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翻天覆地的转变(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明慧记者沈容台湾台北采访报道)午夜已经过了,青叶餐厅内的大灯依旧黄融融地亮着,员工从厨房内不断端出珍鲜佳肴,也不停从客人桌上收走空盘。纷至沓来的饕客、进进出出的美味、风风光光的门面……从小,沈志儒(Laurent)就在经营大生意的家庭中成长。

奶奶,是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辈,更是上个世代的女强人,一手打造的台湾料理的餐饮王国,无疑是沈家的骄傲。沈志儒是家中的长孙,在父母和奶奶都忙于生意、无暇照顾他们时,独立地和三个弟妹一起长大。

没有大人的管束,原应是无忧无虑的,但他却看到爸爸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奶奶的要求。爸爸为了争口气另求事业的发展,却在连续失利下,让身边开始出现惋惜的叹气、轻蔑的耳语。他焦急地希望爸爸可以成功以博得奶奶的称许,也想要努力做好,获取奶奶的重视,但却常在淡漠的眼光注视下退缩低头。

“我很小的时候,不管是国中、高中,都在餐厅帮忙,暑假时也在厨房端盘子、当学徒,就是想要做给奶奶看,得到她的肯定,只是却一直没有得到奶奶的重视和关爱。”

虽然家族拥有令人称羡的优渥环境,但成长中的自卑与挫折,养成了沈志儒敏锐自苦的伤悲情愁,也让他亟于从男女情感中获得慰藉。青春正盛的那一年,沈志儒遇见一位女孩,虽然怀抱着无限想象与憧憬,但伴随而来的却是强大的失望和困惑。

他发现自己眼中的完美女孩,却和很多人都有着牵扯。错综复杂的四角关系,也让他无法不去怀疑,生命中真实上演的情节和那些钜细靡遗的安排,就好象背后有双手在无形中操纵这一切。沈志儒开始思考,命运如果能支配祸福得失,自己是否又能了悟因缘、超越恩怨呢?

对感情的沮丧、对未来的迷惘、对父亲的爱莫能助、对自己无论想苦苦追求什么却又得不到的失望……让沈志儒在人生的交叉路上,心力交瘁,身体也因此深受影响,正值青壮年的他不但小毛病一堆,就连白天也常感虚弱与疲惫。

从台湾到巴黎

“后来我开始想要离开,想离开台湾去一个新的环境,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所以我去了法国。”

在留法期间回台湾的空档,沈志儒陆续接触了一些气功,也去山上佛寺和教会找寻答案。尽管他四处奔波求道,却依然解不开心中对生命的疑惑,而身体无力的虚弱与疲惫感也得不到任何改善。

沈志儒参加坎城广告节
沈志儒参加坎城广告节

二零零零年,从法国巴黎 E.S.A 建筑学院毕业的他首创了橘子磨坊数位创意沟通股份有限公司(Moulin Orange),从一开始的两名员工到现在,公司最盛时期曾有四十几位员工,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二年,连续十二年代理世界知名运动品牌的NIKE TAIWAN数位行销和网路广告活动。

只是,五年的海外求学虽然丰富了他的人生、扩展了他的阅历,也开创了他的事业,却依然填补不了心中的空虚,也难解他长久以来对人生的疑惑。

“可能是害怕失去吧,拥有了越多,就越担心这一切,所以那时候很热衷算命,要算员工的生肖,有没有和谁有冲到,公司的流年好不好,办公室的风水和位置正不正确啊,还会去认识一些算命师、灵媒啊,想要从他们口中获得一些答案,什么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

成功来得很快,但心还是高高悬挂着。他常常在想人生为什么那么苦?想得到的、怕失去的、抓在手的、握不住的,那些来来去去的名利情,除了换来更多的焦虑、担忧、失落外,自己的生命又真正得到了什么?

崭新的世界

二零零三年底,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沈志儒遇到了时常为他解惑的灵媒,没想到对方却告诉他已经不再做这种工作了,现在的她在“修炼”。

修炼?沈志儒不由自主对这两个字浮起惊喜的笑容。“以前服兵役时有一次在寝室柜子里看到一本被学长遗留下的《金刚经》,那时候虽然看不懂,但却对修佛有着一些期盼与了解。这次听到修炼两个字,就好象看到一道曙光一样,觉得自己的人生即将不同。”

收到对方递过来的《欧洲法会讲法》(法轮功师父著作),沈志儒回到家马上一口气不落地看完。象久旱逢甘霖般,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开始有了与众不同的意义。沈志儒上网搜寻《转法轮》(法轮功师父著作)和相关经文,下载法轮功的教功影片开始在家炼功,并上了九天法轮功学习班。沈志儒表示,往昔所困惑的一切,都在法轮大法中找到了答案。

