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师恩难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我们夫妻二人相继在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们曾多次被迫害,妻子曾多次邪悟,于二零零九年归正。现在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年七月二十二日早晨,炼完功后,妻子跟我说,昨晚作了一个梦:她進考场了,人很多,场面有点乱,都在急着找自己的位置。这时她就醒了。她跟我说后,我也没多加思考,就随便说句:别多想了,走好我们最后的路吧!

谁知第二天早晨,她又跟我说:今天,我又做梦進考场了,梦中还有你,她说有两个考官,还有两个一男一女,衣服穿的很修饰,手里拿着两本书,一本书是佛家的,一本是道家的,其中一人把书拿到我眼前,叫我看。我说不看,那考官见我不看,就转身拿到妻子眼前,给她看,她说:我也不看,我现在学大法了。后来,她跟那两人说些什么,她也记不清了。但她感觉到那两人听她说完不看,他们也不愿意看了。

妻子跟我讲完连着两天考场的梦,我心中一震,事情没有偶然的,想起近几年来,我们两人在过关经历,真是叫人心酸可怕。师尊在《真修》中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進要旨》〈真修〉)

那是二零零七年,也是妻子第四次被迫害。在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转化”邪悟了,出来后,她就跟沈阳当时邪悟的人在一起,到处传播邪恶网站的东西。当时我在监狱被迫害中。到后来,她邪悟到顶点,到迫害我的监狱,找到管教科长要作我的“转化”,给我带来很大的魔难。在狱中同修的正念正行下,在师尊的呵护下,邪恶没有得逞。

二零零七年末,我回到家中,由于她背离大法,我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比较懈怠。然而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不按师尊要求做“三件事”,那就叫旧势力抓住迫害的理由。在外界环境的干扰下,利心、情心、色关都过不去了。矛盾越来越激化,都反映到常人中了。每天家里来三个要帐的,其实她们都不困难。最后我没办法,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还帐。这时还不悟。

一次,妻子到外地传播邪悟的东西,有的同修对我很关心,怕我象她一样掉下去,到家里来看望。我告诉同修,家里有很多邪悟的东西。同修说:遇事向内找,多学法,正念就强。她说:我们把邪悟的东西毁掉吧。我当时还找理由说:她的东西不叫我动,否则她回来就有戏了。在同修的正念下,我们把妻子两大包邪悟的东西给销毁了。走时,同修要我多学法。

三天后妻子回来,跟我连哭带叫、翻天覆地大闹一通。事后,我们分居了。有一天,我坐在沙发上静静学法,她过来看到了,突然她就象邪恶附体一样,对我大声喊着邪悟的话。我当时眼睛都直了看着她,心想多邪恶啊,我要是毁到你手里,你得造多大的罪过!我当时心中瞬间没有一点善念,几年的怨恨腾的从心中升起。我大声喊:你给我滚!如再有下一次,别说咱们夫妻几十年,六十多岁的人了,今后生命的归宿、完成我以前的誓约这两项,我一定选择后者!我要休了你这个恶人!孩子学法时,你跟孩子大喊大叫:你跟你爸成仙得道去吧,结果孩子到现在都不敢看法,你造孽呀!

我当时的表情肯定很可怕,她一声都没敢吱,就走了。但没过几天,她身上出现了不好的表现,血压高压一百七十~二百,低压一百四十~一百七十,早晨四点多起来先吐后泻,看她的样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心想这都是自己造下的业。我是救不了你,你赶快觉醒吧。

大约过了三个月后,我们到外地父母家,我父亲修炼过几年,天目是开的。一九九九年后,因怕心不敢学了,父亲那年八十五岁(第二年去世),跟我说:你要多关心她,她现在状态不好。她身体不适,提前两天回家了。

等我第三天回家,就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她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口歪、眼斜了,加上血压很高,我心中难过极了。孩子不能没妈啊,她不能就这样毁了。我请多名同修配合我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叫她主元神清醒。我请求师尊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在七二零前她是炼功点很有责任感的辅导员,我们家是学法点。四二五、七二零上市政府、省政府,一九九九年進京证实法,她都表现不错。同修跟我说,对她要有慈悲心,加强正念,一定能回来的。师尊不会落下一个真修弟子!她是一时糊涂。千百年的机缘,人身难得,法更难得。她这几年做了太多破坏法的事。我也反思了我的过错。

那天早晨她上吐下泻后,我跟她说:你现在这样,只有大法能救你。你想回家吗?如不想回家,我就领你去医院。两条道你自己选!她想了半天,话都说不清,含着眼泪望着我说:师尊还能要我吗?我的心一下很酸很酸……我说:只要明白过来,悔过,师尊不会落下一个真修弟子!生命可贵,你要上网声明,把教养院邪悟转化时犯下的过失写下来,再把你这两年你传播的邪悟的东西要回来,再向那些同修讲清真相,师尊会给你机会的。

第二天,她就把声明写好了,叫我快点上网。同修看完后:不行,不深刻,糊弄佛呢,其实是糊弄自己。同修对她以前是了解的,就象考官考试似的,要挖出根源。我回来把同修的话如实说了,她流泪了,她说:是啊,自己当年的那个傲气,自己这回跌重了,其实就是没学好法,不精進。她用了三天时间含泪彻底深挖了邪悟的根源,如实的写了出来。同修看完说,这还差不多,佛法修炼多严肃啊!

妻子开始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初始学法干扰很大,她就跪着学,由于脑血栓的身体状况,炼功不到位,她就坐着炼。能站时,她就靠着床炼。学法、听法,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有一天我回来,她说:我真感到,我现在的生命是师尊延续来的,我得走好师尊安排的路。随着正法的進程,她个人心性的提高,她的身体基本回到正常人的状态了。

在二零一零年下半年,一天早晨炼完功,她的眼泪含在眼圈,我问她又怎么啦?她激动的说;我又有法轮了!这真是师恩比天高,师恩难报啊!

回到现在,这两天梦中点化她在今后修炼中要专一,走好最后的路。现在她每天都有要去的地方,学法,讲真相。

我也是跌倒爬起,我们夫妻这段艰辛的经历,在修炼过程中的深刻教训是我们没按师尊的要求做的后果,代价惨重!从妻子的变化,我悟到,帮昔日同修时,不能加上自己后天的观念。师尊在《转法轮》中说:“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正念正行,修好自己才有能力帮助他人。这正是:坠入苦海 幸遇师尊 迷途知返 难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