膀胱癌晚期患者因祸得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我七十岁了,零三年诊断出膀胱癌晚期。零六年眼看就不行了,就遇到法轮大法了。从炼法轮功,一天比一天好,现在皮肤滑溜溜的,抱着孩子上三楼,一点不像七老八十的人。

在开始修炼前,二零零三年时,我在饭店干活,小便时有小米粒似的东西,疼,我以为有火,没想到越来越厉害,全身浮肿,干活不多还挺累。我到县医院看了看,打了四、五天针,大夫建议我上大医院检查。结果一检查——膀胱癌晚期!不好治了。以后不多日子,小便疼,尿完,这个尿道就象拉了一刀洒上咸盐似的,特别疼。尿不多点,一时有尿了,腰带还没解开,尿裤子了,就那样严重。

我有一亲戚在山东,是个有名的大夫,中、西医都懂,一般的大夫都没他高明。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他能治,我就上山东去了。到山东现买房子住下,每天吃药打针,喝脸盆那么大一罐子汤药,还打四瓶点滴,花了不少钱,一个月得二千左右,这一治就是三年。

开始这个大夫给我一治,就不疼了,也不失禁了,可是癌症它偷偷地在底下照样发展,后来就不行了,我一解大便,就象抱个西瓜往下坠似的。我在家里躺在坑上起来以后,就象啤酒瓶子一晃,往上起泡;我睡觉醒了,一坐起来,身上就“嗖嗖嗖嗖”,就跟酒瓶子往上冒泡似的,就那样。我就跟我老婆说,我活不几天了。

眼看就不行了,这时我遇到大法。一个法轮功学员是我们亲戚,我到她家去,他们给我讲了大法真相,说修炼大法身体会转好的。他们这样一说,我就修了这个法门,我发了一念,从此以后尘缘两断,就走这条修炼的路了。

那时候法轮功受迫害挺严重,我出去发真相资料,一开始自己出去害怕,就让他们领着我,那时候走路比干活都累,冒的汗把棉袄都湿透了,近的走三五里,远的十里八里的。后来就不怕了,有时候,人家说这两天别出去了,中共开会什么什么的,我心里就想,越紧张就越得出去发,它老开会,你还老不去了?

师父帮我清理身体,病在里面啊,往外排,表现出来就是尿血,过些日子有那么一回,现在不尿血了。还有一次尿不出来了,到厕所半天尿几滴,要是常人,马上就得上医院了,我也不难受,只是有一点痛。姑娘和姑爷吓坏了,这么大岁数不上医院能挺的了么?我没去医院,是常人就得去医院。我有师父、有大法,我永远坚持大法这条修炼路。结果两三天过去后我就好了。现在家里人都支持我炼功。

我炼功七年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就没再去过医院。我现在帮女儿看小孩,大的十四、五岁,我早晨起来给做饭,小的不到一岁,可淘气了,我都离不了手,抱着孩子上下楼不累,一点都不像七老八十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