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小弟子一起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整天泡在麻将桌上,没日没夜的玩,玩得浑身难受,虽说大病没有,可小病满身。当时是儿子先走入大法修炼的。儿子的腿总是麻,骑自行车上学,半路都得下车活动活动脚,在地上踩几次再继续骑车上学。炼功不多日子,脚麻的现象没有了,他就对我说:“妈,我的脚好了,你也修大法吧。”虽说不情愿,但在儿子的说服下,九九年的一天也来到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起动功。头一天炼,我竟坚持下来了。学员都夸我与大法真有缘。

走入大法修炼,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好起来了。得法不多日子,“七二零”这场史无前例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了。对法还没有理性认识的我,只知道大法好并不懂得大法是修炼,也知道大法根本不象邪党电视宣传的那样,那都是假话,但也没有坚持下去,糊里糊涂的就不学了。

有一天梦见一个大佛金光闪闪的在空中打坐,猛然醒来才知道是个梦,不知是啥意思,也根本不懂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当时只知道必须学法,就开始学法了,很不精進,一天只看几页,更没有把心放在学法上,也不懂得学大法就是修炼了,只知道是让我做好人的,按真、善、忍做好人。

二零零二年丈夫去世后,我就一心把心思用在挣钱供孩子念书,没有把大法与自己生活联系在一起,更不精進,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也错过了许许多多的有缘人,留下许多许多的遗憾和无法弥补的罪过,现在回想心里特别难过,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

带小弟子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那天,我找到了一份做保姆的工作,师父给我安排一个很有缘的人家去带小孩,在小孩(春雨)四个月时,我生了场大病,手术后二十天我又开始带春雨。楼前楼后认识我的人都说,这么大手术不要命了,抱孩子上楼下楼怎么行呢?我猛然想到,是啊!这不是师父在管我嘛。是师父和大法让我恢复的如此之快!这一下真正触动了我修炼的心,再回头看看我走过的路,我问自己:这些年我是修炼吗?有时做事都不如一个常人,怎么算是修大法的人呢?身体一有不适就想起大法,把大法当成止痛片,这是多么一颗肮脏的心啊。既是这样可师父从来都没有放弃我,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这次真落泪了。我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带小孩也是事多麻烦的活,一天也学不了多少法,心里很着急,特别是每到晨炼时间,只要我一起来炼功,孩子就不停的哭。这怎么办呢,很是着急。想必是师父看我有一颗真修的心,(虽然我看不到原因)就帮了我一下,再晨炼孩子再也没有哭过一次,都是我早晨发完六点正念他才醒。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带孩子期间,师父的新经文、各地讲法与《明慧周刊》都看不到,即属于独修状态。我很想找到同修切磋,但苦于谁也不认识。不久,师父又安排了一位同修以送我护身符的方式让我接触上了同修。我告诉那位大姐说我也是修大法的,我们会心的笑了。我就带孩子离开了。走后我很后悔,怎么没问大姐怎么联系呢?神奇的是几天后我又与大姐相遇了。我和大姐说明情况,大姐帮我请了新《转法轮》和师父各地讲法。当时虽然生活很苦,供孩子念书经济很紧张,但我感觉到生活到处是阳光,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以前总是认为保姆的工作矮人一头似的,现在不是了,轻轻松松、踏踏实实,心里一遍遍的说:我不是一般人,我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了。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我有师父管我。

到二零零八年,孩子会说话了,也就得法了。孩子的家庭环境很好,只是娇惯的很,脾气很大,养成一有不顺就摔东西的很不好的毛病,什么东西都摔,遇啥摔啥,他父母从来不说他。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想师父把孩子安排给我,是让孩子得法来了,得对孩子负责,得教育他,让他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还必须让他学法,因大法能改变一切。

就开始教他背《洪吟》,春雨这孩子很是聪明,只教他三、四遍他就能背了,到三周岁时已经能背《论语》和三十多首《洪吟》了。每天上幼儿园的路上我们背一次《论语》,剩余时间再背几首《洪吟》,有时给孩子讲大法的神奇事,让孩子有时间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春雨把这句话牢记在心里。一次在餐桌上,午餐肉铁盒扎在春雨的大拇指上,流很多血,擦了还出,孩子突然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快救我!”这时血止住了,不流了。这一幕印在春雨的心里了。还有一次春雨拿体温计,不小心掉在地上摔坏了,把手扎出血了,他妈妈抱着他,他边哭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快救我!”他妈妈不让他喊,他也不听,继续大声喊,一下子血止住了。大法的根已深深扎在春雨的心里。

还有一次我带春雨去洗澡,他看到一个小女孩就走上前说,“小妹,你‘三退’了吗?”小女孩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其实他也根本不知“三退”是什么,只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中有劝三退,他也跟着说,那时我每次出去讲真相、发小册子,春雨都跟着我一起做,都能主动上前给阿姨、叔叔。每次大人都笑呵呵的接过去。我邮寄真相信,必须得由他放進邮信筒里去。每次贴不干胶他都主动做,我怕这样做不安全都不让他贴,可是他却对我说:你是大法弟子我也是大法弟子,你为什么不让我做呢?我说好,那我们一起做。

