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坦荡荡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早晨,我被邻居家妹妹叫醒,她二话没说拽着我就走,把我带到了一个炼功点。她说:你拉肚子几年了,吃那么些药也不好使,赶紧学这功。我们单位老刘好多病都给炼好了,不骗你。既然来了,我就在后边就跟着学上了,心想试试看呗。几套功法炼完,全身热乎乎的,挺好!就这样,我走進了法轮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

十六年的修炼与实践,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美好与神圣。今天写出我的一些经历,希望有缘人能从中了解法轮大法是伟大的佛法,破除中共的无神论与谎言对您的束缚,从新认识法轮功,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这根电线杆变粗了”

炼功前我是个药篓子,家里到处是药。我有很多的慢性病,不仅邻居妹妹说的常年拉肚子,实际上从头到脚没有舒服的时候,到医院看,也没看出什么大毛病。我经常头痛、胃痛、关节痛、腰痛,最棘手的是腹泻,当时已有三年的病史了。中医、西医、偏方用了不少,也不见好转。而我炼功第七天我就不需要吃治腹泻的药了,把药都扔了,其它的病也不治而愈。从此我告别了药罐子,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炼功一年,我的体重从92斤直线上升到120斤。因当初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炼法轮功的,自然就想验证这功祛不祛病,我就做了几方面的纪录,至今还保存着。那可真象换了个人似的,身体一身轻,走路生风。同事和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化太大,有的开玩笑说:“这根电线杆变粗了”。与我要好的朋友也有人相继得法。

不错过任何提高心性的机会

大法师父在《转法轮》的开篇第一讲中就明确的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意识到自己的人生道路已经改变,我有师父管了。能得到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大法,一定要珍惜精進,抓紧时机,去执著,提高自己。我在家里和单位各放一本《转法轮》,有时间就学法,不管在单位、在家里、在其它场所, 我都牢记师父的教导,用“真善忍”的标准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来体现修炼人的慈悲与宽容,勤劳和真诚。

(1) 十年坚持清扫住宅楼道

二零零零年元旦,我家搬進了楼房,楼长挨家告诉要主动打扫楼道卫生。我想炼功人就得主动去做,不管别人扫不扫,我得去扫。我利用星期天时间从七楼扫、擦至四楼,三楼有位邻居接着扫和擦剩下的一段。整栋楼八个门洞,就我们这个门洞的楼道最干净,卫生最好。楼长开会时非常自豪的说:“看看你们七个楼道,至今没有人擦,没人扫,人家一个炼法轮功的擦了整个门洞的楼道,看人家法轮功多好,咱们也得跟人家学学,做个勤快人。”楼里的人见到我都跟我热情的打招呼。虽然辛苦点,可苦中有乐啊!想证实法,就不能怕吃苦,得从小事做起,叫世人看到和感受到能吃苦耐劳、又不与人斤斤计较的大法徒。就这样,我默默的坚持了十年,直到离开。

(2)不受利益的诱惑

我干的工作是“有能力的人不想干,没能力的人干不了”的出纳员。当然,这是常人的话。现在社会上物欲横流,特别在中国大陆,官员腐败,大官大贪,小官小贪,你不贪还对你不放心,你太廉洁,他还怕你坏了他们的事。

有一次,领导对我说:“你不要这样傻,这年头都这样,别太认真了,叫你开票报点钱,你怎么就是不去?现在,你儿子考上大学了,学费那么贵,你去开几张发票报两万给你儿子上学用。”当时我想,怎么又来这事呢?向内找自己,还是有利益心没去干净,要不也不会有此事发生。面对利益的诱惑是坦然对待,还是刻意伪装?冷静下来,我对领导讲: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得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无私无我的好人,不是自己的钱我不能要。如果我要了,会造业的。我接着把师父讲的失与得的关系的法讲给他听。他似有所悟,说:“送给你的钱你都不要,这法轮功可不一般。有时间我也看看你那本《转法轮》。这本书能让修炼人这样无私,退休后我也炼。”

二零零三年,我退休了,在作交接时,让领导更没想到的是,在我管理的账外收入支出账上,又多了一笔收入账,即账外收入的银行利息账。此账上的每一笔利息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如数的交给了下一个出纳员。这件事在单位里引起轰动,大家都说,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能做得到!

九九年下半年,儿子考上了大学。那天下班往家走,天正下着雨。我手里打着伞,边走边想,儿子上学的学费还差点,怎么办?正想着往住家院里進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个毛茸茸的玩具,拣起一看,里面是钱,原来是个玩具钱包。心想谁掉的呢?肯定是这院的。到家打开一看,里面有728.20元,还有一张工资条,上面的名字是X慧。虽然自己正需要钱,我一点也没动心,马上找到慧慧家,核实她说对了钱数,就还给了她。当时她拿出100元来酬谢我,被我婉言拒绝了。我说:炼功人不讲回报,是谁的归谁,天经地义。事过两天,儿子的学费有了着落,我妹妹给邮过来了。

