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最伟大 我想学啥就教我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我在十九岁那年幸运的走進大法修炼。那时《转法轮》还没有正式出版,只有《法轮功》(修订本)。

得法之初,我非常高兴,也只知道这功法好,却并不知道这是修炼的大法。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的深入,我逐渐认识到法的高深、师父的伟大,也知道了这是一部高德大法,得注重心性的修炼才能提高层次。于是我就在修心性这方面下功夫,也明显的感到层次的提高。学法时我感到自己就象是在大法书里一样,能和法溶合在一起,那时的我除了常人的工作外,每天都和同修们一起去各地洪法、学法、炼功,每天过的都非常的充实、快乐。

一九九八年我结婚了,丈夫也是大法弟子。到了婆家,虽是一个新的修炼环境,但那村里有很多人修炼大法。那些新得法的人就到我家来炼功,我家自然就成了炼功点,我成了这个炼功点上的輔导员。一九九九年三月份,我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女儿。女儿一出生我就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和《普度》、《济世》音乐,她听着师父的讲法和大法音乐不哭不闹,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不用哄,带起来非常省事,我们一家三口在大法中修炼,感到非常的幸福。

走过弯路知回头 大法是我的指路灯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大法弟子蒙难,我家也不能幸免。当地的派出所不断的到我家抄家和骚扰。在这之后,我到北京证实大法,坚持修炼,为此被关过看守所和洗脑班,因为执著心没去,对孩子的情放不下,为了早点回家,曾经邪悟过,并带修不修的过了好几年。但我一直舍不得放弃大法。后因为丈夫被非法劳教,恶警要抓我,我被迫带着孩子流离失所。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迫害给吓坏了,每天都处在恐惧中,很害怕,对丈夫的情太重,时时担心他会被邪恶迫害死,就连做梦都梦到他死了,我都会哭醒。每一次去劳教所看他回来后我都如同得了一场大病一样多少天都缓不过来。我的状态不好:心性不提高,身体也开始不好,不是这痛就是那痛的。我知道这样下去了会很危险,就开始学法。却学不進去,我就背法,一边背一边向内找,找到一颗人心就去一颗人心,过了一段时间我的状态开始好转了,对丈夫的情放下了,心里也坚定了一念:他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的保护不会出事的,我和他都是大法弟子,我保护不了他,只有师父才能保护他。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下来。从那以后我知道我该精進了,不能再象以前那样懵懵懂懂的既修又不修的浪费时间了。

我的师父最伟大 我想学啥就教我啥

二零零五年我看了《明慧周刊》上的文章谈到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交流文章,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也应该开一朵小花。我和同修说了我的想法,她很认同也支持我做资料,就给了我八百元钱,我有一千五百元钱。我拿着两千三百元钱到市里找同修帮忙,跟同修说我想买个复印机做资料,同修说别买复印机了,我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卖给你吧,还有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共两千块钱,我说我不会用啊!也没见过电脑,他说没问题我教你,非常好学。

当天下午他把我和另一个同修带到他那里开始教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了电脑。我只见他拿着一个叫鼠标的东西点这点那的,说的话我全都听不懂。他就让我试一试。我不会用那个鼠标,把鼠标摔得咣咣响,可那屏幕上的小箭头也不动。他马上又教我使用打印机,我在他那学了能有七、八个小时,一直到晚上十点,我们地区的同修打车去把我和机器拉了回来。

第二天早上,我拿出来电脑和打印机对着他们犯愁了,怎么整啊?我一个农村孩子,只念了六年的书,很多的字都不认识,哪见过这两样东西。同修昨天教我的睡了一觉就全都忘了,一句都没记住啊!这可怎么办哪?我一下想起了诺亚造方舟的故事,诺亚不会造方舟,他信的神就在梦中教他怎么造方舟,那是因为诺亚非常的信他的神。我的师父更伟大,什么都会,大法无所不能,只要我走的正、做的对,我的师父也一定会教我的。我坚定了这一念就开始求师父教我用这两样东西。我在心里求了一会儿就感到头晕目眩,差点摔倒,休息了一会儿等我好了的时候,我真的会使电脑和打印机了,好象对电脑和打印机不再陌生,挺熟悉。当我把第一份真相资料做出来的时候,非常的激动,眼泪都要下来了,心里不住的说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过了几天打印机不好使了,因为他给我的是旧机器,定影膜该换了,我也都知道,一印就夹纸,我就把机器拆了,想看一看里面哪坏了。我小心翼翼,可还是没注意一个弹簧掉下来了,这下可着急了,不知是从哪儿掉下来的,安不上了,我急得要哭了,这可怎么办啊!忙了半宿也弄不清楚弹簧是从哪掉下来的。心想,不找了先去睡觉吧。接着做了一个梦:我把机器全拆了,又把它组装起来了,那个弹簧也安上了,我醒了,那个梦太清楚了,一定是师父教我修机器呢。同修给我换了一个新的定影膜,当时机器就好使了。我拿回来用了半个月左右,打印机又开始夹纸不工作了。经别的同修连系找到了一个会修机器的同修,他看了我的打印机说定影膜是假的,那人骗了你,还告诉我到哪能买到真的定影膜,又问我会不会换,我说会换。

