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活剥人皮到人体塑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随着王立军叛逃、薄熙来下台、谷开来受审,王、薄、谷深度参与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制作人体标本的罪恶也被渐渐揭露出来。德国商人哈根斯一九九九年八月在大连开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时,得到时任大连市长薄熙来的特批。当年九月,薄熙来还亲手授予哈根斯“星海友谊奖”奖状及奖章。并亲自授予哈根斯“荣誉大连市民”的称号。哈根斯的学生、大连医科大学教授隋鸿锦亦于二零零零年创办“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

据悉,谷开来是大连人体标本尸体买卖和“人体器官买卖”生意黑幕参与者。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

所谓生物塑化,实质就是人体塑化,也就是制作人体标本,是将尸体内的液体通过特殊的真空浸渍过程,用硅橡胶、环氧树脂等多聚物置换出来,使尸体的整体状态,包括细胞都能最大程度地保持不失真。哈根斯所制作的人体标本还用于商业性展出。

当然,是因为巨额的利润使得各方参与者丢弃了起码的道德底线。《新京报》的报导称,哈根斯的网店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开张。在这里,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了六万九千六百一十五欧元(约合人民币七十万元)。

哈根斯和隋鸿锦除了贩卖尸体和人体器官标本之外,还通过将尸体标本摆弄出千奇百怪的姿势,在全世界进行巡回展出,赚到大笔钱财。互动百科称,哈根斯的尸体展在全球有超过二千万人次看过。据外界估计,他从中赚了超过十亿美元。

哈根斯曾得意地告诉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优惠的政策、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丰富的尸体来源。大连哪来那么多的尸体?中国人死后保全尸与入土为安的传统伦理下,哪来那么多的尸源?人们质疑这个人体加工厂是否涉及对特定群体的虐杀?

隋鸿锦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美国展出的代理承办单位,是总部位于美国亚特兰大的第一展览公司。《纽约时报》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报导,第一展览公司在人体展的展出中向参观者发出警告:你将要看到的可能来自中国被迫害的和被执行死刑的监狱犯。直指尸体来源来自中国警方。

人们在观摩这些人体展中,很难想象这些被制作成标本的人体在去世前所遭受的折磨。人们但愿相信这是志愿者生前自愿捐出的遗体。可是在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下极少有人做出这样的生前捐赠,何况这样的人体标本制作并没有向外界宣传过如何收购或接受捐赠遗体的报道,那么这么多的尸源究竟来源于何处?难道真的如外界所传,这些遗体与法轮功学员密切相关?须知,王立军在锦州任公安局局长时成立的心理学研究中心所进行的几千例器官移植试验针对的就是法轮功学员。这些被摘取器官后的遗体会不会被警方利用特殊渠道送往这些“人体加工厂”?

当然这些需要进一步证实。我们知道中共的残忍与冷血由来已久,中共对中国人进行的任何想象不到的虐杀与虐尸都可能成为现实。

《九评共产党》引述雷震远神父的著作《内在的敌人》中有这样的片断:

“在山西的一位共产党发明了一个可怕的刑罚。有一天他在一个城里闲逛,在一家饭馆门口停住,注视着煮饭的大锅。于是他订购了几只大锅,并立时捕捉些反共人士,草率举行审判,同时令苦力把锅里注水煮沸。审判一完,立即把三个判死刑的犯人脱光掷进锅里,活活煮死。……在平山,我曾看到一个人的父亲被活活剥皮致死。儿子被共产党逼着亲眼看这惨刑的执行,亲身听到父亲在哀号中死去。共产党在他父亲的身上倒上醋和酸类,一张人皮便很快地剥下。先从脊背开始,然后剥到双肩,全身皮都剥下后,只剩下一颗头皮存在。他的父亲在全身皮被剥下后几分钟便死掉了。”

这是雷震远神父在抗战期间所亲眼目睹的事实。中共暴徒的残忍绝非人类的语言所能描述。为何要当着儿子的面将父亲剥皮?痛苦的能只是父亲吗?中共在发泄兽性的同时就是要将它的暴虐深深地植入人们的记忆当中。

在展出的塑化的人体标本中,有这样的一个标本:一个被剥了皮的尸体被直立着,扭头端详着右手举起的一幅完整的人皮,而这张人皮却正是从他身上剥下来的。

这种变相的“人体艺术”已将罪恶巧妙地掩盖。

今天的中共已经穿起西装,在世界面前摆出文明的样子。可是它的暴虐残忍不但丝毫没有改变,而且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昔日的中共可以无所顾忌地在中国人面前施展它的暴行,目的就是为了恐吓全体国人。今天的中共为了逃避国际社会的指责与国内民众的不满早已学会伪装,在欺骗世人的同时将它视为的敌人投入监牢进行虐杀。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在金钱的驱使下,有着中共的撑腰,暴徒们还会顾忌什么吗?

活摘下来的器官用于移植已经牟取了暴利。可是移植器官后的遗体如何处理?送到火葬场火化不但要有死亡证明,还有可能走漏消息。送到名正言顺开办的“生物塑化公司”呢?不但减免了手续,还能够再赚一次大钱。

虽说已有证据证明锦州公安局的心理学研究中心所进行的器官移植对象就是法轮功学员,可是尚无证据确认这些被摘取了器官后的遗体的走向。但是无论大连的这两家“生物塑化公司”所使用的尸源是否是法轮功学员,或是否全是法轮功学员,单就将人体制作成人体标本用以牟利的行为就足以说明参与者的血腥与残忍。

从活剥人皮,到将人虐杀后进行塑化,摆出各种姿势的造型以攫取暴利,中共的残暴与恶毒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