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十年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我们是农村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以后,没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那时还不能在大法上认识法,只有信师信法的一念,走过了最邪恶的时期。

二零零一年四·二五,村上有八名同修到北京证实法,经受了严重的迫害。他们分别被灌食、电击、拘留、抄家与罚款,一到中共“敏感日”就有人监视,同时镇“六一零”的人和派出所恶警到家中不断骚扰。

二零零零年以后,师父不断有新经文发表,指导弟子们修炼的方向。虽有经文,全村只有一份,同修之间只有互相抄写。虽然迫害严重,但同修们发资料、挂条幅、写标语,谁也不想落后,劲头十足。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感谢师尊的苦度。现就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共同精進。

在邪恶迫害最严重几年,一下没了修炼环境,给同修带来最大的痛苦是无奈。大法书都藏起来了。去朋友家串门,可世人聊的是吃、穿、打麻将,要不就是东家长西家短,根本就溶不在一起,还面临着邪恶骚扰,世人的冷眼,家中亲情的考验。电视中播的全都是诋毁大法的谎言。有个别人放下了修炼。师父说:“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

多数大法弟子信师信法,坚持着自己在家炼功、背法,心中记多少背多少,学师父的经文,能够去除杂念,保持正念。

大法弟子想要在法上交流切磋,只好找同修坐坐。在家中,女的修,男的不修,这样子的情况又不便去,再加上村里又有专人监视,幸好都是村里人,也就睁一眼闭一眼,最多“敏感日”打个电话过来问一问。后来才认识到这也是一种迫害。

村里有一对夫妻都修炼,孩子们也不反对,同修们不时的都来坐坐,有时三五个人,有时八九个人,同修们在一起自然有共同语言,切磋、交流,好象都有了主心骨。到了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每天晚上能有八、九个同修在一起集体炼功。渐渐的大家也把之前藏起来的《转法轮》拿出来,开始学法了。

后来同修们做证实法的事能够统一协调,资料不够自己写。街上、路上、邻村发真相资料,同修们做的都很积极。

学法小组就这样形成了,每天晚上最多时十五、六个人在一块,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学完九讲后,再学《洪吟》和经文,然后集体炼功,不论刮风下雨,从来不停。

二零零三年学法小组進一步稳定,大家在法理上也得到提高。证实法落到实处,发资料每人包片,每条街不落一户的发放真相资料。同修们讲真相同时赠送人们护身符,救度世人。

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场大雪覆盖了全村的街道,人们出行不便。我们村全体大法弟子一起出动,扫的扫,铲的铲,有的同修家常人也参加了。同修们一条街一条街的打扫,共忙了四天。最后把雪铲堆,村里负责人安排车统一倒掉。村民们看在眼里说: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比党员强。我们的举动有力的证实了大法。村上每逢三、六、九日是赶集日。遇到下雪天,同修们一大早就把集市广场的雪堆的一行一行的,正好空出摊位可以摆摊。周边各村的小商贩来了以后看到如此情景,都高兴的说哪个村也不如这里的环境好,真方便。当我们告诉他们这都是法轮功学员们扫的,小商贩们都说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并把这事一传十、十传百,我们的行为也充份的证实了大法。

由于我们整体保持的比较好,做大法的事有头有绪,邻村的同修都说我们做的好。在不知不觉中人心起来了,欢喜心表现的最为突出,因此带来了魔难。零三年冬天一个晚上,同修们正在集体炼功,一个同修的丈夫一直不认同大法,反对妻子修炼,这天多喝了点酒,凭着酒劲来找她,当时他的妻子不在这儿,同修都在床上打坐,他不由分说向一个老年同修一掌打过去,老年同修本能的一低头,帽子被打飞了(炼功也许不该戴帽子)。他见没打到人,便把地上的一水桶提起来向炉子砸去,炉子砸倒了,烟囱也倒了,炉火撒了一地。接着又摔了两个暖壶,两声爆响,玻璃碴满地。屋内又是水、又是火、又是烟、又是水气、真是“乌烟瘴气”,连人都看不清。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同修当时都不知所措。那个同修丈夫魔性大发,将他的亲戚抓住头发,从床上拉下来就打,大家过来拉开后,邻居闻声赶来看此情景,便将他劝走,一场风波,惊心动魄。

事后同修们整理房间,发现地上满是水和玻璃碴,一个人都没有伤着,奇怪的是挨打的同修也不觉痛,当时没有一个人惊慌,后来悟到是师父保护了弟子。事情过后大家切磋向内找。“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转法轮》)大家认识到我们一定有没做好的方面,才召来了麻烦,同时给学法点的同修带来了很重压力。

我们向内找,找到了欢喜心,不注意安全的心,该同修也找到了平时对丈夫不善的心,对家人讲真相不到位。从另一方面讲,对学法小组也是一次考验,能不能坚持下去,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大家不动心,坚持好学法小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后来该同修家办喜事,全体同修都去帮忙,不怕苦,不怕累,感动了同修的丈夫,使他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

从二零零三年起每年的五月十三日下午,小组的全体同修来到一起,摆好师父法像,敬上果品、生日蛋糕,排好队,全体合十,祝师尊生日快乐,然后炼静功或动功。每年的中秋节下午,大年三十下午,全体同修集中,在师父的法像前摆上糕点果品,敬上九炷香,全体合十,祝师尊节日快乐,由协调人代表大家向师尊表示精進实修,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九炷香燃烧后,香灰都是莲花状。一次中秋节,一个同修天目看到师尊从法像中下来,微笑着从我们中间走过,同修们感受着师父的慈悲呵护。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发表以后,我们开始大面积发放《九评》,达到每户一册。用黄纸配红色字体写真相标语,本村贴,邻村贴。一次两女同修骑摩托车到一个山村发资料,这个村没有修炼人,到该村都晚上十一点多了,看到发放的资料都闪闪发光,是师父鼓励弟子救度世人,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前几年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时,大家都是用方言念《转法轮》,《明慧周刊》交流提倡用普通话念,有几位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乡音很重,念出的声音自己都觉的好笑,但只要用心做,大法弟子都能克服困难,同修们互相一句一句的教,在家里会念书的孩子们也教,一个月后同修们都能用普通话学法了。为了减轻大资料点的负担,同修自己筹钱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市内同修送来了打印机,我们也开了一朵小花。

