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危时大法救我 危难来前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

命危时修大法获新生

一九九九年的春季,我正在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因为得了风湿病,治了多年也治不好,家里所有的钱都为治病花光了,想抓两副药的钱都没有,连口棺材也买不起。在床上躺了四十多天不能动,就等着死神的降临。

女儿学医,得知后马上赶到身边,亲自开方下药,其中有一味药叫细辛。中医都知道“细辛不过钱,过钱命相连”。可是女儿的药方却开了半斤,已经拿我当死马治了。尽管如此,服药两天之后才有一点反应。虽有好转,终不能解决我的根本问题,各大医院都给我宣判了死刑。

命在旦夕,我随时就有死亡的危险。就在这时,有位大法弟子来找我说:“你炼炼法轮功试试,这种功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好多疑难病人都炼好了。”我想:“试试就试试,也不收钱。我都是等着死的人了,炼不好也不怨人家功法不好。”

就这样我拼着命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自己的身体移动到了炼功点上。开始炼功之后,我一天比一天行动有力。

一个星期之后,我的病情大有好转。一个月之后,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不久我的顽疾不翼而飞。同修给了我《转法轮》。因为从小身体总生病,没有上几天学,认不了几个字,但凭着我一颗虔诚的心,努力学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提高心性,努力在心性上下功夫,对父母、公婆很孝顺,对兄弟姐妹妯娌都大度忍让,处处事事的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努力做一个好人。

披腥风奔赴北京上访

正当我从死亡状态变成一个正常人,找到人生的真谛,在大法中修炼迅速升华的时候,天津中共当局无故抓修炼法轮功的人,不让炼了。我想:这还行?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这法轮功对我们老百姓是个宝,不花钱吃药、打针就能把病治好,使身体达到健康状态,尤其对我这种人简直是救命功,不炼可不行,不炼我就没命了。于是我和同修上了北京上访,向中央领导反映我们的愿望:要求放人,给我们以炼功的环境,允许大法的书能正常出版。

99年4.25那天我们很早就到了北京,在府右街那里盘坐静等中央领导接见我们的代表。来上访的人越来越多,但我们都是非常有秩序的坐在人行道上,把盲道都让出来。我们人人都带了书,在那里看《转法轮》。午饭后我们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五颜六色的大小法轮。我悟到:我们是最正的,神佛在保佑我们呢。

晚上八点多,从中南海里边传出代表的声音: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于是我们安静的离开了现场。我们走后,地上一张纸片都没有,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干净了。上万人聚集在一起,撤离时一点垃圾都没有留下,这反映了我们大法弟子的风貌。

可是有意制造事端的江泽民、罗干集团并不死心,我们再也没有安静的炼功环境了,总有人或事在干扰我们。有点感到树欲静而风不止,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果然7.20迫害法轮功发生了,我带着五岁的孙女和同修又奔向去北京的方向,中途被截回来。第二天我又骑自行车奔往北京,在京石路上又被截回来。

当时我感到天塌了,没地方说理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被诬陷?这群好人为什么遭迫害?

坚修大法 讲真相救众生

集体炼功点没了,功不让炼了,警察到处抓人,我的病又犯了。这回女儿可再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了,只好带我到各大医院去看,各大医院经检查后都说我没病,我在死亡线上痛苦的挣扎。于是我对家人说:“炼功,警察抓,没个好。不炼功,我这快死的人了,医院还说我没病。你们谁也别管我了,反正我这要死的人了,我也豁出去了,我还炼我的功,我什么也不怕了。”

当我刚刚恢复学法炼功,一个星期之后,我的身体又恢复了健康。于是我就向其他的大法弟子说:“我们还得走这条路,不能放下。”

尽管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我天天学法炼功不能落,讲真相时刻也不忘。有一个时期形势非常紧张,很多同修出不来,真相资料发不出去,积压了很多。我就以捡废品为名讲真相发资料,大批的真相资料都散发出去了。

村北的棒子要熟了,听说村民们明天都要去村北掰棒子,我连夜在每块棒子地头上的一个棒子上插上真相资料。第二天,村民们到地里都说:“这法轮功真厉害,每家一份不多不少。真神!”我母亲病卧在床,我去照顾,离开的头一天夜里,娘家村挨家挨户送一份,一户不落。第二天一位收到资料的人跑到我们村找一位曾学过法的人问:“这法轮功到底有多少人?我们村户户都收到了。”我骑着三轮车捡废品,到处讲真相,以找水喝、上厕所为借口,敲开小区、宿舍区的家门,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有一次一个卧床的老太太听明白了我讲的真相后,还主动告诉我她是党员,让我给她退了,还要谢谢我。我说谢我们师父吧,谢大法吧。有一次有一外地人找到我家,说要租我房子,我看他很困难,就说你住就住吧,没钱就算了。几天后他带儿子到省医院去看病,把傻儿子丢了,回来很着急。我了解详情后,给他讲真相,并叫他以找孩子为名,到各公安部门、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医院去散发真相材料,找孩子。我告诉他:你的傻儿子不会丢,他表面傻,但他元神不傻,他不会干坏事,他不损德,神佛会保佑他,他不会出事。并送给他护身符。那人也信佛,很相信我说的,很虔诚的按说的去做。几天后做了一个梦,梦中人告诉他儿子在什么什么地方,有一个老太太照顾,他醒来后马上按照梦中说的去找,经过一番周折,终于找到了儿子。他非常感谢我,我说:“谢大法吧,学大法吧。”后来他们全家都走進了大法。

