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摧残侮辱 杨梅又被抓回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梅女士,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走出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后,邪恶之徒曾扬言抓回来就打死。二零一零年杨梅到广州打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被劫持到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迫害,遭受各种折磨,原本今年六月底劳教到期,在五月底、六月初,被湖北省“六一零”从槎头女子劳教所将她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杨梅曾经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遭受的种种惨无人道的摧残,其中包括性侵害,现在再次被劫持到该劳教所,可以想象她可能遭到的迫害。请善良的人们关注杨梅,营救杨梅。

在湖北女子劳教所遭受的种种摧残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北京奥运前夕,杨梅女士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臭名昭著的湖北法制教育中心一墙之隔)。在黑窝里,恶徒每天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有:脚踢、劈头盖脸的毒打、脏抹布塞嘴巴不准喊、用手揪住头发、用膝盖顶胸部、手肘捣背部、巴掌扇脸、劈前颈部、剁后颈部、两手狠拽耳朵往下按、弹眼皮、用凳子角砸头、砸脚趾、打脚背,等等等等。她经常被打的满头是包,疼的不敢洗头、梳头,一摸头发就大把的往下掉。更下流的是,恶徒经常用拳头打乳房、狠揪乳头,痛得钻心。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九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恶徒又逼她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恶徒一阵拳打脚踢,把她按坐在地板上,“包夹”王芳从她的后背把她的左手拧到右肩上,高林揪住她的头发,吴娜军坐在她大腿上,李容坐在她小腿上,把笔夹在她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然后强行捏着写“三书”、盖手印,致使她右手两指红肿疼痛的不能并拢,近半月吃饭,洗衣服都只能用左手,整个大小腿,膝盖都痛的钻心,行走,上楼梯都要人搀扶。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九月十三日晚上,“包夹”李容、高林把她打翻在地,一个人按住一只手,吴娜军就朝她的肚子上、胸脯上猛踢,猛踩,痛的她差点昏死过去。九月二十日,恶徒们见她不背书,又疯狂地毒打她,额头被打起一个大包,鼻子直流血,用脚把她踢得腾空起来又落到地上,致使尾椎骨严重损伤,几个月落座都困难,睡觉翻身都疼,全身上上下下、前后左右到处都是整片整片的瘀伤,就连一同洗澡的其他劳教人员看见后都大哭一场,骂这伙“包夹”不是人。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十一月九日开始,因她坚决不做广播体操、工间操,“包夹”高林、吴娜军、殷玉容三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施暴,她们把她两只手绑在窗框上吊了两天一夜,脱光衣服用针在她身上到处扎,把热水袋灌满开水打脸、打头,脱光鞋袜站在小凳的档子上跺脚、打眼睛、拔头发,致使她视力严重受损,至今看东西都模糊不清。

更下流的是,邪恶的“包夹”还用牙刷刷阴部、捅阴道,穿皮鞋猛踢阴部,致使阴部内外、大腿内侧全部青瘀红肿,解小便都极其困难,疼痛难忍。有一次“包夹”居然把捡来的两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放在她身上满身爬,把小猫的头按在乳房上。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早晨,突然紧急集合全部站到大厅(还不到起床点),不准左右看、不准交头接耳,那些警察、犯人的骨干、到处在鸡脚旮旯翻,听到楼上楼下的跑,空气紧张得很。杨梅正念走出了劳教所。

当时,劳教所一片恐慌,更加残酷地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到处装监控器,又上了两道大门、院墙加高一道铁门栅栏上透明玻璃、窗户上铁条、原来每天报数不少于50遍,现在上百遍的报,空气好象要把人压死,法轮功学员从车间一回来就是两条坐好,被那监规不给留一点自己时间。检察院这个来调查呀!找那个谈话找着个谈话。

在广东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杨梅走出邪恶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后,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零年到广州市暂住,并用“李静”这个名字,在广州伊曼宁制衣厂打工。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杨梅去商店用真相币买东西,被人跟踪到她上班的地方,来人将用的真相币掏出,问她这是你的吗?她否认了。后来她被跟踪的人搜出了身上带的所有真相币。被绑架至广州市海珠区康乐村凤阳派出所。

杨梅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十月四日被海珠区八个恶警劫持到槎头劳教所,至十月七日都没吃饭,因在拘留所手脚都戴镣,所以手脚腕处都有很深的痕迹,而且四肢都是不明的瘀痕,脸色苍白而消瘦。从十月十一日开始,被强行灌食: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受尽折磨。

广州槎头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卓秀玲、阮玲、吕春林、廖容容、徐晓红用各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李静(杨梅)、张晓玲。尤其是恶警卓秀玲、徐晓红,又是打又是骂,并指使帮凶监控、强迫她们坐小凳,每天早上六点二十分一直坐到第二天半夜一点钟,不准动,逼迫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警察指使谢红英等犯人做夹控,用各种方法折磨杨梅。有一次,由犯人谢红英带头共五名夹控把她带进冲凉房说是帮李洗澡,谢红英用毛巾在她的下身来回用力摩擦,导致杨梅的下身脱皮、出血。还用其他毫无人性的方式折磨杨梅,方式之残酷、下流都无法用言语表达。

杨梅被迫害得身体出现不适:在灌食时,被跌伤了腰,她的两腿又痛又肿,很难受。由于杨梅一直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个人情况,因此,家人根本不知她的下落。恶警阮玲扬言没有家人和所在地接,即使到期,也不会放人的。

湖北省“610”找到“李静”,确认她就是杨梅,于今年五月底、六月初从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将她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特1号 邮编430064
门卫电话:027-88422114
一大队电话:027-88422141 027-88422142
二大队电话:027-88422128
余平安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所长 电话:(027)88422101
龚珊秀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行政副所长 警号:4266072 沙洋劳教所原九大队队长,是酷刑致死十堰大法弟子曾宪娥的凶手。
高旭梅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副所长,原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二大队队长
陈长华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政委 原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负责人 电话:(027)88422100
杨敏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副政委 原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二大队队长
徐红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生活卫生科科长
毕辉琼 蔡正英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狱警科科长 电话:027-88422137 88422136 027-88422163
章烈军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法制科科长
印文军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医务所副主任
李文斌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司机
汪勤 (警号4266073)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 原沙洋劳教所二大队队长
李莉 刘玲 边爱萍 张晓燕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狱警队长
刘海燕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生产队长
一大队直接参与迫害的狱警:程又丽 王兴静 刘文丽 郭丽娟 余媚 章莉 彭莉欣 石少敏 张于香
一大队吸毒包夹人员:李容 杨丽 王芳 汪艳芹 刘玉秀 郑红 苏红霞 余静 叶立华 周琼 于艳红 刘志军 鲍鲲 刘小丽 周莉莉 汪艳芹等等。
程瑜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队长 原沙洋劳教所九大队恶警
二大队直接参与迫害的狱警: 喻冬明 陈艳(警号:4266091) 郭丽娟 王春燕 潘飞 张晓燕 黄汉华 余君丽 (警号4266025) 刘海燕 揭晶 黄汉华 陈燕 宗温华
政教人员:刘松 欧阳
二大队吸毒包夹人员:李容 吴娜军 应玉容 王泽梅 屈慧玲 王静 宋丽 高林 刘敏 许丽萍 余利利 姚素琴 徐红 夏文珍 陈小凤 熊英 余丽珍 王细梅 周红 周莉丽 李蔚蔚 明燕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0/备受摧残侮辱-杨梅又被抓回湖北省女子劳教所-261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