二零零五年学法小组换在另一同修家,是一个比较大的学法小组。为了学法小组的安全,一不告诉家人,二避免常人知道。尤其是夏天,农村晚上街上乘凉的人很多,打牌的、聊天的,都很晚才散。这就给同修去学法点造成很大不便,能绕着走就绕着走,绕不开了只好堂堂正正的走。随着讲真相不断扩大,许多世人也明白了真相,修炼环境也逐渐宽松。时间一长,麻痹思想不知不觉中在萌芽。一般学完法,夜深了,同修们回家三个、五个一块,在街上还要聊几句,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我们在一个同修家学法,有几间西屋没有装修,无门无窗,中间放一桌子,桌子上放一闹钟和几个水杯,地上铺上棉垫子,坐一圈学法,为了方便,学完法也不收拾,大法书往纸箱子里一放完事,安全的责任感丢到了九霄云外,实际上就是懒惰心。突然一天,派出所的四个警察来到该同修家,在院内各处搜寻,到了西屋一看,棉垫铺了一圈,翻开纸箱一看,发现有十多本大法书和十几份没发出去的真相资料。警察对该同修说,你们法轮功在这里聚会,这里是黑窝,你是头,人赃俱获。警察的突然出现,该同修当时怕心起来了,这该怎么办呢?面对四个警察该同修镇定了一下想:“不对,大法弟子才是主角,怕什么。”正念起来了,就向警察讲起真相:“我们看书,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们只是在做好人,做好人有错吗?不信你们看看书中哪一句话有损于社会?没有。政府打压是错误的。”警察说:“政府不让炼就不能炼,聚会更是不允许。”同修回答说:“看看书可以净化心灵,炼炼功能强身健体,这有什么不好呢,你们也有父母姐妹,谁不盼着自己的亲人有个好身体,而且学大法对个人、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该同修正念很足,越说越有劲,警察根本插不上嘴。最后一警察说:“你还挺能说的,今天我们不带你走,等派出所通知,随叫随到。这些书和传单统统没收,说完就开车走了。

警察走后,该同修及时通知所有同修高密度发正念,晚上大家切磋向内找,整体漏在哪里,找到了不少人心:懒惰心、安逸心、怕麻烦的心、不重视安全的心。保持整点发正念,解体派出所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和操控恶警迫害大法的一切因素,同时学好法,由于整体保持的好,学法小组经过这次考验使同修们去掉了不少怕心。最后派出所也没来找人,不了了之了。

虽然这件事没有造成多大损失,但如何保持好学法小组,保持好这个整体,同修多次协商认为我们的学法小组有点大,对安全有影响,最后同意化整为零。把一个小组分为三个小组,每个小组五、六人,每十天集中一次,有什么交流一下。一个月后觉的太频繁,又改为每月底集中一次,大家在一块学法,学完后大家切磋交流,一直坚持到现在。

自从师父认可真相币以后,同修们开始大量使用真相币。开始是手写,后来用印章,再后来打印。我们村集市上的人没有不要真相币的。

每年过年,是农村人一年最重要的节日,人们买年画贴对联。修炼人多数都写证实大法的对联,同修们过年不忘证实法,用红纸写上标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明真善忍得福报。大年三十晚上,世人在放爆竹,我们的女同修出去贴标语,通常是错开街门,远离厕所。男同修去村外挂条幅,电线杆上贴标语,大年初一,人们走亲串友互相问好,世人都会看见,而且保持很长时间,有力的证实了大法。

二零一一年以前,我们常保持贴些小标语,用不干胶或黄纸打成小条,用红色笔写上,贴在墙上或电线杆上,麻烦的是老得用糨糊。二零一一年我们改用有色粉笔写,省事方便,可到夏天一场雨就没了,或模糊不清。后来我们又改用学生用的蜡笔,一盒十二色,除了黑白两种颜色不能用外都能用,解决了怕雨水的问题,省时方便。二零一一年腊月二十五日以后改用蜡笔写真相标语,就现场动手写,采用定点包片的办法,人人参与,效果很好。

几年来坚持巩固学法小组,使同修们在心性上有不同成度的提高,通过发资料讲真相,使许多世人明白了真相,修炼环境進一步宽松。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邪党以所谓“保奥运安全”,在各地都绑架大法弟子。镇六一零在镇中学办起“学习班”(洗脑班),并没有食堂,安排了看管人员。在奥运会期间,一律不准回家。一天晚上,当地刑警队、派出所、镇六一零统一行动绑架大法弟子,各村都有被绑架到学习班的。我们村只绑架了一名学员,第二天我们学法小组核实情况,确实有一名同修被绑架,便及时加强高密度发正念。同修的母亲和妹妹及时找村干部要人,一天几趟到村干部家,通过讲真相,说道理,村干部明白了真相,就到镇六一零要人,可六一零就是不放人,最后协调交两万元保证金就可放人。村委出了两万元保证金,把同修担保回来。

总之我们从二零零二年成立学法小组,到二零一二年坚持十多年,无论刮风下雨从没停过,每天晚上学一讲《转法轮》,每月月底定为集体学法交流日。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