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法轮佛法的洪恩浩荡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一九九六年一、二月间,我和当时十岁的儿子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功,刚刚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并学炼五套功法,就体验到了师尊为我们净化身体的玄妙。

我那时虽然只有三十多岁,但已被神经性头痛、肺病、胃肠炎和妇科疾病困扰了多年;儿子更是从小体弱,经常咳嗽不停,医生说是气管痉挛,后来又患上了肺炎和病毒性心肌炎,三天两头点滴、住院,常年中西药不断,本市几个大医院儿科有点儿名气的中西医大夫几乎都认识这个小患者。上学后,由于心脏早搏,孩子一点不敢运动,自己背书包走路都困难,总是我们用自行车接送,为此,孩子遭罪、自卑,我们也特别苦恼。学炼法轮功后很短的时间内,我和儿子都迅速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过去常年跑医院、花多少钱都治不好的病从此竟不翼而飞,这是现代实证科学完全解释不了的现象,也使我们全家第一次感受到了佛法的超常,当时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是师尊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生命!这一切也坚定了我们对师尊和法轮佛法的正信。

我和丈夫都是高校教师,他同时兼职行政工作。孩子零九年大学毕业面临择业,我们都希望他能留在大学工作。由于当今世风日下,周围人都认为想進大学至少得一、二十万,还得找关系。

我和儿子交流,既然做了师尊的弟子,我们的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有这样的想法但不能执着,一定按师尊的要求走正修炼的路。我们达成共识。之后,我就和丈夫谈了这一想法,他听后开始有些恼火,冲我发脾气:你是谁呀?!现在这事拿钱都难办,还想不花钱,做梦吧!我见他不理解,就心平气和的说:人各有命,每个人的命运是不一样的。孩子从小修炼法轮功,有师父管,一路走来也没搞过歪门邪道,却事事顺利。学大法是有福份的,没准儿这事能成。咱们就走正常渠道,找相关部门说明孩子就业问题,剩下的就顺其自然吧。他听后想了想,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找领导谈。对方告诉说,家属、子女需要安排就业的很多,学校编制有限,困难挺大,先报个名,回去等消息吧。结果,一切超乎寻常,儿子顺利進入大学工作,而且是正式编制。

这件事在我们周围震动很大,当年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朋友孩子待业的和即将毕业的都悄悄咨询我们找这份工作需要多少钱,当我们告诉说没花钱时,他们都不相信。受共产邪教毒害最深的婆家大姐这次都说:我琢磨孩子这事是不是和法轮功有关系呀!

二零一一年七月,互联网盛传江泽民脑死亡的消息,我们准备放鞭炮、驱邪灵,并与两个同事商量好决定晚上一起出去放。我家汽车前方右侧大灯已经有段时间不亮了,一直没去修,那天往车上装炮时大家还说,路上人多,车灯不行,注意点儿。哪知汽车刚开出去大约五十米,儿子停车去要烟火,意外的发现那个一直不亮的大灯居然亮了!我们知道这是师尊的帮助和鼓励,当时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真是佛法无边啊!

修炼法轮功前,家里的米、面一到夏天就会生出许多虫子,最近这些年发现我们家的粮食放两、三年也没有虫子了。还有家里的自来水铁管锈出个小洞往出哧水,两次都不修自好。婆婆今年九十五岁了,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去年年底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也不见大的好转,回家后仍然心难受,左胳膊冰凉、疼痛、抬不起来,咨询大夫也说不清楚,为此家人忐忑不安。

一天晚饭后,丈夫约我带着护身符去看她,嘱咐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照做了,第二天,她的不适症状一下都消失了。以后,婆婆见到我们就说,她经常在心里默念那九个字。

由于我和孩子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巨大变化以及法轮功要求在各种环境中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原则,使丈夫起初对法轮功比较认同。但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后,他被共产邪党谎言所毒害,加上我因進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单位纪检、保卫等部门及公安分局不断骚扰,他整日提心吊胆,为我的安全担心,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曾一度阻止我和孩子继续炼功,时常大吼大叫,甚至对我们大打出手。我们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在适当的时候经常针对他的心结和他交流,给他看相关的真相资料。大法的超常在我们面前一次次的神奇展现,让他感受到了佛法的慈悲、威严与神圣,并且逐渐对共产邪教的本质有了清醒的认识,从而给自己选择了美好,也因此得到福报。

本来很多人认为我坚持炼功会影响、牵连他,他却出乎预料的被提拔到中层领导岗位。这些年来,他力所能及的给我们提供了许多帮助,而他自己在工作中不管多困难的事情总能做的得心应手,自己都觉的似有神助。现在,我们全家健康、快乐,家里家外安安稳稳、一帆风顺,我们都清楚,所有这一切都是法轮佛法的恩泽。

我和孩子修炼这十多年来,随着亲人们逐渐明白真相,认同法轮大法好,并选择三退保平安,使我们及周围的一切变的更加祥和、美好,福祉无限。大法的恩泽一次次惠顾着得救的众生,使大家亲身体会了大法的慈悲、佛恩浩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