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普贺命危 家人控告佳木斯法院不作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张普贺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生命垂危,监狱拒不放人。家属为营救张普贺出狱,向佳木斯向阳区法院立案庭递交刑事申诉状。因立案庭庭长杨国臣拒绝立案,家属目前正在控告杨国臣违法不作为。

张普贺生命垂危,佳木斯监狱拒绝放人

张普贺
张普贺

张普贺,原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农场场部物资科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妻子与儿子被迫离开了他,中共又开除了他的工作,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六监区二队,现生命垂危。

张普贺是因坚持信仰,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绑架,被枉判十年徒刑,关押到佳木斯监狱。在这个人间地狱,张普贺遭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因拒绝所谓的“转化”,张普贺经常遭到来自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谩骂、体罚甚至长时间的电击,身心受到巨大的摧残。在他走路都很吃力的情况下(走二百米用半个小时时间),狱警不顾他的死活、强迫他出工。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大小便失禁。张普贺在二零零八年左右到现在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也不好使, 自己吃饭都困难,两条腿肿胀的很粗,且呈黑紫色。为了减少别人的负担、尽量不麻烦照顾他的人,张普贺只吃馒头蘸食盐,尽量少进食,每天蜷缩着身子佝偻在床上,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据悉,目前进食困难,大小便失禁,每天只是目光呆滞、毫无表情的佝偻在床上,生命危在旦夕,连同监室的犯人看着都说太凄惨了,但佳木斯监狱却仍不放人。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张普贺的弟弟张三江担心哥哥等不到出狱的那一天,就聘请两位律师去监狱要人,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把哥哥营救出来。最后,张三江和监狱六监区大队长刘晓青签了保外就医协议,三个多月过去了,可佳木斯监狱至今仍不放人,张普贺亲属们心急如焚,十分担心他的安危。

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立案庭杨国臣拒绝立案,家属控告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律师与张三江到佳木斯向阳区法院立案庭递交刑事申诉状,包括:申诉状、判决书、身份证明、亲属关系证明。立案庭庭长杨国臣接待,勉强收下,说:是否立案一周内答复。

八月六日,张三江给向阳区法院杨国臣打电话,询问张普贺申诉立案一事,杨说不能立案。因为向阳区法院不作为,家属决定控告法官杨国臣违法行为,递交控告信。

八月十四日上午,二位律师与张普贺的弟弟张三江去向阳区法院立案庭、信访办递交控告信,都没见到人,下午再去仍没人。下午律师和家属去了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递交控告信,副主任丛宇生接待,回复说向阳法院应该答复。又去向阳法院没进去门,又去中级法院说明情况,然后去向阳区人大送材料,信访主任不在,办公室主任李景荣代接材料。

八月十五日,张三江又去向阳区法院立案庭见到庭长杨国臣,询问张普贺立案一事,杨态度蛮横地说:“不管!愿意哪告哪告去!” 张三江又去了向阳区人大信访办,主任王雅丽接见,一听说法轮功的事(中间给向阳法院打电话)说:法轮功的案子不能受理,上边有规定。张普贺的弟弟说:办案那得有依据。王雅丽说:“是有文件,那是机密,不能拿出来看。”

关于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立案庭庭长杨国臣法官违法行为的控告书,已报送:佳木斯市人大常委会、佳木斯市政府、佳木斯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佳木斯市政法委、佳木斯市中级法院、佳木斯市检察院、向阳区人大常委会、向阳区政府、向阳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向阳区政法委、向阳区检察院。

弟弟张三江呼吁营救张普贺的公开信

盼望哥哥早日归来

我叫张三江,我的二哥叫张普贺。在我的记忆中,今年47岁的二哥年轻英俊,健康聪明、善良正直,我常常为有这样一位哥哥骄傲。相隔近十年的时间,二零一二年五月,在佳木斯监狱再见到二哥的那一刻,我无比震惊,简直不能相信那由犯人背出来的人是我那记忆中健康的哥哥,呆滞的眼神、塌陷的两腮,异常瘦弱的身体,说话、反应都很迟钝。看到这样的二哥,我不知如何回家与我那年迈的父亲交待。

我的家在黑龙江省勤得利农场,我们家兄妹四人,二哥是最出色的,他乐于助人,还是家里的孝子,从小就知道替父母分忧。他在勤得利农场物资科上班,同事们都与他相处的很好。

一个偶然的机缘,二哥开始修炼法轮功。从那时起,我看到了对“真善忍”的信仰,使他变得更加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法轮大法高标准的道德要求,使他成了一位令人刮目相看的好人。二哥工作的单位不景气,为了生计,他开了个理发店,生意做得很好,凡是到他那理发的人,没有不夸他待人和善,手艺好的。邻里邻居的有事无事都爱往他那跑,说他为人很正,没有现在社会上小青年乱七八糟的事。听着大家对二哥的称赞,我心里也美滋滋的。

二哥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个聪明可爱的儿子。没想到,这么好的功法九九年七二零后却被镇压了,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二哥被单位开除了工职,无辜的二嫂也被开除了,一家人的生活没有了着落,为了能吃上饭,二嫂与二哥被迫离了婚,后经多方努力二嫂才恢复了工作。二哥从此之后却无家可归,一无所有,过起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二哥的儿子现在二十三了,在哈理工上大学,十年了,孩子过着没有爸爸的生活,爸爸也见不到儿子。我的心里一想这事都受不了,何况他们被拆散的一家人呢?然而二哥在这样的困境下,无怨无悔,依然坚修大法的勇气和信念,我又不由得心生敬佩。

