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迫害法轮功文件被曝光 中共报复造冤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曝光了中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借上海世博会攻击法轮功的“宣讲提纲”,报道中提到“迁西县也有此类文件。”

这一句话竟触及到中央六一零、政法委、国保,他们从中央到地方成立了所谓“专案组”,目标锁定到迁西县,扬言不查出此案不罢休。并连夜追回文件,从上到下层层施压,最后唐山市、迁西六一零、政法委、国保、刑警直接参与此事,这还不够,迁西县各个派出所全部参与此事,二零一零年五一前几天,从县委到各乡镇所有看过、接触过此文件的人都被进行大排查,当局对这些人的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电话等做了登记,尤其是家里曾经有过炼法轮功的,更是详细调查。

迁西兴城镇政府干部毛凤勇无故成了被怀疑对象。五月三日,毛凤勇及妻子和兴城五村居民陈红利,三人均被绑架,两家都被非法查抄。迁西兴城镇干部毛凤勇与妻子于五月四日凌晨回家。此事还涉及到法轮功学员陈红利被非法判刑四年。

法轮功学员王志新在新庄子乡政府上班,王志新也是被怀疑的对象,中共人员就对她进行电话监听、跟踪等。王志新用她二姐小红(未修炼法轮功)的手机,当时有事给客运司机陆佐金打个电话(手机号是班车专用),被公安监听。就凭这一个电话,王志新未修炼的二姐和法轮功学员陆佐金都被卷进来,因法轮功学员马银凤和陆佐金是夫妻,也被卷进案情当中。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晚,迁西县国保大队徐志刚、施景珠、贾振生、王伟、汪娟,刑警大队王秀英等十几人闯入王志新家中。因她不在家,就在她家周围设了警车。有几个警察在王志新家中等待,王志新外出刚一回家,就被公安局国保大队徐志刚、施景珠、贾振生、王伟、汪娟等绑架。

一部份警察去了花院乡西陆庄村小红家,几个穿着便衣的警察以抓小偷的名义,闯入小红家中,这种土匪行为,带着邪气,晚上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把家中孩子、大人都吓坏了,从那以后,几天之内孩子到晚上就哭。

随后迁西国保大队施景珠、贾振生、王伟等几个人到志新家进行非法抄家,连照片都一张一张的看了,床底下、橱子翻了个遍,带走家用电脑、手机,连王志新的丈夫也被绑架到公安局。

因为中共人员在王志新家里没有找到所谓的证据,第二天早上又去了王志新的娘家。与此同时,五月十二上午十点多钟,陆佐金夫妇也被绑架,他们老家也被非法抄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就有四家被抄、被骚扰。这显然是一种先定罪后找证据的行为。

开始,中共人员把王志新带到公安局,非法审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徐志刚说:“我是你二姨夫的战友,按理你还得管我叫舅呢,我和你们领导是同学,赶紧承认了吧,你承认是你干的,就让你回去上班。”王志新从小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又听说承认了就上班,王志新经不住他们的诱骗和恐吓,就违心承认是自己干的。虽然王志新承认了,但是没有任何合理的证据证明是王志新干的。中共人员到王志新的单位新庄子乡政府找证据,她的办公桌被翻了个遍。把新庄子乡所有的复印、打字社都进行排查,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后中共人员又把王志新转移到民政宾馆监视居住三天三夜。白天提审,晚上后半夜也提审,王志新在迁西民政宾馆被非法审讯、监禁了四天。第四天的后半夜,非法审讯王志新的有国保大队的徐志刚、贾振生、刑警大队的王秀英等。

他们几个警察你一句他一句的说:“你上大学有个工作多不容易,态度好就上班……”等一些哄骗的之类的话。徐志刚拿着一摞子打印好的王志新的手机通话记录,套近乎,拉亲戚关系,并说:“我完全是为了你好,这通话记录不应该告诉你,按照这通话记录做一份笔录。”并承诺:“这事如果态度好,从宽处理,与你关系不大。”并提供了马银凤被抓等王志新根本就不知道的信息。

徐志刚说:“马银凤被抓这事我不应该告诉你,都告诉你了。(徐志刚的言外之意是:我看我对你多好,我为了你,把不该告诉你的也告诉你了。)你是有工作的人,你这个案子明显也不是一个人干的,这个文件也不是在你家上的网,因你家在作案期间没有上网流量。反正马银凤也挨抓了,她还没工作,她家跑个体经营。你就说文件是你拿的,给你二姨了。如果你表现的好,还有希望给你判个缓。”

王志新说:“那这案子跟我二姨根本也没任何关系呀?”王志新当时根本不想配合他们诬陷他人,可王志新一不想配合他们,他们就拿她工作来威胁她,恐吓她。因王志新当时被他们连续审讯与逼供,早已被他们折腾的有气无力,实在难以承受,徐志刚当时又表现出一副完全为了王志新好的假意,不断的引诱王志新把责任推到马银凤身上。在那种高压、恐怖的环境下,一个柔弱女子抱着一线希望想回家上班,恐怕这次被抓丢失工作的心理作用下,为了早日回家就违心的顺应了狡诈、阴险的徐志刚。就这样按着徐志刚提供的通话记录和马银凤被抓的详细信息做了一份漏洞百出的笔录,笔录内容大意让王志新承担拿文件的责任,让马银凤承担曝光文件的责任。