二零零三年,有一次等着修鞋的,从空中飘过来二十元钱落在了我的身边;一会儿,又飘来一张,也是二十元的,接着连续四次飘来十元面值的纸币,共计六张八十元钱。我心想神了,从哪儿飘来的呢?问修鞋老头丢没丢钱,他正专心修鞋,根本就没看见那一幕。周围的人,有的在下棋,还有三三俩俩唠家常的,也没人找东西。于是,我把钱拿到单位值班室,对值班人员说,这八十元钱是修鞋时飘到我身边的,没办法找失主,怎么办?他说我开玩笑、逗他玩。还说:天上下雨、下雪,还下钱?他干脆不理我了。没办法,我自行解决,拿这笔钱给困难同修交了电话费。不管人信不信,也不管神奇以怎样形式出现,都不是偶然的,肯定是针对大法弟子提高心性而出现的。错过了每次提高的机会,都不会再来。

正念救人做好三件事

得法初期,就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因为我们小组的同修都有工作,每星期天学法、切磋一次。谁身体有了病业了,大家都围着他读法或炼功,一会儿就好;谁心性上不去了,到了学法小组,经过交流,在法上认识,向内找自己,很快就提高上来。因为法学的多有了坚实的基础,在高压迫害下,参加我家学法小组的同修没有一人退缩,就是信师、信法,认定大法是正的、好的,就不听邪恶的谎言、造谣、诽谤、诬陷,就做大法需要的,师父要的。

(1)自做真相

同修要想不被谎言拖下去,必须坚持集体学法,小组不能解散。每个星期学完法之后,我们就自己做真相资料发出去救人,我们写信,送给常人看,解除邪党电视宣传对人的毒害;我们用彩色纸自做条幅,在红色底面上贴上黄色的大字“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做好后,大家分头张贴。我门这样一做,带动了其他学法小组的同修,同修们大都参与進来。还有的同修做十几米长的布料条幅,从六楼一直悬挂到一楼。后来发现,做条幅太慢,我们就买油性笔、记号笔,直接往墙上、电线杆上书写大法标语,几乎覆盖全市范围。此举给众生增加了正念,也同时打击了邪恶,真正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

在奥运期间,邪党派人将这些真相标语涂上了白灰,几乎全盖住了。可是,我们不气馁,经切磋后,同修一致赞同从新写。这次,我们写的、贴的标语更加多样化,比如:“全球公审江泽民”、“退党、退团、退队,‘三退’保平安”……让整个城市,又一次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

还有一次经历让我终生难忘:我与一位同修正在公路边的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忽听远处传来喊声,抬头循着喊声望去,离我们二百米处,有十多个工人在高处作业,正在向我们挥手,边挥手边喊“法轮大法好!”那声音穿透寰宇,久久不散。当时我俩就哭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使我们对师父的正法信心倍增。同时也见证了世人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

(2)大量散发真相资料救人

二零零一年,我们的资料来源就充足了。为了让世人及时明白真相,我们都在外衣的里侧两边缝了两个大兜子,一侧装光盘,一侧装小册子或单张,再加上不干胶粘贴、油性笔,一应齐全。同修送来多少,我们就发多少。在当时,我们小组是散发资料的主力。资料量很大,有时有一提包,我们事先把资料分装好,同修结伴出去发。先发资料,再贴粘贴,找醒目的地方写真相标语,遇到有缘人再面对面讲真相,告知世人,大法是正的,师父是被冤枉的。多数人都能理解。

十多年来,我们也记不得发了多少资料、光盘、《九评》、挂了多少条幅、覆盖了几遍,也没统计。但我们知道,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真的是在跟旧势力抢人。

做资料需要钱买耗材,同修们就主动拿,都想多拿。钱哪里来?就少买衣服、少吃肉,多做资料救人才是正事。每星期有拿一百、二百,还有更多的。从做资料开始,一直到现在大家始终坚持着。最后,资料点不收我们小组的钱了。说有人提供耗材,让我们只发资料就行了。大法弟子是整体,经协调,参加我家学法小组学法的同修,十多年来,都能放下自我,大家配合的天衣无缝。这是大法的无比威力。

(3)传递资料的神迹

在这十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承担传递资料的项目,每周一次。有时师父新经文发表了,就多接送一趟。我拿到资料后,先按份额分配好,再挎个大包出去打电话。以前打电话,使用公用的TC机,得用卡。每打完一个电话,有同修来接走资料。为了安全不出危险,还得换一个TC机再打。有一次,资料还没有送完,卡上就没钱了。身上带着资料不能贸然去买卡,得把资料先送回家。我有点心急。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TC机,我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发现插口有卡。我以为自己眼花看走了眼,再仔细看,真有。我照着要打的电话一拨,还真通了。同修及时把资料接走了。 这真是师尊的巧妙安排,让弟子节省了多少宝贵的时间。以后再送资料,先约好下次交接地点,免去了打电话这一环节。这是我们深入学法的后效应,减少了做事心,就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

(4)面对面讲真相中世人的转变

师父让我们大面积面对世人讲真相。我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给所有的亲人讲真相,大多数都能接受。有极少数不信的,回来后,就再打电话重复的讲,他们不说难听的了,都认可了。

