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回到了妈妈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出生的大法小弟子,也是妈妈喜得大法第三年出生的。听妈妈说,我出生的时间正是立春那一刻,那刻间,我家装饰多年的从来没有亮过的床头灯与客厅的壁灯忽然全亮了,顿时蓬荜生辉。妈妈悟到:这是一个来同化大法的小弟子的降临,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妈妈还说我开始发音说话时只会喊“师父”,四岁时我就能背很多首《洪吟》中的诗词,会炼功、发正念、拜师父,还常陪妈妈及同修阿姨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幼儿园里我常常情不自禁的唱大法歌,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妈妈称我是大法小弟子

转眼我今年十四岁了,妈妈说我的童年出现许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神迹,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一路呵护过来的。今天是我第一次给明慧网投稿,我很开心。正借此大好机会表示对师尊的感恩:师父呀,谢谢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策划这场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与对大法和师尊铺天盖地的恶毒诽谤时,妈妈伤心万分。为证实大法是高德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为维护公民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妈妈毅然進京上访,前后两次惨遭邪党枉判长达八年之久的牢狱迫害。幼小的我就这样跟随不修炼的爸爸长大。

妈妈蒙冤入狱后,爸爸轻信了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怨恨妈妈,还经常给我灌输一些不好的东西,说妈妈是坏人,才会坐牢,叫我不要认她,并在妈妈遭受迫害期间将妈妈赶出了家门。在前后没有妈妈的日子里,在爸爸的仇恨的灌输下,我心中渐渐淡漠了师父,也不想回忆妈妈,心中只有爸爸。更可怕的是,我真的在内心排斥妈妈,更不想让我的朋友、同学知道我有一个因炼法轮功而坐牢的妈妈。

二零零八年元月份,正好我满十周岁。妈妈从黑窝中回来了。她在门外边喊我边敲门,我总是不答应。其实,我早就听说妈妈那天要回来,可我就是不想认她。直到爸爸回来开门,妈妈才跟着進来。第二天。妈妈和言细语对我说:“新宇(化名),跟妈妈回外婆家过年吧!”我无情地说:“才不去,我不认你这个妈!”妈妈心中充满伤感与无奈,一时又无法说服我,只好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特别是那年快过年的一天,天气很冷,妈妈又来了,说要在我家过夜,我一句话也没和她说,嘴上还嚷嚷:你才不是我妈呢!晚上我和爸爸舒舒服服的躺在电热毯上,睡的香香的,可妈妈却打了个地铺躺在象我的心一样冰冷的地板上。但妈妈没把这放在心上。至今回想此事,我非常愧疚。

由于爸爸离弃了妈妈,妈妈不好长期住在我家。可是为了挽救我与爸爸,妈妈不管受多大委屈仍然不隔多久来帮我打扫心灵上的卫生与家庭卫生,想尽办法与我和爸爸接触,还用省吃俭用的钱给我们买影碟机,每次都带很多真相光碟与资料给我们看,不厌其烦的给我和爸爸讲大法的美好与大法在全球的盛况。可是我在爸爸的溺爱――金钱与物资的诱惑下,不敢正面接纳妈妈,更不敢跟妈妈谈起大法与修炼方面的事情,只有在爸爸不在的时候,才偷偷和妈妈在一起。

在妈妈长达一年时间的努力下,我读了师父的《转法轮》、《洪吟》,看了大量的真相光碟与资料,彻底明白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圣,明白了大法弟子为何遭受邪党的残酷迫害,也彻底认清了邪党的邪恶本性。我内心又升起了对师父与大法的无限敬仰,也对饱受迫害的妈妈有了深切的同情,并萌发想跟妈妈一起修炼大法的念头。

这对爸爸可不得了,他非常害怕我明白真相后离他而去,因此不准我与妈妈接触,更不欢迎妈妈来我家,还常用派出所、公安局恐吓妈妈。更令人痛心的是他经常到居委会,和我们所住小区大肆造谣;到学校公开说我也炼法轮功了,致使老师处处歧视、辱骂、刁难我;同学欺负、远离我;班主任老师骂我说:“看来你也是个坐牢的料”、“你学法轮功走火入魔了”、“以后准备浇汽油自焚吧!”等等刻薄的言词来刺激我。

尽管爸爸串通学校老师攻击我,辱骂我妈妈,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动摇不了我心中对大法的正信,和要跟妈妈在一起学法炼功的念头。因为我明白了真相,知道“天安门自焚”是邪党编造陷害大法的丑剧、闹剧,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师父是最慈悲最伟大的,妈妈修炼大法是人生最神圣的选择,妈妈是了不起的。同时,我也更看清了邪党假、恶、斗的邪恶本质。从那以后,在学校我只要看到、听到、接触到邪党的东西,我都习惯性的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让邪恶灭!灭!灭!我还多次发现路上被不明真相的人丢弃的大法真相资料、光碟、护身符时,我都感到非常可惜,都会捡起来用衣服擦干净,再放到合适的地方等有缘人来取。

为了更多的和妈妈接触,我常常讨好爸爸,争取去妈妈家的机会。我到妈妈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走進佛堂礼拜师父,求师父加持小弟子早日回到妈妈身边。

我虽然也能常和妈妈接触,但由于不能经常学法、炼功,心性提高不上来,因此抵挡不住多年来爸爸利用金钱与物质对我進行诱惑而养成的坏习惯:吃、贪、懒、野、看电视、学习不认真、不讲卫生等等。妈妈看在眼里,苦口婆心开导我说:“新宇呀!你是为大法而来的,你应该同化大法,做个好孩子,做师父的小弟子呀。现在人类道德下滑到这一步是极其危险和可怕的。人吃完了、玩够了就最终会下地狱,你决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妈妈的一番话,触动了我幼小的心灵,伤心的泪水直流……。其实,我多么渴望和妈妈在一起,渴望在大法中修炼啊,我也非常清楚不能继续接受爸爸的溺爱了!

