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说:“我就是支持她炼!法轮功就是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我住在胶东半岛一座海滨小城,九六年有幸得法开始修炼,那时我还在一事业单位上班,同家人商量后我把同修叫到我家集体学法,从那时起丈夫开始张罗扯电线安装调试放像机,每逢周末我们都到市府广场集体洪法炼功,丈夫、儿子也经常随我一同去,亲眼目睹、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多年来他们一直不畏强权,始终正面支持大法,默默的帮助大法弟子,也同时在大法中受益无穷。

一天我下班刚到家,儿子同学打电话惊慌的说:阿姨快,某某(我的儿子)腿受伤了鲜血止不住了……放下电话我急忙下楼,恰好体育老师骑摩托车带着我儿子到了楼下,我们立刻去了医院。儿子受伤的腿脚被鲜血凝固的连鞋子的模样都看不清了,据说篮球场地也流了好多血,医生马上清洗伤口又长又深要想不留疤痕至少要缝六针,要想减少痛苦就要先打麻药,医生说打麻药后恢复的慢。由于我初学大法,心里还有些忐忑,这时儿子却很果断的说:不打麻药,缝吧。我只好由他了。手术室外我能听到声声惨叫,他终于坚持下来了,浑身是虚脱的汗水,医生开了一些消炎等等之类的药嘱咐要按时吃药,好好养伤,每隔三天来复查一次。

我们坐出租到楼下,他拒绝我背他,自己扶着楼梯一蹦一蹦的上了七楼,按照医生嘱咐我拿出药叫他吃 ,他急忙直摆手:“不吃,不吃,炼功人不用吃药。”我又急又好笑的说他:“你是什么炼功人哪?你又不炼功又不学法?”谁知他理直气壮的说:“我是修心性的人。”这时学校老师及肇事学生家长相继打来电话,学校表示要严惩那位学生,家长表示要赔偿医药费等。原来放学后几名同学在打篮球,一名同学喝完饮料顺手把瓶子摔在地上,破碎的玻璃瓶正好扎在儿子腿上血管处,儿子说:“妈,别让学校处分同学,也别叫同学家长赔偿医药费,他是无意的。”是啊,师父说:“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转法轮》)。那孩子惹了祸也一定很后怕。我对儿子说:“放心吧,你妈是修炼的人,不会为难别人的。”

早晨起床看儿子的伤口周围有些肿,我叫他休养几天再上学,他不干,非要自己一步一颠乘公交车每天坚持上学,既不打针也没吃药,六天就拆线了,医生说:恢复的很好,真是奇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的江泽民流氓集团全面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同千千万万个修炼人一样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我开始自购、自刻、自发真相光盘,采购时一次买多了自行车不好带、买少了又要经常去,更多的是处于安全考虑,蹲坑的便衣、特务随处可见。这时儿子主动说:妈以后我替你买光盘。从此每隔一段时间儿子帮我背回来一大袋,三伏天上七楼衣服全湿透了,他总是很兴奋从不叫苦,晚上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丈夫、儿子也经常陪我同去,他们个头高有优势能把真相帖贴在高处很醒目的地方。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日,我告诉丈夫儿子要去北京替大法说句公道话。丈夫立刻帮我订好了火车票,儿子看我很坚定,就拍着我肩膀说:“妈,我支持你。”晚上,丈夫找车把我和另外一名同修送到外地火车站,顺利的通过了关卡、盘查,到了火车站,丈夫又帮同修补了一张火车票。直到看着我们上了火车,才转身回去了。我深受鼓舞,更坚定了我证实大法的决心。五月十三日中午,我到了天安门,在广场中央打坐。后来被当地驻京警察认出来,他立即打电话给我丈夫说:你知道某某来北京了?只听丈夫电话里洪亮的声音:知道啊,是我送她去的。警察无奈的说:你看看都什么时候了还支持她。回来后他们连夜把我关到拘留所,单位领导、同事、警察一齐说我:不管你儿子的前途了,炼法轮功的孩子不能考公务员、不能出国、不能当兵等等。回家后我学给儿子听,他笑了,转而又严肃的拍着我说:“妈,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又一次深受感动鼓舞。

我先后几次被绑架、关押、劳教,但家人始终不离不弃的支持我,坚信法轮大法好!

高考后,儿子被国内一所广播电视学院录取。我没有喜悦。迫害法轮功几年的遭遇,使我看清了这个靠谎言维持政权,靠独裁专制的中共邪党利用广电充当毒害世人的喉舌、工具。恰在这时国外某名校首次向中国招留学生,儿子动心了,经过笔试、面试,被录取了,我想随其自然吧,结果在短短的数日内他顺利的走出了国门,踏进了国外一所名校。

那时我已经被迫失去了工作,家里的全部积蓄都带走也只能维持一年学语言的费用,以后的四年本科、两年的研究生大量的学费还要靠自己打工和争取奖学金。一学期过去了,正在准备上本科时,教授找到他说:某集团要在这个专业培养人才,负责在校一切学费毕业后到该集团就职。这真是敬重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如今儿子已完成学业被国外某大公司聘用,他把“真、善、忍”写在QQ命名旁作为人生的座右铭。

丈夫在某公司做销售工作,几乎跑遍了中国,所接触的客户都知道他妻子是炼法轮功的,他告诉人们我炼功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他还因为发真相信息被当地“六一零”罚款拘留十五天。十多年来,他曾无数次帮助遭受迫害的同修,不顾路途崎岖遥远,费尽周折到劳教所为同修送衣送物。一天晚上,得知一同修被抓,为避免邪恶抄家造成损失,同修商量先把东西搬出来,丈夫主动提出开车帮助搬东西。回来已是深夜,他毫无怨言。为了让偏远山区民众能了解真相,我们几个同修商量每周开车去一次,丈夫只要不出差,就一定会拉我们去发真相资料。

二零零一年,我被当地“六一零”非法劳教三年,我不配合,绝食一个月被送回来,丈夫陪我去“六一零”,谴责他们非法抄家,从我家掠走大量私人物品。“六一零”头目自知理亏,急于支走我们,对我丈夫说:“你连个老婆都管不住,还支持她,支持法轮功者也要抓……”没等他说完,丈夫一拍桌子,义正词严:“我就是支持她炼!法轮功就是好!就炼!”

公司每年组织的员工查体档案,同行里面,丈夫是唯一健康达标的。同事们都羡慕不已:五十多岁的人,长得又年轻,身体素质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