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610杨春悦和洗脑班头目陈晓东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原赤峰市 “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杨春悦和赤峰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基地”)头目陈晓东,两人相互勾结,十多年来,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无数家庭因为亲属修炼法轮功而受到无端的株连和迫害。由于这两人极力拒绝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劝善,目前这两人先后遭恶报。

二零零五年,杨春悦年仅二十多岁的儿子车祸死亡;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陈晓东妻子猝死。一个丧子,一个丧妻,在极大的痛苦中,两人也尝尽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所愿意看到的,但愿杨春悦和陈晓东在悲剧中,尽快寻找希望,立即停止迫害善良,将功补过。

杨春悦和陈晓东为何会出现这同样的悲剧呢?杨春悦和陈晓东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造下的罪恶是罄竹难书,以下是部份事实回放,愿所有参与迫害的人,从中有所领悟,为了家人,为了自己的平安美好,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选择善良与光明。

一、赤峰洗脑班首恶陈晓东的恶行


陈晓东

洗脑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精神控制和迫害的手段,洗脑班是使这场迫害蔓延至全国的重要犯罪场所。赤峰市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是个劫持迫害无辜公民的黑监狱,是进行恶毒洗脑的集中营。陈晓东是赤峰洗脑班的主谋。

这个黑窝里曾陆续关押过各旗县的众多法轮功学员。陈晓东把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或把非法劳教期满者关至洗脑班继续迫害,期间没有任何法律程序,拘禁过程完全违法;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中长期受监管控制、剥夺自由、强制思想灌输,并以捆绑、殴打、电击等方式进行肉体折磨,不放弃信仰的就被长期监禁。陈晓东剥夺公民人身自由,违犯《刑法》第238条“非法拘禁罪”。在非法拘禁过程中,使用暴力致人伤残、迫害致死,构成《刑法》第234条“故意伤害罪”和第232条“故意杀人罪”。陈晓东的恶行有:

1、把邪恶迫害传播、推行全国

二零零四年夏季,内蒙各地邪恶的610、各劳教所恶警、各监狱恶警都聚集在此,学习赤峰地区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恶徒陈晓东亲自宣讲邪恶经验。在此期间,内蒙的邪恶之徒在赤峰办“省级”洗脑班,会同所谓的“中央转化工作组”(河北、山东、湖北的邪恶之徒),聚集在赤峰市这个邪恶的洗脑班,相互交流洗脑迫害经验。

这是赤峰地区洗脑迫害最严酷的一次,迫害的时间长,迫害的人数多。从图牧吉劳教所、五原劳教所、内蒙古女子监狱等黑窝里死里逃生闯出来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这里遭高压、暴力洗脑迫害,不“转化”就长期关押着,致使内蒙呼盟、锡盟等各地二十多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惨烈的身心迫害,有的因此而被绑架到劳教所继续加重迫害。

每个被绑架到赤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有两个所谓的“陪同人员”监视并随时被强制洗脑。所谓“陪同人员”大多是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或居委会或单位同事,这些人被陈晓东等恶徒利用,一同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不服从他们管理的陪同人员,陈晓东便报告给单位领导,给单位施压或要求换人(要求找所谓“负责任”的)。

洗脑班的每天日程都有严密计划,针对不同情况随时改变强制洗脑手段,伪善、欺骗、威胁、恐吓并用。

到了晚上,在恶徒陈晓东的操纵下,邪恶的610成员、邪悟的犹大及“陪同人员”聚在一起开会,总结这一天的所谓“经验”,根据被洗脑者的具体情况,共同制定下一步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阴谋。如果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不配合,他们便采用罚站、下蹲、不让睡觉甚至动用过手铐等手段进行迫害。

陈晓东等恶徒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想到了利用“特务”、邪悟的犹大来蒙骗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这样他们直接和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恶警相勾结,把劳教所里邪悟的犹大焦秀峰等接回来,利用犹大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利用犹大冒充法轮功学员,以和法轮功学员切磋为借口欺骗迷惑法轮功学员,以达到让法轮功学员邪悟从而对大法犯罪的险恶目的。

