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于长顺又遭劳教迫害 女儿再次没钱上大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公安局伙同“六一零”,中山区分局、金州新区所属的几个派出所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七十多人。北京某保温材料公司大连地区分公司经理、法轮功学员于长顺又一次被绑架,现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家中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和又聋又哑的弟弟无人照顾,令今年重考大学的女儿将再一次因无力支付学费而失去就读的机会。

于长顺,四十八岁,原籍吉林省松原市达里巴乡达里巴屯达里巴村,曾患有严重的腿风湿、头疼头晕病。在全国各方媒体宣传法轮大法好时,知道法轮大法不仅教人做好人而且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开始学炼起来,不久身体就康复、强健起来,在生意场上熏染的坏习气、坏习惯改掉之后,生意也越来越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利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灭绝”的政策下,抹黑式的诬陷法轮大法,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使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肆无忌惮地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的大帽子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并被公安、政法、监狱、医疗等部门相互勾结活体摘取器官售卖牟取暴利。

二零零一年七月,于长顺到沈阳出公差被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部门)绑架,身上携带的一万多元现金也被抢走,至今未还,同时还受到酷刑折磨,随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在大连教养院期间身体被折磨致残,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后被大连劳教所王世伟等人送到本溪劳教所。由于于长顺下肢瘫痪而被本溪劳教所拒收又送回大连劳教所,在这段时间里他的老家松原市达里巴乡将他的户口和身份证注销,当地派出所还不断骚扰和恐吓他的妻子,并威胁他妻子只要与他离婚就不再来找她。无奈之下他的妻子自行到法院办了离婚手续。

二零零六年八月于长顺与员工七人在开发区湾里乡十里岗附近销售节油产品,被大连开发区湾里乡派出所绑架,没收所有产品,并被扣押车辆,两年后才将车返还。于长顺在看守所出现腰、腿不能动,不能走,处于瘫痪的状况,可是开发区公安局政保科六一零许云刚(一直想借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不通知家属,不通知本人,用担架将于长顺抬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按法律程序及身体状况,于长顺都不符合劳教所接收的条件,可是大连劳教所却依然将他接收并关押在五大队小号,并为了让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进行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二零零七年大连教养院因拆迁临时搬到大连台山戒毒所,七月,被关押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开始集体绝食抵制奴役的迫害,于长顺就被送到本溪劳教所非法关押。自此他的公司也被迫停止营业。

于长顺有经营的头脑也很有能力,为了赡养老父亲和残疾的弟弟及二个上学的孩子,从劳教所回来后就又开始重振家业,几番联系终于与北京某家保温材料公司商议并任该公司大连地区分公司的经理,可好景不长,二零一一年六月,大连市金州区中长派出所伙同国保又一次将其绑架,并非法关押在金州三里看守所遭迫害百日后,十月将他送往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

就在此时,大女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重点大学,高兴的昐着爸爸同贺,可是突如其来的失去了爸爸,同时也因承担不了高昂的学费而被迫辍学回家,就一人从吉林千里迢迢到抚顺洗脑班探望被非法关押在此的父亲。此时的于长顺已瘫痪在床,双腿粗细不一样,右胳膊无力举起热水袋,脑部发麻,短短几个月头发由黑变得斑白,人也瘦了三十多斤。同年十一月中旬于长顺才回家。女儿也准备复读一年再考大学。

还不到一年,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于长顺又遭绑架与非法劳教。公司不得不被迫停止正常运行,经理遭迫害不能继续经营公司,对刚刚形成规模,正处在良好的发展状态的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很大,员工也由此而失去了工作,女儿也再一次失去就读大学的机会,八十岁的老父亲含泪盼他回来,不能听不能言的弟弟也焦急地等他回家。

江氏集团挑起的这场血腥镇压,使无数个家庭破裂,使无数的幼小儿女没人教养、无数的老人无人照看,使无数善良民众被虐杀以致死亡,血债累累,例例在案。中共独裁统治中国人数十年,为了维护自己的不合法地位及集权利益,置百姓的利益于不顾,甚至虐杀众多生命来满足私欲。现在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受尽屈辱、受尽酷刑折磨。希望那些还不明真相的公检法司等工作人员了解真相,识破中共的欺世谎言,不再被中共利用,在自己执行任务时,用自己的良知与善念帮助这些好人,为自己及家人留个出路,也在中共遭天惩之际,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