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集体学法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我们学法小组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以后就没有集体学法。小组的同修也认为不能脱离集体,多年以来经常互相见见面,传递新经文、神韵、《九评》或《明慧周刊》,如果一个同修几个星期不露面,大家都很牵挂他是否平安。

最近,我们发现好几个同修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有的忙的没时间学法,一个月了也没空看明慧;有的身体出现“病业”干扰,几年来忙着用各种方法治病;有的讲真相时断时续,发正念走神、犯困……我突然意识到,由于我们长期对师尊要求的“集体学法”听而不闻,其实我们的“集体”已经不能称为修炼人的群体,而是变成了常人的群体,见面讲讲形势、互相鼓励几句,只要见着面,就等于“没出事”,放心了。

直到最近進行了小范围集体学法,才发现问题很多:有《转法轮》没改字的、有新做的大法书无封面的、有发正念倒手、多余动作的。这许多问题,都由于我们的常人式见面而掩盖了。回过头来看,我们的“见面”解决不了问题,同修无论怎样偏离法,我们自己无法发现,即使发现了,问题早已非常严重,而且我们无论怎么劝,也没有任何力量去帮同修,自己还在随波逐流向下滑。所以,只有集体学法,才能带来帮助提高的环境,邪恶才无法干扰,照师尊的话做,才是真正的安全。这里提醒同修警醒,能让我们共同精進的只有集体学法,如果我们想帮助昔日掉队的同修追上来,也需要带动他们集体学法。

这里再举一个例子,甲同修总是拒绝与家人同修集体学法,也拒绝与其他同修集体学法。家人同修被亲情挡着,总觉的甲是小孩子耍脾气,没有理智看待甲的问题。这样过了五、六年,家人同修终于意识到,这些年,甲仅仅是学学某些讲法,做一做大法资料,几乎不炼功,从来不立掌和打莲花手印发正念,几乎是一个常人在做大法资料,同时甲的周围还出了邪悟人员的干扰。那么我既然看到甲同修的事,这就有我应该去悟的。

我悟到,作为法轮功学员,我有责任带动身边的同修照师尊的话做,参加集体学法。如果我不尽力帮同修认识集体学法的重要性,那就是我没听师尊的话,心性有问题,我自己的空间场不纯净,所以邪悟者捣乱的事能传到我耳朵里来。

以上是个人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