公安局的人心里非常清楚,凭着一份漏洞百出的笔录作为证据是荒唐的,他们不断的搜集所谓“证据”。在所谓的作案期间王志新、马银凤家的电脑都没有上网流量记录。为了把这事强加于马银凤身上,但又没有充份的证据。徐志刚、贾振生又去看守所骗王志新说:“你态度好,我们领导想看看你的态度,希望配合一下工作,把你的口供重新说一遍,给你做个录像。”王志新又一次顺应了他们。后来王志新才明白完全上了徐志刚的当。这份荒唐的笔录和这份录像不但没能使王志新回家,却构成了迫害王志新和马银凤的证据和把柄。

他们如获至宝拿着录像给马银凤看,以此给马银凤以压力,让马银凤承认这不成立的事实。马银凤没被他们的伎俩蒙骗住,底气十足的抵制了妄想强加她们身上的罪名。

王志新、马银凤的家属分别从北京请来律师,律师从各种法律角度证明犯罪事实不成立、证据不足,不充份。

王志新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公安局没再提审她,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她的口供是被逼供出来的,是假的,假话是经不住考验的,假话越说越难圆。在非法关押期间,王志新遭到恶犯随意侮辱人格,狱警还不时搜身、搜住处,把衣物,被褥等扔的满地都是。几乎每天早、晚吃的都是面粥,连咸菜都没有;中午吃的是玉米面窝窝、馒头和菜汤,菜汤里沉淀的是泥沙和几片菜叶。她吃不进、喝不下,原来一百一十二斤,瘦得剩八十多斤,有人形容,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身上光剩下骨头了。她时刻惦念着她不到二周岁的女儿,卧床不起的婆婆没人照顾。那时,她女儿在姥姥家住着,天天和姥姥闹着找妈妈,孩子常常上火,拉不出大便。王志新的母亲承受女儿被迫害的痛苦,总是偷偷的抹眼泪,头发增了许多白发,再加上看孩子、干农活,真是又苦又累啊。

八个半月的非人折磨后,公安局让王志新的家人交了五千元押金,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被取保一年。在“取保”期间,国保大队施景珠等人以谈话为由三番五次的骚扰王志新的单位领导和她的丈夫,目的是扣留五千元押金和继续迫害。

两年多过去了,这件冤案没人过问,王志新的名誉和精神损失谁来偿还?现在由于要开十八大,为了维稳,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检察院副检察长韩国如、反渎职科王会新,在检察长郑金宽的指示下又到王志新的单位找她,要她去把两年前的事从新做笔录。王志新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并采取了回避的办法。

因为找不到王志新本人,迁西县检察长郑金宽、韩国如不断给王志新的丈夫单位施加压力,找领导谈话。明白人都知道检察院是为了完成任务,抓人凑数。当质问韩国如王志新犯了哪条法律?韩国如无言以对,只是冠冕堂皇的强调和本人见面,堂堂执法者连犯了啥法都不清楚,就这样无理取闹抓人,难道法律在你们这些执法者眼里就是一纸空文?你们为了眼前利益,为了完成上级压下来的任务,就可以违心出卖自己的良心,就可以随便冤枉好人吗?

其实这个《宣讲提纲》根本就不是“国家秘密”,顾名思义,宣讲提纲的本身就是要向大多数人宣讲。而且在宣讲提纲中也要求“广大党员、干部、群众首先要态度坚决……”,还提出要“引导广大群众认清……”。很明显,这样的文件根本上无“秘密”可言,本无“秘密”,又怎么有“窃取国家”之“秘密罪”呢?

其实这种被民众取笑为“公开‘秘密’”的事,只不过是以江泽民为首的“血债帮”们在走投无路,灭亡前的变态心理的反映。在迫害法轮功方面,他们总是妄想把全国民众都绑在迫害法轮功这辆奔向地狱的列车上,人数越多越好,故才有这类需要宣讲的“秘密”文件,发到乡、镇;宣传到街道、村委。大家想一想,在全国这么大的一个群体里面尽人皆知的事,能保住秘密吗?利令智昏嘛!他就以为能行。另一方面,他们也知道迫害法轮功是不得人心的丑事、败事,故又总想千方百计的掩盖其罪恶,妄图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故而才出现上面提到的不伦不类的“秘密”文件。

希望迁西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检察长郑金宽、韩国如和现在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王志新的警察冷静思考一下,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现法轮功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唯独在中国一党专政,荒唐的迫害法轮功,限制个人信仰自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三年,为什么国内那么多法轮功学员还一直坚持信仰,他们面临着被抓、被劳教、被判刑,还义无反顾的走在这条信仰的路上?希望你们给自己也给你们的家人留条后路。不要稀里糊涂的当上级利用的工具,不查明事实真相就随意骚扰他们的正常生活。你们也有家庭、子女,如果这种冤案发生在你的身上,或你家人身上,你会怎样对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乃天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7/610迫害法轮功文件被曝光-中共报复造冤案-261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