体,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还很精神。其他人都是坐、卧休息,我俩还转着看了古城风景。第二天,我父亲吐了几口血,但没有其它的不舒服。他说:我怎么会吐血?我说:师父给你净化身体。

回到家之后,我父亲走入了大法的修炼。看似偶然的事情,实际是师父的安排!从此,他的气管炎彻底好了,其它病也好了。他现在将近八十岁,身体很健康。

母亲得法。从我记事起,我母亲有头疼病、高血压等,经常吃药。一次她来我家,她头疼病犯了,我给她放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之后,她看见我家大大小小的法轮在转,她说是小电风扇在转,我说那就是法轮。

还有一次,我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我母亲看见我一个白色的身体,打着坐出去了,但我肉身还在打坐呢!她看的非常清,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我觉的这都是师父在点化我母亲,让我母亲得法。也是师父对我的一种鼓舞。因为我的天目看不见,天耳也听不见。

二零零二年我母亲腿不舒服,经我们家乡医院检查怀疑是骨癌。到我家后,我叫她常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到医院检查,医生说什么也没有。母亲来到我这里,多次看到大法的超常现象,对她震动很大,终于使她走進大法的修炼。

我母亲得法后,头疼病、高血压,这些需要常年不断吃药的病,全好了。但她一直不精進,常人的心放不下。二零零九年,我母亲脸上有一小片溃疡,很长时间不愈合。带她去医院检查,说是皮肤癌。我知道她是在消业,但我母亲不能坚定这一念,要做手术。在检查身体时,医生说她肺上也有肺癌。左侧做完手术又说右侧还有,我无论如何不让她再做手术了。医生告诉我们,你母亲想吃什么,尽量满足她的要求,意思是时间不多了。我母亲毕竟是修炼人,七十三岁了,肺癌手术两年多了,啥药都不吃,现在身体很好。我告诉母亲,你的命是师父延长来的,给你延长来的生命,是让你百分之百用来修炼的。我深深体会到,师父救一个人多难!每个大法弟子从常人成为修炼人,师父为我们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