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打电话讲真相 让我体悟到神的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修炼中,我理性上知道大法弟子每天都能做到并且做好三件事,然而自己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多,要工作和照顾家庭,还要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其余时间也是所剩无几,只能从睡眠中挤时间。我很早就知道修炼人不需要那么长的睡眠时间,但明白归明白,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这方面自己一直都没能突破,虽然每天也是忙忙碌碌的睡得很少,但人时常疲倦。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RTC平台学法到凌晨三点,早晨五点五十起床发正念。虽然只睡了不到三小时,我觉得头脑非常清晰,身体也很轻盈。早晨炼完功去上班时,一种殊胜的感觉油然而生,头脑中冒出四个字:飘然如仙。之后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在RTC平台学法到凌晨二点半或三点,第二天都是这样的感受,那时自己真的体悟到了神的状态。

那一段时间对比我十几年的修炼生活,唯一不同的是我在那段时间每天坚持在RTC平台上大量学法。我悟到大量的学法使我全身溶于法中,大法就使我升华。在升华中摆脱睡眠对人这一面的束缚后,取而代之的就是神的状态。

睡眠时间大大减少后,我每天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做三件事,凭借大法的力量,不论是人的还是修炼上的事情,我做起来都是精力充沛,效率很高。这样一天内就能处理很多事,自己还觉得挺轻松的。我悟到这是大法给我开启的智慧和能力,心中充满了对师父和对大法的无限感激。

在RTC平台我受益良多,我深深地知道,那是一片净土,是一个非常好的,不可求的修炼环境。起初当RTC平台的协调同修找到我邀请我上平台打电话时,我并不以为然。因为自己在过去的十多年来,几乎天天都在讲真相劝三退,碰到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也讲通和劝退了各种症结的中国人,几年的摸索,觉的几乎没有什么问题能难倒我了,从我这儿三退的人数也有几千人,认为RTC平台对我来说只是另一种用电话来救人的形式,与自己之前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相比无非只是换了个方式而已。可是我上平台打的第一通电话却打的我浑身是汗,语速急快,甚至还有些结巴。那次的经历使我感到自己修的还不扎实,以至于心被对方带动了。再深挖一下,发现自己还存在显示心,爱面子心和为私为我的心,生怕因为对方挂电话而失去展示自己讲真相水平的机会。看到平台上的同修语言朴实,心态稳定地救着人,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差距。

在RTC平台,众多讲真相的同修们各自不同风格的方式,让我得到很多启发,甚至于可以把这些也运用到面对面的讲真相中,同时自己在面对面讲真相中的摸索也可以运用到RTC平台打电话上来,我炼就了一身的平稳,这是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得不到的。打电话中你讲话稍稍不稳,对方就可能挂断。这时不象面对面讲真相中对方走开了我还可以跟上,能够通过各种形体语言,甚至微笑,来抓住对方,打电话就没有这些机会,对方如果挂电话就听不到真相,唯一能抓住对方的就是我们的善和稳。了悟这一点,我讲真相的能力和效果如虎添翼。

有一次,一个同修把她女儿的电话号码给了一个打电话的同修,那个打电话的同修知道那个同修的女儿对大法和三退的误会很深,心里没底,就邀我去打这个电话。我当时心态很稳,很平静,没有把同修为鼓励我而称赞我的话放在心上,只是觉的这只是在给那个众生一个机会。一打通电话我就感到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尤其她对她母亲有误解,讲三退就更显得难上加难。然而我没有放弃,心态非常平静耐心地从各个角度启发着她的良知善念。途中她曾经几度都要挂电话,又被我唤回,讲了二十多分钟,最后她说着谢谢、同意三退。我放下电话时,屋子里所有的同修一片欢呼,原来他们也在屏住呼吸在听,帮我发正念。

打RTC普通民众劝三退和打营救电话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对我来说那又是另一番境界。有一天营救平台的同修让我上营救平台拨打。打惯了RTC救人电话,第一次在营救平台听到对方那种完全不同的讲话态度,我几乎懵了,真不知如何开口,同时又对在营救平台上打电话的同修由衷的敬佩。我知道那又是一定有我要修的,是对我的新的挑战,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我一定能做好的,之后我只要一有空就会上营救平台,这也为今后打重点电话打下了基础。

我在RTC平台上受益良多,所以一有时机,我就会将平台上的消息推荐给当地的同修,希望他们可以跟我一样在平台上進步。我也知道,只有自己修好了,才能真正地做好协调工作。我很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修陆陆续续地加入了这个平台,汇入到打电话讲真相救人的洪流中。

现在对RTC平台的心情,和很多同修一样,每天不管在外面做面对面三退回来再晚,我都会上平台,和世界各国的同修一起学法,直到平台关闭,感觉太好了,没了困的感觉,没了饿的感觉,全身溶于法中。

以上是我自己所在层次的体会,不当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