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在小区讲真相的收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二零一零年,我被邪恶迫害遭非法拘禁、药物摧残一年后回家,恶人一直在小区监控、骚扰着我和母亲同修。在邪恶的虚张声势和高压下,很多小区居民在这种环境下随波逐流,谩骂或诽谤我们,那时因为我们对法认识不深,修炼不扎实,一直抱着怨恨他们和不平衡的心理,使我们始终没有走出来对他们讲清真相。

通过最近的不断学法,我们慢慢转变了认识。看到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可是哪,旧势力在邪恶的安排中,所谓的为了能够使大法弟子圆满,旧势力造就的这个邪党对世人,特别是对中国人的迫害是最严重的——叫人败坏,叫人对大法犯罪,这不是把中国人推向毁灭吗?虽然旧势力安排了这邪恶的迫害,可是毕竟中国人是因为大法弟子才饱受这些屈辱、遭受那么多苦难。那从这一点上来讲,那么你们不应该去救度他们吗?大法弟子不应该放开胸怀吗?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我认识到应该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解体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向小区居民讲真相。那几天的梦中师父或正神也点化我救度小区居民。于是我和母亲就决定要做好向小区居民讲真相的事。

我们進出(上班、购物等)小区时,顺便与小区居民搭话然后再切入主题,讲真相、劝三退;再就是我们二人共同在小区讲真相或二人天天轮流下楼做此事,一人在家中发正念加持。在讲真相之前先共同发正念:解体干扰小区居民得救的邪魔、烂鬼及旧势力一切邪恶因素;让长期干扰、监控大法弟子的流氓特务、不法之徒现世现报,请师父加持,请正神帮助,为我们证实法开路。这时我们没有任何的顾及和以往对居民的怨恨,走出来的过程很正很快,结果我们不但能够做到向居民讲真相,而且效果十分显著,几乎我们每次讲真相让世人明白、做“三退”正确选择的成功率都在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百。我们做了几年的面对面讲真相都没有达到这么好的成果,这正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帮助加持和我们二人正念配合得到的果实。我们向内找以前就是有分别心、自以为是,认为在小区外对陌生人讲真相安全,可没有突破观念认识到小区的居民很多是有缘人或以前的亲人,理应也要对他们的未来负责。师父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记得第一次向小区一对中老年夫妇讲真相,先从中共腐败开始讲起,直到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和罪行(天安门自焚假案、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大法洪扬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最后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程中他们听得很入心,结束时纷纷点头认可,看到这两位老人明白真相而得救,我就知道在小区讲真相是势在必行、不可阻挡的了。还有一次正好和一位老大爷進入小区,我就发正念解体干扰他得救的因素,望他得救,然后与其搭话,说了一些生活(物价、交通)上的事,然后我马上切入正题向他讲真相:“大爷再给您说个好事,现在百姓有三退(党团队)保平安的活动,如今共产党腐败、大贪官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百姓水深火热、物价飞涨、天灾人祸很多,是上天在惩治作恶的当权者,而我们百姓要明辨是非、分清正邪,即退出党团员组织,会善有善报,大灾难保平安,同时也是抒发我们的善心、表达我们的民心。大爷听到我讲的这些话,有理有据,点头表示同意,我就问了他是否是党员,他说:“是。”然后我再问他的姓氏,给他起了一个化名“×暑缘”退出了邪党,这时大爷问我说:“你多大了?干什么工作?”我就跟大爷说:“我处在冠冕与婚龄之年,是做教学工作的。”他听后十分惊讶、欣喜,说:“你这么年轻就当老师?真了不起,你知道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猜了一下,说:“我想您是退休教师吧。”他说:“我是退休校长,语文教师。”我的智慧油然而生,我说:认识您很高兴,我是信仰法轮功的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高标准要求做好人,这个功法很神妙,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使修炼者看上去年轻,我快到适婚年龄,但看上去象一个中学生一样,我按照大法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对教学工作是十分认真、负责。他看到了我的坦荡而感到骄傲,我当时十分自信、底气十足,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以第一人称直接证实法、讲真相是神圣、殊胜的。这时他伸出右手与我握手,那一刻我深深感到心系众生的感受,他们等待这一天实在太久了、太艰难了。接着我又让他明白了法轮功百姓在中国大陆受到中共邪党的残酷镇压,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的被中共军警暴力活体摘取器官而牟取暴利,又向其讲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他听后义愤填膺而又震撼、欣喜,分别时,我让校长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保平安。他高兴的回了自己的单元楼。

在小区,男女老少,不同年龄段的人都会遇到,我们基本逢人就讲,将真相讲到位,效果是显著的。但也会碰到不理解、不明真相的人,我们也不灰心。一次向一个小区大爷问姓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我不了解你,不能信任你。”这时我们没有怨恨和不平,而是向内找,可能是我讲真相不够真诚或个人生活修炼中“真”没有做好而导致世人的不信任,我明白他的回话一定不是偶然的。我和母亲同修不灰心、不气馁,尽量救度有缘人,都给居民一次选择的机会。有时也会碰到特务或造谣者煽动和干扰,当我们讲完真相,他们就去煽动,说:这家是炼法轮功的,给人三退,不要听等。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的这种煽动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帮助了居民了解了一些真相(三退)的消息,为我们之后讲真相和“三退”做了铺垫。师父说:“其实无论旧势力怎么做,在宇宙中的相生相克的关系中就是这样,它无论怎么做都是在替大法弟子做广告。比如说大法弟子搞的很多项目,邪恶一干扰,正的善的力量也随之而来。坏人做的什么事情都一样,只要它一抹黑我们,要干点坏事、捣乱的事的时候,本身就是替我们扩大影响。”(《美国首都讲法》)

我今后要学好法,深入领会法理,不断的去除自己的执著心和后天不正观念,与母亲同修在正念协调及配合下,做好小区讲真相的证实法项目,也想通过写出我在小区讲真相的过程和向内找的感悟,希望给没有走出邻里、社区的同修有一个借鉴和证实方法,共同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这一部份使命,兑现史前洪愿。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