第二天我到同修告诉的地方买了个真膜,按照我头脑中记住的拆机和装机的记忆把定影膜换好了,从那天开始我会修理激光打印机了,我更加坚信了我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师父。只要我路走的正,做对证实法救度众生有利的一切事,我不会的,师父就会教我,这一念在我心里扎了根,一直伴我顺利的走到了今天。

以后我又认识了懂技术的同修,教会了我上网、下载、打印、刻盘、制作各种护身符和做大法书,只要教一遍我就会。她还帮我买了一个彩喷打印机,是佳能4300,我用这两台机器做着各种资料,供给我们当地和周边的同修用来讲真相,证实法,救世人。

激光打印机从我会修了以后再没坏过,可彩喷4300我当时因为有人心怕弄坏它,所以不敢动它,就这一念导致它总坏,不是这个颜色不出,就是那个颜色不出,弄的我焦头烂额的,后来我找出了怕它坏的心,我就开始修理机器,经过几次拆机装机,我又学会了修理彩喷打印机了,从那后它反倒再也没出过问题。现在都使了两年了没有任何毛病,有时有不好的迹象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一会就好了。

我又开始帮助周边的同修建资料点,教同修技术。我们当地有十几个同修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可是我们的资料点从来不缺钱,同修都能尽自己所能给资料点捐一些钱。这些钱由我保管,我把这些钱单独放一个兜里,和我自己的钱分开放。我也不查到底有多少钱,我觉得反正钱不多,而且那几年我自己一年能拿出一万多元帮助外地同修建点资料点用。我装资料点钱的那个兜从来没空过,只要我把钱拿出去买耗材用了,没几天就有同修送钱来,他送一百,她送一百,没几天就又有一千多元,可我从来没跟同修要过钱,不知道他们咋知道什么时候资料点的钱用光了的,我想可能是师父提醒他们的吧,所以我没在资金方面犯过愁。

我的路走正了 师父随时保护我

还有几件神奇的事,也跟大家说一说。

(一)每次做好资料后都是我给同修送去。有一天晚上刚下过雨,我骑自行车去给同修送资料。天太黑,路又滑,我小心又小心的慢慢骑着车往前走,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这天怎么这么黑啊……,忽然一个法轮亮晶晶的出现在我的自行车前面,给我照路,一阵热流从头顶下来,我的整个身体暖暖的。那晚,一路去一路回,法轮都在我前边照路。

(二)记得那是零九年的秋天,也是刚下过雨的晚上,我和丈夫骑摩托车去外地一个同修家帮他建资料点。我抱着电脑坐在摩托车后面。马上就要進村了,路太滑了,摩托车一下就倒了,我啥事没有抱着电脑在地上站着,丈夫的一条腿却压在车子下了,还没等他把腿拿出来呢,就在这时,一辆大的农用大车直冲我们撞来,它的车头顶到我们的摩托车头,推着摩托车往前跑,我马上就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我的话音刚落,那辆大车瞬间也就停下了。我丈夫没有受伤,只是车头上的里程表撞碎了。我和丈夫只好把车推到同修家里。

我教同修做资料,同修的家人和丈夫在外面修车。一会丈夫進屋说摩托车不能骑了,钥匙口都撞碎了。我说:没事,一定能骑回去,师父都把我们俩的命救了,一定能让我们回去的。等我教会了同修当晚要教的,我们就把摩托车推到门外。丈夫把车钥匙插上一拧,车打着火了,大灯也亮了!我们顺利的回家了。第二天我把车送去修。修车的人问我咋撞成这样了?我把昨晚上发生的事跟他讲了一遍,他说太危险了,我说没事的。

(三)我们这里一到夏天总下雨,同修做资料中有困难找我帮忙的时候,有时会赶上下雨,这时也出现过了神奇的事,那就是,雨在我的前边下的很大,我在后面跟着;要么倒过来,我骑着摩托车在前边跑,雨在我的后边跟着;要么我骑着车在路的这边跑,眼看着雨在马路的那边下,下的还很大,等我骑到那条路上时雨又到这边的路上下了,那边的雨又停了。所以这些年我做证实法的事时没有被雨淋过。

有时摩托车已经没有油了,一下灭火了,可是离家还有几里路哪,咋办?我就求师父,一打火,车就发动起来了,一直骑到家才灭火。

我所写的这些事可不是要证实自己有多么了不起,我是要告诉大家:我们的师父是多么的慈悲与伟大,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我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的。再一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