沈志儒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
沈志儒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

“那时我从九天班出来时,觉得好象什么都不一样了,在炼五套功法时感受到的强大能量场,是我以前学了很多气功与太极拳都没有的感受。我开始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知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知道人活着的目的是为什么,我觉得展开在眼前的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踏上修炼路,对沈志儒的生命不仅有着翻天覆地的转变,也是一连串考验的开始。由于在工作上是公司的大老板,如何面对最直接的金钱利益问题,还有爱面子的自尊心与想要论输赢的争斗心,都是最触及人心的考验。

“创业初期我年轻气盛,对作品要求非常高,看到员工设计成品不合标准或事情做不好,就常常怒火冲天、破口大骂,也因此伤了很多人。当时我觉得骂人是有效的激励,能逼出很好的作品与结果,但反而与员工关系弄得非常紧张,也搞得自己很累,身体非常不好。修炼之后,师父要我们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我发现当自己开始用善心去对待员工后,反而让他们做出境界更高的好作品。”

“十二年来,都是我们负责NIKE的案子,后来因为大环境改变和一些人为因素,除了员工能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受限外,还有我们客户之间的沟通问题,经过几番挣扎,在考量利益与员工下,我选择了和客户解约,以员工的感受为主,也希望藉此开发新局。只是每当在街上看到客户的广告或见到现在承接NIKE业务的同业老板们时,心底都会冒出很多难受的感觉,觉得那本来是我们做的,是因为我们放弃才会到你们那边,你们行吗?当我察觉自己的这个不好的执著心时,觉得不对劲,往下挖根,原来这也是妒嫉心。”

每当察觉到自己起伏不平的情绪时,沈志儒都会想起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他说:“当我悟到而心里真正放下后,那种身心升华轻飘飘的愉悦感真是难以用笔墨形容,也是用再多金钱都买不到的。”

“有一次我为了要犒赏员工,就办了一个超出原本预算比较贵也比较豪华的员工旅遊,希望大家有个美好的假期,可是事后我听到有一些说三道四的话,说行程如何赶、吃的太多等等,就觉得很难受,觉得自己出那么多钱,办了风风光光的旅行,你们却不感谢我。 ”

“后来我向内找后,发现其实自己的基点并不是无私地为他们想,还多少带着求名的心,想要一个名声,一颗显示心,让外人都羡慕说公司赚钱经营得不错。我知道这还是我的不足,不够纯净,没有做到真正的慈悲、真正替他人考虑。”

人在社会上做事很难不生人心,一般人也许是靠着这些紧追不放的执著获取事业的成功,但身在世中、念在方外的修炼人,正是要能在这些最真实的利益与各种人事争端中洞悉一切,在自己在明明白白的吃苦、吃亏中,放下自我的执著和欲望,真心去为他人好。

尽管在修自己的路上磕磕绊绊,但沈志儒始终相信法轮大法,而关心他的同修,也特地来公司拉着他一起学法。“一开始我不太能接受集体学法,可能是过去的个人习惯不喜欢受拘束,喜欢自己一个人读。可是那位学员一直没有放弃我,带着我和他一起读近期师父的新经文。”

“二零零六年,那位学员问我要不要去华盛顿DC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可以见到师父,我口头上婉拒,觉得不需要吧,实际上是自己害怕见师父,觉得过去的自己不光彩,现在的自己做得也不好,没有脸见师父。后来在同修的鼓励下,我第一次参加DC法会,也第一次见到了师父。”

心中依然带着自卑感的沈志儒,默默坐在会场的最后一排,但当师父来到会场时,沈志儒马上哭了出来。“当我们站起来向师父合十问好的时候,我觉得师父的能量好强,强大到我一直往后退,站不住脚。然后师父在法会上讲了多久,我就哭了多久,我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哭了,但真正清醒的那一面却因为感受到师父巨大的慈悲而不停地流泪。”

现在,沈志儒在修炼中除提升自己的心性,平衡好经营事业、家庭与社会关系外,也把原本拿来玩乐的时间用在帮助更多人身上。

“这么多年来,中共一直残酷迫害法轮功,一个这么美好、将我生命彻底改变的功法却被误解、打压,真是太没有天理了。我一定要走出来做点什么,让世人认清这场迫害的邪恶,也让更多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沈志儒利用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自发地走出来,不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搞政治,他表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能让更多大陆人民了解宝贵的真相、明白返本归真才是每个生命来到世上最初的愿望!

漫漫人生路,有人盲目前行、有人苦苦追寻,衷心期盼所有世人能快快找真相、把握千万年不遇的神圣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