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研究易经到修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出生在一个信神敬佛的家庭,从儿时记事起,父母就要求我每天早晚在灶神像前上香叩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父亲就在阴阳两界来回走,白天他到生产队出集体工,挣工分,养家糊口,晚上观世音菩萨就领他去阴间办事。父亲告诉我们,他原是西王母的四女儿,因犯了天条而罚到人间受苦。父亲一生穷困潦倒,但为人非常善良,平常只求行善积德,是当地出名的老实人。一九七六年,他在六十三岁时撒手人寰。

银河系小宇宙法理怎能与宇宙大法相比

我在修炼大法以前,就对气功、佛教、阴阳学说、周易预测有着浓厚的兴趣,为了探求人生真谛,宇宙奥秘,我在教学之余,曾下大力气進行周易研究,在当时家庭经济条件非常拮据的情况下,我花去上万元寻师访道,不论寒暑,夜以继日探求易学原理和预测方法,几年下来,头发全白了,自己的预测水平也觉得在不断提高。

一九九六年,我参加了首届周易应用学术研讨会,还成了大会主席团的成员,中南地区代表团的团长,在此会议上,我结识了不少周易预测,风水堪舆相学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名人,自己的预测水平也在不断上升,在易学界也小有名气了。后来海南一位易友来信,邀请我去海南办公司搞预测,我自认为找到了人生的转折点,想在后半生中在周易预测方面一显身手。

正当此时,九八年我有缘得大法了,读了《转法轮》后,我明白了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和意义,感觉这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和寻找的东西。我决心坚修大法。但一入门就碰到了一个最大难题,书中讲的“不二法门”的道理要求要放下周易预测这个执著心,以我当时刚入门的心境,那真是万难割舍呀,要放下此心真是剜心透骨,一边是功成名就、名利双收、垂手可得的大好时机,一边是佛法真理,生命升华,我左右为难,思想那个交锋那真是非常激烈,我睡不好吃不好,彻夜失眠了,无法作出决策,有时甚至想从师父的讲法中找理由来掩盖自己放不下的执著心。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渐渐想明白了这银河系内小宇宙法理怎么能与宇宙大法相比呢,舍本而求末,错失良机,那真是愚不可及,我痛下决心,一定要从心底里把它彻底放下。后来再有前来缠着求我预测的人,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我已经不干这行了,而且是永远不会干了。

由于我的坚定,后来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上门求我预测的人越来越少,同时我对周易预测的兴趣也越来越淡薄了,那些原来苦苦背诵,掐指一算的掌诀,方法要领也在脑子里慢慢地消失了,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关,我如释重负,从此一门心思用在大法修炼上。

六旬老汉脊椎骨折二十多天恢复

我今年六十八岁了,自从得法修炼后,我经历了无数次的病业关和各种心性的考验。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早晨,我在外面背了一根长约四米重八九十斤的树回家,刚走几米,脚下一滑,右脚踏空,肩上的树重心向右一偏,只听见背部咔嚓一声,脊椎骨被摔断了,顿时汗如雨下,巨大的疼痛剜心透骨,在这一瞬间,我马上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大法是超常的,我大声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虽然当时阵阵剧痛袭来,我马上爬起来,并请师父加持,我要回家,不能倒下,我强忍着痛,一步一挪,慢慢走回了家中,回家后全身衣服都湿透了。我進屋后就炼静功打坐,打了约一个小时坐,巨大的疼痛使我无法继续炼功,人也处于一种半休克状态,我只好躺到床上,又继续听师父的讲法。这一躺,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再要起来实在是难呀,我从侧翻到起床足足用了九十分钟,而且伴随着钻心刺骨的剧痛,我从那天起我给自己定了一个铁规矩,不管多痛苦多艰难,做到起床不用人搀扶,自己上卫生间,吃喝不用人喂。大法真是太超常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没上医院没吃药,身体情况却一天天在好转,直到完全痊愈。

六十八岁的人,如果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脊椎骨摔成骨折,倒下去可能就起不来了,送到医院,上钢板,打石膏,三五个月可能不能下床,经济上也可能要花去数万元,弄不好还可能靠坐轮椅请人照顾度余生,这就是常人走的必然之路,而我因为学了大法,靠学法靠炼功,信师信法,骨折就能神奇地自动接上恢复,不住院不吃药。我三天能不扶东西而独立行走三十米,一个星期后,我就能正常炼功,二十天后,我已基本恢复,能自己动手挖土种菜,试想这不是人间奇迹吗?

其实我们炼的功就能产生巨大的能量,而这种能量本身就具有杀菌和对身体能产生自然调节和恢复的功能,根本不是共产党谎言宣传的是什么迷信愚昧,法轮功祛病健身既有科学道理,同时又是无数大法弟子用事实证明了祛病健身有奇效的神奇功法。

我个人在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深深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大法使我心灵得到了净化,使我身体更加健康,道德得到了提升,心性得到了升华,那种无私无欲,无牵无挂,祥和慈悲的美妙心境,对人生真谛的领悟和感受是任何一个常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只有大法修炼者才能真正体验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