冬天很冷,每次我出去他也跟我一起去,每次我问:“春雨冷吗?”他总是说“不冷,冷什么呢!”其实小脸冻得红红的,我很是心疼。可春雨从没说过,总是怕我不让他去,我非常佩服他,觉得自己在这方面都不如他。

在幼儿园里,他把护身符送给小朋友,还告诉小朋友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来给我学,我很是激动,三、四岁的孩子能做这样的大事,真是很棒,真不是一般的生命。每星期一幼儿园升邪党旗,来毒害无辜的生命,我就告诉他那都是害人的,听到后每次放学回来都对我说:大姨,升旗时我没有唱,我背《洪吟》了。听后我就表扬他、鼓励他做的好,我真是为他高兴,一个几岁的孩子能做的这么好,自己也感到很自豪。

虽然小弟子的状态和成年弟子有所区别,修炼是一样的,也要去执著心,修炼有漏也要掉层次的。

年初,因为我的不精進,很多执著心长期不去,如显示心、争斗心、懒惰、不让人说,学法犯困,无法入心,把学法当成完成任务,做大法事也没有神圣感了。上网总是看自己愿意看的,对动态网奇闻感兴趣,特别愿意看轮回故事,法学的很少,不能做到实修,结果在劝三退时被邪恶绑架了。从拘留所回来后,春雨看到我放声大哭,哭的很伤心。我安慰他后,他对我说:“大姨,我做了一件错事,我知道错了。师父能原谅我吗?我问他什么事?他又哭起来,边哭边说警察上咱家翻东西时,妈妈看我带着护身符让我扔了,我不扔,妈妈让我必须扔,我看着妈妈把护身符扔在纸筒里,我很后悔,怎么办呢?”听了春雨这么一说,我就对他说,大法弟子做违背了大法的事必须写严正声明。是他自己写的严正声明。虽然写了但还是跟从前不一样,以前总是跟我讲梦到天上的事,常常梦见和师父在一起,还炼功等,从出事以后再没梦到师父和天上事。已掉下来了,可见修炼是多么严肃。

从五月二十九日那天起,春雨每天都能坚持炼功,因平时要上幼儿园只炼三、四套功法,节假日动功都能炼完。八月十日起,每天炼完功我开始做家务,他自己都能听一讲法再起床,晚上听一讲,听不完一讲早上再从新听,听法、炼功已经在生活中形成规律了。以前放学回来写完作业就看电视,特投入,现在的动画片杀杀打打很不好,对孩子的修炼很有影响,我几次说他,收效不大。有一天晚上,我就耐心的告诉他,修大法是修自己,怎么修?就是去执著心。什么事情做过了都叫“执著”,你总是看电视,那能行吗?执著心不去怎么跟师父回家?如果到那一天大法弟子都跟师父回家了,你怎么办?听后春雨哭了,他说:大姨你给师父发个信吧,告诉师父我不看电视了,我要跟师父回家。春雨哭了我也哭了。从那以后春雨不看电视了,通过这件事看来,我们带好大法小弟子的确是很重要。

平时由于我的工作比较忙,学法少了,时间一长了,修炼就放松了,师父就利用孩子来提高我的心性,孩子会表现的很不好,说什么顶什么,把我气的够呛,也不知向内找了,就跟孩子生气,心中非常恼火,就跟春雨妈妈说这孩子我管不了了,又威胁孩子说我不要你了。孩子大哭起来,说:大姨你不能不要我,你要不要我,我怎么炼功啊?孩子哭的很伤心,这时我想春雨根本不是这样的,是不是我有问题了?开始向内找,找来找去找的很肤浅,还是没有找到根上,关还是过不去。一天晚上去同修家,我就向他说我与孩子的状态,同修说:他是你的一面镜子,是不是你的问题?我猛然觉醒,师父的法学到现在,为什么不对照一下呢?为什么不能从根本上找呢?我真正找到了缺点、执著,是自己拧劲了。顺过来后畅通了,小春雨再也不顶嘴,不发脾气了,更乖更精進了。

在我今天提笔的时候,我都不知从哪里下笔,不会写,脑袋很乱,我就对他说,春雨今天早点睡吧,我给师父汇报咱俩修炼的情况,他听后大声的对我说,大姨你一定能写好,我支持你。听后我激动不已,不但是孩子鼓励我,也是师父借他的嘴鼓励我,我下决心一定写下去,不管写得好不好,修得好不好,我必须写。

感谢慈悲的师父把我安排在春雨家,和小同修结下了圣缘,让我与小同修在大法中共同成长。带好小弟子也是我的重任。

感谢给我很多鼓励和很多帮助的同修,让我们共同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兑现我们史前的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