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市涿鹿县张晓奇两次遭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河北张家口市涿鹿县法轮功学员张晓奇分别于二零零一年和二零一零年两次被劳教迫害。以下是他的自述:

二零零一年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在二零零一年的夏天,我给一家个体户打工,刚送货回到门市时,镇派出所不法人员王建民带着四五个警察,蛮不讲理、恶狠狠的连推带搡把我拉到车上,强行绑架。又把我送到了涿鹿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实施迫害,准备劳教。

几天后,涿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我送到了河北省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所里的警察对我实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例如洗脑、精神上的摧残、熬夜、坐板、暴力殴打。初期每天一上午只给一点点开水,理由是少上厕所。而且还断章取义的对法轮大法歪曲、曲解来误导人。

二零一零年遭绑架、逼供、劳教

二零一零年秋天的八月份,我和几位同修去南山区老窝村讲真相、发光盘、散发资料。在这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给诬告了。当时两个同修走脱,我们四个同修被南山区武警七支队的警察绑架。警察把我们随身带的光盘、真相资料、小册子,还有我身上的四千四百三十八元现金全部抢走。之后,涿鹿县国保大队(六一零)教导员刘美晨和警察赵某、还有一个女警察把我们强行绑架到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有六一零大队长董飞、不法人员李自民、班志勇对我们非法审问、逼供,进行迫害,关了一夜。

第二天警察把我和另一个同修送到了县看守所,一进门叫我们喊报告,因我俩个人不配合他们,一个警察就对我俩大打出手,打耳光、用脚踢,恶狠狠的强行把我俩推进了值班室。非法拘留了十三天后,他们没有任何的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们强行送到张家口市劳教所实行迫害。

到了劳教所,警察把我俩送到四大队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方。不让休息,长时间劳动,早上出工看不见太阳,中午不休息,到了晚上不让睡觉,还要叫值班到凌晨半夜两点。干活项目有做喜庆拉花、丧葬花、捡菜豆、绕电子线圈、做皮鞋。这些都是中共搞的所谓“习艺生产劳动”,其实是恶意的体罚,超出正常劳动极限。在确实完不成劳动量的情况下,他们就制造高压、恐怖气氛。用电棍电人、训话、威逼,还有利用盗窃、吸毒人员包夹看管我和另两个同修。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早上五点钟,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阴谋,把我们叫醒,让我们几个人收拾东西,把我们押上车不知去什么地方。大约走了四五个小时,到了河北唐山市开平区省第一劳教所。是张家口劳教所的警察李东办手续,把我们送到管制区,各分到一、二、三队进行迫害。我和赤城县同修分到一队。当时的气氛相当紧张,劳教所如临大敌一般,对我俩严加看管,进行包夹制造压力,整个劳教所都是这个情况。楼道里有普教替警察值班看管,不让说话。这是中共搞的所谓自制,还成立了劳教人员的“民管会”,能代表警察管人、整人、打人,对每个法轮功学员死死盯着,寸步不离。也是中午不让休息,长时间的干活,给每个人定的任务必须完成,完成不了就骂,想尽办法整人。这些人都是中共邪党威逼、淫威之下不情愿违心的干着,当枪使,替他们行恶。

在二零一一年的八月中旬,劳教所听从上边的命令,所长范林、政委李某、副所长张某建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对我们实行强制长时间坐班,体罚、熬夜、诽谤威胁、逼迫、断章取义、高压灌输洗脑。

最后,正告那些还为中共卖命的政府官员和警察,请你们清醒点,为真正的自己选择一条活路,寻找退路。自己应该知道生命的可贵,不要为中共陪葬。在最后有限的时日里,希望你们应该以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为例,迷途知返,放下屠刀,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给自己及子孙留下一个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