一九九九年,我二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受尽折磨,左耳被打聋,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佳木斯前进分局又将二哥绑架,在经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后被枉判十年徒刑,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监狱。在这个人间地狱,二哥遭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因拒绝所谓的“转化”(即以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二哥经常遭到来自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谩骂、体罚甚至长时间的电击,身心受到巨大的摧残。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家里意外的接到了来自佳木斯监狱的电话,说二哥病重,要求家属来接见。我和父亲去了监狱,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已被折磨得面目全非、生活不能自理的二哥,我和父亲既伤心又气愤。二哥告诉我们:监狱为了完成转化指标“他们打我,警察李铁军、张春波、郭××(后勤工作)打我。”作为弟弟,我不能再坐视哥哥被折磨不理了,得替哥哥申冤,我含着眼泪给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打电话,投诉佳木斯监狱执法犯法、折磨迫害我哥哥的违法犯罪行为,追究他们的罪责,可是却没有人管。佳木斯监狱公开的投诉电话号码竟然少一位数字,根本打不通。

年岁已大的母亲思念二哥,每日以泪洗面,身体越来越不好,终因思念过度在二零零六年离世,老人最终也没有看到儿子最后一眼,我知道母亲是带着遗憾离开的,那么孝顺的儿子还在无辜遭罪她怎么能合上眼睛呢? 痛苦中老父又忧虑成疾,患上了脑血栓,瘫痪在床,时刻需要人照顾,我没有时间再去监狱看二哥了。父亲思念二哥常常落泪,谁见都心酸,老人最终也没熬到二哥回来,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他也离开了我们。

在佳木斯监狱里,二哥承受着精神和肉体双重的迫害,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在非法关押期间,在他走路都很吃力的情况下(走二百米用半个小时时间),狱警不顾他的死活、强迫他出工。一次因走路缓慢,二哥被协同警察看管犯人出工的犯人拽住摔了出去,幸好被楼梯口栏杆挡住,没滚下楼梯。从那以后,二哥身体状况越来越糟,饭量逐渐减少,监狱伙食本来就很差,这样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大小便失禁,经常拉尿在床上,需要其他人照顾。二哥在二零零八年左右到现在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也不好使,自己吃饭都困难,两条腿肿胀的很粗,且呈黑紫色。为了减少别人的负担、尽量不麻烦照顾他的人,哥哥只吃馒头蘸食盐,尽量少进食,每天蜷缩着身子佝偻在床上,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生命危在旦夕。

狱方还对我接见我哥设置阻碍,曾经让我说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话,不然就不让我见。

我去监狱看我哥时,我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害怕我哥死在里头,我不怕你们不让我见,我哥要是真的被迫害死了,我拉着我哥上北京告状去!

一次我坐车从监狱回家时,一个穿便衣的狱警对我说,在这里能不打人吗,不听话能不打嘛!我说,电视广播里说监狱是教育人的地方也不是打人的地方啊,说法轮功是非法组织,我就想问问,怎么非法了?如果要这样说的话,这些年共产党干的非法事可太多了……

因为我哥的原因,我知道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知道迫害这么严重,当年的法西斯也没有这么多残害人的招数啊。当初我哥炼法轮功后,在当地小有名气,因为他的为人、口碑都非常好。他思想境界比我高,身体比我好,这一切都缘于他修炼法轮功。我现在为什么意志这么坚强,同我哥受迫害有很大关系,自从他被迫害以后,我总在思考“为什么、为什么”,面对监狱面对警察,我并不胆怯,因为我知道谁正谁邪,真相终究会大白于天下。

后来听说法轮功的朋友经常去监狱看望我二哥,给他存钱,存物,我很受感动,牵挂的心也略感安慰。又听说二哥现在的状况更糟了:进食困难,大小便失禁,每天只是目光呆滞、毫无表情的佝偻在床上,连同监室的犯人看着都说太凄惨了,但佳木斯监狱却仍不放人。

我就我二哥的情况咨询了律师,才知道中国没有一部法律说修炼法轮功违法,我二哥是被冤枉的。为了给蒙冤受屈的二哥早日洗刷清白,让他早日恢复自由,恢复健康,我为二哥请了二位正义律师,控告佳木斯监狱的违法行为。

今年五月八日,我陪同律师去佳木斯监狱要求见人,监狱“六一零”不让见,说我二哥已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办完手续就可放人。因救人心切,我就与六监区长刘晓青办理了相关手续。三个多月过去了,毫无音信,我忧心如焚。

近十年来的等待,只期盼着二哥能够早日回来,与他的儿子和我们团聚。我希望他们也能象我们一样过上稳定平静的生活,不会因为说真话遭陷害,不会因为坚持信仰被抓捕。希望所有有正义、有良知的人帮助我,让生命垂危的二哥早一天脱离魔窟,早一天得到救治,早一天恢复健康,早一天过上安稳平静的生活。

盼望二哥早日归来!

弟弟:张三江

二零一二年八月

十二年来,张普贺的亲人们也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二零零六年,张普贺的母亲在迫害中去世,之后不久,张普贺的父亲又患病瘫痪,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在思念儿子的悲痛中离世。在此呼吁社会正义民众伸出援手,帮助苦难中的张普贺走出魔窟,脱离危险,早日恢复健康。

佳木斯监狱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将承担法律责任。

涉案主要单位和责任人:

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狱长:叶枫13351666999;
佳木斯监狱狱长:李好军;
佳木斯监狱六监区大队长刘晓青13846150345;
六监区一分监区中队长:温栋;指导员:于海鹏;干事:单升锐,及管教裴刚、关智慧等。
佳木斯向阳区法院立案庭,庭长杨国臣(电话:878868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