2、掩盖法轮功学员周彩霞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赤峰市总工会周彩霞在生前多次被陈晓东等恶徒骚扰,周彩霞拒不接受陈晓东的歪理邪说。在周彩霞离世后,提起周彩霞还耿耿于怀。

为封锁周彩霞在保安沼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详情,赤峰市“六一零”的杨春悦、陈晓东、朱凤文、孟和平,都参与了主动向外制造并扩散谣言,有意掩盖周彩霞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对外一直说周彩霞死在呼和浩特市。

3、酷刑折磨

◇对优秀员工陈国祥实施精神虐杀、非法劳教

陈国祥从五原劳教所回到家里后,公安、六一零不法人员仍然上门骚扰。为了避免骚扰,陈国祥被迫流离失所九个多月,在遭受多年的残酷肉体和精神迫害后,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赤峰610恶人杨春悦、陈晓东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常以陈国祥“不转化就劳教”的例子来威胁其他法轮功学员。

◇对优秀教师吴国辉的酷刑折磨

零三年三月九日,左旗公安局伙同林东镇总校强行把吴国辉押到赤峰市洗脑班进行迫害。赤峰市610头目杨春悦和洗脑班首恶陈晓东的直接操控下,吴国辉遭受连续八天八夜的罚蹲、罚站、薅头发、扇耳光、穿着高跟鞋转圈儿的踩、搓、拧吴国辉的脚、辱骂、连续几小时的十几个人围攻殴打、强迫看恶毒攻击大法的书、录像、几人轮流围攻强化洗脑等非人迫害。

4、敲诈勒索

在陈晓东的密谋、陷害下,不法人员非法劳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对家属进行恐吓、经济勒索,并把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期满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入洗脑班继续迫害,长期非法关押不放人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赤峰市 “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杨春悦的恶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疯狂镇压法轮功以后,杨春悦是赤峰市“六一零”头目,分管外事和国保,赤峰各地区每一次的大规模绑架案,都是他幕后策划指挥,教唆全市及各旗县恶警实施灭绝性迫害,犯有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不分男女老幼,只要信奉真善忍,他就不遗余力地调动各公安局的大小喽罗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摧残与精神虐杀,进行全力迫害与镇压,表现出不可一世的疯狂与嚣张,对外又极力掩盖罪恶,企图推脱罪责。


杨春悦

1、谋杀法轮功学员赵艳霞、闫利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赤峰市十二个旗、县、区,所有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由杨春悦亲自签批。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被非法抓捕、劳教、判刑、送入洗脑班、拘留、罚款的法轮功学员已达千人,在非法关押期间被直接迫害致死的有六人,还有被迫害后回到家中去世的,致死人数总计三十人;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不计其数。杨春悦曾亲自给内蒙五原劳教所打电话叫嚣:“让法轮功学员王晓东死在劳教所里。”但杨春悦的阴谋没有得逞。

法轮功学员赵艳霞在赤峰红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后,赤峰市“六一零”头子杨春悦亲口说:“收拾(指摧残法轮功学员)得要死了或死了,就把她们送往监狱、劳教所或医院,到了那里再宣布死亡,我们就没责任,死在看守所有责任。”红山区法轮功学员袁淑梅,在内蒙古呼市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一案,就是杨春悦等恶徒实施谋杀,又极力推脱罪责的有力见证。

赤峰红山区法轮功学员郑兰凤、锦州法轮功学员闫利在红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杨春悦是直接参与谋杀的主犯,指使布仁等恶警酷刑虐杀了多名信奉真善忍的好人。

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二,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周彩霞和郑兰凤,再度被恶人绑架。十多天后,郑兰凤在红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周彩霞也被迫害的多次生命垂危。当时赤峰“六一零”操控恶警对周彩霞用尽各种手段,都不能使周彩霞“转化”(放弃信仰),就对周彩霞非法判了刑。周彩霞生命垂危,赤峰“六一零”头子杨春悦,用伪善手段允许周彩霞炼功,使周彩霞停止绝食反迫害。周彩霞每日炼功,身体马上有所恢复。接着趁机把周彩霞绑架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开始了预谋好的迫害。

