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学法 从理性上真正理解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我开始学法轮大法时还是个学生很年轻,天性纯真。师尊讲的法一下子就听進去了,听明白的部份就依照法理的要求照着做。每当新经文来时,炼功点的二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每个人读一遍,最后,大家都能够背下来。这给我养成一个很好的习惯,以后,新的经文发表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背下来。因为年纪小记忆力好,《转法轮》很多章节都能记住。现在回头看,是因为那时思想纯净,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观念,装進什么就是什么。

明法理 可破迷

背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后师父发表的经文,给那个时期的我以很大的鼓励。那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原来每天都和同修在一起炼功学法,迫害发生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因为年纪轻不明白这场迫害是怎么回事,人很是上火。整天闷闷不乐,每天都在期待迫害哪一天能够结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经文《见真性》和《位置》、《挖根》、《大曝光》、《洪吟》,是那时天天甚至是时时刻刻要背的法,没有师父的任何消息,失去了和同修联系的环境,很苦。不断的背法,师尊不断的启悟我的正念,才能在那样的一个邪恶的时期从人中走出来,走出人来,很理智的很清醒很明白的到北京去证实法。

记得决定去北京前,我整整学了一个星期的法,每晚都一边学法一边流泪,流泪是因为难以割舍人的一切却又知道法中要求的是对的,不断的学《瑞士法会讲法》,正念不断加强,眼泪整整流了一个星期。后来师尊把《道法》中讲的法理一个层面整个给我展现,人世中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法而来,警察及一切阻碍大法弟子的在法中的位置和作用都真实的显现出来了,比现实中的还要更真实。所以,工作没有了,可以再找,亲情可以割舍,大法不能舍弃,人中的一切都可以不要,大法不可以不要,因为那是我来世的洪愿。

因为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是理性的,从法理上悟到的,所以,到北京以后的一系列过程中,一关一关的法理越来越清晰,为什么要绝食反迫害?在被提审时为什么不报姓名住址?旧势力设的圈套都能一一识破,也因为个人修炼时期的基础打的很扎实。那时每天都和同修在一起,师父有序的安排,一个一个执着都和大家一起修掉了,所以关键时就不迷。我现在仍然很怀念个人修炼时期,与同修在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有个比学比修的环境。

每当要过什么关时,自己心里都事先知道。因为学法时,已经早早的就看到自己目前的执着是什么了,比如有妒嫉心,就会出现要去妒嫉心的事件;但是如果在过关前,就把师父关于妒嫉心的法理理解好,背下来,妒嫉心只要有一念出来,就能把它抓住,看清楚,去掉。后来,还学会了抓住这一念,找寻发出这一念的根源是什么,当然,找到之后,不会放过它,当我把这一执着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时,师尊已经把它彻底清除了。是自己明明白白的看着执着心来和去的。

法理清 破情魔

一次,我到外地念函授课程,大学时的大姐和我在一个班级,还有一个大学时总和我们一起玩的男生也来了,好朋友毕业多年后相见,大家都很高兴,情魔在这时给我出了一道谜题。那个男生约我俩去对面的假山放风筝,当时我正在寝室里坐着,心里突然感觉不对劲了,有一种力量推我去找那个男同学,同时有两个思想,一个是我,一个不是我,我很清楚我自己应该是冷静的,心里很稳,那个想让我发狂的甚至要失控的不是我自己。这时,我就想看看它到底要干什么,于是,我就坐着不动,看它到底要干什么,心里好象要发疯了一样想与那个男生出去,那个比较冷静理智的我还有已经修好的部份稳稳的,就这样看着那个发狂的东西在身体里面折腾,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那个发狂的东西就逐渐减弱没了,它是要逼我做一件错事。在一起上学时那个男生对我很好现在已经结婚了,理性上我知道自己不该有非份的想法。看它表演完了,很感慨:旧势力很愚蠢和很邪恶。

以前,我也经常明明白白的看着“情”从我的身体里面被拿掉,往下拿的时候,“心”很痛,象有人用刀一片一片的在心上割肉,痛过之后,没有了“情”的束缚,身体很轻很舒服。当时,自己很清楚,那是在去情。是“情”让人迷在人中。没有了情,才会有慈悲。

还有一个阶段修“情”,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那几年,明慧网上每天都有同修关于“情”的文章,我在其中真的是受益匪浅。每一篇文章,对我都宝贝似,阅读的过程中常常会停下来,看看自己是不是也跟作者有同样的思维存在,有时也会很仔细的向内找,当我能读懂同修的文章,感同身受时,我被同修悟到的法理带到了他的境界。特别要感谢一同修在文章中讲:情是能感受到的粉红色的水,当我明白了作者眼见的“情”是什么时,一下子从法理上明白了情是什么东西,其实什么都不是,就是束缚你使你迷在三界中的一种密度很大的水,一瞬间,我一下子从这种粉红色的水中跳了出来,怎么也不想回到原来的那种对“情”的感受中了。