由于我很重视学法,有一些讲法能背下来。到过心性关时,法就来了。有一次我捡了一大堆废品,还没有来得及往车上装,来了两三个人,三下两下把我捡的废品装走了。我在那看着,师父的法往我脑子打:“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她们装满一车走了,我转到别的地方,瞬间我又捡了一车。

由于我这个人在学大法前已经走到死亡的边缘,我也是当地有病的名人。突然不去看病,医院老来信调查我的情况,我叫丈夫给他们回信,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我活的很好,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医院再也不来信了。

99年7.20以后,我几乎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讲真相。我的救人方式由背对背发资料到面对面讲真相,由个别讲到公开到大的批发市场、买卖汽车市场去发资料讲真相。有一次在一个汽车市场讲真相,我向一帮小青年讲真相、发资料。他们讲:“别向我们讲,向我们师傅讲吧。”他们师傅原来是一个流氓头子之类的人物,张口就骂,还想举报我。我发出了强大的正念,要制止他干坏事,并启发他正的一面说:“我看你这个人还是有点能力的,身边能拥有十几个徒弟,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你要想把他们带好,让他们都听你的,告诉你用真、善、忍这个标准去教育他们是最好、最正的标准。这是唯一能帮你做好的办法。”他一听:“是吗,要真能帮助我叫他们都听我的,我就接受。来!各种资料,每人一份,都认真学,认真看。”并且恭恭敬敬的要谢我,我说:“不要谢我,要谢大法,谢大法师父。”于是他说:“谢大法,谢大法师父。”

正念足 功能除恶

我在公开场合下讲真相,已成为每月必行的正常活动,引起了邪恶的注意。有一天我正在旧货市场讲真相发材料,书包里还有不少没发完,来了一个便衣抢我的书包,我就和他夺,他一边往外掏工作证,一边说:“我有证件,我是警察。”我说:“你那证在我面前是一张废纸,什么用也不起。”他就掏出铐子,要开铐子铐我。我说:“你那个坏了,开不开。”他果然开不开。可是他不死心,还让别人开,非要铐我不行。我说:“这么说你还不听,你去那边给我站着,等我办完事再来管你。”

那个人真的乖乖的到一边去站着,还低着头,真象做了坏事似的站在那里。我发完资料回来他还在那站着,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功能在起作用,只知道我师父管我,谁也管不了我。所以也没想给他解开。

不久我又在国道上公开讲真相、发光盘、发小册子。正当我做的很顺利的时候,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六七个人把我围住,他们疯狂的吼叫,说是省里来的。我也没害怕,发出了强大的一念,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他们不敢动我,就在三轮车上乱翻,我又发正念,把邪恶震住了,他们不那么狂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法轮功是一群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矛盾向内找。遇到僵持不下的事,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恶警说:“那你就在家里炼,别出来了。”我说:“老百姓都听电视里的谎言,不知道大法好,就被毁了,包括你们在内。”他们把我交给当地派出所来处理。進派出所前,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是我空间场的都归我管,大法弟子到哪一块,哪一块都是净土,我说了算。

一進派出所,我就讲:“法轮大法是佛法,在中共的宣传中把造谣抹黑法轮功的谎言灌输给世人,叫世人都仇恨大法,仇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目地是叫人都明真相,从而得救。”派出所的人说:“我们不管你,我们也管不了你。”我知道他们明白了,但由于是省里交给他们的,他们也不敢轻易放我,就把当地610叫来了。

610头子一進门就说:“我说抓就抓,说判就判,说放就放。”我心里也没怕抓,并热情的和他打招呼,心想你也是该救度的对像。他说:“你坐下。你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坦坦荡荡的坐下,觉的自己很高大,他很渺小。我说:“你想了解我为什么炼法轮功,到县医院去查查。十三年前我是他们宣判了死刑的人。……”于是我给他们讲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超常功效。但610头子还是决定要把我带走。我想:“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求师父加持我。一上车我继续给他们讲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做道德回升的更好的人。在修炼中把名利都看淡,不干涉政治。而共产党叫人学坏,毒害众生,包括你们……”

刚一开车,我就吐,吐的很厉害。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心中不怕,可610头子害怕了,他说:“你刚才不是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管事吗,你赶快念吧。”我说:“你也帮我念,我们俩一起念。”10分钟后,我好了,他觉的很神奇的说:“还真管事啊!”他对大法有了初步的认识,我很高兴,一边往他办公室去,继续给他讲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并发正念:是我空间场范围内的都由我说了算。大法弟子到哪儿,哪儿都是大法弟子的天下。

一進办公室,610头子说:“你给他们讲讲吧。”于是我又利用这个机会向室内所有的人讲真相,从我得法讲到天灭中共。最后610头子说:“你该走了,叫你儿子接你吧。”我心想这不是我的家事、私事,就说:“不能叫我儿子来接。”他说:“那你叫谁来接?”我说:“办事处来人村里来人。”他说:“来多少?”我说:“越多越好。”于是办事处来了一个车,车上坐了八个人,村里有关领导也开了一辆车来,我又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讲。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的,大好形势是假的,贪污腐败是真的。……”他们都笑了,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全世界都需要真善忍,千万不要听骗人电视中的谎言……,610头子一直催我快上车回家。

在短短的三个多小时,我觉的我走了很多的路,做了很多的事,救了很多的人,而且是急需要救的被邪党迷惑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