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所谓的“平安重庆”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自从今年2月重庆发生“王薄事件”以来,这个近年来被党媒高调报道的西南明珠——重庆,被推上了历史的舞台,再次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截至今年8月,重庆人经历了 “王薄事件”、“万盛抗议”,再到震惊大陆的“8.10周克华持枪抢劫案”,在“平安重庆”火树银花的绚丽外表下隐藏着怎样的真相,一时间,各种信息、各种论调遍布中国大陆,许多亲朋好友也从外地打来电话问候,不是“平安重庆”吗?是啊,重庆到底怎么了,让我们从重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说起,从“平安重庆”说起。

(一)“平安重庆”时期,警察公然渎职

就在薄熙来大搞“唱红打黑”、“建设平安重庆”的时候,朋友告诉我一件事,说她有一亲戚开车出门,刚下车包就被抢了,她亲戚跑到最近的一个交巡警平台报案,警察对她摆摆手说“我们不管”,对于警察公然渎职的行为,她亲戚感到非常气愤,于是第二天找到重庆电视台“天天630”节目组要求新闻媒体曝光(“天天630”节目是一个专门反映重庆老百姓生活的节目),接待他的工作人员说:“你这事我们不能报,现在薄书记提倡‘平安重庆’,凡是有关违背‘平安重庆’的事件,一律严禁报道,否则我们的饭碗就不保了,我前两天也被抢了钱,我的事都没解决,你这事算什么呀!”然后便打发这名亲戚离开了。回来后,这名亲戚见人就说:“薄熙来搞什么平安重庆,王立军建这么多交巡警平台,全是假的,都是宣传造出来的,共产党太腐败了,简直愚弄百姓”。

(二)“平安重庆”下的大学生农转城事件

2010年,薄熙来、黄奇帆为了在重庆经济发展的工作中搞政绩,开展了一次轰轰烈烈的大学生农转城工作,也就是曾被国内外新闻媒体曝光的“重庆大学生户口农转城事件”,事情发生很久以后,一教育系统的朋友谈到此事,仍然义愤填膺,对此事深恶痛绝。以下是他闲聊时讲出的事件真相。

市教委为了完成市里下达的大学生户口农转城的指标,强行要求各高校完成,在规定时间内凡未达标的高校,层层追究责任。一时间,各类围绕农转城工作的宣传及活动在市所有的高校高调开展,所有高校的学生工作系统均接到了任务,操作的方式也基本一致,原则上学生是自愿办理,而实际上却要求基层工作的教师利用各种办法给学生做思想工作,让学生填农转城的表格,并且从上到下层层追责。有的学校还出现了对于不转城的学生,取消该生各类评优资格等恶性行为,导致当时高校基层工作的教师与学生矛盾尖锐。

朋友说自己当时也很无奈,一次一农村家长在电话里质问他:“国家对农村的补贴提高了,各地农转城的补贴政策还未完全公布,你们让我孩子糊里糊涂的办理转城手续,考虑过我们的家庭情况吗,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不是说学生自愿吗?怎么给我孩子这么大压力呀,你们都是孩子的老师吗,太过份了呀!”说完家长便失声痛哭起来,朋友无言以对。事后朋友很苦闷,打电话回家诉苦,觉得这事政府做的过了头,简直违背良心,但自己是执行者很是无奈。

很快,国内媒体对此事曝光,政府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回应此事,称完全是本着学生自愿的原则,部份高校强制性的行为是基层工作人员方法不当,一定会严肃处理。当天,部份高校基层院系的名字登上了报纸的头条,甚至还曝光了强制学生农转城的基层教师的名字。朋友义愤填膺地说:“我们这些基层工作的执行者面对政府的命令很无奈,面对学生的质问良心被拷问,面对媒体只能充当替罪羊,那些被曝光的执行者很可怜,关键时刻还要替政府背黑锅,共产党太腐败了,有了这件事情的教训,以后共产党的什么事,我都不会轻易相信了,也不会卖力干了,你们以后遇到什么,也一定要多想想啊!”

(二)从“平安重庆”时代结束后的恶性事件说起

自从“王薄事件”事件以后,“平安重庆”便成为重庆市党媒讳莫如深的一个词了,而所谓“平安重庆”的时代却远远没有结束,随之而来的 “万盛群众抗议事件”、“薄谷开来重庆谋杀案的调查审理”、“周克华8.10持枪抢劫案”都让重庆持续受到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

近来,朋友聚会,一上桌大家就对重庆发生的“周克华8.10持枪抢劫案”议论纷纷,一外地的朋友说:“周克华是不是被击毙了啊?除了重庆的媒体高调宣传外,坊间传言四起,有好多质疑的声音,还有图片,搞得我们云里雾里的,自从薄熙来、王立军下台后,重庆不平安啊?”另一朋友马上说道:“难道薄熙来在位的时候重庆就真的平安了吗?就没有抢劫杀人了吗?薄谷开来公然在重庆杀人,官官相卫,肆无忌惮。我刚从国外学习回来,现在外媒的主流媒体对正在开审的薄谷开来案疯狂报道,曝光了很多内幕,你们都无法想象薄谷夫妇都干了些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你们去查一下‘哈根斯人体标本巡回展’,简直令人发指。”

于是,大家立马拿出手机,在微博上饶有兴趣搜索起来,果然很快有关“哈根斯”的信息出现了,映入眼帘的关键信息有“全球最大的尸体加工厂在大连”、“尸源来源合法性问题”、“……最近被传哈根斯的大连生物塑化公司得到了当时大连市长亲批,他们的遗体来源也是当时市长夫人的工厂……”等等,有人小声问:“当时的大连市长好像是薄熙来呀?”顿时饭桌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被眼前的这些骇人听闻信息震惊了。

我利用这个机会谈到活摘器官的话题,一朋友马上说:“这个事我知道,确实是真的,我有个朋友就是搞这方面研究的,还参与过王立军的一个关于器官方面的课题,自从王立军被抓,这个课题谁也不敢再提了!”在场的人一下炸开了锅,纷纷议论起来,“我们去香港、台湾旅游,到处都是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写的都是中共如何迫害,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我们都不敢相信啊,现在看来,那法轮功说的都是真的咯?”另一朋友也说:“是啊,是啊,我去欧洲旅游也看到有关大陆活摘器官的报道,我看的还是《华盛顿邮报》、美国之音、德国之声这些外媒的主流媒体,如果真是这样,共产党的官员太恐怖了,不仅贪腐,简直灭绝人性,怪不得法轮功劝人退党,退党有理啊,共产党如今堪比纳粹啊!”

2012年这一年重庆发生了太多事,无论是亲朋好友聚会,还是乘出租车或是在街头巷尾的小摊闲聊,“平安重庆”不平安,如今已成为重庆老百姓调侃自嘲的一个词了。当虚假与浮华褪尽,人们开始反思现状;当匪夷所思的恶性事件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民众面前,人们急切的想要了解真相。

现在世人在觉醒,冰山正在融化,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邪恶,看清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