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受到神佛的存在与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四岁,已超过人生花甲之年,按常规可以说已步入老年了,身体应该不如三十年前的壮年吧?可是对我来说恰恰相反。现在我是无病一身轻,全身充满活力。这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倒退近三十年前的一九八三年,那时我才三十四岁,正值人生壮年,可是那时起我患上了颈椎病,整天被病魔折磨着,心情郁闷,身体无力,人显得格外苍老,真可谓未老先衰。

记得从一九八三年起我就时常头晕脑胀、脖颈不适,右侧身体沉麻,肩胛、后背酸痛,最初治疗发现血压高,医生说是脑动脉早期硬化,要预防脑血栓,叫我要坚持服药,注意饮食,还要坚持运动锻炼。从那时起,我就成了药罐子,中药、西药不断的吃,每天早晨出去散步。可是,病症不见好转,直到一天早晨散步时,眼前眩晕,身体不能动之后,家人将我送去医院检查,诊断为脑血管痉挛,收住院治疗,做脑CT检查,脑CT显示:脑血管正常。这样,排除脑血管病之后,又给我做了颈椎体照相,片子显示:四、五、六、七节颈椎骨质增生;颈间隙狭窄;颈项韧带钙化。诊断为:颈椎病。医生告诉我:一切病症都因颈椎病引起。我和医生说:查到病因了,就给我对症好好治吧。医生却说:这个病目前没有特效治疗办法,现在你还不是很严重,只能保守治疗,吃些中药和理疗。我说:现在我身体这么难受还不很严重!医生说:严重的能导致身体瘫痪,那样可以手术治疗,但危险性很大,做不好更糟。听医生这么一说,我很害怕,非常痛苦和沮丧。医生又安慰我说:不要怕,现在得这个病的很多,以后你的代偿能力强了,就适应了。怎么适应呢?就是长时间的痛苦、忍受,也就不知是苦了,你就认可它适应它了。于是,我开始了保守治疗和自身忍受痛苦。

治疗主要是服用中药:长期坚持服用颈复康,抗骨质增生的丸药等。理疗主要是牵引和离子导入,做这种理疗我说那哪是治病,简直是找罪受。下颌和脖颈间用铁板架上一个姿势架几个小时,就是给自己上刑似的,难受极了,比病魔痛苦不分上下,我忍痛做了三个月,也没见什么疗效,以后再也不想做了。药物离子导入也都是找罪受的活,疗效甚微,做一段时间也不愿再做了。那么就忍受痛苦吧。当时我的后背和右肩胛没有一分一秒不酸痛的,实在忍受不了,家人看我也很痛苦,他们就给我拍打、按摩、以减轻我的痛苦。那时我穿的毛衣,每件右肩部位都有一个大窟窿,就是家人每天给我按摩磨破的。真是一人痛苦,全家人都跟着受苦受累,压力很大。

我的病并没有象医生说的那样:时间长了,代偿能力强了,也就适应了。而是越来越重,特别是由于脖颈痛不能躺下,左卧、右卧、仰卧都不行,造成睡觉困难,整夜整夜休息不了,痛苦不堪。到了一九九六年老病加重,又添了新病:心脏供血不足、早搏频发。医生诊断为冠心病,一年住了三次医院,医药费花了上万元,病也没好。这时我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痛苦极了。我感到活着没有一丝的乐趣与意义。

就在我走投无路,失去生命的信心时,我幸遇法轮大法。他似一盏明灯照亮我的心,给了我重生的希望,使我抛弃了害人不浅的无神论,感受到了神佛的存在与慈悲。

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说的一点不夸张,就在我自己完整的炼完第一遍动功后(以前都是跟别人学断断续续的),我感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特别是那个脖颈、肩胛、后背的酸痛,突然消失了,而且从那以后再没疼过,真是喀嚓一下病没了。记得那天家人象往常一样要给我按摩,我说:不用了,我不疼了。我把炼功后的感受讲给他们,他们都不相信,说:怎么能这么神呢?当然,以后他们是真的相信了。孩子说:大法解脱了我妈妈的病痛,也解脱了我们的劳苦。后来我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高血压、心脏病等其它病症也全部消失不治而愈。大法使我身轻体健、心情愉悦。

法轮大法神功奇效,给人净化身体,在我身上得到了证实,这是有目共睹的。法轮大法不仅仅净化人的身体,更重要的是他净化人的心灵。在当今整个人类社会道德大滑坡的大背景下,法轮大法的传出象一股清流灌溉、滋润、清洗着人们被污染了的心灵,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特别是在当今中国,在中共官员、贪污腐败的影响下,很多人唯利是图,不讲道德,败坏着社会风气。而法轮功学员们在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指导下,看淡名利,处处为他人着想,做一个好人,不断提高着道德水准。

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和做人的目地——同化“真善忍”返本归真。我在修炼中这样要求着自己。

记得,有一次我为单位购买年终奖品,大约近5000元的购物。商店老板跟我说:您在我们这里买这么多东西,我送给你两件高级衬衫。我听后马上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能得不该得的东西,见利忘义那是修炼人要修去的不好的东西;作为人也是不道德的行为,谢谢你,我不要。他听后,很是惊讶和感动,连声说:听您这样一说,我认为法轮功太好了,现在社会风气这么坏,谁见利不要啊,我们不给都不行啊,都主动要,特别是那些工商管理部门的,你不给就找你的麻烦。今天在您身上我知道了法轮功是最好的!

还有一次,我为单位雇车拉货。在谈运费时司机说:大姨,您就给40元,但我可以给您写80元收据,您得40元,下回您还在我这儿拉货。我也给他讲了人不能那样做,特别是修炼人更不能那样做的道理。司机很受感动,称赞法轮功真好!

在平常的一些小事上,我也多为别人着想。记得有一次我买鹌鹑蛋,由于蛋壳很薄,稍一用力拿,把蛋壳捏破了,但我照样把它放在秤盘上。卖货人看后说:破了就别放上了。拿下来了。我说:给我放上吧,别叫你损失了,挣钱不容易,我到家就吃没事。又放回秤盘上了。卖货的女青年说:大姨您心眼这么好,当今这样人可不多呀!你信点什么吧?我说:对了,大姨是信佛的,炼法轮功的。之后我们谈到了信神佛的人讲道德,而无神论者大都就信钱,很少讲道德。

这些事都是我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提升了做到的。我想,我要不修炼法轮大法,也照样会随着社会潮流滑下去的。我要感谢我的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和纯洁的心灵,这是我生命的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我只是大海中的一滴,那些炼功后身强体健的奇迹,为他人着想、道德提升的事迹,在千千万万大法弟子身上比比皆是,不胜枚举。这就是法轮大法(佛法)的威德与功绩,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真相。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这伟大的佛法,却遭到中共的造谣、诽谤与镇压。中共利用一切邪恶手段欺骗宣传,栽赃陷害,抹黑法轮功,叫世人仇恨法轮功,仇恨佛法。这是把人推向罪恶的深渊啊!是在毁人啊!我们伟大的师父慈悲于人,不愿人因此而毁掉,才叫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告诉人真相。

我很幸运,此生喜遇法轮大法,才有幸让自己的身心得到净化,走在返本归真的神的路上。在十余年的风雨历程中,我曾遭中共的迫害,在看守所、劳教所遭酷刑折磨,但在伟大佛法——法轮大法的指引下,我义无反顾,坚定返回真正的家园,因为这是生命的真正意义所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