零五年,我又回家一趟,这次目地是给他们办“三退”。有个妹妹是公安系统的,因参与迫害,被大法弟子将她的恶行发到海外明慧网,登上了恶人榜。听了我给她讲的真相,她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佛法,谁参与迫害谁有罪。于是,她发自内心的写了郑重声明,声明自己以前做错了,表示决不再参与迫害。她的名字被从恶人榜上拿掉了。

我给同事、朋友讲真相,都很顺利,因为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是正的、好的,看到了我炼功后身体的变化和心灵的升华,所以都相信我讲的是真的,他们基本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也有留下遗憾的,有的人还没听到我讲的真相就调离了。

我住的单元里,有两家还劝自己的亲朋好友、熟人“三退”,并亲自把“三退”名单送到我家,共四十多人。其中有一家,她的儿子是某市一个部门的领导,处级干部。我告诉她,儿子必须自己同意,本人不同意不算数。她说问过了,他同意退出。

一天去理发,给理发师讲真相,店主听的非常专注,竟忘了顾客在等着做头发。我起身离开时,店主主动告诉我,她的店要搬到七道街去了,还是老牌子,告诉我一定去她那儿理发,再给她讲大法真相,她真的爱听。

一次,给师父请香时,给老板讲真相,她提出几个问题,我都一一作了解答。天安门自焚、师父为什么在国外、“4•25”万人北京上访等等。听得她不让我离去,还拿出瓜子让我吃。她一下明白了: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她高兴的接过我留给她的资料,并作了“三退”,还说,下次再来,一定给她多讲点,讲新的内容。

对陌生人讲真相,多数也都能听進去,也有少数起干扰作用的。一家超市的三楼,是集餐饮、商服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区。赶上开饭时间餐饮部里用餐的人增多,平时一些老人、闲散人等在那里聚堆消磨时间混日子。这次我与同修去那里讲真相,先讲几个都接受,也“三退”了,我们就起了欢喜心。一个老头那边正在骂共产党政策不好,我俩听到,赶紧过去接上他的话,说共产党真是不好,因为它在历次运动中害死了七、八千万中国老百姓,中国人都开始退出它的组织了,它才是个邪教。劝他赶紧退出,不能给邪党当陪葬,现在都退出五百万了(指当时退出的人数)。他听我让他退党就炸了,指着我说:你反党,反革命。周围一下围上好多人,同修拉我快走。我心想,我是在救人,救他,没有理由怕他啊。他是受背后邪灵烂鬼的指使在表演。我马上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清除解体背后操纵他的邪恶因素,唤醒他的真我,正念对待大法与大法弟子,不让这个生命对大法犯罪。我发现,那个老头一下就蔫了,马上改口:“其实,你说的都对。我这把年纪的人都经历过那些运动,我的父亲就是共产党斗地主时给整死的,我也恨这个党。”周围的人说,那你还说人家法轮功反革命!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饭问题第一。天天都得去菜市场,那也是我们讲真相的场所。我们结伴讲,走街串巷讲,赶集讲。平时乘车、参加红白喜事、亲朋相聚,总之,处处都有大法弟子救人的身影,我们也在其中。

我们有时也去农村发资料、贴标语。农村人纯朴、善良,看到我们贴的真相标语,都围着看,并说:太好了!共产党肯定完蛋。

一路走来,摔了多少跟头,脚崴了几次,穿坏了几双鞋,也记不清了,可心里头总是甜甜的,总有使不完的劲。

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一一年,丈夫病故,我跟还没有走入大法修炼的儿子来到北京。我跟儿子说:妈想去天安门,你带我去。儿子非常孝顺,带我去了天安门。我走到广场中心,感到一股能量在内心涌动,我不由自主的喊出:“师父,弟子来了,法轮大法好!”没等喊完,儿子拽我就跑。

后来我联系上当地同修,我们经常结伴去天安门广场发正念,近距离解体邪恶,清除那里的共产邪灵和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

三个月后,儿子毕业受聘于一个单位,我随儿子来到了省城。刚来到这个新环境,找不到同修,心里着急,求师父帮我找到同修,弟子需要救人的资料啊。一次我出门办事回家,走到通往居住小区的必经之路,发现地上有一物品放光,低头一看,是一个价值万元的白金手镯。是谁的呢?得尽快找到失主。于是,儿子、儿媳帮我把写好了的失物招领广告贴了出去。第二天失主来认领,确认身份后,就还给了她。她拿出一千元的购物卡作为回报,被我婉言谢绝。我照例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告诉我,她全家都已经退了,她婆婆就是炼法轮功的。我高兴的说,如能把你婆婆叫来见一面,就是对我最好的酬谢。同修接到电话,几分钟就过来了。异地相遇,是大法赐予的圣缘,让我们共同在今后的正法路上携手同行。感谢师尊帮我找到了同修。

深知自己做的离法的要求还很远,不纯净的人心时不时干扰着自己,特别是对儿子、儿媳的情还没彻底放下。在这最后、最后的时间里,我一定要“越最后越精進”,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我做的三件事,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紧跟师尊返家园。

悟的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