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车撞出二十多米远安然无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我是一名老弟子了,这不光指年龄,也指我得法的时间。我是因为有病才走進法轮大法的。从前的我,从头到脚浑身是病,几乎国内各大医院都无法根治。但我有幸喜得大法,修炼不久,我身上所有的病症、顽疾全都神奇的好了。真心感谢师尊的佛恩浩荡,不但从地狱里捞起了我,还把我生生世世积攒的业力特别是病业拿掉了,全家和睦,儿女上大学,生活美满。这些都是师父给的,而且还有很多很多,十天十夜也说不完,这里只仅举师尊呵护的几件小事、神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共勉。

一、飞车撞出二十多米远安然无恙

那是在几年前的一个盛夏,烈日当头,上晒下蒸,马路上几乎没有多少行人,但这也正是大陆大法弟子发放真相资料的好时机,于是我和支持我的儿子,各自背着一大包真相信件,每人骑一辆自行车上了路。

在某些小区居民户发放了部份资料后,我和儿子便又上了更加暴热的马路。可刚上路不久,我就感觉象被什么重物撞飞了一样,身子和车子都被带出去有二十多米远,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当时脑子一片空白,迷迷糊糊中似乎感知是被车撞了,当我清醒后的第一念就是救人的真相资料不能丢,不能落在坏人手里。当看到满地撞飞的资料时,我没有顾及感受身体的不适,快速的将散失的资料捡回来,那吓呆了的司机见我还活着也回过神来,便下了车,手脚直哆嗦结结巴巴的问我撞坏没有,要不要去医院,我说:没事,你走吧。司机一看把我的自行车都撞歪了,前轮完全变了型,就掏出一叠钱塞给我,我没接,并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不会要你一分钱的。这时走在前面的儿子,看我还没跟上去,就顺原路返回找我,一看我从上到下血淋淋的(夏天穿衣少,皮肤被地面擦破了几个部位),知道出了大事,就赶快问我怎么样,儿子也知道法轮功神奇,相信我不会出大事,就对还要给我塞钱的司机说:“你今天是遇到好人了,你看我妈被撞成这样了,她要不是炼法轮功,这几个钱你能打发的了吗?但我妈不会要你一分钱,你要是有良知的话,就把今天的事讲给你的亲朋好友听,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是象电视上诬蔑的那样,多做积功德的事。”就见那司机又作揖又鞠躬的,连声说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好人,我一定会向我的亲友说的。回家的路上,心里就觉的有一种说不出的甜美感,心想自己这次又过了一次生死大难,让有缘人见证大法弟子的善良、慈悲,明白了真相,种下了得救的机缘。

回到家里对着镜子一看,站在镜子前的竟是一个从头到脚遍体是鲜血,上衣和裙裤都被鲜血浸透了的我,但却没有疼痛难忍的感觉。回顾当时的情景,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奇迹。我是被后面的汽车撞出足有二十多米远,是从半空中侧面摔落着地的,除腿、胳膊的皮外伤外,头部、脸部均无影响,也未伤着筋骨,我只是用温水擦了擦,没怎么管它,三四天就好了。再次感受了师父就在自己身边,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弟子,真的觉的自己好幸福啊。

二、“灭”字在恶警分局显神威

不久前,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并被送到了当地派出所,后被转到某公安分局看守所。在关押期间,恶警无所不用,他们以检查身体为由,叫我把衣服脱光,并剪坏,还来抄家,在这剜心透骨的难忍之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师父的新年问候》)、“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以及师尊关于正念的作用等等加强正念,想到我是师尊的大法弟子,邪恶算什么,什么也不是,我发放真相资料是在做救人的神圣大事,不管我有什么执著,我会在大法修炼中修正自己的,邪恶无权迫害!分局这里是邪恶的黑窝,既然你们把我抓到了这里,那我就近距离发正念清除你们!于是我就心里默念正法口诀,这时我感到身体真的无比巨大,顶天立地,念力集中、强大,如入无人之境,除我和我的正念之外,其它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并且身体的每个细胞、粒子好象都在动,都在集中能量,我的头自觉不自觉的晃来晃去,在一横、两点、一撇、一捺的在空中、在大地、在宇宙中写那个神奇的“灭”字,这时我感到这个“灭”字如利箭般直射审讯我的恶警脑门上,紧接着又一串“灭”字射了过去。我定睛一看,那恶警身子一震一震的,只听他说了句:“怪了,怪了,这刚才还好好的电脑,怎么就乱七八糟的了呢?字也打不出来了。”一会儿还听他在“啪啪啪”的使劲拍打,乱敲一气,但不管他怎么咆哮,那个电脑就是不听他的使唤,什么招儿都没有用,结果一个字也打不出来。我见此情况捂着嘴继续加持正念,甚至念出了声,恶警马上说:“你在干什么,你捂嘴干什么?你在搞什么名堂?”我严肃正色道:“小伙子,积点德吧,我捂个嘴犯了什么法?再说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不偷、不抢、不贪、不占,没干任何坏事,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你们这样整好人,不怕遭报应吗?歇歇吧!”结果第一次所谓审讯就这样不了了之。

第二次提审我时,我又发正念,心想你们根本就不配审我,结果恶警电脑又坏了,又打不出字来,就没有再审我。我知道这是师尊的呵护,大法的威力,是宇宙在正法,这些小丑算什么,什么也不是,而我们也只是遵师教诲做了点我们该做的事罢了。

不但如此,我还发正念清除囚室内所有的邪恶因素,灭掉邪灵,广泛救度世人,助师正法。刚進去的时候,同在一屋的犯人对我很凶,我就跟她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罪,说话要客气一点。从那以后她们就对我好了,我就开始给她们讲真相,一般都能听進去,只有少数不能接受,他们有的还退出了党团队,多数人都表示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生命得救了。

除此以外,我就是发正念、背法。通过这件事,我向内找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法上吗?向内找,执著心一大堆,特别是看重亲情,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找到了就要放下,它是我走向圆满的障碍。这时我暗下决心,放下一切人的观念与执著,修得执著无一漏,跟师尊回家!与此同时,外面的同修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发正念(关于我们小区救护我的过程详见《明慧周刊》第四六三期《大法导航 整体配合正念救同修》),在同修们整体配合下,邪恶无条件放人,我正念闯出了魔窟,再次亲身感受了师尊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同修整体配合的力量。

因个人修炼层次所限,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