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胜利油田会计梁玉女士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初识梁玉,是二零零二年在邪恶的王村女子劳教所。在那个肆无忌惮迫害坚守“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同时又虚伪造势、鼓吹中共邪党的黑窝里,每次看到梁玉,都象见到了一缕温暖的阳光。记得梁玉那时三十多岁,戴着一副近视镜,皮肤白皙,身材略瘦,个头不高也不矮,是个文静、坚韧、美丽、善良的女子。她的心里不管承受多大的苦难,依然每天面带微笑,对待任何人总是彬彬有礼的,甚至是阴毒迫害她的恶警、恶人。

听说她是胜利油田孤岛社区物资供应站的会计,二零零一年七月被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后来被转到六大队,长期隔离关禁闭迫害。六大队恶警见转化不了她,就转到最邪恶的五大队迫害。记得长春插播事件发生后,劳教所要求每人必须写认识。梁玉写到:如果能将真善忍的种子撒播到人们的心中,让社会中的人们都做善良的好人,那这个社会该有多好。有个学员看到她写的认识,感动的哭了,说:“写的太好了!”

后来在明慧网的报道中得知梁玉的一些情况:

一、学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工作中业务精湛。

梁玉,原是胜利油田孤岛社区管理中心物资供应站财务会计。修炼法轮功前,年纪轻轻的她却患上严重的失眠,学习、工作无法集中精力。不感冒则已,一感冒长达两三个月,较弱的体质使心情时好时坏。一九九六年春,梁玉在母亲那里偶然看到《转法轮》一书,书中叫人修心向善的道理一下子开启了她的心智,人从此变得健康和积极起来。

一九九八年三月,社区财务老总将梁玉调任物资供应站财务会计,物资供应站是社区的一个材料口,因为没有正规的会计及材料核算办法,“材料流失”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梁玉经过近一年的摸索,利用所学专业知识,她硬是把材料帐系统建立运行起来了,很快与上级财务计算机作帐接轨。由于单位刚成立,她不但负责财务这块,还要负责材料统计。工作再繁杂,她从未多言。处在这个别人眼中的“肥缺”岗位,她除了自己应得的一份,从来不贪不占。因为她热诚、善良,深得单位领导的信任,在同事中人缘非常好。

二、被中共邪党五次绑架非法关押,遭受酷刑迫害

梁玉曾遭受五次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她曾被戴脚镣、关铁笼子、熬鹰、长期罚站、吊铐禁闭室、冷风口挨冻、皮鞋踩脚、殴打、长期封闭关押(吃喝拉撒不让出去)、辣椒大蒜抹眼睛、捂口鼻窒息、强迫做奴工等至少十二种酷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底,梁玉被非法关押在孤岛社区疗养院十天。二零零零年底,她被迫流离失所二个月后被骗回孤岛社区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近四十天。二零零一年六月,在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的直接指挥下,梁玉被绑架油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来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六月二日在单位被绑架孤岛洗脑班迫害十余天。后来,她一直被迫流离失所,无法上班,有家不能回。直到二零一二年七月油田“六一零”还指使单位骚扰她的家人。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梁玉拒绝背监规,曾和另外两名功友被张姓所长(犯人称他大老虎)戴上了脚镣近八天。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二零零一年七月梁玉被劫持到邪恶的王村女子劳教所,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是精神上的,也包括肉体上的,主要有:长期剥夺睡眠、罚站、吊铐、电棍、关禁闭、殴打、长期不让洗澡洗刷、强迫“政治学习”、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宣传片洗脑、强迫奴工生产(生产出口到韩国的线圈)。在邪恶的劳教所里,在恶警的暗中指使下,几个恶人轮番熬夜不让梁玉睡觉、长期罚站,二十一天不让合眼,甚至动手打人,折磨得梁玉痛苦不堪。

后来又将她绑架到山东法制中心(洗脑集中营)洗脑。期间,梁玉曾被吊铐在禁闭室两天(这种吊铐是使用一种特制的小型手铐,只铐两手的大拇指)。因手铐太紧,松开手铐后,左手大拇指和小臂麻木了一个多月才慢慢恢复了知觉。

然后恶警继续用剥夺睡眠、罚站、不让洗漱洗澡的办法强制转化梁玉,无法达到目的。就把梁玉转到文艺队,文艺队里演的很多节目是共产党的造假宣传和恶毒攻击法轮大法的内容,带有恶意的导向性质。因为梁玉拒绝演这类节目,被剥夺睡眠、罚站,克扣饭菜,冬天把她推到冷风口挨冻。

二零零二年梁玉被转到堪称最邪恶的五大队,恶警将她长期封闭关押在一个小屋里,吃喝拉撒不让出去,并污言秽语,侮辱人格。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轮摧残。几个恶人对梁玉轮番熬夜,不让坐下,并气急败坏的用皮鞋踩脚。致使腿肿得很粗。如此折磨近四十天,腿不但肿了而且变得僵硬,异常疼痛,面临生命危险。梁玉经常半夜被痛醒,数月之后才慢慢的消了肿,其中的痛苦几年后仍然刻骨铭心!在梁玉被剥夺睡眠又困又乏睁不开眼时,恶人将辣椒、大蒜之类辛辣的东西抹到她的眼睛里,痛得眼泪直流;还有用手堵住她的鼻子使她喘不上气来。这些只是迫害中很小的一部份而已。

二零零四年梁玉被非法关押三年后回了家。二零零五年六月二日,孤岛社区在政法委和六一零及社区党委的操控下又将正在上班的梁玉绑架到供应处洗脑班。不“转化”(强制放弃信仰)就被强制关進铁笼子,铁笼子只能探出人头。身体被洗脑班恶人折磨得极度虚弱,已不能讲话。梁玉在洗脑班绝食抗议恶人的迫害,后来检查出她的脑部有梗塞、出血症状,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才将梁玉放回。

三、被长期非法扣发工资收入

后来梁玉一直被迫流离失所,无法上班,有家不能回。十三年的迫害,给梁玉造成的经济损失也很大,三年的非法劳教,社区扣掉了她所有的工资收入,其余的十年,单位只发放基本的生活费和福利。当她在上海的家人就此事询问时,社区领导还欺骗家人说:“工资给了,都给了。”

四、七年被迫流离失所,无法上班,有家不能回。

直到二零一二年七月底八月初,胜利油田孤岛社区管理中心指使梁玉(现在)所属单位朝阳物业公司的领导找到梁玉在油田及上海的家人,要家人做梁玉不进京不上访的“保证”,并问及梁玉是否可以回单位上班。

梁玉的家人表示:“信仰是个人的事情,腿脚长在她身上,不能保证什么。我们已经不相信共产党的所作所为了。你们社区每换一届领导都要折腾(迫害)她一次(因为梁玉在遭受劳教迫害时不肯转化)。你们能否保证她不再受迫害?我们家可只有一个梁玉。”领导不语。

历经十三年的迫害,尝尽人间的苦楚。在最大限度失去人所向往的名利与亲情的过程中,唯有对“真善忍”这伟大的真理的坚贞屹立不倒。平凡柔弱的外表内,蕴藏的是对法轮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只有在最邪恶的迫害打压中,在最恶毒的欺世大谎中,坚持信仰的精神才是最难得可贵的。乌云遮不住太阳,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的世人会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会站出来支持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