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我是在中共邪党搞大跃进那年生的,生下来差点被送人。一家人全靠爸爸一人挣钱糊口,每月还要给大伯家念书的大姐拿生活费,生活勉强维持。后来又多了一个妹妹两个弟弟,生活更加艰难。所以我从小就吃苦受累,挨打受骂,吃糠咽菜,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总算盼到结婚了,丈夫又是个特别爱玩的人。因为娘家穷,我又是个工人,公婆是老师嫌贫爱富,对我另眼看待,所以我和公婆关系一直不太好。我又不能和他们打闹,总在心里憋着生闷气。那时我曾经想过死,一想到腹中的孩子,还有自己的双亲,他们该有多痛苦,所以就没有死。

我是个要求上進的人,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品学兼优。在初中时,因为重感冒没好,参加学校冬季越野赛赛跑时吐了血。父母不知道没有及时治疗,后来检查得了支气管扩张、心律不齐、多眠性神经官能症、皮肤病、胃病。八三年我在医院生小孩后,得了产后风。八六年产后风发作,浑身象得了重感冒骨头肉都疼。每天活在痛苦之中,生不如死。第二年我离开工作岗位回家治病。虽经多方医治,仍无好转。最后病越治越多,几乎全身都是病,数一数二十六种。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九八年八月,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知道了人为什么有病,是因为业力造成的。明白了法理后,我每天都到学法点上集体学法,每天到炼功点上炼功,不知不觉全身的病都好了,暗黄的脸也变得白里泛红,从此身体一身轻。亲戚朋友、工友、同学看了我,都说我变了一个人,我心里高兴的象开了一朵花似的,整天沉浸在幸福之中。是法轮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丈夫是个体老板,常年在外应酬喝酒,把胃喝坏了,上医院检查是胃溃疡,买了很多药,天天吃药也不好。我女儿经常感冒,每次得病都得挂三、四天滴流。自从我修炼后,他们爷俩的病都好了,全都不打针吃药了。

风云突变,九九年七二零,恶党江泽民团伙迫害大法。我不理解做好人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镇压?就和其他同修去北京上访,第二次上访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在劳教所被骗不炼了,半年后回到家,发现丈夫有了外遇,当时非常痛苦,身体的病全回来了。精神上的折磨、肉体上的疼痛,使我的精神彻底崩溃了,真想一死了之。

法轮功学员找到我,帮助我,使我又回到修炼中。大法给了我第二次新生。我姐姐经常对人说:“是法轮功救了她,要不然她早疯了。”

在修炼中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每一个人,孝敬公婆。婆婆过生日,我给买一大篮寿桃送去。因为我受迫害,丈夫承受的压力很大,不让我修炼,用硬拖鞋底打我的头,我没有还手,不修炼的时候我是做不到的。他三年半不给我生活费想逼迫我停止修炼,我没有怨恨他,丈夫过生日我就买一个大花篮送到他单位,乐的他把花篮摆在办公室里给工人们看。对女儿也不象以前了,过去我脾气暴躁经常打她,自从修炼后我再也没打过她,我们像朋友一样,无话不谈。我母亲患有糖尿病综合症,姐姐也得了糖尿病,其他兄妹都要养家糊口,我就坚持给父母做饭、买菜、洗衣服做被,擦玻璃、有时领她洗澡,三年半从没有怨言。我侍奉母亲给兄弟姐妹减轻负担,理解每一个人的难处,母亲没有工作,修炼后我不看别人怎样,每月给母亲二百元生活费。九九年上访前一次性给了母亲两万元现金、国债。我们家兄妹、邻居都夸我孝心,我的朋友说,看到你的为人,我们就知道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