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救人化险为夷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我一九九六年五月喜得大法,自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的阶段,每天都能坚持学法、炼功,在日常生活中用大法的法理来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心性提高的很快,认识到法轮大法不是一般强身健体的气功锻炼,而是教人从做一个好人开始進行修炼的佛家上乘功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来指导修炼,提高自己的心性,只要你心性能提高上来,就会达到意想不到的修炼层次与果位。在这个阶段最明显的感觉就是身心的变化特别大,知道了人生目地,有一个祥和的心态,无病一身轻,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工作,生命每天都沐浴在大法慈悲的法光之中!

可是这美好、充实的修炼时光,在九九年“七.二零”后不复存在,邪党开动所有舆论工具铺天盖地的進行诬陷、诽谤,并且抓捕大法学员,一时间,是黑白颠倒、正邪不分,大有天塌之势!按照真善忍修炼的人在不明白真相人眼中变成了“异类”,自己感到非常的错愕与震惊,经过了短暂的彷徨与思索后在心中认定:从三年多的学法、修炼给我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来看,师父是真正来度人的,所传大法是教人怎样从做一个好人开始,逐渐提高修炼人的心性怎么会有错哪!我在三年多的修炼中经历两次大的关难也证明了大法的真实不虚与神奇!

(一)

一九九六年十月的一天,我和同事打一辆松花江牌“小面的”出租车到我市某县农村办事,在去的途中与同向停靠在路边的一辆大货车相撞,当时我们乘坐的出租车在距离前面停靠的车辆还有不到十米的时候,我看司机还没有避开前面车辆的动向,我大声的提醒说:前面有车!这时司机慌忙的向左打方向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咣当一声,“面的”的右前侧撞到了那辆货车左后侧的箱甲上,因为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就在碰撞的一瞬间我还把司机放在工作台上面的玻璃茶杯抓在手里,使这个茶杯免遭一劫。

出租车的前挡风玻璃全部震碎,整个右前侧被撞瘪了,右侧的车门变形无法开启,我的腿被挤住,后面坐着的同事(是同修)差一点弹射出去,这时司机惊吓的不轻啊,呆呆的抱着方向盘还没有缓过神来,我说快把我弄出来啊。司机这才和我的同事一起将我的腿拽了出来从后面下了车,我的同事说你满脸都是碎玻璃,我用手一摸可不是吗,粘的都是玻璃,然后我就往下扒拉碎玻璃,神奇的是竟然没有一处被划破,我的腿更是一点疼痛感都没有的,心里感谢师父:有你的呵护才可安然无恙啊!

司机问我怎么办啊,我说你自己联系将车拖去修理吧,我们还要急着去办事,不会难为你的,你抽时间到我单位去取打车钱吧。那个司机说打车的钱我不要了,因为一是没有给你们送到地方,再一个是发生了车祸你们还没向我提出什么赔偿,我怎么还能要那个打车钱呢。我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为难你的,你就去我单位取钱吧。

(二)

在一九九七年的夏天,我单位农场人员小高与另一单位人员常利因故发生争执而动起手来,常利拿起扁担向倒在地上的小高头部狠劈下来,如果劈中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这时我迅速上前用右手臂挡住了劈下来的扁担,同时左手抓住小高的领口将其拉向我身体的后侧使其危机化解,阻止了二人继续恶斗。常利的单位张姓领导来处理此事,听说我用手臂挡住了劈下来的扁担非要让我去医院拍片检查一下,我说没事的,这时我才注意自己的右手臂,当时只见手腕处的里侧有一个小指甲大的小包也不疼,其它的什么症状也没有。我说不用去医院检查,这个事你们就不要管了,如果有事我自己负责。

可是无论我怎么坚持不去医院,那个张姓领导都不同意我的恳求。后来我想既然你们如此的坚持我去医院检查,我又看到自己的手臂没有什么明显的症状,还不疼也不肿的能有啥事吗,去医院让医生证明一下没什么事他们也就心安了。可是到医院拍片后一看是尺骨骨折,骨头是斜茬断开的,必须要手术下钢钉固定住才可恢复好,否则肯定要留有后遗症功能受限。当时我想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动这个手术呢,我对张姓领导说手术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做的。看我坚持不做手术,便说咱们去当地有名的某私人正骨所看看他们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于是我们来到了正骨所,那个中医看了我们带去的片子后说,这个骨头是斜茬断开而且前端特尖极易伤到肌肉组织,是必须要手术固定住方能长好的,我一看还是要手术就坚持不做。看我如此的坚持,那个医生说,怎么的也要用夹板来固定一下吧,我说这个可以做。于是前面一个人拽着我的手,后面的人搬着我的右肩将手臂拉抻,那个医生将尺骨捏归位。

在这个过程中,张姓领导问我说疼不疼,我说一点都不疼,张不信,可是医生说看样子是没疼,要是疼的话从他脸的表情和颜色是能看出来的,脸的颜色改变是掩饰不了的,我行医几十年了还没遇到过骨折后不疼、不肿的呢。固定好夹板后护士拿出她包好的中药让回去按时吃,我说这个药就免了,医生说为什么不吃药哪,我说我在修炼法轮功有师父管着不用吃药。医生自语说,不吃药怎么能好呢?我对张姓领导说咱们回去吧,就是以后真的有什么后遗症我也不会埋怨你们的,是我自己要求的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最后看说服不了我只好回到单位农场,我说你们休息吧,零点都过了。张姓领导嘱咐我说你要疼的话就喊我,我们俩住隔壁,我说好的有事喊你。

我自己躺在床上就想啊,压根就不应该去医院的,无论他们怎么坚持让我去我都不应该去,当时还是因为没有完全的信师信法才造成了这个结果,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用常人的方法对待呢,于是我把绑在手臂上的固定夹板拆下来丢在一边躺下睡觉。大约过有十分钟的时间,就觉得我的右小臂从肘部开始有一物围绕着手臂飞速的向手腕处旋转,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打出法轮在给我调理哪,当时我是热泪盈眶,感谢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弟子还这样的呵护!很快我就睡着了。

早上起床后看看手臂上的那个小包不见了,并且伸展弯曲自如,到了第五天这个手臂就能提起一百多斤的重物了,没有任何的功能障碍。

那个打人的常利托张姓领导向我说情,因其家庭经济困难,给我五千元钱补偿看看行不。我就当面与小常说,你也知道我在炼法轮功我怎会讹你的钱哪,我一分钱都不会要你的,你就放心吧,就算真的以后有什么后遗症我都不会反悔找你算账的!他听后非常的感动,说了些感谢的话,我说你就感谢我师父、感谢大法吧!我要是个常人你用一万元钱也摆不平此事的!

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下,在修炼真、善、忍的道路上走过了十七个年头。为了感恩师尊慈悲救度,为了更好的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将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与身心在大法中熔炼与升华的历程写出来,帮助世人進一步了解真相、了解大法与大法弟子、清除邪党谎言的毒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