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狱警:我知道这事是监狱长干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伊春市二十三岁的女孩秦荣倩,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在中共迫害政策下,父亲秦月明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佳木斯监狱虐杀,母亲和妹妹申冤又被非法劳教。秦荣倩一直在为爸爸昭雪、为妈妈和妹妹申冤而奔波,并走上街头征签寻求支持。

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的惨烈事实震惊了人们,短短半个多月时间,超过一万五千名民众签名按手印支持秦荣倩申冤,签名中有一位佳木斯监狱警察,他说:“我就是那个监狱的,我知道这事是监狱长干的。”

据明慧网报道,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十五天内,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于云刚和刘传江相继被迫害致死。佳木斯监狱的监狱长是叶枫、主管迫害的副监狱长是李好军,集训队队长于义枫……

秦荣倩父亲因坚持法轮功信仰被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酷刑致死
秦荣倩父亲因坚持法轮功信仰被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酷刑致死

支持秦荣倩为父申冤,超过一万五千人按上红手印
支持秦荣倩为父申冤,超过一万五千人按上红手印

谁在害怕?

据了解,当初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对于秦月明一案的赔偿请求,是做了立案处理的,但随后因黑龙江省政法委、“六一零”的干涉,使此案不了了之,只给了一个口头答复。

面对各级政府部门的不作为等违法行径,秦荣倩从监狱所在地佳木斯,到省城哈尔滨,并走上街头征签,寻求支持。从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起,秦荣倩再先后到北京市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信访局等信访部门,投诉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迟迟不作为的违法行为,但这些各部门均以没有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的判决为由,拒绝接受材料。

而黑龙江省政法委、“六一零”更是指派便衣对秦荣倩及其律师进行跟踪、摄像、围堵、盘查,表现出了对秦家冲破重重阻力、不断申诉、坚持还原事实真相的恐惧。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上午,从北京申诉回来的秦荣倩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探视妈妈和妹妹,她们告诉秦荣倩,省政法委、“六一零”处长顾某和另外一个人于七月十七日到劳教所找她们“谈话”:“秦荣倩去北京了,和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有联系,还有反华势力……”他们还想让母女二人签包教协议,被当即拒绝。秦荣倩的妈妈和妹妹要求无条件释放并正告“六一零”的人:你们不要再找我们谈了,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其他什么都不谈!

黑龙江省高法赔偿委员会主任张印峰等三人也曾到前进劳教所找秦荣倩的妈妈和妹妹,张印峰等人希望秦荣倩的妈妈和妹妹能够“私了”,还谎称秦荣倩已经同意“私了”,当被秦荣倩的妈妈和妹妹识破并予以回绝后,他们就威胁道:如果不同意,下次就不让秦荣倩再来接见你们了……

近日又从秦月明的山东老家传来消息,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国安部从北京派人去秦月明父母山东居住地,以秦荣倩“十八大”前在网上发帖为由,向当地公安施压。

历史巨变中的正确选择

在过去的十三年,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不惜动用国家机器、所有媒体、所有宣传机构恶意诬陷、抹黑法轮功,编造欺骗民众的弥天谎言。如今这一万五千个手印和签名真实的反映出民众的支持和觉醒,也证实了那样大规模的诋毁和谎言已经失效。同时在中国大陆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人们能为无亲无故的秦荣倩一家挺身而出、为正义发声实际也是在维护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念和每个人自身的权利,如果更多的人能够突破恐惧,敢于站出来、表达出来,那么人们就做出了正确选择。

海外的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现在将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营救秦月明的妻女作为重点案例追踪和营救;追查国际一直在关注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案子,对于参与犯罪的人员已经记录在案,并且还在继续查证。最终有关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被绳之以法。

其实参与其中的很多司法系统内部人员是被裹挟着、被强迫着进行这种犯罪行为,成了邪恶工具。就象省高法的那些法官,他们本身一开始很清楚该怎样去做才是真正公正的行为,怎样做才是符合内心良知的行为,但迫于外在的压力不敢那样去做。在中共内斗激烈、中共政权摇摇欲坠的今天,听从自己的良知,毅然决然的作出选择,停止迫害、支持正信才是大势所趋。中共政法委公检法司人员、六一零人员及一切还在坚持搞迫害、不愿改邪归善的人,将很快面临人间法律的起诉和追究,同时面临天理、即宇宙法则的严惩,希望这些人能明辨是非,看清形势,不要在即将发生的历史巨变中可悲的成为中共殉葬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