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副教授李惠云被迫害出精神失常症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宋洪水、李惠云夫妇,被宁安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已超过十七个月。宋洪水被逼每日奴役劳动十四小时,李惠云拒绝奴役迫害,被狱警用铁链将双手铐在架子上,现被迫害出现精神失常状态。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石家庄市新华区法院第二次对宋洪水、李惠云夫妇非法庭审。两位保定正义律师为他们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最后律师愤怒的把资料摔在桌子上,大声宣告:信仰合法!迫害有罪!法官哑口无言。但“六一零”非法组织指使新华区法院,至今仍不放人。(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报道《石家庄市宋洪水夫妇被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

“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恐怖组织,类似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

博士夫妇落入魔窟遭迫害

宋洪水,约四十八岁,大学本科,在河北科技大学信息科学学院担任秘书等工作。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找到了人生的目的与意义,身心更加健康豁达。他待人诚恳,淡泊名利,工作踏实肯干,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都得到一致好评。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他不仅被河北科大扣工资、派去种花、开除留用等,而且两次被河北科大协同警察无端绑架到洗脑班加重迫害,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

李惠云,约四十八岁,河北科技大学第一批博士,任河北科大机械电子工程学院的副教授,工作能力强,敬业肯干,多次获国内外学术大奖。然而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李惠云不仅被河北科大派去打水扫楼道、停发工资、行政除名等;而且至少一次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冠以精神分裂症而强行绑架到精神病院任意施用抑制神经类药物。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宋洪水在军械学院派发真相资料时,被石家庄市宁安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便到他家里非法抢劫,并无端绑架了他的妻子李惠云博士和几位串门者。

目前,宋洪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每天被逼做十四个小时的奴役。李惠云拒绝奴役迫害,被“二看”长期用铁链将双手铐在架子上。据悉,这种“架子”刑具就设在各个监室里,每个监室有一个大通铺,一个小通铺,“架子”通常设在紧靠小通铺的墙上,是相距一米宽的两个长扶手,恶警用铁链分别铐上李惠云的两只手,一年半来,逼迫她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晚上睡觉时两只胳膊只能上举平躺着,常年一个姿势,永远不能翻身、不能洗澡、不能换洗上衣;甚至大小便及女性生理期也必须依靠她人帮助才能解决;小通铺和架子的上面就是监控器,完全剥夺人的尊严。如此非人的迫害,导致她多次出现精神失常状态,目前情况非常危急。

修真善忍做好人屡遭迫害

仅仅因为坚持信仰,宋洪水先后于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两次被河北科技大学伙同警察绑架到洗脑班,数次遭打骂。当时正上小学的儿子无人照管,被强行停课送回原籍老家。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李惠云也被无端绑架到洗脑班(“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烟头烫、打骂侮辱等;还经常两只胳膊被背后捆在椅子上殴打。有一次一巴掌下去打的一侧下颌脱位,他们一看脸歪向一侧又狠狠的打了另一侧。二零零四年八月,李惠云又被冠以精神分裂症的帽子,被绑架到精神病院长达两个月迫害,被施用超大剂量的抑制神经类的药物,使她全身无力,主意识变弱、经常晕厥过去。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一个半月后,李惠云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在第五大队被非法劳教两年。为强迫李惠云放弃信仰,劳教所非法拒绝家人探望李惠云。李惠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曾到劳教所苦苦哀求甚至下跪!才得以在两名便衣警察的监视下与女儿见了一面。二零零五年十月,在610的指挥下,李惠云第二次被绑架到精神病院遭受超大剂量的抑制神经类的药物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至今,李惠云又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已经超过十七个月,常年遭受更加惨烈的上架子酷刑至今,身体和精神受到更严重的摧残,目前情况非常危急。

下载相关单位和责任人信息:(42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