周彩霞被迫害致死后,赤峰市“六一零”的杨春悦、陈晓东、孟和平,都参与了主动向外制造并扩散谣言,有意掩盖周彩霞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为阻挠国际社会调查周彩霞被迫害致死的详情,赤峰“六一零”对外一直说周彩霞死在呼和浩特市。

2、亲自策划多起大规模的恶性绑架案

在杨春悦的蛊惑下,赤峰地区的恶警们不断制造恐怖气氛,杀气腾腾,大街小巷警笛呼啸,警察三天五日、深更半夜闯到法轮功学员家,抢上财物、抓上人就走。赤峰地区的恶警们为非作歹、横行霸道,制造了多起大规模的恶性绑架案,不讲人性良知,致伤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

◇调动警力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晚,元宝山区平庄及周边地区,一夜之间铺满了真相资料,到处张贴着真相传单。警察们吓破了胆,企图采取斩草除根式的镇压迫害,封堵真相的流传。元宝山区恶警杨震远、刘伟民等开始疯狂抓捕。

杨春悦调动赤峰市警察参与此案,伙同平庄警察展开了惨烈的群体迫害。平庄、西露天、五家、元宝山等地的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元宝山区看守所,受尽“冰冻”、“开皮”、毒打等酷刑,刘淑芬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酷刑逼供、伤残多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 ,赤峰警察私闯民宅,发现了真相资料,就开始大搜捕。大街上全是警车和警察,他们象疯了一样,不分昼夜冲进法轮功学员家搜查,一时鸡飞狗跳,四邻惊恐,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五、六十人,都被酷刑折磨。

当时赤峰市看守所、红山区看守所增加几个监室,地上都躺满人,人人都被打得遍体鳞伤,几乎能电到的皮肤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电击伤痕。施暴的警察还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打死你们就在这里销声匿迹,也没人知道,你们家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周彩霞被国保大队恶警整整铐了四天四夜,九十六小时不给吃喝,被关入看守所时,她脸色蜡黄,嘴唇发白,已毫无力气。周彩霞、郑兰凤等人伤还没好、还在绝食反迫害时就被非法劳教三年不等,在一个深夜里被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胡素敏的手腕一个被铐在暖气管的上边,另一个被铐在暖气管的下边,蹲不下也坐不下,整整被铐了一夜,被关入看守所时,脸色土黄、吓人。一位姓杨的女法轮功学员,被国保大队恶警折磨了好几天,上背铐,恶警拽她两手往一起拽,撕心裂肺的疼。还有一个学员,被逼跪在地上,恶警穿着皮鞋踩在她的小腿肚子上,然后拽着她的头发往后拽,用电棍专门电她的胸部与脖子。

退休教师田素芳被闯入家中的片警郑恩伟等七、八个恶警绑架,恶警抢走法轮大法书籍,录音机与电源线、电话本等,田素芳被绑架到长青街派出所,不让吃饭、不许喝水。晚上郑恩伟抢走田素芳兜里的钱,用田素芳的钱打车把田素芳劫持到看守所。

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赤峰恶警数天的摧残、逼供,发现了真相资料出处是袁淑梅,于是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柴玉生、吕某把袁淑梅吊起来不停的电击、毒打、扇耳光,柴玉生把袁淑梅拉到跟前,一脚踢到墙边,再拉到跟前,再踢到墙边,还专门往袁淑梅的裆上踢,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不许吃饭、不许睡觉,只给一点水和少量食物维持不死亡,来例假不许换纸,裤子上全是血,这样将袁淑梅摧残了七天七夜,袁淑梅的头发七天内全变白,身上渗着血水,人被折磨的没了人形。

红山区警察在得知袁淑梅认识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后,就把仅知的两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发出A级通缉令,其中一人是赵淑贞。

此大案中,周彩霞、郑兰凤被非法劳教,赵淑贞、袁淑梅被非法判刑 ,袁淑梅在内蒙呼市女监被迫害致死。

◇非法游街示众、批斗

杨春悦坐镇指挥松山区警察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游街示众、批斗。以张英(已遭报死亡)、徐国峰为首的松山区恶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除了毒打折磨外,象强盗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的家,敲诈勒索巨额钱财,并进行侮辱性的非法游街批斗。

