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从黑窝里出来又陷在魔难中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近一两年来,本地很多被非法关押在各地黑窝的同修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违心转化了的我不说了,不少堂堂正正的,坚定的从黑窝里走过来的同修出来后状态却很不好,表现出的就是巨大的家庭魔难,或者是病业状态,有的同修在黑窝里没被迫害死,出来后却被旧势力用病业的形式拖走了。因为接触了不少这样的同修,理解同修身处魔难中的痛苦,为帮助同修尽快走出魔难,我把我看到的,认识到的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希望能给同修一些有益的参考,不足、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曾被邪恶迫害,在黑窝里被非法关押了几年,回来不久我问起本地原来从黑窝里闯出来的同修某某时,家人同修告诉我他已经走了,是过不了病业关走的,当同修要下葬时,家人同修去看他最后一眼,震惊的发现棺材里的同修流泪了,而且是血泪。

还有一位老年同修,情况相同,也是被旧势力用病业形式拖走的,而这位老年同修实在受不了病痛时,让儿子送他去了医院,儿子在帮他脱衣服拔火罐时,赫然在他背上发现一个清晰的黑手印……

有的同修从黑窝里出来,马上又進了“家庭监狱”,被家人严密的监视,不许炼功、不许和同修交谈、不许学法、不许看大法经文和资料,一旦发现即被撕毁。被家人迫害的比恶警还厉害。对此种情况我甚是不解,怎么会这样呢,能从邪恶的黑窝里坚定的走出来,几年十几年都能走过来,怎么会回到社会上来,虽然是邪党社会,但在毕竟要比黑窝里自由宽松的多的环境里,却走不过来了呢?

前几天,有一位从黑窝里出来一年多的同修,表现出严重的病业假相,知道他的情况的同修都去帮他发正念,我也去了,我没有和他学法,想和他好好交流一下,想知道他的心结在哪,想让他赶快从魔难中走过来,我和他交流,知道他半年来状态都不好了,刚从黑窝出来时整个人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形象,可现在看到的却是整个人瘦的不成人形,而且腰腿都痛,没法长时间站立。到正点时发正念,就看他立掌的手不断的抖,满脸满头的虚汗。状态很差,同修们都告诉他要多学法、多发正念,他也照做,可情况没有好转,要他向内找,他就检讨自己没做好三件事,没出去多讲真相、救人。同修帮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可越发正念他表现的越难受。让很多同修都感到很挫败。

因为找不到同修的症结在哪里,我就试着谈谈我的认识:不要在魔难中去执着突破魔难本身,放下一切人心执着,在痛苦中真正向内找,得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放下名利情的执着,特别是对情的执着。我跟他交流一会了,当我从切身体会谈到不要执著亲情、不要因为修炼中的魔难而对家庭有负罪感时,同修的妻子一下就跳了出来,对着同修大吼大叫:就知道说说,你坐牢光荣的很,你要看书(指着大法书)就看书,又讲你的破事……

当时对于他妻子的态度我并不太吃惊,因为早有耳闻,同修回来就被“约法”几十章,不准这样,不准那样,否则就带着老母亲滚出家门。当时听着觉的很荒唐:哪里象一家人?更不象修炼人。但真正让我震惊的却是男同修的眼神,那满眼的惊恐和无奈,让我不可思议。常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同修流露出恐慌的眼光,深深的刺痛了我,我知道同修在黑窝里面对邪恶的时候眼睛里绝对不会流露出这种惧怕的眼神的,不然是走不过那十年的牢狱魔难的。可面对亲人却是这样,难道,亲人比邪恶还可怕?

那次我们就在他妻子的叱责声中,被扫地出了门,另一同修走时告诉魔难中的同修要做堂堂的大丈夫,不要做这种小丈夫,我补了一句:要用慈悲和宽容来做。同修不甚明白。

在回家的路上我明白了同修遭受魔难的原因了,我明白为什么他妻子会这样表现了,我知道是师父以这种形式点给了我同修的执着:那就是放不下亲情。被邪党非法迫害十年,家人跟着受苦了十年,同修面对邪恶知道自己没犯罪,可正念十足的面对邪恶;可是面对家人,他觉的他是罪人,他亏欠了妻儿,所以任由妻子摆布,哪怕他清楚的知道妻子的做法是错的,他也只是陷在情中不能自拔。