二零零八年,我好不容易盼到寒假到来了,在妈妈的努力下,爸爸终于同意我去妈妈家小住几日。妈妈家虽然简朴,但很洁净、安详,每天二十四小时贡敬师父法像,整个屋子弥漫着檀香味,我如身临仙境,心情舒畅极了!

我和妈妈都非常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我如饥似渴的学习师父的经书,看大法各种真相碟子。一天我看到海外大法小弟子自由自在的修炼、生活时,想起自己得法修炼是如此的艰难,想起我与妈妈只能小住几日又要回到爸爸身边时,我伤心地哭了。妈妈连忙问我怎么了?我呜咽的说:“妈妈,国外小弟子好幸福喔,我为什么这么艰难?妈妈说:“你也是师父的小弟子,一样很幸福,只是修炼环境不同而已。这没关系,妈妈会常去看你,关心你的修炼。”我忽然说:“妈妈好自私,只顾自己修炼,为什么不将我带在你身边,难道就让我这样下去吗?”妈妈赶紧安慰我,并坚定的说:“不是的,决不会的!等机缘一到,师父自有安排,一定的。”“啊!原来是这样,待机缘成熟,师父自有安排!”这个信念使我平静下来。我期待着这一天。

咚!咚!咚!“妈,有人敲门了,快去开门。”“谁呀?”妈妈问道,没有人答应。妈妈把门打开一看是爸爸和一位戴着红袖章的陌生人。爸爸凶巴巴地冲進屋里指着妈妈大声叫道:“我知道你带着孩子一定会炼法轮功的,我要去告你!”陌生人是个当地的无业游民,说他们是通过派出所来的。说完爸爸拉着我就往楼下拖……。我大声哭喊妈妈,妈妈没有与他们一般见识,只是呆呆地望着挣扎哭喊的我。

回到家中爸爸用房产与金钱引诱、拉拢我,可我的心早已伤透了。于是我一边哭喊:“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妈妈!”打电话叫妈妈马上来接我,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爸爸大声恐吓我,说要去跟妈妈过,必须通过派出所、公安局、学校!我一听吓倒了,心想:“我决不能再让妈妈遭受邪恶的迫害,我得为妈妈的安全着想,更不能给大法抹黑,让师父操心!我必须放下自我。坚信妈妈说的“等机缘成熟,师父自有安排”。于是我将东西一一放回原处,先老老实实的跟着爸爸吧。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二零一一年元月底,一场大火把我家烧得精光,爸爸又受伤住進了医院。本没有义务照顾爸爸的妈妈出于慈悲,给爸送饭、洗衣,当然更要照顾我生活起居和读书,妈妈的所作所为受到邻居们的赞誉。

妈妈认为这样长此下去不妥,决定与爸爸商量将我接走,爸爸自己有条件请人照顾。万万没想到,爸爸不但不感谢妈妈的好意,反而再次用派出所、公安局、居委会、学校等来恐吓、压制妈妈。这次妈妈没有退缩,对我说:“正好,讲真相的机会来了。”妈妈连夜通宵给以上单位写真相信。妈妈的正念正行令我感动,心想:这是机缘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会救我的。于是我也陪着妈妈附上一封信,向他们表明自己渴求跟随妈妈,会按“真、善、忍”做好人,也会好好读书,希望他们不要阻拦。

第二天,我和妈妈分别将信件送走。第三天我们很快就得到对方的支持。在师父的加持下,妈妈当着爸爸与相关人员的面,将我接走了。就这样我顺利的来到妈妈身边,回到大法中。

妈妈接回我后,并没有放弃救度爸爸。加上,其实爸爸早已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只是出于妒嫉与自私不想面对。这回在妈妈的慈悲感化下,终于敢于面对自己多年来对大法不敬的罪行与压制、歧视妈妈的错误行为,并书面向妈妈表示忏悔,说从今以后支持大法、善待我与妈妈。师父是多么的慈悲,看到爸爸有了悔改之心,就让我可怜愚昧的爸爸的病情神奇般的康复,烧光的家又从新装修一新,现在爸爸的言行比以前收敛多了。在此,我衷心感谢师父的大恩!

自从回到大法中几个月来,周围人都说我一下子长高了,人也漂亮了,而且学习成绩明显在提高,还当了班上的语文课代表与美术代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这件事情让我领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这一法理。现在我再也不难过了,因为我已经堂堂正正在大法中修炼了,我有师父,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大法的小弟子。

我决心多学法,不断提高心性,配合妈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同时以品学兼优的成绩回报慈悲伟大的师父!证实大法,为大法争光!

谢谢师尊 !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