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油田张晓君被劫持拘留所十五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上午,中原油田法轮功学员张桂珍在街上面对面给世人发送法轮功真相光盘时,被人恶意举报。下午,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朱艳群(女)、桑虎、姓王的主任、还有一个黑脸高个子司机,第九社区邪党工作人员叶仕荣强行入室非法抄家,并把张桂珍、张晓君(张桂珍的大女儿)和张晓君未成年的女儿一起绑架到中原油田公安局。

当时张晓君坚决不跟恶警走,是桑虎执意非要劫走张晓君,黑脸高个司机也恶狠狠的说:带走关她三年。三个男恶警野蛮的把张晓君抬到警车上。晚上恶警把张桂珍和张晓君的女儿放回家,把张晓君非法关押在黄埔拘留所继续迫害。

张桂珍,七十多岁的老人,一生坎坷,饱经风霜,为什么要坚持修炼法轮功呢?未修炼法轮功之前,老人患有严重的胃溃疡、心脏病、关节炎、气管炎、低血压等重病,常常头晕目眩,药不离身。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痛全都好了,从此精神奕奕,安心工作,家有四个儿女,她却几乎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

老人家有个大伯哥,因得脑血栓,半身不遂,因无儿无女,张桂珍就把他从农村接到自己家,一住就是八年!张桂珍无怨无悔的细心照顾他。大伯哥因长期生病,心情不好,张桂珍有时还得承受大伯哥的无理责骂。在丈夫去世后的三年里,家里除了她自己百元钱退休金再没有其它经济来源的情况下,张桂珍自己省吃俭用,也要给大伯哥买好吃的,还要给他治病。老人几年如一日照顾着瘫痪在床的丈夫的哥哥,直至这位大伯哥去世。在大伯哥去世前的头几个月里,老头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有时他不小心掉到地上,张桂珍弄不动他,都是无奈地跑到外面,请求不认识的男职工帮忙,将大伯哥抬到床上。张桂珍经常难为的掉眼泪。大伯哥去世后,她又把他的骨灰盒送回老家安葬。为此老家的乡亲及邻居都敬佩这个善良的老太太。

在现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有谁能主动照顾一个无钱无势与自己不太相干的病人?老太太经常说我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这样做的。

就在老人准备幸福安度晚年的时候,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了,老人不但失去了往日的宁静生活,还开始了这一生中最苦难的日子。

在法轮功中亲身受益的她,不愿违背良心放弃信仰,为此已四次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拘留所,多次被逼迫进洗脑班,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市女子监狱,在监狱里不仅被强迫洗脑,还没日没夜的做奴工,遭受的残酷迫害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张桂珍的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的摧残,人眼看不行了,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监狱才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放了人。

张晓君是个单亲家庭,一个单身女子带着女儿走过了近二十年的春夏秋冬,其中有多少个泪湿枕巾的不眠之夜,又有多少个面对女儿那天真无邪的面孔去强颜欢笑的白天?!然而不管生活对她多么的无情,她依然秉守良知说了一句公道话:法轮功是被诬陷的。那么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下,张晓君的一句真话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零二年,张晓君因说了一句:法轮功是被诬陷的。然后就被绑架到山东东明县看守所迫害。为了抗议这种迫害,她绝食二十多天,被中原油田“六一零”韩青和段崇礼指使的狱医,强行绑在椅子上插鼻管野蛮灌食。后被强行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所的恶警为了让她放弃信仰,完成所谓的“转化”率,多拿奖金,对张晓君进行了三天三夜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第一天整晚不让睡觉,只许站在一个她们指定的地方罚站;第二天上午来了四、五个吸毒人员强制给她穿上一种叫约束衣的衣服(这是一种刑具),这种衣服有二个长长的袖子,穿上后,将手反拧到后背抬到最高处,用绳子捆上(只有去厕所时才给解开绳子),这样人不能正常站立,身体是弯曲的,再用绳子把双腿绑上,头上再戴个反复播放谩骂法轮功师父的耳机。为了不让她说话,恶警又指使恶人抓住头发往嘴里塞抹布。这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让人痛不欲生。在极度疼痛时,张晓君曾把头往墙上撞。恶警在达不到目的时,就指使恶人将绳子捆的更紧。就这样张晓君被酷刑折磨了两天两夜。松绳后胳臂剧痛,不能睡觉,手握不住东西,胳膊抬不起来,双脚失去知觉,双腿双脚至今还是麻木的。回家后骨瘦如柴,同事们都不敢认她了。由于长期受到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及多方面压力,头发过早的变白。上班后中原油田“六一零”不让单位给她发工资,在孩子无力抚养的情况下被迫买断。

如今张晓君再次被劫持到拘留所,我们为中共警察的暴行而愤慨,为张晓君的经历而心酸!我们盼望中共解体的那一天,还我中华儿女一片湛蓝的天!

中原油田公安局
地址:濮阳市五一东路
邮编:457001

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
朱艳群13839257775电话:0393----4771698
桑虎13803934516
第九社区邪党办:
杨主任13903933417
叶仕荣13673027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