归正状态 识“自我”

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是二零零七年十月初以录像形式发表的,就觉的这次讲法与以往不同,看了几遍,但觉的并没有明白师尊讲的法理。之后的两个假期,差不多八、九十天吧,为看《对澳洲学员讲法》,专门买了DVD影碟机,讲法的光盘就一直放在影碟机里面,每天早上不看完一遍法,就不干别的活。下午有时间就再看一遍,晚上有时间就接着看,差不多在短时间内连续看了上百遍。之后,发现自己同以前不一样了。在看的过程就已经知道了。

开始看时,理智上很清楚师父讲的法就是宇宙的理,对。但心里不断的质疑,还很不服气呢,好象心里有一个很强大的势力在与师尊讲的法理较量,还经常看着看着就坐那儿睡着了,影碟机停了法讲完了,醒了。同修在一起学《转法轮》时,哪一句没听着,肯定是自己这块儿法理不清有问题才困或听不见的,学《对澳洲学员讲法》出现同样状态,说明自己法已经跟不上了,修炼状态上已经存在很大问题了,于是就坚持着。睡着了,醒了接着看。一遍接一遍的看,也没有什么计划要看多少遍,只是觉的自己修炼状态不对劲,必须学法,而《对澳洲学员讲法》是师父在海外多年来唯一以录像形式发表的讲法,应该多学。

十几二十遍之后,也就是十几天下来,不再动不动就看着法睡着了,学法时不困了。师尊讲的法理一点点的明白一些,明白一点,身体上不好的东西就被师尊拿掉一点,因为身体一直很敏感,就是看不见,拿掉多少从哪里拿掉的都知道。心里跟法理较劲的那个势力也不断的在减弱,最后心服口服,师尊讲的法理就是对,是自己不对,彻底心服口服,身体里不再有什么生命跟法理较劲了。现在我知道那个跟师尊讲的法理较劲的势力是旧宇宙生命的本质,私,自我,强大的自我。最好状态的时候,师尊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要表达什么告诉什么法理都能心领神会。

两个假期结束时,足足学了超百遍《对澳洲学员讲法》,师尊为我清理了很多很多我看不见的不好的东西。为后来几年的修炼解决了很多问题。那种能够溶于法中的状态非常好,法理悟到的另外空间要比人世间的事更真实,所以法理清晰,才能不被红尘所迷才能真正的助师正法。

之后再跟同修交流时我就很小心了,因为“自我”常常会不自觉的出来表现一下,它一出来,我就必须要抑制它,它要表现“自我”时,是不能给它表现的机会的。同时,别的同修强调“自我”表现“自我”时,我也能看清楚。连续学那么多遍《对澳洲学员讲法》,在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纠正自己的修炼状态。后来几年与同修的配合中,知道了大法弟子必须要好好学法的重要。做事的想法基点不在法上时,不是为了证实大法,渐渐的演变成要去证实自己表现自己时,就跟旧势力一样了,对于法,师尊,修炼者的关系上弄错位置了,作为一个修炼中的人已经很危险了。

正悟《九评共产党》 清邪灵

《九评共产党》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后,就一直关注着。同时发现,师尊近期讲的法有点不理解了。等转过年,手里有了《九评》的书籍,身边的同修就在一起读《九评》,象学《转法轮》那样学。朗读的同时我们发现,身体里凉飕飕的东西在往出跑,就知道《九评》也要好好学。有了《九评》的光盘,就很认真的看,一点点的去理解,开始时很别劲的,知道《九评》讲的对,就是不能够认同。等到身体里邪灵的因素清理的差不多时,可以比较好一点的理解《九评》了,再学师尊近期经文时,能够看明白了、理解了,原来是正法進程推到这儿,触及了自身的党文化因素,修炼的弟子要面对所触及的不属于大法的旧的因素,需要清理,每个人都必须要清理自身的不属于大法的因素,才能跟上师尊正法的脚步。

一个旧宇宙的生命要过渡到新宇宙里面去,属于旧宇宙的东西是不能带到新宇宙里去的,所以,我知道我必须要严肃的对待从小所受的教育,和形成的邪党文化因素及思维方式了。后来《九评》学很多了,才发现邪灵是被一层层的压進不同层次的身体里面的,清理了一层,微观的身体里面还有,清理了,还有,清理了还有。我就经常学学《九评》,持续不断的清理邪党文化因素。

共产邪灵因素被清理了,神韵里蕴含的法理就能看懂了,自身修炼的很多问题也得以找到答案。

这是我在修炼中的一些体会,还有太多的不足。文中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