二零零二年八月七日,在赤峰市“六一零”的指挥下,以松山区国保大队为首,伙同赤峰市国保支队对赤峰法轮功学员周彩霞(原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徐振青、杨桂云、李雪、吴淑华、杨树华、郎树芹、吴淑君八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文化大革命式”的非法游街迫害。

他们用三辆军用汽车,分别将八名法轮功学员戴着手铐,绑架到车上站着,在赤峰市整个市区、郊区进行了近一个半小时的游街。前面有警车、摩托车开路,后面有警车跟随,中间是诽谤、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广播宣传车,共动用了大小车辆二十多辆。这次遭到迫害的有十多人,其中被非法判刑五人,劳教四人,有的被非法没收巨额钱财。

◇对元宝山法轮功学员大搜捕

杨春悦亲自参与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对元宝山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

杨春悦是这次非法大搜捕的总指挥。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中午开始,内蒙古赤峰市“六一零”成员、安全局、公安局,元宝山、红山、松山等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约二百名警察,随着杨春悦的指挥棒冲杀,在元宝山、元宝山电厂、元宝山矿、建昌营,红卫、八家村等地绑架法轮功学员,历时半个月,约有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近三十人被判刑或劳教,五处真相资料点被破坏,数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价值几十万元的机器和现金被洗劫一空。国安特务利用电话监控、跟踪、蹲坑、秘密拍照等流氓手段跟踪法轮功学员。

3、实施有组织、有计划的洗脑迫害

一次,赤峰市“六一零”恶徒杨春悦签发特急密电,密谋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左右召开会议,会期一天,会议主要内容是:做好参加全市“接茬帮教、巩固提高经验交流会议”。其目的还是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攻坚战”,进一步深层迫害。参加人员:各旗县区、平煤公司、元宝山发电厂党委、防范办主任或副主任。

陈晓东、朱凤文等恶人得一律按杨春悦的命令、指使行事,杨春悦等不法人员非法劳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对家属进行恐吓、经济勒索,并把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期满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入洗脑班继续迫害,长期非法关押不放人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杨东从千里之外的图牧吉劳教所解教回到赤峰,半夜刚下火车就被杨春悦为首的六一零绑架到臭名昭著的“赤峰市法制教育基地”进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陈钰今非法劳教期满后,由于不放弃信仰,被乌丹镇恶警押到赤峰洗脑班迫害。杨春悦等怕陈钰今逃跑,把陈钰今的鞋、腰带、钱和随身的物品都拿走,而且不“转化”不让陈钰今出门,由两人专门看管。

4、对陈国祥实施精神虐杀、非法劳教,直至迫害致死

在杨春悦的教唆指使下,翁牛特旗恶警多次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优秀员工陈国祥。

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陈国祥,五十四岁,因进京上访,被翁旗国保大队送到兴安盟图牧吉劳教三年。非法劳教期满,但未释放,陈国祥被赤峰市“六一零”头目杨春悦等人劫持到洗脑班。陈国祥拒写保证,最后恶人将陈国祥秘密关押。

陈国祥从巴盟五原劳教所回到家里后,公安、“六一零”不法人员仍然上门骚扰。为了避免骚扰,陈国祥被迫流离失所九个多月,在遭受多年的肉体摧残和精神迫害后,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赤峰“六一零”恶人杨春悦、陈晓东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常以陈国祥“不转化就劳教”的例子来威胁其他法轮功学员。

5、对优秀教师吴国辉实施酷刑凌辱

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日,左旗公安局伙同林东镇总校强行把吴国辉押到赤峰市洗脑班进行迫害。在赤峰市“六一零”副主任杨春悦和陈晓东等恶徒的直接操控下,对吴国辉遭受连续八天八夜的罚蹲、罚站、薅头发、扇耳光、穿着高跟鞋的转圈儿的踩、搓、拧吴国辉的脚、辱骂、连续几小时的十几个人围攻殴打、强迫看恶毒攻击法轮功的书、录像、几人轮流围攻强化洗脑等非人迫害。