同时再看其他遭受家庭魔难的同修,都是这种亏欠、愧疚的心态,这种有口难辩,无可奈何的样子。他们在亲情的桎梏中无可奈何的忍受着家人被魔操控着干坏事,辱骂大法弟子,骂师父、骂大法、撕毁大法书籍、资料;任由家人干着邪恶干不了的事。同修被情牵制着,看不透魔难背后实质的原因,想不起对家人发正念清除干扰、帮助亲人在去掉干扰后用理智和正念看问题,因为同修被人眼迷住了:从表面上看那是亲人而不是邪恶,不敢对家人讲真相,怕他们反感。总之,在家庭中他们就只是丈夫和妻子了,他们不是大法弟子,不是修炼人了,所以旧势力可以干得了它们要干的坏事。

那个流着血泪走的同修,就是放不下亲情,从黑窝里回来后全身心投入到对家庭的弥补当中,虽然妻子也是同修,可他自己放不下亲情,不能在修炼上精進,在比黑窝宽松的环境下渐渐懈怠,最后,旧势力黑手在他放不下的执着中下死手拖走了他,他心里放不下的妻子在他离世后面对生活的困境,无奈改了嫁。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处于家庭魔难或其它魔难当中的同修,在魔难中我们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还是常人呢?师父在《洪吟》〈圆满功成〉中写道:“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从法中我悟道:圆满的时候名利情都是要去掉的,修炼就是要从情中超脱出来,用大法的法理来认识看待问题,三界就是为正法而造就的,众生来此生生世世的轮回,就是演一场大戏,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生生世世只不过是为了能在最后得法修炼,返本归真,同时救度自己为之而来的众生。

这世能和大法弟子成为家人的人,应该说和大法、大法弟子都是有着很大的缘份的,这缘份是有机缘得法修炼或者明真相得救度。这巨大的缘份并不是来表现情深意重,让你沉迷不醒的。今生是你的妻子或丈夫只能是他们得救的机会很大,但能不能得救还是他们自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态度所决定的,善待对方及大法弟子就会得救和得福报,相反,参与迫害修炼的家人遭恶报的也比比皆是啊。远的不说,就是我们当地,不就有打骂自己的炼法轮功的妻子,恶毒的要求来非法抄家的警察,把自己善良的妻子关死在监狱里的丈夫暴死的例子。神佛是慈悲的,但神佛是按天理行事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在真相大显的时候,老天不会因为某某是大法弟子的亲人而对他们的恶行不报应啊。用大法弟子在法中悟到的正法理来要求自己,用理智和智慧来对待家人,当我们真正在法理上升华上来之后,当你真正认识到什么是真正对家人好,师父就会帮你去掉这魔难。修炼之初师父就告诫弟子:“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

我在被非法关押在黑窝的几年中,每天都背《论语》,反反复复的背,因为我背过的法大多数都忘了,《论语》背的最熟。几乎一静下来,《论语》就会自动的在大脑中反映。有一段时间,脑子里总在念:改变观念啊改变观念。我认认真真找什么是观念,找到后去掉。就是按《越最后越精進》来找到了什么是观念,观念是怎么形成的,真正的学会了在法上认识法,向内能找到执着、人心,那以后很多关难都能很快过去,很少长期处于魔难中的情况。所以我希望魔难中的同修都要学会真正的依照法理向内找,找到执着人心去掉它,师父讲:“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洪吟二》〈道中行〉)。

从黑窝里出来的同修,我们真得转变观念,从法上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为家人好,不要让亲情的“牢笼”限制住我们,放下对情的执着——且不说修大法是最正的,即便因为过去没修好而受了邪恶的迫害,牵连了家人受苦,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正确面对现在和将来。所以现在一定要在法中修,一定要放下亏欠家人的愧疚心态,一定要清醒:那种心态是旧势力为打垮我们意态强加的,我们一定要用正念否定这种心态及其相关的困惑和无奈,理智的用正念清除操控家人来迫害我们、阻扰我们做好三件事的另外空间的邪恶。

还有我们要相信自己正念的作用,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对我们讲:“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师父还对我们说:“那个人那么凶,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在撑着他;你灭了那个邪恶,那个人也凶不起来了。”同修,让我们都试一试吧,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先向内找自己,修去斗争心,怨恨心,当我们真正慈悲家人,把家人看着是我要救的无数众生中的普通一个时,我们的正念真的就会有威力。

我们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正念,一定能彻底解体邪恶给我们设下的不同形式的“牢笼”,走出魔难,跟上正法進程,溶進同修的整体之中,给自己开辟一个堂堂正正证实法、救众生的环境吧。

我自己的一点认识,言语上的若有偏颇之处,请同修原谅,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