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李桂荣及家人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健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也多次遭受迫害,被非法劳教、判刑。下面是她的亲身经历。

李桂荣在修炼法轮功前满身是病,患有气管炎,一到冬至就犯病,咳嗽的吐白沫子,在炕头呆着也犯病,见风着凉咳嗽的更严重,有时咳嗽的透不过气来,一咳就是很长时间。她还长年头疼、眼眶周围骨头疼、坐着尾骨疼(尾骨弯曲了)、站着脚后跟疼(生小孩时在月子里得的病),一连吃了50多副汤药才能忍住干一会儿活,干一会儿家务活赶紧上炕揉揉脚,脚骨头疼得象酥了似的。另外,她还患有神经衰弱,夜里失眠,胃胀痛等,只能吃半碗饭,这些疾病折磨的她苦不堪言,丈夫活着时当干部,啥好药都吃了也不见好转。

李桂荣从小受邪党无神论毒害太深,不相信有神佛,不相信茫茫宇宙中存在着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她开始学大法时一看书就困,看师父讲法录像时站着也困。但在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她全身的病都好了。那天她从母亲家回来,下雪了,她用围巾捂住鼻子和嘴,到家后她突然发现没咳嗽,这让她感到吃惊,但心里又有些怀疑。她虽然当时不相信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不相信人能修成佛,感觉神佛是一种传说,但亲身经历就摆在眼前不容置疑,于是她就下楼去食杂店买东西,回来也没咳嗽,当证实折磨自己多年的气管炎真的好了时,她不但相信了,还感动的哭了,激动不已,现在回想起这件事也热泪盈眶。

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出现许多奇迹,更重要的是回升了人的道德,对国家、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了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给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带来灾难,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同时也伤害了无辜的母亲和家庭。

2002年4月的一天晚上,委主任领新南派出所恶警去李桂荣家非法抄家,翻了几个小时,抢走了5千元存折(家人一年后才要回来)。李桂荣被绑架到新南派出所,一个40多岁的男恶警看她坐着,拽头发将她拎起来抡,左右开弓打她耳光,李桂荣的头发被拽掉散落一地。在劫持李桂荣去第二看守所时,新南派出所恶警给她戴手铐迫害,在二看被迫害50多天,被恶人辱骂,从早码坐到深夜。鹤岗二看绑架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板铺上挤满了,她在地下睡,侧身睡,不敢去厕所,如去厕所回来就挤得没自己侧身睡觉的地方了。

在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中,许多被非法关押鹤岗二看的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折磨,其中被迫害最严重的有丁凤莲、郝淑贤等。文化路派出所恶警夏维峰等把郝淑贤的双手绑在背后,两人在后面用力往两侧拉绳子勒,把郝淑贤折磨得死去活来,回到牢房时双臂上下抖,无法梳头、吃饭,长达几个月生活不能自理。因为参与迫害郝淑贤等法轮功学员,工农分局文化路派出所指导员邢忠遭恶报被扒去警服,夏某和李树江遭恶报得很重的糖尿病等。还有一个高个子的女法轮功学员,丈夫是警察,她被施酷刑吊起来,人不行了才放下来,放下后没知觉。行恶者慌了,开手铐找不到钥匙,掐人中仍没有知觉,用大头针扎人中,她几天不吃不喝,昏迷不醒。法轮功学员丁凤莲深夜10点被恶警劫持出去,后半夜才回来,走着去,抬着回来了,这期间被八个男恶警围着暴打迫害,将她折磨的昏迷不醒才抬回来,过几天刚刚缓过来,又在深夜被劫持出去,残酷迫害折磨得生命垂危再抬回来。恶警逼法轮功学员王风杰开飞机,暴打她,把她家炕刨了,煤棚子扒了,门锁撬坏了,象土匪一样疯狂。

2002年4月末,二看恶警吴雁飞、所长李树林(中共酷吏)等给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铁支棍酷刑,被迫害的有宫桂花、于丽华、陈艳梅、吴美艳、孙凤玲、姜月秋等十几人。一米长的铁棍,两头焊上铁环,把人的两个脚脖子套进去,两腿大劈胯分开,然后将两只戴手铐的手铐在一只脚上,身子弓着,坐不直,躺不下,站不了,可想而知,这种酷刑是何等惨烈!看守所内部规定不超过7天,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十几天以上,日夜坐在地砖上,吴美艳屁股坐烂了,露出白白的骨头,真是惨不忍睹!

中共邪党操控工农区法院、检察院构陷诬判李桂荣,2003年7月绑架到哈尔滨女监。集训队牛干事见她不诽谤大法,对她拳打脚踢,逼她背手蹲着,把她踢倒,牛干事和一个姓王的干事轮番毒打李桂荣,打累了歇歇再打,还用很硬的大本夹子往她头上砸,砸的头嗡嗡响。犯人包夹不许她说话,从早码坐到晚9点,把她关进厕所拽头发往墙上撞。几个月后被劫持到九监区,不让买日用品,用馒头泡盐当酱吃。有个哈尔滨人是大学生,在集训队被打的脸变形关小号戴手铐脚镣,封闭不让接触任何人。恶人刘坤凶狠残暴,行凶时把外衣脱了,穿胸罩打李桂荣。黑龙江女子监狱纵容犯人二次犯罪,包夹迫害法轮功的犯人虐待残害法轮功学员还奖励6分。后来李桂荣被转到病号监区,那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大多年老体弱,一炼功就被恶人恶警毒打。

李桂荣回家不久,于2009年4月被解放路派出所恶警绑架,遭到3名男恶警轮流殴打,后被抬上车劫持到鹤岗二看,过程中又遭一顿暴打,一个恶警坐在她身上,一个坐在她头上,其中一个年轻恶警往死里打她,另一名参与迫害的是工农分局恶警纪键军。在看守所第一天早晨,因不向所长李树林、副所长尤某问好,李桂荣遭到两人拳打脚踢,脸和嘴被打破,鲜血直流。之后,又被戴上手铐、脚镣酷刑迫害。

李桂荣的儿子四处奔波,被警察勒索两万元钱,李桂荣被劳教迫害一年。2009年春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扒光衣服,脱去裤头,搜身迫害,不让去卫生间,不让睡觉,早4点起,半夜12点才能睡觉,天天强迫看录像进行精神摧残,被迫害成心梗脑梗后被亲人接回家。

李桂荣被非法判刑迫害时,她的女儿正在读大一,孩子学习成绩优秀,获一等奖学金,得知母亲被迫害,她天天做噩梦,瘦的脱了像,象大病一场似的。第一次见到母亲,女儿哭的没有说出一句话来,花了100元钱,请人吃的饭。当李桂荣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女儿哭着喊着监狱都不许母女相见。后来,女儿说不让见就死到监狱门前,逼得女儿要钻汽车不活了才允许母女见了一次面。儿子不会做饭,电水壶、电饭锅全烧坏了,喝不上热水。大年三十,女儿被姨妈接走,儿子不肯离家,一个人在家过年。啥也不会做,外面鞭炮齐鸣,万家灯火,儿子思念母亲的那种心情是语言无法描述的。

在大陆,有许多象李桂荣一样含冤受迫害的母亲,也有许多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令人欣慰的是,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孩子都很优秀,这也许是上苍的呵护吧!尽管经历许多磨难,甚至是酷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仍心怀善念,真诚的期盼每个人,包括那些迫害过自己的人都能选择正义和良知,都能走向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