6、实施精神摧残与虐杀

◇杨春悦指使恶徒宫传兴等把李素亚劫持到精神病院

李素亚,赤峰市敖汉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夏天,呼市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的百分之百“转化”,诬蔑李素亚精神不正常,在杨春悦的命令下,敖汉公安国保大队宫传兴等把李素亚送进了赤峰安定医院(精神病院)。医生按恶警们的指使,强行给李素亚注射破坏神经药物,致使李素亚的脸变形肿大,精神恍惚。至今李素亚的精神仍没有恢复正常。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7、参与炮制伪案、冤杀未修炼的村民赵合

震惊中外的赵合伪案发生后,宁城县公安局先后安排组织一百四十余名警力,调集二十五台车辆,及时开赴发案地……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晚,市委“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杨春悦一行七人率先来到宁城,在听取了有关汇报后,连夜会同县委副书记王振祥,县委常委、县政府副县长宋国祥等赶赴案发现场……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杨宝忠、副书记刘国栋、王金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孙志军,县委书记钱海峰、县长张文树、县委副书记王振祥等市、县领导来到大明现场……

实际上在上述的每个日程中,杨春悦等人都在紧锣密鼓的实施迫害方案,妄想制造谣言,蛊惑民众,调动民众仇视法轮功。

以杨春悦为首的赤峰中共当局,一面封杀真实,一面又制造虚假以取代真实。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邪党的喉舌媒体央视《焦点访谈》(下称《焦点谎谈》)报道赤峰市宁城县一则消息说:“正在执行公务的县公安局教导员戴国生同志(被)打成了重伤,经强力抢救无效戴教导员不幸壮烈牺牲。”以下是这一伪案的真实经过:

赤峰市宁城县大明镇城里村二组村民秦凤珍,一九九八年外出打工,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假、恶、斗”为本质的邪党开始疯狂镇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秦凤珍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九月十八日两次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拘留所拘留,在十月三日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被强制洗脑,每次都是被敲诈钱财(邪党叫 “罚款”)才放人回家。

赤峰市宁城县邪党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戴国生,利用迫害法轮功已立“功”获奖,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戴国生又带了两个人来大明镇城里村二组,绑架法轮功学员秦凤珍去洗脑班。秦凤珍与丈夫赵合(未修炼法轮功)正忙着在地里浇水,农村春旱能浇水的机会很难得,就哀求戴国生浇完地再去。戴国生大骂,不顾夫妻的哀求,强行把秦凤珍绑架到车上。

在秦凤珍的丈夫赵合阻拦妻子被车拉走过程中,警察殴打赵合,赵合自卫,戴国生受伤,被送到城里的医院抢救无效而死。

直到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焦点谎谈》才当作“新闻”播出,但已与事实面目皆非,说赵合是炼法轮功的,借此诬陷法轮大法修炼。这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之初的几年,中共授意各地公安、新闻媒体全力栽赃抹黑、煽动仇视法轮大法时,赤峰地区以杨春悦为首的恶人又一次制造的轰动全国、煽动仇视法轮大法的一个假新闻。

但《焦点谎谈》前,赤峰电视台已制作过本案的节目,看到有江泽民给戴国生献的花圈。在节目中,赵合最后说:“我也不是什么炼功人。”恶徒杨春悦等一边杀害着法轮功学员,一边肆意抹黑法轮大法。没有修炼法轮功的赵合为农忙浇地求警察缓一缓浇完地再去,护着妻子秦凤珍不让警察绑架到车上,被警察殴打,情急之下的赵合正当防卫打伤警察,警察在去医院抢救时,因贻误了时间而导致死亡。

杨春悦与中共勾结,竟谎说赵合是法轮功学员,抹黑、诬陷法轮大法修炼,掩盖正当防卫,说成是故意杀人,判死刑冤杀了赵合。赵荣宝(赵合的亲戚)等七人分别被判处六个月至两年有期徒刑。(赵合被冤杀后,村里的知情人员说,赵合在看守所里受尽了酷刑,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对付赵合的手段是极其残暴野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